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八十四章 荷兰人的质问(两章合一)
    崇祯七年十二月下旬,五十艘战列舰汇集于威海卫港口。

    一眼望去,庞大的如小山一般的战列舰整整齐齐地排列于海面,其壮观程度令所见者无不热血沸腾。

    岸边,两千多水师学堂的学员看着这些庞大的战舰,脸上都现出了一丝潮红。

    激动,兴奋,又有些紧张。

    因为今天,是他们正式毕业,并加入大明水师的日子。

    这一年多来,他们在教官的带领下,吹着海风在教练舰上实操,早已懂得何为船、何为炮、何为你死我活的大海战

    除了这些,他们更知道何为海疆、何为海权,更知道如今大明的商船、港口在遭受怎样的威胁和侵袭。

    如今,保卫大明海疆,保护大明商船的使命,就落到了他们的肩上。

    水师学堂的入伍仪式本就是盛大的,而在这五十艘庞然大物的映衬下,更是热血的。

    尤其是,当朝武英殿大学士、一等安国公、东厂提督、辽东经略、总督全国兵备的秦书淮的亲自主持,更让所有人心神荡漾,仿佛已经踏上战舰,飞驰在万里碧疆之中了!

    没有设立什么观礼台,秦书淮身穿一身戎装,就直接走上了岸边的一条战列舰上。

    全场肃立,所有人都绷紧了胸膛,笔直地站立,静静地等待这个大明传奇战神的训话。

    秦书淮站在船上,伸手一指洋面,用磅礴的真气喊道,“弟兄们,看到了吗?这里有五十艘战列舰,每一艘都是无数工匠用汗和血铸造的!为了赶工,有5名工匠于夜间作业时从高处跌落牺牲,3名工匠在测试炮膛时牺牲于炮膛炸裂,还有7名工匠死于大窑坍塌事故!但是,他们完成了!他们造出来了!”

    北风刮过,冰冷刺骨,然而每个人的胸膛都燃烧似火!

    “他们用牺牲,为大明造出了这五十艘巨舰!但我要告诉你们,这些牺牲只是刚刚开始!为了我大明商船、渔船能开得更远、更安全,为了我沿海百姓能不受欺凌、劫掠,今后我们水师,将会有更多、更大的牺牲!本公问你们,怕吗?”

    两千多水师学堂的师生登时齐声高呼,“不怕!不怕!不怕”

    吼声如雷,振聋发聩。

    秦书淮听到这般呼喊,亦是觉得浑身一热。

    都是一腔热血的好汉子啊!

    他又大声道,“好!今日你们就要踏上这些战舰,结束你们的学员生涯,从此以后保卫大明海疆,为大明开疆拓海的重担就落在你们肩上了!记住,皇上在看着你们,本公在看着你们,二万万大明百姓在看着你们!有海疆,就有安全,就有富强的大明,有永世不衰的盛世!你们,就是盛世的守护者!”

    “本公最后再送你们一句话,大海之上无退路,万里碧疆任尔驰!欢迎你们,加入大明水师!”

    简短讲话,将现场气氛彻底推向了高氵朝。

    在雄壮的号角声中,红底黄边的大明水师战旗,从五十艘战列舰上徐徐升起,迎着猛烈的海风,猎猎作响!

    前来接收这些学员兵的南洋水师统带郑芝虎冲学员们大吼一声,“全体听令!起步上船!”

    嘟!嘟!嘟!

    号角声更甚!

    学员兵们都昂首挺胸,义无反顾地排队上船。

    岸边,无数的百姓看得热血澎湃,大声叫好、喝彩。

    而那些学员兵的父母,见此无不潸然泪下。

    却没人喊一句破坏气氛的话,都只是伸着脖子,大喊着“小心、保重”之类的话语。

    一个多时辰后,五十艘战列舰缓缓开出了威海港口,向南而行。

    为应付突发状况,这次由郑芝虎亲自领队,并且每条船上还有二十名福建来的老水兵,这样即便是遇到突袭,也足够应付否则新兵蛋子难免会有点手忙脚乱。

    十八门威风凛凛的红夷大炮静静地指着洋面。

    另有十八门弗朗机炮也间参其中,这是用来对付小型近战快船的。

    一艘战列舰的火力达到了惊人的三十六门谁让这批战列舰如此之大呢?

    事实上,这五十艘战列舰在一起航行,没有任何势力敢于挑衅。

    说白了,就算现在碰到荷兰人,荷兰人也决不敢贸然进攻那可是五十条大型战列舰,而荷兰人在远东也只有二十多条同等级的战舰。

    郑芝虎站在船头,此刻新潮澎湃。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终于重新回到了海上,掌控了水师,而是因为方才秦书淮那番话。

    他知道,朝廷开拓海疆、港口的决心是真实而强烈的。

    他更知道,属于他们郑家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他还知道,现在他手上有足够的筹码,去碾压刘香和荷兰人这两个死对头!

    当年的恩怨,是该了解了!

    如果说当年我们郑家还对你们有所忌惮,那么现在,郑家的背后是整个大明!

    每当想起这点的时候,他都会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

    是啊,现在他的背后有整个大明,这是何其庞大的力量。

    这力量让他安心,让他底气十足。

    就如这五十艘战列舰仅仅一年就造出来的五十艘战列舰。

    崇祯七年,又过去了。

    这一年,大明灭了后金,平定了西域、蒙古各部,中兴之象更甚了。

    这一年,是辉煌的,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

    这一年的春节,烟花放的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年夜饭的时候,花沉、老道、赖三儿、邱大力、张啸五人也来了。这几个家伙都是单身一人,自是要来蹭饭吃。

    酒过三巡,花沉突然来了句,“帮主,我想娶柳烟姑娘为妻。”

    秦书淮手一滑,差点没把手里的菜抖下去。

    其他人也都纷纷睁大了眼睛。

    只有老道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柳烟,自然是指白莲教的“常侍娘娘”,差点跟了秦书淮的那个了。

    想当初崇祯花了大钱想见她一面而不得。

    没想到和花沉勾搭上了?

    秦书淮看向老道,“老道,说说这俩人是怎么勾搭上的?”

    老道哈哈一笑,“什么勾搭,是老花自己犯花痴,想娶人家。可是柳烟姑娘说了,她是常侍娘娘,是不能嫁人的。”

    花沉瞪了老道一眼,然后对秦书淮说道,“帮主,只要柳烟姑娘不做常侍娘娘,我就一定能娶到他。”

    秦书淮笑了笑,“为何?”

    花沉却是反问,“我老花哪点差了?”

    “哈哈哈!”邱大力、赖三儿等人马上笑了起来。

    秦书淮无奈地摇了摇头,“行,回头我发一道教令,撤了柳烟的常侍之职吧。这么好看的姑娘,一辈子不能成亲也怪可怜的。不过老花,我可不会帮你保这个媒,愿不愿意得她自己说了算。”

    花沉咧嘴笑了起来,“那是,那是!我老花又不是欺男霸女的恶汉,自是全凭他自愿了。”

    秦书淮心底感慨,一晃都五年多了。如今天下已定,弟兄们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事儿了。

    想到这里,他看向了赖三儿,“赖三儿,你那个春花怎么说了?这都多少年了,还没娶人家过门?”

    赖三儿挠了挠后脖子,嘿嘿一笑。

    “帮主,这事儿我正想跟您说呢。我打算开春就去娶春花儿,到时候想请帮主帮我做主婚人。还有,俺自幼父母双亡,最好再请邱护法帮我去提亲下聘。”

    邱大力哈哈一笑,“说好了,这事儿你得先备上好礼来我家请我,我才会去。”

    秦书淮拍了拍赖三儿的肩,笑道,“可以啊,这会儿终于知道着急了?好啊,再拖下去人家没准儿就不等你了。”

    赖三儿抽了抽鼻子,又自顾自呵呵一乐。

    “不会,俺早已跟她睡过了。”

    “啥?”

    顿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

    这简直有伤风化啊!

    不要脸啊!

    “赖三儿,好啊你小子!”邱大力转头对秦书淮说道,“帮主,此贼竟敢在未明媒正娶之下与良家女子偷合,简直有伤风化,传出去咱们江河帮脸面何存?咱们该怎么罚他?”

    所有人顿时都来了热情。

    “给他衣服扒了绑树上?”老道很“严肃”地说道。

    “对,再给他缠上几挂鞭炮,噼里啪啦那才叫热闹。”花沉补充。

    连平常不怎么开玩笑的张啸也插了一句,“按我们老家的办法,是要浸猪笼的。”

    秦书淮摊了摊手,“这个嘛,师父你不是兼着执法堂么?我看就你来定好了。”

    这时,老道和花沉就先扑了上去,嘻嘻哈哈地放倒了赖三儿。

    赖三儿赶忙冲秦书淮大喊,“别啊帮主,你可不能让我落在这些王八蛋手里啊!他们都什么德性你还不知道吗?”

    “哈哈哈……”

    膳厅里,一片欢声笑语。

    屋外,烟花爆竹声声。

    陈晴儿走了进来,对秦书淮说道,“夫君,子时啦!咱们该去跟奶奶请新年吉祥啦!”

    于是秦书淮撇下了赖三儿等人,拉起晴儿的手,走出屋外。

    又是新的一年哪!

    崇祯八年正月十八,从威海卫出发的五十艘战列舰全部进入福建。

    于此同时,荷兰人第一时间发现了这支庞大的舰队。

    他们震惊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通,明国是从哪冒出来的这么多大型战舰?

    而且从望远镜里可以清晰地看到,这些战舰上清一色地配备了重型加农炮。

    明国什么时候有如此强大的造炮能力和造船能力了?

    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接收战列舰的第二天,郑芝龙就接到了荷兰东印度公司总督普特斯曼派来的特使。

    这名特使怒不可遏。

    因为他感觉受到了欺骗。

    郑芝龙之前明明一再向荷兰人示好,甚至几乎已经告诉荷兰人可以在澎湖驻军,现在突然拉出来一个多达五十艘战列舰大型舰队,这是什么?

    特使大声质问郑芝龙是什么意思。

    明国是什么意思?

    他还告诉郑芝龙,这支舰队让荷兰东印度公司很不安,他们要求郑芝龙立即、马上给出解释。

    不过此时的郑芝龙,那张老脸早已变得和一个月前判若两人了。

    他呵呵一笑,对特使说道,“要解释是吧?好的,那本督告诉你,我们准备灭了你们。对了,不光是灭了你们的船队,还包括灭了你们东印度公司所有港口,听明白了吗?”

    那名特使到这时才知道,原来突然变怂的郑芝龙是在用缓兵之计!

    他之前所有的所谓“谈判”和示弱,都只是在拖延时间。

    他在等这些战列舰的到来!

    特使大怒,指着郑芝龙说道,“好!那我们就海上见!一官将军,我们东印度公司向来不惧怕任何挑战。在欧洲,我们有海上马车夫之称,你们明国会为今天的无礼付出代价的。”

    郑芝龙听罢哈哈大笑,随后脸色一沉说道,“听好了,你们在欧洲那弹丸之地怎么横本督不管,但这里是大明!犯我大明海疆者,杀无赦!放心,本督会让你亲眼见证这一点的!”

    说罢,他对左右喝道,“把这红毛使者绑起来,关押于本督旗舰之上!本督要他亲眼看着,他们什么马车夫是怎么翻车的!”

    那特使登时吓得脸色一白,大吼道,“郑将军,你们明国有句话叫两国交战不斩来使,你不可以绑我,你不光明磊落。”

    郑芝龙道,“哦?你们这些红毛也知道说成语了?本督一生纵横洋面,不光明磊落的事情多了,差这一件吗?还有,你们红毛在洋面击沉我大明手无寸铁的商船,就光明磊落了?”

    “你、你等着接受荷兰战舰炮火的审判吧!”

    “呵呵,好呀!就凭你们那二十来丈长的旗舰施密堡和一堆盖伦破船?”郑芝龙轻蔑地大笑,“本督还愁这些货够不够塞牙缝呢!”

    历史上,荷兰人在远东的主力战舰约二十艘,参加料罗湾海战的有十一艘,旗舰施密堡舰按照明军官员的奏章上记载,长约三十丈,宽十余丈,大概有明朝宝船,也就是秦书淮现在造的战列舰那么大。

    此外,盖伦船也是大型战舰,是当时东印度公司列装的主力战舰。这种船在欧洲负有盛名,但长度只有十余丈50米左右,和眼下明国的战列舰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虽然因为历史改动的原因,如今荷兰人在远东有多部署了七艘盖伦船和二十余艘更小一号的战舰,但当大明爆出这五十艘宝船级战列舰的之后,他们这点战舰就完全不足为虑了。

    在这个时代,船大、炮狠就是海上霸权的保证!

    郑芝龙当然有绝对的信心碾压远东洋面的一切对手,不仅仅包括荷兰人!

    待左右绑下荷兰使者后,郑芝龙又立即下令。

    全军准备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