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九十七章 到嘴的肉别飞了(两章合一)
    当天下午,郑芝虎的先锋舰队继续靠近马六甲海峡的入口,停在距离守卫入口处的弗朗机舰队仅两里之外。

    双方舰队互相对峙,黑洞洞的炮口都互相指向对方,战争一触即发。

    此时,明军后续的舰队也渐渐开了上来,在马六甲海峡的入口外围摆开了数道扇形阵型,现在任何国家的船只都别想在这里通行。

    秦书淮不着急,反正英国人还得把武器运到阿瓦去,而且李定国的大军现在有没有进入暹罗的消息也没传来,他有的是时间先跟葡萄牙人干一仗。

    换句话说,马六甲海峡他志在必得。别人可以不知道这个海峡的重要性,他要是再不知道就是傻子了。

    如果连马六甲海峡都控制不了,那大明打造的这么多战舰不如劈了烧柴算了。

    这个时代,本就是强者为王的时代。

    欧洲人连做海盗都可以拿到皇家执照,那么他现在有无敌的舰队,当然要抢到足够多的地盘了。

    傍晚时分,那位使者第二次来见郑芝虎。

    “尊敬的将军阁下,经过我方慎重考虑,现在向您转达纳尔逊总督的意见。只要贵方舰队分成数批,每批不超过五艘大型战舰,或者十艘小型战舰,我方将允许贵舰队通过,并提供一切必要之帮助。另外,总督大人还说了,为了体现与贵国的友谊,我们将免费向贵方开放通航。”

    通事把这话翻译出来以后,在场的郑芝虎、郑彩以及一干水师将领顿时都笑了起来。

    “呵呵,这些红毛鬼本来还想跟咱们收买路钱哪!”

    “哈哈,倒是够霸气的。”

    “这地儿本来就是咱大明的,什么时候走自家道还要看别人脸色了?”

    郑芝虎笑着冲底下这帮海盗转过来的悍将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安静。

    然后对使者说道,“这位使者,你们总督的意见本将收到了。另外,本将也向你们转告一则我们国公爷的意见,国公爷说,我方舰队必须一起通过,同时通过时贵方炮台的炮口必须全部收起,以免引发意外。当然了,为了表示诚意,我方舰队的炮口也会全部收起。”

    使者沉吟了下,问道,“贵方真的要一起通过么?恕我直言,这会让我们很不安,总督大人不会答应这个条件的。”

    通事翻译完这话之后,全场顿时一片死寂。

    明军一众将领都用吃人的眼色盯着那使者,使者感觉空气中弥漫起一股凉意,让他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郑芝虎脸上还挂着一丝笑,不过那笑意中更多的是轻蔑和不屑。

    过了许久,他缓缓说道,“我们国公爷还说了一句,说他这人脾气不太好,要是谈不拢就掀桌子。烦请贵使把这话带给你们总督大人。”

    使者一听,面如土色。

    沉默一下之后问道,“郑将军,冒昧的问一句,能否让我见见安国公大人?”

    郑芝虎冷笑道,“我们国公爷什么身份,岂是你一个小小的使者说见就见的?”

    使者叹了口气,知道多说无益,于是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告辞了。将军阁下的话,我一定带给总督大人。”

    郑芝虎道,“我再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如果一天内不见回信,我就视同你们拒绝这个友好的提议了。到时发生任何不可测之事,可全是贵方的责任。”

    使者气得半死,狗屁友好的提议!难道你们大明会同意别国带一支庞大的舰队大摇大摆地进入你们的内河?

    ……

    满剌加总督府,葡军将领济济一堂,共同商讨对策。

    和预料的一样,这些将领分成了主战派和主和派,双方吵得不可开交,这让纳尔逊的头更疼了。

    纳尔逊其实偏向于主战,因为他有一个很重要的、无可辩驳的理由。

    那就是明军现在正在远东各港口进行军事行动,他们要称霸远东洋面的野心已经很明显了。

    而此时此刻,他们带着如此庞大的舰队来到满剌加,却说只是想通过海峡这么简单,恐怕没什么说服力。

    满剌加海峡是东西方水路交通要冲,如果明军要称霸远东洋面,不把这里拿下怎么会善罢甘休?

    只是通过?鬼才信他们的!

    但问题是,如果跟他们打,该怎么打才能赢呢?

    对方可是有着足足七十艘小山一样庞大的超级战舰的,每艘舰上都装有和岸防炮同等级的十八门加农炮,加起来可就是一千多门哪!

    见鬼,这是什么样的火力?

    而整个满剌加才多少岸防炮?大概也就人家的九分之一!

    至于入口处的那些战舰,纳尔逊就更不指望了。那些战舰最大的也才是盖伦级,而且现在正处在明军的团团包围之中,只要一开战就会瞬间全军覆没的。

    他现在有点后悔用那些战舰去封锁港口,因为之前他误判那十几艘大船和三十几艘小船就是这次明军派来的所有战舰了,那么双方对峙起来,加上在岸边他们有岸防炮,也不至于吃亏。

    可没想到那仅仅只是人家的先锋舰队,后头竟然还有数倍的战舰。

    这么一来一旦开打,对方一通炮火就可以把自己的舰队打残。

    要早知道这样,他打死也不会把战舰放海峡入口处,和明军去对峙。

    现在,那些战舰几乎就等于送给明军了。

    不,不能就这么送了将士们的性命。

    无论怎样,先把那里的舰队撤出来再说。

    ……

    第二天清晨,那使者第三次来到郑芝虎舰上。

    这次他说道,“尊敬的将军阁下,我们总督为了彰显与贵国的伟大友谊,宣布同意你们的方案。”

    郑芝虎一脸狐疑地说道,“咦,这么爽快就答应了?”

    使者说道,“是的,这是总督大人的命令。我们将在稍后撤走入口处的所有战舰,并且所有岸防炮都会收起炮口。同时我们也希望贵方所有战舰也都能收起炮口。”

    郑芝虎也是跟着郑芝龙南征北战的老水师了,怎么想怎么觉得这事儿不对劲。

    傻子都知道,只要明军这么庞大的舰队进入海峡,想要摧毁两岸的炮台易如反掌。

    难道对方总督是个傻子?

    不像啊,要是傻子的话,之前也不会提出那么多要求来了。

    但是老谋深算的郑芝虎,还是不动声色地说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最好了,你们就快快撤走战舰吧。”

    等使者走后,郑芝虎马上派人坐小快船去通知秦书淮。

    秦书淮接到消息后也是很惊讶,心想对方难不成真想“友好”地让我军通过?

    这时瞭望发来报告,说弗朗机人的舰队开始往海峡里头撤了。

    孟虎虽然不懂海战,但还是问了句,“国公爷,就这么让他们跑了?”

    秦书淮也不懂海战,但觉得到嘴的肥肉不吃掉简直天理不容啊。

    于是说道,“管他娘的,告诉全军,可以掀桌子了。”

    赖三儿笑道,“帮主,这回咱们好像不讲理啊。哈哈,就好比两个帮会谈判,人家都已经答应咱们的要求了,咱们也照样掀桌子砍人。”

    秦书淮踢了赖三儿一脚,“老子脾气大行不行?”

    孟虎也踢了赖三儿一脚,然后笑嘻嘻地跑出去传令了。

    秦书淮之所以下令开炮,是因为他觉得葡萄牙人除非不想要马六甲了,否则绝对不会轻易让如此庞大的明军舰队进入海峡的。

    那么反过来说,他们现在允许让舰队进入,肯定是在打什么算盘。

    既然猜不到对方在打什么算盘,那不如先把能解决的解决了,也好少点对手不是?

    话说孟虎向船长传达秦书淮的命令之后,船长立即下令炮长开炮。

    轰轰轰!

    战列舰上的八门红夷大炮率先开火,一道道硝烟之中,八颗硕大的炮弹喷薄而出。

    秦书淮乘坐的旗舰离葡萄牙战舰约五里远,红夷大炮能打到,但精度没那么高。

    但好在对方舰队都龟缩在海峡口,比较密集,这八发炮弹运气不错,打中了一发。

    嘭!

    那发炮弹打在一艘盖伦船上,顿时木屑横飞,盖伦船的一处甲板穿了一个洞。

    明军其他战舰一看国公爷的旗舰开火了,当场也毫不犹豫地开火了。

    轰轰轰!

    宁静的洋面上似乎忽然迎来了暴风雨,一声胜似一声的巨大轰鸣声爆响起来。

    明军之前就已经呈几道扇形半包围了葡萄牙舰队,各舰的侧舷必然朝向对方战舰。

    所以这一开火,就用上了最大火力。

    七十艘战列舰,每舰侧舷都有八门红夷大炮,假如一次齐发那就是五百六十颗炮弹。

    另外,还有八艘盖伦船,每船侧面配备了三门红夷大炮,也可以立即开火。

    此外,还有三十多艘戎克船、六十多艘中小船只,他们离对方也比较近,佛朗机炮正好够得着,也可以开炮。

    一时间近千发炮弹呼啸而去,可想而知那是怎样变态的火力覆盖?

    葡萄牙舰队顿时遭了殃。

    纳尔逊原先的算盘是,先假意同意明军通过,把海峡口的舰队撤入海峡,然后再依托岸防炮和明军干一场。

    但是现在他的计划不但没得逞,而且还为他这个愚蠢的主意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为啥呢?

    因为之前他的舰队跟明军对峙的时候,起码也是侧舷对准明军战舰,一旦开打他们也能马上发挥最大火力,虽说打不过明军舰队,但起码也能挥舞几下拳头。

    而现在呢?

    因为纳尔逊下令全军后撤,他们的战舰总不能横着开吧?自然是要调直船头开了。

    这么一来,葡萄牙人的战舰都是首尾对着明军战舰,而明军战舰则是侧舷对准他们。

    任何战舰,首尾最多只有一门炮,而侧舷可是至少三门以上火炮。

    本来他们的火力就不及明军,现在这么一来就更没法比了。

    在上千发炮弹的轰击下,葡萄牙人可怜的三十艘战舰几乎全部中弹,海面上到处浓烟滚滚,烟硝弥漫。

    那些战舰哪里还敢调头排阵反击?等他们侧舷对准明军舰队,恐怕都已经尸骨无存了。

    于是他们只能拼命地往回跑,顶多用舰首或者舰尾的炮现象征性地还下手。

    可是明军又做了两轮炮击之后,他们连逃跑的都做不到了。

    他们的大多数战舰都中弹十发以上,不是起火就是进水,这个时候还想开走简直就是做梦一样了。

    葡萄牙舰队上的船员都忙着下饺子似的跳入冰冷的海水中,还有几艘甚至直接挂起了白旗投降。

    转眼间,这支舰队就全军覆没了。

    不过,部署在附近两个小岛上的炮台也反应过来了,大约三十门岸防炮开始疯狂地朝明军舰队开火。

    明军舰队也排的比较密集,一时间也有好几艘船中弹,有一艘快船运气不好,直接被打中了弹药库引发了连环殉爆,瞬间就沉了。

    明军战列舰在解决地方舰队后,自然开始重点照顾岸上的炮台。

    论火力,七十艘战列的火力密度至少是岸防炮的近二十倍。

    一顿互轰之后,三十门岸防炮大部分都被解决了,但是还有五门藏在山体之中,光凭舰炮很难解决。

    于是郑芝虎毫不犹豫地下令,舰炮掩护,然后陆军派一千人进行登岛作战。

    轰隆隆,轰隆隆!

    无数炮弹向两座无名小岛倾斜弹药,掀起的碎石渣土漫天飞扬,相信此时藏在山体之中的那五门炮的炮手可能连眼睛都睁不开,更别说精确地还手了。

    很快,一千陆军分成两股,每股五百在两个小岛登陆了。

    这两个无名小岛其实是秃噜在海面上两个小山,面积很小,葡萄牙人在那各修了两个炮台,总共部署了三十门炮,就基本没太多余的地方了。

    所以葡萄牙人在那里只是各驻扎了两百人。

    而经过明军舰炮“犁地”式轰炸,岛上的驻军直接锐减至五六十人。这些人只能在工事里缩起来,哪里还能露头去狙击明军登陆?

    没有任何意外,明军登陆之后这两座岛的炮声就停止了。

    且说总督府里,纳尔逊听到明军进攻的消息后,气得暴跳如雷。

    “见鬼!见鬼!这群野蛮的黄皮人,这群真正的魔鬼!他们言而无信,我太低估他们的野心和无耻了”

    这个时候的纳尔逊,已经全然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从一个海商起家,通过同海盗的合作劫掠了大量的财富,然后才用钱买来了满剌加总督这个肥缺的。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在一艘海盗船上亲手处决了几个无辜的海商的。

    在他眼里,这一切都是正确的,因为这个伟大的时代,信奉的就是弱肉强食。

    可是当弱肉强食的规则被用在他自己身上时,他又觉得不公平,觉得对方无耻,他又想起了绅士精神来。

    在解决入口处的炮台之后,明军舰队只沉没了两艘小快船、重伤了一艘中型船,以及轻伤了十几艘船。

    这点损失可以说微不足道了。

    现在,满剌加海峡的入口打通了,接下去的事情就变得很简单了。

    舰队可以直接从海峡的中线呈一字型开进去,因为满剌加海峡的最窄处,即姐妹岛与巴淡岛之间这段窄道,也有二十里左右的宽度,只要舰队在中线部位航行,岸边的炮是绝对够不着的。

    不过,秦书淮可不是要通过那么简单,他要的是控制整个海峡。

    那毫无疑问,位于淡马锡即后来的新加坡葡萄牙总督府就必须要攻下来。

    舰队在原地稍稍做了下调整。

    轻伤的船只做了下紧急修复,而重伤的那艘则直接靠岸抛锚,等待回头占领船坞之后去修补在满剌加海峡,不可能没有船坞。

    而一些小船在救上沉没的两艘小快船上的船员之后,开始不紧不慢地救弗朗机人。

    要说救这些红毛人,大伙儿都是没什么兴趣的,因为之前救的荷兰人还没被赎回去呢,光糟蹋粮食了,简直就是亏本买卖。

    之后,全军又吃了午饭,养足精神之后,往海峡里头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