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西班牙人的条件
    海战结束后,实际上登陆的陆军也已占领热兰遮城,连荷兰驻东藩行政官奥兰都被抓了。

    此外,因为刘香与荷兰舰队被全歼,那么魍港、赤嵌也几乎已是空城。

    郑芝龙当然是毫不客气地分别派了部分战舰和陆军,前去占领了这两个港口。

    安顿好之后,郑芝龙带着一众下属登岸,进入热兰遮城。

    已经攻占热兰遮城的明军步兵很不给奥兰面子,竟然将他和几名属下抓到城门口,强迫他们跪迎郑芝龙。

    奥兰身为行政官,身为崛起的荷兰帝国的官员,有他的骄傲。

    他坚决不跪!

    郑芝龙抵达城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奥兰在反抗的一幕。

    不禁笑道,“奥兰先生,你可还记得我?”

    当初郑芝龙当荷兰同事的时候,奥兰还是他的上级,当初为了出人头地他还奉奥兰的命令硬着头皮带船跟西班牙人干过。

    不过现在今非昔比,如今他是以胜利者的姿态与奥兰见面的。

    奥兰见到郑芝龙,不由大骂道,“郑芝龙,你这忘恩负义的黄皮猪,难道忘了当初向我们大荷兰卑躬屈膝的时候了吗?你竟然袭击大荷兰舰队,你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们的船队会杀过来,用大炮撕碎你,再把你丢到海里喂鱼!”

    郑芝龙听完不怒反笑,“奥兰,本督一直以为你蠢,但是没想到你竟然蠢到这个地步。到现在你还看不明白吗?如今的大明早已不是之前的大明了,你这区区荷兰小国,就算派出全国的战舰,我大明照样灭了你!”

    奥兰怒道,“就凭你们这些大船吗?你别忘了,我们大荷兰也能造!而且我们在马尼拉、在爪洼还有舰队,我们大荷兰才是海上的霸主!”

    郑芝龙更是大笑,“好好好,那本督等你们来,正愁你们跑呢。”

    说罢就要进城。

    郑芝豹问道,“大哥,这厮怎么处置?”

    郑芝龙道,“当然是押往京师,听候皇上发落了。皇上恨西夷扰烦已久,想必是很有兴趣派人好好审审他的。”

    郑芝豹当即呵呵一笑,然后对手下说道,“把他抓起来,不听话就腿打断,反正他以后也没走路的必要了。”

    ……

    港外,西班牙舰队也收了炮口,在明军的监视下在岸边抛锚。

    西班牙行政官贝拉斯科命全军原地待命,而他自己则下船进城,去会郑芝龙。

    郑芝龙听说贝拉斯科要入城,当即命郑芝虎去迎接,相当的热情。

    虽然贝拉斯科不来帮忙明军也照样大胜,但是毕竟人家有意来交好,而且郑芝龙回头还得跟他谈鸡笼、淡水的问题,当然要先尽到个“礼”字,然后才好谈别的不是?

    贝拉斯科见到郑芝龙后,马上说道,“一官将军,我谨代表西班牙向将军表示祝贺,祝贺将军赢得了如此漂亮的一场战斗,也祝贺贵国终于重新将东藩纳入版图。”

    贝拉斯科不愧是人精,“重新”两个字就表达了他承认明国占领东藩的合法性,让人听着相当顺耳。

    郑芝龙呵呵一笑,道,“贝拉斯科将军,我非常感谢贵国的及时援手。贵国的这份心意,我一定会禀报我国皇帝陛下的。”

    贝拉斯科道,“我国向来有与贵国交好,这只是友邦之间应该做的事情而已。我保证,只要西班牙船队在远东一天,必将以客人的心态,向此地的主人大明致以最高的敬意。”

    这句话就相当于承认大明在东藩,甚至在远东的霸权了。

    郑芝龙自是高兴,贝拉斯科这么识时务,那可以省去很多麻烦。

    说道,“贝拉斯科将军,我大明有句话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的就是我们欢迎朋友来家里。不过,既然咱们是主人,那有些事情还是要说清楚的好,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

    贝拉斯科道,“一官将军说的对,我正是为此事而来。”

    “那么,将军请说。”

    “既然东藩已经重新回到贵国怀抱,那么我大西班牙愿意第一个承认并且表示祝贺。”贝拉斯科说道,“我们在东藩的鸡笼、淡水二港自然也要归还给贵国。不过,在下有个请求,不知道一官将军可否答应?”

    郑芝龙道,“将军但说无妨。本督能做主的就做主,不能做主的也会上报朝廷,由朝廷定夺。”

    贝拉斯科马上说道,“那就先多谢将军了。我们的提议是,能否仿照弗朗机人租借澳门的例子,允许我们租借鸡笼、淡水两港?我们愿意为此付出租金,并且遵守贵国法律。”

    贝拉斯科觉得自己这个要求不过分,反正葡萄牙人也租借着澳门不是?

    而且,这对于西班牙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一来他们在淡水和鸡笼的开发不会白费了,二来他们还将在东藩这个要冲之地拥有据点,这对未来与大明的贸易是极其有利的。

    但是郑芝龙听了却连连摇头。

    虽然他也认为这个提议很合理,但是来之前秦书淮可跟他说了,要彻底、完整地将东藩纳入帝国版图,而且不允许任何其他势力存在。

    事实上,如果参照葡萄牙租借澳门的例子,在当时一点都不过分。

    因为葡萄牙租借的时候,不但主权是大明的,而且大明的官员还可以随时进入租借地进行搜查、办案,甚至直接逮捕葡萄牙人都可以,也就是说葡萄牙人除了可以在那里聚集,根本没有任何特权。

    此租借跟后世的所谓“租界”完全是两个概念。

    而贝拉斯科也只是想要这样一块租借地而已。

    但是站在秦书淮的视角,租借什么的那都是邪恶的,搞不好哪天就成了人家的地盘了谁让他是从后世穿越过来的呢?

    郑芝龙也很无奈,他是很想做个人情给西班牙,毕竟大明要称霸远东,不可能真的养那么多战舰遍布在洋面,还是需要一帮小弟来帮忙维持。

    而且,未来大明和欧洲通商,肯定也少不了西班牙船队,现在西班牙心甘情愿奉大明为远东霸主,自然最好是拉拢他了。

    但是国公爷不让他也没办法。

    于是说道,“不瞒将军,此事断无可商量的余地,我劝你们还是赶紧撤出淡水和鸡笼为好,在这方面我可以给你们足够的时间,甚至可以派船帮你们。”

    贝拉斯科很不解地问道,“一官将军,这是为何呢?难道租借也不行吗?我们仅仅是想要两个补给的港口,我们将绝对遵守贵国法律,绝不参与东藩的殖民。”

    郑芝龙苦笑道,“不是本督不答应,实在是朝廷有命,本督不敢擅改。”

    贝拉斯科见郑芝龙这个表情,就知道这事真不是他能做主的了,但是他还是不肯放弃因为这两个港口对于远东贸易太重要了。

    试探着问道,“一官将军,在下听说你和贵国安国公大人很熟是吗?”

    郑芝龙道,“安国公大人是本督的伯乐,我与他自然很熟。不过这件事,你找他也没用,因为这就是他的意思。”

    贝拉斯科叹了口气,“哎,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郑芝龙道,“将军,你就不要考虑这件事了,总之这两个港口你们必须撤出,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收拾东西。另外,你们不是说只要补给的港口嘛,本督可以告诉你,未来包括东藩在内的大明沿海一带,会开辟出大量的港口,专门供各国船只停靠使用。只要你们不在港口驻兵、不带战舰入港,随时都可以来,当然,可能会付出一点小小的费用。”

    贝拉斯科要的自然不只是停靠的地方,而是想要方便西班牙人长期居住的地方,这两个相差很大。

    但是他现在没有丝毫办法。

    沉吟良久,他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只能按照贵国朝廷的意思来办了。一官将军,本着贵我双方友好的原则,我还是想请您代为转达我们对大明皇帝以及那位安国公大人的问候。另外,如果允许的话,我们想请求更多的生丝、茶叶和陶瓷贸易的便利。”

    郑芝龙点头道,“这个完全可以,本督一定尽力帮你争取。”

    贝拉斯科走了,走之前对郑芝龙说,让他一个月之后来接收鸡笼和淡水港。

    郑芝龙连夜写了奏章,向朝廷禀报已收复东藩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