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八十五章 第一轮报复(两章合一)
    福建,马尾港。

    在黎明的雾色中,五十艘大型战列舰、三十一艘明军前主力战舰戎克船、外加一百二十艘小型快船起锚,缓缓驶出。

    不得不说,郑芝龙做事十分果断。

    在收到五艘战列舰的第二天,也就是在荷兰人刚刚派使者来质问的当天,他就立即率水师出海了。

    这么一来,荷兰人根本来不及调兵。

    福建到东藩才多远?海风顺的话朝发夕至!

    而荷兰人要把分散的战舰招回来等多久?那会儿连电报都没有,恐怕一个月之内最多也就能召回三分之二。

    郑芝龙完全可以像撸串一样把荷兰人的据点一撸到底。

    两百多艘战舰在海面上横行,几乎一望无际,密密麻麻,任何人看了都会热血上涌。

    郑芝龙站在旗舰安国号的指挥室内,看着万里波涛,心潮澎湃。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支舰队究竟是如何可怕的力量,可以说,它在南洋乃至整个远东都是无敌的。

    无疑,他是幸运的。

    他的幸运就是,当初安国公对他的所有承诺,全部兑现了。而更幸运的是,当初他打算带船队逃离时,被安国公及时制止。

    可想而知,如果当初他顺利逃脱,攥着自家船队跑到东藩后,必将成为大明的对手。

    而仅仅一年多时间,大明就造出了配备大批红夷大炮的五十艘战列舰,那么不难推测,只要再有一年,大明就可以造出一支无敌的舰队。

    他决不是这支舰队的对手,荷兰人也不是,刘香更不是。

    当初他若是出逃,就永远没机会掌控如此强大的力量,找荷兰人和刘香报仇。

    相反,他将在强大的大明水师碾压下,在死敌荷兰人和刘香的联合围剿下,彻底崩溃。

    郑家家业,就必然毁于一旦。

    这点毫无疑问。

    但现在不同了。

    他不但不会崩溃,而且还可以建功立业,实现他梦寐以求的高官厚禄、光宗耀祖。

    如今他已是南洋水师提督,可想而知只要帮助大明制霸南洋,必然加官进爵。

    到时候,总督一方显然不是梦。

    没有比这更好的了,也没有什么比这更幸运的了。

    同样踌躇满志的还有郑芝虎、郑芝豹,他们看到了郑家的希望。

    出海以后,南洋水师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东藩至爪洼后世的印尼这条荷兰人的黄金航线。

    为什么这条航线如此重要呢?

    因为这条航线几乎囊括了所有重要的南亚港口,只要跑一趟这个航线,大明的丝绸、茶叶,安南、暹罗、吕宋、柔佛马来西亚、爪洼的香料和土产可以全部囊括其中,到时一过马六甲就直奔欧洲,极为方便。

    事实上,原本这条航线应该延伸到日本,不过日本现在正闭关锁国,只能靠浪人走私无法大规模交易,而且西班牙和葡萄牙人在那颇有势力,所以荷兰人现在在那些航线上并没有花太大的力气。

    此外,如果要想从日本运输到欧洲,必然要经过东藩爪洼航线,荷兰人在那征征税、抢抢劫也是方便的紧,更没有必要把航线拓展到日本了。

    只不过现在,他们手里的这条黄金航线正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

    而这条航线上有两个重要的关键点,一个是东藩,一个是爪洼。

    东藩位于黄金航线的中间点,对控制南北两端都有重要意义,而且当地物产丰饶,是重要的补给站,重要性不言而喻。

    而爪洼的巴达维亚就是荷兰东印度公司在远东的总部所在,这里离全世界最终要的海峡之一马六甲海峡近在咫尺,可谓东南亚通往欧洲的咽喉,自然更是重中之重。

    而对于从福建出发的郑芝龙来说,第一目标自然是先攻下东藩所有港口,因为近啊!

    在两百多艘大小战舰之中,除了水师,还有八千陆军精锐,都是从甘肃洪承畴手下调来的,目的就是征服东藩,将它纳入大明版图。

    在这之前,虽然东藩一直与中原有交集,而且也曾在三国等时期属于中原,但严格意义上说,东藩并非大明的一部分,要不然当初福建官员也不会同意荷兰人去那驻军了。

    但征服东藩的想法是国公爷提出来的,所以就一定是对的。

    当然,在郑芝龙、郑芝虎、郑芝豹以及郑彩等老海盗,哦不,应该说是老水师看来,征服东藩将其纳入大明版图,更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放眼大明,别人不知道东藩的重要性,他们还能不知道吗?

    所以在接到这个命令之后,他们除了佩服从未出过海的国公爷竟有如此深谋远虑之外,也没有什么话说了。

    船队出海后,直奔东藩南部的热兰遮城。

    热兰遮城是荷兰人在东藩修筑的城堡要塞,位于东藩南部一鲲生地区今台南市。

    此外,荷兰人还在赤嵌建立了赤嵌城,也是港口要塞,离热兰遮城不远。

    在这个时候,东藩的北部属于西班牙人的势力,他们在鸡笼和淡水分别建立了两个要塞,与荷兰人南北而治,好不快活。

    西班牙人之前一直提议要帮大明一块打荷兰人,这当然是有他们的考量的。

    他们认为,大明如今全面开放的政策对西班牙人是极其有利的,如果西班牙人能帮助国力蒸蒸日上的明国击败荷兰人,就可以提出获得更理想的贸易地位,比如提升西班牙人在大明对外茶叶、丝绸贸易中的比重,再比如可以夺取荷兰人在东藩南部的重要港口。

    不过显然,秦书淮没打算跟他们合作,因为西班牙人想在东藩继续殖民这条,本身就是各伪命题。

    东藩,只能属于大明,任何势力想要插手都不行,这是秦书淮给郑芝龙设定的底线。

    所以郑芝龙一直没有跟西班牙人明说到底合作还是不合作。

    南洋水师出海一天后,在当天下午就抵达离热兰遮城仅两百里外的海域。

    这时,忽然发现前方出现两艘快船,细细一看,只见船上的旗帜显然是西班牙人的,而且还挂着一面白旗。

    白旗就表示投降,无意求战的意思,瞭望兵很明白。

    消息传到郑芝龙那里,郑芝龙下令随即让那两艘西班牙战船靠过来,否则击沉。

    不过那三艘船显然也没有要跑的意思,主动靠了上来。

    原来,船上是西班牙殖民当局台湾执政官贝拉斯科的特使莫肯,就是专门来找郑芝龙的。

    上了旗舰之后,莫肯首先奉上了贝拉斯科带给郑芝龙的礼物,是一款精致的西洋怀表。

    郑芝龙笑呵呵地接下了,然后问莫肯这么急来找他何事?

    莫肯也不绕弯子,直说贝拉斯科代表西班牙远东船队,希望与大明合作一同进攻荷兰人。而作为回报,他们仅仅是希望能促进与大明的贸易,今后成为大明对外贸易“忠实的伙伴”和“利益与共的盟友。”

    不得不说,贝拉斯科是个有远见的人。

    从大明北伐开始,他就预料到这个庞大的帝国将重新崛起,并且成为远东的霸主。

    而西班牙在远东不过几千人的兵马,战船也不过三十余艘,其中大型战舰最高只到盖伦级,而且也只有八艘,未来根本不是明国的对手。

    所以他从那会儿开始就不断示好明国,数次派人去找福建巡抚要求与大明合作,但是福建巡抚刚调来不久,而且大明官制早已改变,巡抚是不能管军事的,所以只是客套了一番,然后写了一封奏折送京城,再无下文。

    京城方面,崇祯看到这种奏折自然是按下不回了,因为当时帝国的战略核心在北伐,怎么会再开其他战线?

    如今,大明五十艘战列舰从威海卫到马尾港这一圈溜达下来,在远东的所有势力早就都看到了。

    西班牙人此时不赶紧来跟大明示好,更待何时?

    但之前几次示好,全部都被郑芝龙不咸不淡地敷衍过去了。

    郑芝龙为什么没兴趣跟西班牙人联手?

    一方面,以他现在手上的南洋水师,有绝对的把握击败任何敌人。

    另一方面,秦书淮可是划了底线的,要他必须将东藩完整的、彻底地纳入大明,未来大明要在那设立巡抚、总督衙门,并置卫所。这就代表除非西班牙人让出辛苦建设了好久的鸡笼和淡水两城,否则绝无合作之可能。

    而这两城是西班牙人的核心利益所在,怎么可能让?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大家干一场。

    但是年轻的西班牙行政官贝拉斯科显然不打算放弃既定战略,所以在郑芝龙出海后,他最后一次派使者前来谈判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都不放弃。

    原因只有一个,能一下子造出这么多大型战船的明国,太可怕了。

    尤其是当这些战船在大名鼎鼎的郑一官手里,就更可怕了。要知道即便没有这些大型战舰,郑一官照样横行海上,与荷兰人平分秋色。

    郑芝龙听完莫肯的话,淡淡地说道,“贵国与我大明交好之诚意,本督甚是感动。只不过若要达成和气,前提是贵国需将鸡笼、淡水两城交于我国,并且贵国不应在东藩有任何军事存在。当然了,我国将东藩纳入版图以后,自会给与贵国商船补给、贸易之便利。”

    莫肯听罢连连摇头。

    “一官将军,请恕我直言,此两处港口是我们在远东的核心利益所在,而且我们在此地经营许久,投入的费用极大,如果就这么送给你们了,恐怕没法跟国内的股东和皇室交代。”

    郑芝龙微微一笑,然后把怀表还给了莫肯。

    “既然这样,请贵使回去告诉你的长官,未来某一天我们可能要兵戎相见了。本督也有句话要告诉你们,整个东藩都是我大明的核心利益所在,谁敢触之便是与大明为敌!”

    莫肯从郑芝龙的眼中,看到了一丝阴狠。

    他知道多说无益,便起身说道,“这样的话,请允许我回去再与贝拉斯科将军商议一下。无论怎样,我们都要避免兵戎相见。”

    郑芝龙点点头,“贵使说的甚是。”

    郑芝龙客客气气地让人送走了莫肯,但是莫肯等上船之后,收到了明国舰队要求他留下一大一小两艘战舰,只允许他开走其中一条小快船的命令。

    莫肯大怒,但是在明军战舰密密麻麻的炮口之下,他只能打断牙往肚子里咽。

    心里想着,回去途中可千万别遇到荷兰人,否则自己这艘小船可保不了自己的安全啊!

    舰队在继续前行,离热兰遮城越来越近。

    遇到的商船也越来越多,各个国家的都有,其中包括一艘盖伦船护航的三艘大型荷兰商船。

    看来荷兰人要么没启动紧急预案,要么预案启动了,但是无法通知到位这很正常,在大海之上信息传递的效率可想而知。

    显然,那些商船包括护航的盖伦船,看到如此庞大的明国舰队出现后,顿时慌了。

    他们紧急转向,想跑。

    能出现在远东的荷兰商船,自然全部都是荷兰东印度公司的。

    他们当然也知道,他们和明国的梁子不轻。

    担任先锋官的郑芝虎一看对方在调头,当时就笑了。

    先不说咱们的战船本来就比你的商船快,就说你现在已经在咱们的射程之内了知道吗?

    弗朗机炮打不到你,咱们可有红夷大炮!

    于是郑芝虎二话不说,立即下令他下属的十艘战列舰上首先开火。

    稍稍调整了下姿态,十艘战列舰将左舷对向了那几艘荷兰船。

    每艘战列舰侧面都配备八门红夷大炮,十艘就是八十门。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在海上响起,犹如大风暴来临前的霹雳。

    八十发炮弹如雨点一般向这四艘大船轰然而去。

    呜bang!

    哗啦啦!

    由于第一炮没有校准,大多数都落到了水面上,掀起了巨大的水花。

    但依然有七八颗炮弹打准了。

    巨大的炮弹轰然爆炸,将其中一艘商船的侧舷打出了一个近一丈宽的大洞,而另一艘商船则被两发炮弹击中桅杆底部,剧烈的爆炸后桅杆骤然倒下,引发船体大范围晃动。

    要说那艘盖伦舰也是颇有骨气,它一面掉头一面还不忘反击,不过六发炮弹五发打到水里,另一发运气极好地打到了一艘明军战列舰的侧面,然而只是打裂了外层的木板而已。

    五十艘战列舰全部都是三层侧甲,关键部位还包了百炼钢,盖伦船的12磅炮想一炮击穿无异于痴人说梦。

    反抗的这艘盖伦船,就像敢于反抗霸道总裁的保洁小妹,一下子就引起了霸道总裁的注意。

    至少有七艘战列舰在校准之后,将炮口对准了它。

    轰轰轰!

    红夷大炮吐出长长的火舌。

    五六十发炮弹呼啸着砸向了盖伦船。

    命中十发!

    不算太高的命中率,但也不算低!

    主要是够这个长仅有五十来米的“小家伙”受的了。

    一时间,盖伦船船体破了三四个大洞,而且另外六发集中甲板和舱体之后,迅速燃起了大火。

    要命的是,桅杆上的帆布也被引燃了。

    船上到处是鬼嚎鬼叫的荷兰人,他们有的想灭火,但大多数都选择了提前跳海。

    废话,这种情况下这艘盖伦船还能跑掉就真见鬼了,不跑还等什么?

    不过还没等所有人跑上甲板准备跳海,又一轮密集的炮弹落了下来。

    啪啦啦!

    盖伦船开始倾斜,进水。

    船上的荷兰人疯狂地跳海,犹如饺子入锅。

    那三艘装满货物、笨重的商船自然更加难逃厄运了,明军又经过三轮轰击,轻松地就让它们燃起了大火。

    三艘荷兰商船和一艘荷兰盖伦战舰,在短短的一刻多钟内,被全部击沉。

    船上的所有海员,当场死得死,没死的自然也跟着跳海。

    一时间海面上漂起无数小黑点,随波涌动。

    不过跳海也没用,很快明军舰队的小快船冲过来了。

    快船上的明军士兵都拿着清一色长火铳,冲海面疯狂射击。

    射击的目标主要是荷兰水兵,他们制服和商船船员不一样。

    当然,如果“误伤”了普通船员,那对不起是你自己倒霉。

    不一会儿,海水被染成了血色。

    这是对荷兰人之前击沉大明商船的,第一波报复。

    杀够了以后,明军才丢下几艘小船施救,然后其他战舰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当然,救上来的这些人,明军是准备要赎金的正如荷兰人当初做的那样。

    距离热兰遮海防要塞仅二十多里后,天色已经全黑。

    郑芝龙没有下令休息,而是继续前行,直接封锁了热兰遮海湾的出海口。

    此刻,在东藩北部的西班牙人和在南部的荷兰人,同样的焦头烂额。

    这支庞大的舰队横空出世,已经彻底地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现在,热兰遮的荷兰舰队仅仅只有七条盖伦舰、一条施密堡级大型战舰,以及二十余条中小战舰。

    常规情况下,这些战舰控制附近海域是够了,但是要想跟如此庞大的明军舰队拼一把,自然是远远不够的。

    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靠要塞中的八十五门岸防加农炮死守。

    当然,如果派去的使者能说动在附近的海盗刘香来帮忙那就更好了。

    而北部的西班牙驻东藩行政长官贝拉斯科接到使者的回报后,也是一筹莫展。

    他手上的战船更少,只有五条盖伦舰,以及二十余条中小型快船。

    他很清楚,只要明国舰队攻下南部的两个荷兰人港口,接下去就会派舰南上。

    这将很快,非常会。

    是的,该死的荷兰人建的那种要塞,根本挡不住如此强大的舰队。

    那帮家伙为了省钱,建的工事都不是泥土混成的,根本不牢靠。虽然荷兰人在那准备建二期工程,希望把那里打造成永久据点,但到现在还没动工呢这点贝拉斯科太清楚了。

    所以,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必须立即做出抉择,放弃鸡笼和淡水,换来与明国交好,还是干脆拼一把,与荷兰人及盘踞在这一带的大海盗刘香联手,跟明国打一场。

    只是,能有胜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