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八十章 水师(二章合一)
    且说秦书淮回府以后,在家休息了一日,第二日忽然想起还有件事没办。

    出征前他说过,如果凯旋归来,就一定要登门去谢曹化淳的壮行酒。

    于是当即叫来赖三儿、陈敬两人,轻车简行地出发。

    却不想刚刚走到半道,就遇见了红着眼快马而来的李大梁。

    李大梁见到秦书淮,急忙问道,“督公可是要出门?可否允属下半个时辰?”

    秦书淮见他火急火燎的样子,问道,“李掌刑有何急事?”

    李大梁道,“督公,曹督……曹先生快不行了!他一月前就躺床上起不来了,但是为了等你凯旋归来才拼命拖着一口气。可到了昨晚他就真不行了,就是咱们给他输真气都续不了命!督公可否,可否去见他一面?曹先生说,你一定会去看他的”

    李大梁说到这里已经下马,往地上噗通一跪说道,“属下斗胆……”

    不等他说完,秦书淮就用马鞭狠狠地抽了下马屁股,说道,“本公正是去曹公府上!”

    哒哒哒、哒哒哒,快马加鞭!

    一路上秦书淮五味杂陈。

    如果说在穿越前,他只知道曹化淳是个有节操的太监而已,那么现在,他知道这个太监虽然身体残缺,但却是一等一的好汉子。

    真正的、怀着一腔报国热血的好汉子!

    这等人物,他怎么可能不敬重?

    曹化淳的府邸就在京郊二十余里外,秦书淮生怕他挺不住,因而不断快马加鞭。

    两刻多钟后,终于到达了曹化淳府上。

    曹府门口两个下人正要上前去问客从何来,却听李大梁在后面大喊道,“他就是国公爷,快快请进去!”

    那两个下人顿时眼睛一红,忙上来迎道,“国公爷,曹先生等你等得好苦哇!”

    秦书淮指了指里头,说道,“带路!”

    两人几乎是跑着把秦书淮引入了曹化淳的榻边。

    秦书淮眼见床榻上的曹化淳枯瘦如柴,皮肤蜡黄,无神的眼睛看着天花板,嘴里似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心中不禁酸楚。

    当初,这个提督东厂、威震武林的人物是何等的威风凛凛,一身绝世神功是何等的磅礴精深?

    犹记得,那日在山谷之中曹化淳面对赫连巴泰,扬天大笑说道,“建州小奴,你爷爷的命硬着呢!”

    犹记得,那日西征魔教之时,曹化淳对自己大笑道,“咱家亲率东厂,但凭侯爷驱驰!”

    何等热血、何等豪迈的汉子!

    如今却已行将就木。

    他走到曹化淳榻边坐下,轻声道,“曹督公,我来了。”

    曹化淳无神而浑浊的眼睛微微动了下,然后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缓缓地侧了个身。

    他终于瞧见秦书淮了。

    他的嘴动了两下,似乎从喉咙底部发出了什么声音。

    但是没人听的清楚。

    曹化淳努力地发音,努力到浑身微抖。

    终于,一丝丝细微而沙哑的声音汇成了两个字。

    “胜了?”

    秦书淮点点头,“胜了。小子有罪,昨日竟没先来督公府上,劳督公久候。”

    曹化淳的嘴角微微动了动,看样子是做出个笑脸。

    过了会,他又道,“皇上……东厂……国公……”

    秦书淮又点了点头,“小子明白督公的意思。你放心……皇上永远是皇上,本公永远是本公!”

    曹化淳的嘴角终于向上扬了扬,这回的幅度很大,甚至直接能看出这是一丝笑意。

    随后,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

    似乎把这一生的心事,都吐了出来。

    嘴角依然扬着,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屋子里一片寂静。

    未己,曹化淳收养的那个小童大声哭了出来。

    “曹爷爷,曹爷爷,你怎么?你快起来看看我啊!”

    所有人,包括赖三儿等人在内,无不鼻子微酸。

    一代督公,就此停止了呼吸。

    李大梁面无表情,却两行热泪在眼中不住的翻滚。

    曹化淳对于他们这些东厂老人来说,是如兄如父的存在。

    他们曾一起为了共同的理想去搏命,去厮杀,而如今眼看他们要的天下即将到来,却猛然发现,一路上已经失去了太多的弟兄。

    秦书淮起来,拍了拍李大梁的肩,轻声道,“节哀。”

    李大梁点了点头,然后对秦书淮作揖道,“多谢督公……来送最后一程。”

    ……

    曹化淳升天,崇祯亦是悲痛,不仅下旨予以厚葬,并亲手书写了挽诗一对,用时下令由礼部筹划曹化淳葬礼。

    但大明前进的脚步,不会因此而停止。

    三天后,正在海关衙门任协理大臣的郑芝龙接到圣旨,要他即刻启程,前往位于青岛威海卫的芝龙水师大学堂接任总教习一职。

    接到圣旨的郑芝龙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这一切都如他的所料!

    朝廷已经平了西域、蒙古、鞑子,接下去就要平南洋了

    在这种时候,不用他难道还会用别人吗?

    的确,秦书淮和崇祯也想不到比他更合适的人选。

    在秦书淮看来,现在郑芝龙叛变的理论基础都已经不存在了。

    历史上郑芝龙投降大清,图的就是闽浙总督一职,为了这个高官,他甚至能赌上自己和全家人的性命。

    当时他有退路吗?当然有!他的儿子郑成功不就退到台湾去了?

    如果退到台湾,他还是海大王,甚至台湾王。

    可郑芝龙明明有退路也要冒死博一个闽浙总督,可见他想当大官的愿望是何等的迫切,也可见他是多留恋中原故土的繁华。

    而如今,只有大明可以给他这些。更何况,他的家属全在京城。

    这样的郑芝龙会反?除非他脑子生锈了。

    经过一年多的发展,在朝廷的大力支持下,如今的芝龙水师大学堂已有学员两千名,这些人都是从沿海的渔民子弟中选拔过来的,他们比谁都了解大海。

    大学堂里除了几个老学究教识字,其他人一半是从原郑芝龙部调过来的,另一半则是从原大明水师调来的。

    不过论素质,大明水师完全不能和郑芝龙的部下比,所以大部分的教学还是郑芝龙手下在完成。

    不过这群大老粗哪会正儿八经地讲课?

    别忘了水师大学堂刚刚组建没多久,连教学的课本都是现凑的,你让那群大老粗穿上长衫去当先生,简直开玩笑。

    不过没关系,朝廷在威海卫的港口里,足足安排了十五艘教练船。

    从两三层楼高的大船到半人高的小快船都有。

    至少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是在教练船上进行实操演练。

    虽然讲课不在行,但是要论摆弄这些船只和穿上的战炮,大老粗们可比谁都轻车熟路!

    照他们的话说,论大洋上干架,老子就是爷爷!

    什么风用多少角度的帆开最快,什么船用什么炮弹轰最爽,什么航向什么阵型才能对敌船形成优势,他们绝对门儿清。

    还有,哪里的港口最富庶,水深多少,船该怎么停,他们更是门儿清。

    至于天上、海上什么征兆会出现什么天气,他们更是如数家珍。

    要什么课本?那他娘都是老学究读的!

    要想练好在海上干架的本事,那还是得坐船漂在海上讲!

    郑芝虎、郑芝豹这一年多可没闲着,两人每天都挖空心思地想如何把这些学生兵带好。除了把以前在自家船队里的那些一股脑儿都教出来以外,他们还结合明军水师提出的一些建议,生生地请学堂里的老学究编了一本海训实录,里头有字有画的特别好懂,去年崇祯生日那会儿他们还将此作为贺礼送到宫中,让崇祯龙颜大悦,不但下旨褒奖了一番,还赏了好些个东西呢。

    他们何以这么努力?

    没别的,他们的身家前途可都系在这个学堂上。

    要是连这个学堂都办不好,朝廷还会高看他们一眼?

    估计郑家这辈子都甭想翻身了!

    而这,正是秦书淮需要的。

    秦书淮这次在家足足呆了一个月,终于把接下去要做的事情理清楚了。

    崇祯七年四月十八,秦书淮上疏崇祯,详细地阐述了接下去要重振水师,并且备战明缅战争的战略方针。

    崇祯在接到奏章的第二日,立即召秦书淮进宫询问。

    “秦兄,这几年大明四处用兵,眼下朝鲜的阿敏尚未完全平定,若是再对缅蛮、西夷红毛用兵,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在崇祯看来,现在提这个有点急了。

    毕竟这几年仗打下来,虽说大明赢了,但精锐已经所剩不多了。

    算上东征朝鲜的李定国部,现在最精锐的部队也就七万人,这还包括随时可能回去的魔教一万余人马。

    次精锐的部队,那也就是袁崇焕手上的关宁军和京城附近的宣府军、大同军等,满打满算也就七八万部队。

    算上甘肃还能打的四五万,这么全部加起来,也就是十六七万。

    大明的主力全在这了,其他的卫军虽号称百万,那基本就是吓唬人的当然也许经过这两年的整军,稍稍比以前能好点。

    但是在这个时候再往外用兵,是不是太急躁了点?

    崇祯当然有开疆拓土的想法,他当然也咽不下大明几十万里的土地被缅甸蛮人占去的这口气,但是他想缓一缓节奏。

    孙承宗也是这个想法。

    与民生息,再图大业,这是他自北伐以后的一贯主张。

    如果这个建议是其他人提的,恐怕崇祯当即就要下旨申饬其“穷兵黩武”了,不过鉴于这是秦书淮的提议,崇祯就不得不召他入宫询问一下。

    没有别的原因,就因为秦书淮没有错过。

    这是信任一个人到了极致的表现。不止崇祯,包括孙承宗在内,也觉得秦书淮是不是有什么考虑,是他们没想到的。

    秦书淮料到崇祯一定会这么说。

    说道,“皇上且看历朝历代开疆拓土最居大者,是不是都在开朝立国之时?每一朝的开辟,都必然是经历数年到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战乱的,然而这些开国之主为何没有一取天下就止兵罢戈了呢?他们为何要继续征伐开疆拓土呢?”

    崇祯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

    就说大明朝,大部分的国土不都是在开国初期打下来的么?

    秦书淮又道,“因为士气可用啊皇上!那些开国之主手下都是骄兵悍将,他们的强大前所未有,而建功立业的渴望同样前所未有!甚至,在夺取天下的过程中,他们不断的胜利,这种自信心和荣耀感更是前所未有!这种时候如果不去征服四方,更待何时呢?”

    “可是秦兄,朕还是觉得有些不妥。”

    “皇上,虽然皇上不是开国之主,但如今大明万象更新,全军上下士气正盛,百姓又安居乐业,甚至连武林、魔教都来相助,这等条件怕是连开国之君都不曾有的。皇上若不趁此机会一举征服缅蛮,击败西夷制霸南洋,奠定千秋基业,更待何时?”

    不得不说,秦书淮的话很有煽动力,尤其是他过往战无不胜的履历摆在那,天底下没有人可以忽视他的话。

    崇祯又沉吟了下,说道,“可是秦兄,如今我大明可用之兵有多少你是知道的。依你之见,如果现在与缅蛮、红毛开战,胜算几何?可能要打多久?伤亡和糜耗军资又是多少?”

    秦书淮道,“没错,如今我们的可用精锐不多,而且如果与红毛人海战,战舰数量和质量也占优势不大。不过,咱们最多只需要准备一年时间,一年之后臣认为,定然能碾压他们!”

    崇祯皱了皱眉,“一年?”

    顿了顿,又道,“秦兄,朕听说那缅蛮现在很是强盛,缅蛮王目前至少拥兵数十万,而那红毛人船坚炮利,在海上横行已久,咱们仅仅战备一年就能打得过他们了么?”

    秦书淮淡淡一笑,说道,“皇上,你别忘了大明有二万万子民呢!咱们想造船、造炮,什么原料都有,只要民众的积极性调动起来,这个效率是超出我们的想象的。甚至船炮这种东西我们可以跟佛郎机人葡萄牙买,想必他们是很乐意卖给我们的。而红毛人的国度远在数万里之外,就算有援军也要半年才到。所以臣以为,打红毛人不是问题。”

    话锋一转,他又说道,“至于缅蛮乃至甸蛮,只要咱们控制了海上,臣就有足够把握征服他们,一报数十年来他们夺我国土欺我百姓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