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八百十六章 回家
    崇祯八年八月,骄阳似火。

    浙江宁波府定海县某港口,官兵如云,旌旗招展。

    大批的官兵用人墙将码头围得严严实实,人墙外是黑压压一大片的普通百姓,就如同汹涌的潮汐。好在他们井然有序,没有冲击人墙,否则这上千官兵围成的人墙恐怕经不起他们几下冲击。

    在码头边,还站着数十位身穿官服的官员,他们中为首的一人,更是穿着御赐缎地蟒袍,身材消瘦但目光如炬,虽被烈日炙烤地热汗淋漓,却仍是站得笔直,一动不动地看着远方海平面上渐渐变大的几个黑点。

    他就是现任大明海关总理大臣李馥,也就是当初的宁波知府。

    想当初他为了实现造福一方的理想,不惜得罪东林、擅开海禁,差点就落得个家破人亡、人头落地的下场。

    然而因为秦书淮向崇祯大力举荐,现在他不但升任官至二品的海关总理大臣,而且还因为治理海关有方,为朝廷收缴的关税连年大幅增长,使的龙颜大悦,这两年崇祯对他可谓是恩宠有加,几乎每年每节都有赏赐,他这身蟒袍就是去年年底时崇祯所赐。

    李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他知道若是没有国公爷,恐怕他现在不但连官都没得做,甚至早已人头落地。

    这是私人层面上的“恩”,除此之外,身为大明一员,他认为国公爷对所有大民子民有恩。

    若不是国公爷,焉有如今之太平盛世?焉有如今万民称颂之崇祯中兴?

    不,很多士子已经不说“中兴”两个字了,而是直接说“崇祯之治”这是要与“贞观之治”比肩哪!

    所以,虽然贵为二品大员,虽然公务繁忙,虽然如此亲临码头迎接国公爷有溜须拍马之嫌,但当他听到国公爷即将在定海县登陆后,当时就决定要亲自来迎。

    不为别的,就为告诉国公爷自己念着他,告诉他那日他与自己说的话,自己没有忘记!

    那日,国公爷说,“少一个王化贞我不心疼,但少一个李馥,我心疼。大明,不缺东林党,不缺贪官,缺的是有良知的官。”

    至那以后,自己就每日以此三省吾身,甚至在书房里,现在还挂着“良知”二字!

    就这么想着想着,李馥突然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

    他抬头,原来是国公爷的船靠岸了。

    李馥连忙带着一众官员迎了上去,这里头不但有定海县令、宁波知府甚至还有浙江巡抚等一大批高官。

    秦书淮看到码头上那汹涌的人潮,又看了眼那一个个站得大汗淋漓的官员,不禁苦笑了一下。

    早知道就不派人提早去通知李馥了。

    他之所以提早派人去跟李馥约时间,其实是想根据后世海关申报制度、缉私手段等经验给他提点优化海关工作的意见,因为知道李馥公务繁忙,经常在外地亲自部署工作,所以就提早约他。

    本以为这家伙这么清廉又重名声的一个人,必然不会大动排场地来接自己,没想到他还真来了,而且排场还搞这么大。

    特么连浙江巡抚都来了,这要是放在正常环境下,他这个官也做到头了好在崇祯现在对他是百分之百信任的。

    可浙江巡抚和李馥都不这么看,他们觉得来迎接凯旋归来的国公爷,这事儿放到哪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人能说自己这是阿谀奉承或者结党之类的!

    为什么?

    你就看看码头上的这些百姓吧!你敢说这些百姓来迎接国公爷是阿谀奉承?

    在排山倒海的欢呼声中,秦书淮带着一众将领上了岸。

    李馥等人连忙迎上来作揖。

    “下官李馥拜见安国公大人!”李馥第一个说道。

    秦书淮扶住李馥的双手,呵呵一笑,道,“李大人,久违了!本公听说李大人在海关衙门政绩斐然,皇上对你恩宠有加,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李馥忙道,“下官不过是尽了些绵薄之力,海关之事至今尚不过略有眉目。幸赖国公爷当初举荐,又蒙皇上恩典,方才做出一点小小的事情。实在是惭愧,惭愧!”

    “李大人过谦啦!听说去年海关得税银一千七百万两?哈哈,这么多连本公都没想到呢!”

    “国公爷谬赞了!天气热,国公爷快些随下官等一起去岸边茶楼歇歇,凉快些再启程如何?”

    秦书淮抬头看了看,发现这个码头附近到处都是已建成或者正在建的茶楼、酒肆、客栈,简直像个繁华的小城了。

    看样子这两年以来大明的对外贸易发展很快,要不然一个码头也不可能有这么多配套设施有生意才会有人来开店不是?

    于是笑道,“好极!本公在船上飘久了,到现在还感觉在晃呢!去茶馆坐坐,适应适应这站得稳坐得稳的感觉也是不错!”

    一番话引得一众官员都哈哈一笑,大伙儿见国公爷果然如传说中一般平易近人,也就放松了不少。

    浙江巡抚说道,“料得国公爷少不得喝个茶,下官倒是特地带了点正宗的杭州龙井茶。平常舍不得喝,这不,为了能在国公爷跟前讨个好,特意带来了。”

    一番风趣话惹得众人又是一番大笑,秦书淮对浙江巡抚说道,“陈大人,你既然说了是拿这茶来讨好本公的,那本公回头又喝又拿,你可别说本公手黑。”

    “哈哈!国公爷若是要,以后每年下官都给你送一罐去。国公爷放心,下官只送一小罐,绝对不上三两的价,如此可不算行贿。”

    明朝官员间礼品往来甚多,因为以“礼”治国,所以一下子要杜绝很难。但是秦书淮规定要从严治吏,所以吏部就想了一个妙招,就是三两以下的礼品官员间可以随便送,但是三两以上的就算行贿了。

    此时,几人的声音已经被铺天盖地的欢呼声给淹没了。

    于是秦书淮就朝人群拱了拱手,算是和大伙儿致以谢意,不想又引起了更大的欢呼。

    秦书淮心道,这可真是个好世道啊!

    这,大概就是我要的世界?

    是的,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和崇祯一起憧憬的世界。

    在茶楼喝了会茶,待到稍稍两块之后,秦书淮就上了李馥安排的马车,一起来到了海关总理衙门。

    接风宴自是必不可少的,李馥选了一家不错的酒楼,倒也没装什么清廉,桌上山珍海味一应俱全。

    秦书淮看着李馥一脸红润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现在的小日子过得很滋润。

    也对,海关总理大臣虽然二品,但是俸禄可是和一品大员看齐的,如今的一品大员,一年的俸禄加上各节的赏赐,加起来起码有七八千两之多,绝对够当富家翁了。

    接风宴后,秦书淮直接去了李馥府上,与他畅谈海关治理的经验。

    秦书淮自然没什么实际经验,无非是将后世海关治理的一些模式说给李馥听,就当是提意见了。具体怎么去折中执行,很切合大明实际,那就由李馥去拿捏。话说回来,就算他听完不去实施,那让他多了解下也是好的。

    李馥听完果然大呼妙哉,随后竟拿笔一条条记了下来。

    两人在书房促膝长谈到深夜,方才各自回房睡觉。

    这段谈话后来被李馥收录到他晚年所作的梦溪杂录之中,成为后人研究崇祯时期海关制度的重要文献,这倒是秦书淮没想到的。

    第二日,告别李馥,秦书淮先去了杭州,游玩一番后上船,于十五日后直接抵达京师。

    到达京师,按照老例他得先带着一众将领去向崇祯复命。

    崇祯八年八月二十六,崇祯再次在光华门外亲迎秦书淮凯旋。

    没有太多的矫情之词,除了例行的礼节后,两人相视一笑,然后崇祯执秦书淮的手,在百官的恭迎下,走入紫禁城。

    这一次,崇祯只下旨嘉奖秦书淮,并没有给他加官进爵。

    直到走进御书房之后,崇祯才对秦书淮说道,“秦兄,朕想送你一份大礼。朕想让你知道,朕感谢你!感谢你给朕带来的这盛世,感谢你为朕出生入死做的这一切!朕想让你知道,朕是真心将你当兄弟的!”

    秦书淮微微一笑,问道,“哦?皇上的大礼怕是值钱的紧,这么一说臣忍不住想知道了。”

    崇祯神秘地一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这份大礼,得半年之后才能给你!”

    其实秦书淮大概已经猜到了,尤其是崇祯说的最后一句话,“朕是真心将你当兄弟的”,就已经可见端倪了。

    不过依旧故作不知地问道,“黄兄送东西也挑时辰?何以要等半年之后?”

    崇祯意气风发地说道,“出征前咱们商议了一事你忘了?在洞乌称臣之后,便举行大典,让万邦来朝,彰显我大明煌煌国威!朕要让天下人看到,大明盛世已至!让天下人知道,朕不负于民!朕还要与秦兄一同亲眼看着,咱们当初要的天下,真的来临时的场景!”

    “咱们当初要的天下……”

    秦书淮一阵失神,他没想到自己听到崇祯这番话后,心里竟没有多少欣喜。

    是啊,当初要的天下,终于来临了。

    可是,大概只剩下半年了。

    半年之后……

    “秦兄,何以发愣?”崇祯问道。

    秦书淮笑了笑,“没什么,只是回想往昔,略有感怀而已。”

    “呵呵,朕的无双国士,大明的常胜将军,一人敌千军都不曾皱眉的大明之妖,什么时候这般多愁善感了?”

    “哈哈,大抵是年纪大了!”秦书淮苦笑。

    崇祯若有所思,“呵呵,是呢!当初朕十七、你十六,端的是两个狂妄无知的孩童,未见山河难拾、壮士激烈便妄言要拼个盛世!回想当初,朕好几次都以为这江山……呵呵,幸好朕聪明,朕知道哪里危险,哪里就让秦兄去顶着,谁让你是妖呢?”

    说到这里,崇祯顿了顿,然后更加感慨地说道,“一转眼,如今朕二十四、你二十三了,时间过得真快。这几年,朕真如做梦一样。有时候朕还在想,这不是做梦吧?真怕哪天梦会醒过来……可是每次看到秦兄你,朕就知道这不是做梦!”

    秦书淮点了点头,“黄兄,有时候我也觉得这是一场梦。我在想会不会哪天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老家的床上,然后手里捧着一本书……”

    “说到这个,朕很想知道,秦兄的老家到底在哪?”

    “很远,很远的地方……”

    “秦兄不想说就不说了,朕也没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朕就当,你的老家是在京城了。不,你的老家就在紫禁城。崇祯二年六月,紫禁城紫光乍现,坊间说那是祥瑞下凡。朕就当这祥瑞,是你了。”

    ……

    秦书淮从紫禁城出来已是深夜,随后赶紧回国公府了。

    国公府里,戚氏、陈晴儿、陈敬、陈礼、陈书都没有睡,在前厅坐着,静等秦书淮回来。

    陈晴儿今天特意穿上了她那件花了一百两银子定制的衣服,还精心地化了个装,头上还戴了陈敬特意从洞乌买来的翡翠簪子,格外好看。

    夜很深,但是连戚氏都杵着拐棍端坐着,硬是熬着等秦书淮回来。

    这时,一个家丁终于飞快地跑回来,兴奋地喊道,“国公爷回来啦!戚奶奶、夫人,国公爷回来啦!”

    陈晴儿噌地一声站了起来,脸上的困意一消而散,欢快地说道,“到哪了到哪了?”

    说着便飞快地小跑出去。

    陈敬、陈礼、陈书也紧随其后。

    秦书淮刚进门,陈晴儿就第一个扑了上来。

    身体埋入秦书淮宽厚的胸膛,半晌说不出什么话来,却是紧紧地抱着。

    秦书淮轻笑道,“大半夜的,不睡觉做什么?总熬夜就不漂亮了。”

    陈书插话道,“姐夫,听说你要回来,姐可从三天前就睡不着了呢。”

    陈晴儿嗔怪,“就你话多。”

    这时,戚氏在乔管家搀扶下过来说道,“好了好了,一家团圆。菜都热了好几遍了,咱们赶紧去吃饭吧。”

    秦书淮不禁心道,原来这么晚了,大家都在等我吃团圆饭呢……

    这个世界,团圆的意义是如此重要,刻在每个人的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