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九十三章 英国东印度公司
    花沉汇报完当前阿瓦地区的煽动工作进展后,秦书淮表示很满意。

    说道,“那照你这么说,目前阿瓦地区至少有十余个暗地里反对他隆的秘密组织?而且最大的两个规模已经达到了上千人?”

    花沉点头道,“没错,不过这仅仅是我们掌握的情况,迫于泄密的压力,可能有很多组织连我们都不知道。而且可以预见,这些反抗组织会继续壮大。一旦他隆有事,他们必群起而反。”

    秦书淮点了点头,说道,“要是能给他们运点武器过去就好了,不知道有没有法子?”

    老道说道,“阿瓦在洞乌中部,要运武器过去会遭遇层层检查,怕是极难的。”

    花沉想了想说道,“据说在洞乌有个西夷国家在那租了块地方,跟他隆的关系很好。如果让他们运武器到阿瓦地区,肯定是能送到的。”

    秦书淮问道,“哪个国家?”

    花沉挠了挠头皮,想了半天说道,“一时叫不上来,叫什么黎的?”

    秦书淮一拍大腿,“是了,叫英格兰吧?”

    花沉道,“英归黎,好像是这么叫的。”

    那就对了。

    秦书淮确定,那肯定是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人。

    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抵达缅甸,在那设立了分公司,并且与缅甸历任统治者都十分交好。

    当然,这会儿的英国东印度公司可不敢在缅甸殖民,顶多是跟缅甸合法贸易,而且还会拿出很大的费用打点王室。

    如果英国东印度公司肯帮忙,那么给阿瓦地区送兵器就有很大的可行性。

    只是记忆中,英国东印度公司此时在缅甸采取的是中立政策,就是任何种族之间、小国之间的冲突他们都不介入,最后谁当政就跟谁合作。

    他们会跟大明合作吗?

    秦书淮认为,他们会的。

    如果你细究英国人为什么要中立,就会发现根本原因是他们现在还没能力去左右缅甸的局势,换句话说,现在的他们仅仅只是希望平平安安做贸易的商人。

    那么如果大明和缅甸起冲突,他们还能保持中立吗?

    正义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现在的荷兰人就是他们的榜样。

    荷兰人因为跟大明死磕,现在他们在远东的港口正在一个个失去,在远东的船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个不小心就成了明军水师的猎物。

    从上个月开始,荷兰人就开始请中国海商出面周旋,希望能与大明何谈。不过到现在为止秦书淮也没答应和谈,甚至还命令水师继续在黄金航道上搜寻荷兰人的踪迹。

    这么做为什么呢?

    当然是要树立一个反面的典型,告诉所有蠢蠢欲动的西方人:远东,是大明的地盘!

    如今大明水师大有独霸远东洋面之势,英国人想必也看到了这点。

    如果他们拒绝和大明合作,那么郑芝龙可以确保英国东印度公司的一切船只别想开出远东任何一个港口。

    到那时候他们在缅甸的中立政策落实地再好有什么用?

    哪怕缅甸王室把整个缅甸的贸易权全交给他们,他们也没法贸易啊!

    而从更大的背景上来说,早在万历年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就曾写信给万历帝,以接近恳求的语气向万历申请英国获得更大的贸易权。

    当时英女王恳切到什么地步了呢?信的开头是这么写的:天命英格兰诸国之女王伊丽莎白,致最伟大及不可战胜之君王陛下,整封信写得恭恭敬敬一丝不苟,这可能是大航海时代英国人对远东地区的君王最为恭敬的一次交流了。

    这证明英国人有强烈地跟大明交好的愿望,跟这个比起来,显然小小的缅甸太微不足道了。

    所以秦书淮相信英国东印度公司缅甸分公司的行政官能看清这点。

    于是喊来了李敬亭,对他说道,“敬亭,你帮本公写封信给郑芝龙,要他尽快接触上在缅甸,哦不,洞乌的英归黎东印度公司的人。要他跟那些西夷好好谈谈合作运送兵器到阿瓦的事情。当然,一开始谈不用这么直白,可以慢慢来,相信郑芝龙直到怎么谈,他可是跟西夷打交道的老手。”

    李敬亭点了点头,马上出去拟稿去了。

    正事谈完了,当然就开始例行的扯淡了。

    老道马上说道,“帮主,过两天三儿就大婚了,咱们都准备好了没?这次我跟老花回来,可是准备喝完喜酒再走的。”

    花沉听完马上笑起来,“嘿嘿,正是此意。”

    旁边的孟虎在谈论洞乌问题时半晌插不上嘴,一听说道赖三儿婚礼,一下子就跳起来了。

    “还有三天,哈哈,还有三天!”

    老道笑嘻嘻地接话,“对,还有三天,嘿嘿。”

    花沉则托着下巴一脸奸笑,“呵呵,好哇!咱们可得给他备份大礼。”

    这三人都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看样子这份“大礼”是想了好久了。

    秦书淮看他们这副模样,也不禁笑了出来。

    他早就听赖三儿来告过状了,说老道、花沉、孟虎他们一个月前就在密谋怎么在婚礼上整他,连平常老实巴交的张啸都参与进来了。

    不光如此,据说李敬亭那边的锦衣卫和李大梁那边的东厂都跃跃欲试,照他的说法是这帮子心狠手辣的怕是什么损招都能使出来,他现在一想到大婚那天背后就凉飕飕的,非要秦书淮出面帮他“调停”下。

    不过秦书淮除了装模作样地表示了一番同情之后,什么都没答应。

    谁让你自己平常嘴贱?这些家伙你哪个没招惹过?到这会儿了才想起自己平常“得罪”的人太多了,还来得及吗?

    正说着呢,赖三儿就进来了。

    一进来就看到所有人都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他,当时就怂了。

    舔着笑脸忙说道,“嘿,老孟、老道、老花都在呢?好极好极,吃饭了吗?没吃饭上我家吃点儿?你看,我还没你们散喜糖呢!真是的,我都忙糊涂了。”

    孟虎呵呵一笑,“三儿啊,你忙你的,咱们呢凑合在帮主这蹭一顿就得了。放心,等你结婚那天大伙肯定给你弄的热热闹闹的。”

    老道补充道,“终身难忘的。”

    花沉补充,“刻骨铭心的。”

    赖三儿都快哭出来了,“我不的。”

    然后对秦书淮说道,“帮主,你看到了没,我就说这群王八蛋要搞事情吧?”

    秦书淮耸耸肩,“有么?他们说啥了?”

    “这阴阳怪气的调儿您没看出来?”

    “没看出来啊。”

    孟虎、老道、花沉也异口同声,“没有哇!”

    赖三儿无奈,软的不成只好来硬的,指着这些人说道,“别忘了你们可还都是光棍呐,总有大婚的一天吧?你们这次要是对我不仁,到时候别怪我不义。”

    三人都撇了撇嘴角,表示你随意。

    赖三儿无语,只好愤愤地回头,找他白虎堂的弟兄去了。

    本来他在堂里就选了二十个最精壮的弟兄当伴郎,但是现在他算是明白了,二十个肯定不够,没有五十个伴郎自己那天晚上就别想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