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八百零四章 有骨气的洞乌使者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但是秦书淮一点都不着急。

    首先他要等阿瓦地区的反抗情绪继续发酵,其次他要等李定国的部队准备就绪,然后才会进攻缅甸。

    十天后,纳尔逊和他的手下终于要撤出满剌加了。

    临别之际,张啸代表秦书淮去码头送纳尔逊一行,并且还赠送他一枚精致的翡翠扳指,说是秦书淮送他的。

    纳尔逊收到扳指后,很是意外,嘴里反复地说,如果有机会回远东,一定要去大明拜会伟大的秦将军。

    在纳尔逊走后,秦书淮住进了总督府,每天闲来无事种种花喝喝酒,体验下南亚的民俗风情,倒是快活。

    很快,崇祯七年又过去了。

    崇祯八年一月十二,李定国终于派人传来消息,说已经越过老挝宣慰司,进入了暹罗境内。

    和预料的一样,暹罗不但没有拒绝明军,反而提供了大批补给,甚至暹罗国王表示愿意派一部分兵力帮助大明进攻洞乌。

    暹罗和缅甸是世仇,这是众所周知的。这两个国家历史上打了无数次,最近的一次血仇就在十几年前,当时的缅甸王莽应龙把暹罗打得爹妈都不认识,彻底让暹罗向缅甸称臣,并且还被虏去了大量的人口。

    虽然之后暹罗也有反抗,但总归只是被动的战略防御,根本无力报仇。

    现在有明军插手,暹罗自然乐见其成。

    况且,他们也没有抵抗明军入境的资本,当然要卖个人情。

    不得不说,有一个强盛的帝国作为后盾,很多事情都会变得简单要不然为什么西汉时班超仅凭36骑就能征服西域36国?

    因为他的背后是谁都不敢惹的强汉。

    于此同时,洞乌缅甸也传来消息,所有武器都已暗地里由英国人送到了阿瓦地区,大量的掸族人秘密结社,随时准备暴动。

    而与此同时,早已将迁都阿瓦作为帝国至高战略之一的他隆,依旧没有停止迁都的计划。在崇祯七年的下半年,他就命人在阿瓦大规模地勘测地形,到了年底更是划出了皇宫的范围,将迁都的前期准备工作落实了。

    这无疑让传言变成了现实,无数掸族人得到这个消息后越发义愤填膺,更加坚定了他们反抗的决心。

    时机已经成熟。

    崇祯八年一月十六,秦书淮率领远征舰队拔锚起航,直扑洞乌南边一个眼下还算不起眼的港口大光。

    大光就是后世的仰光,缅甸的都城所在。不过现在他还只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港口,远没有更南边的勃生港重要。

    但是大光离洞乌现在的都城勃固只有两百里路,而勃生港离那的路程至少多出一倍,对于志在消灭他隆政权的秦书淮来说,肯定选在大光登陆。

    考虑到攻打缅甸的需要,秦书淮只在满剌加放了三千兵马。从眼下局势来看,远东地区应该没有别的强国敢来打大明的主意,并且当地人对于大明的印象是极好的,毕竟以前他们和大明有过一段愉快的岁月,现在重回大明怀抱,自然也不可能产生什么反叛,所以三千人维持下治安和满剌加的运营是绰绰有余的。

    舰队通过满剌加海峡之后,不紧不慢地开了七天左右,抵达缅甸境内第一大河伊洛瓦底江的出海口安达曼海域。

    在信息不畅的情况下,直到现在这支舰队才引起了洞乌王朝的警觉。

    但并没有卵用,试问有谁能阻挡如此庞大的舰队?

    大明舰队要抵达大光,需从入海口进入伊洛瓦底江,然后沿江航行约40里路左右,方能抵达。

    这条江道相对狭窄,比马六甲海峡还窄,不过最小宽度也达到了4里左右,深度也足够大型舰队通过。

    在从入海口进入伊洛瓦底江时,洞乌人终于派使者来问明军舰队进入伊洛瓦底江的原因了。

    这一问当场就把先锋官郑芝虎问乐了。

    说道,“贵使,我要是说咱们是开进去跟你做生意的,你信吗?”

    使者愁眉紧皱的摇头,用生硬的汉语说道,“这……我们没办法相信的。”

    郑芝虎哈哈大笑,“我也不信。”

    说着,恭恭敬敬地取出一道圣旨,说道,“贵使,我大明皇上有旨,跪下接旨吧。”

    那使者却是冷笑一声,说道,“贵国的圣旨只对贵国臣民有用,我作为洞乌的使节,可以代为传达贵国皇帝的意思,但是不会跪迎。”

    郑芝虎摸了摸下巴,别有意味地说道,“这么说你们觉得如今我大明就是个摆设了?当初你们可是跟咱们称过臣纳过贡的,我大明也待你们不薄,何以这些年你们侵我国土虏我百姓?”

    使者不卑不亢地说道,“将军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我洞乌现有之国土,都是将士们用鲜血换来的,况且那些国土原本就是我们的,只是当初被你们设宣慰司抢了去罢了。至于虏你百姓什么的,更是好笑!百姓腿长在那,他们愿意往哪走就往哪走,要是愿意来我洞乌,我洞乌为何不接纳他们?”

    郑芝虎作为一员悍将脾气本来就不怎样,听他这么一说当时就怒了。

    大骂道,“他娘的,云南宣慰司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你们的了?那么多百姓被你们抓去为奴,你说他们自愿的?”

    使者道,“既然将军认为咱们是硬抢的那就硬抢的好了!我奉劝将军,不要试图挑衅伟大的他隆王,不要试图挑衅伟大的洞乌国!如果你们的舰队敢进入伊洛瓦底江,迎来的将是八十万洞乌大军的怒火!”

    郑芝虎被气笑了,“你小小洞乌也敢自称有八十万大军?”

    洞乌只有三百万人口,这点在战前动员会上秦书淮早就跟大伙说过了,但凡是秦书淮说的,当然没人会怀疑。

    使者起身,“贵国有句话,道不同不相为谋,劝将军好自为之。也请将军劝你们那位不可一世的安国公好自为之,洞乌人不是女真人!”

    看这使者要走,郑芝虎大怒道,“站住,你他娘的还没跪迎圣旨呢!”

    说罢,又对左右说道,“来呀,这位使者怕是腿脚不好,不方便跪,你们给他治治!”

    左右也早已怒火中烧了,当即扑过来一脚将使者踹倒,然后抓脚的抓脚,按胳膊的按胳膊,让他死死地跪在地上。

    郑芝虎身边有个识字的,就代他宣读圣旨。

    圣旨上的内容,自然是斥责洞乌数十年来不断骚扰大明边境,甚至侵占大片大明国土的斑斑劣迹。

    圣旨的最后更像是一份通牒,即令洞乌国王接旨后立即率百官过来向钦差大臣、大明安国公秦书淮请罪,不但要纳谢罪表并即刻从已占领的大明国土撤军、撤民。

    若是十天内他隆王不到,大明王师将立刻展开进攻,“以彰煌煌天威”。

    这名洞乌使者听完圣旨更加怒不可遏。

    自洪武以来,缅甸人就从来没有向大明屈服过,别说大明,任何一个国家都没能让他们屈服。

    在他们看来,从大明抢占的土地是他们用鲜血换来的,而所谓的“纳贡”更是笑话,堂堂洞乌如今强盛如斯,最近他们都开始向周边国家要年贡了,还会跟明国上贡?

    郑芝虎也不想与一个区区使者为难,宣读完圣旨之后当场就命人放了他,然后让他带圣旨回去。

    却不想这个使者端的是一个铁骨铮铮,当场就把圣旨扔地上,还用脚狠狠地踹了两下。

    这下顿时热闹了!

    原本看在两军交战不斩来使的份上,郑芝虎这些老粗就算真的很想揍使者也不好揍,现在好了,这货竟然敢侮辱圣旨,那就是公然侮辱大明皇帝啊!

    这特么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