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七十九章 阔绰的崇祯
    安南国因为现在正处于郑阮之争的局势之中,北边由郑家控制,南边由阮家控制,郑家目前为止代表安南仍然向大明称臣,但是南边的阮家可能因为郑家阻隔的关系,并没有向大明表明态度。

    秦书淮倒不一定非要征服安南全境,只是如果系统判定只有郑家称臣的安南不算臣服,那么他就必然要有所行动了。

    但南亚小国之中,最难搞的还是缅甸。

    从嘉靖到万历年间,明朝和缅甸经历了大概持续半个世纪的战争,史称“明缅战争”。在这场战争中,明军败多胜少,不但没能让缅甸臣服,而且还丢了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确是让这个帝国颜面丧尽。

    不过,考虑到明末内忧外患、军备废弛的局面,这点也不令人意外。

    如今的缅甸处于东吁王朝的统治时期,是缅甸历史上最强盛的王朝,它的地盘不但包括缅甸全境,甚至包括云南西南原属大明的木邦、孟养、孟密等地区。

    到目前为止,缅甸拒绝向大明称臣。

    而在历史上,直到乾隆时期,经过数次大战之后,缅甸也未真正臣服于中原。

    这个是难搞的对手。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不对缅甸用兵,缅甸是绝不会称臣纳贡的。而无奈的是,缅甸在洪武时期还真的跟大明称过臣。

    那么显然,如果要完成系统任务,就必然要发起下一场“明缅战争”。

    秦书淮不得不这么做。

    作为穿越者,秦书淮自然知道为什么以前打缅甸打不赢。

    抛开所有的军事、政治因素不说,之所以缅甸难打的最重要因素是,明军没有强大的水师,这点直到乾隆时期也没有改变。

    水师做什么用的?

    登陆作战!

    如果无法在缅甸南部的港口登陆,那么大军只能从云南等地的陆路出发,先进攻缅北。

    缅北是什么地形?山地,茫茫无边的山地,和苍茫无边的原始森林。

    而且,为了抵抗中原,历代以来他们不知道在这里修建了多少工事。

    试想,土生土长在这里的缅甸人,只要屯重兵于此,凭借对本地的熟悉以及坚固的工事扼险而守,得多强大的军队才能打过去?

    反正元朝打不过去,明朝打不过去,到了清朝同样打不过去!

    但是,如果有大规模登陆作战配合呢?

    只要在缅甸南部沿海地区再开辟两个进攻线路,那么缅军必然要兵分三路,三面防守,以前他们只要屯重兵于缅北险地就能万事大吉,现在他们得硬碰硬跟明军打了。

    论硬碰硬,秦书淮没怕过谁!

    那么问题来了。

    要想登陆缅甸作战,首先大明水师就得制霸南亚的洋面。

    所以,第一个敌人,就是嚣张的荷兰人!

    曾经的海上马车夫,和如今东亚最强大的帝国,必然将在海上迎来一场搏杀!

    决定南亚洋面归属的搏杀。

    这次,秦书淮不但准备击垮荷兰东印度公司的船队,把被他们占去的东藩台湾几个港口收回来,而且还准备控制南亚所有的重要航线。

    比如东藩到爪哇这条,目前已经是荷兰人的专有航线了。仅这一条航线,每年带来的利润就足以养活东荷兰印度公司在南亚的所有船队,甚至还有盈余。

    不过梦想是美好的,要想真的做到这些,大明还需要蓄力一段时间。

    ……

    此次北伐成功意义深远,如今朝廷上下从六部到内阁,整天都在商议论功行赏的事情。但是因为北伐军中既有官军,又有魔教、武林联军,成分复杂,也让封赏的工作复杂了起来。

    比如对于魔教,你不赏不行吧?但是赏,你总不能给他加官进爵吧?而纯粹发点银子打发也不行,所以还得授点虚衔,这个虚的头衔怎么给,那可就有讲究了,现在礼部的一帮老学究们天天在琢磨这事儿呢。

    不过,有些封赏可以慢慢来,但是犒军的银子倒是可以快快发。

    又经过一年,崇祯现在手上可不缺钱。

    因为新政,在崇祯五年总计收到税赋计七千八百三十万两!虽然因为是新政第二年,尚未达到一亿两的小目标,但这个数字也绝对能让崇祯阔绰地像个暴发户了。

    不过,如今朝廷的开支也大。

    你想啊,全天下的官员、将士的开支,都提升了三倍!

    而且为了推行新政,全国建起了各种各样的衙署,比如海关衙署、海关码头、提刑衙门、税务司等等,哪个不需要大把的银子撒出去?

    不过,刨去所有开支之后,崇祯五年国库尚有盈余二千八百多万两!

    要说这笔钱,按照秦书淮的规划,本来是要拿出很大比例用来兴办教育、兴建官道以及各种基础设施的,但是崇祯这家伙穷怕了,这一年里几乎没怎么干这事。

    倒不是他真抠,他想的是手里有钱心里不慌,国库里先存他这么一笔银子,至于秦书淮说的什么“基础工程建设”,那晚一年也不迟不是?

    秦书淮大概也知道崇祯的心理,所以也就没说什么,毕竟反过头来想,要是他是崇祯,恐怕也会这么干!

    于是,北伐军归来之后,崇祯一下子拿出了四百万两犒军银!

    并且宣布,所有阵亡及重伤致残的士兵,其家属可每月领抚恤五两,连续领十年。

    这还是只针对回来的这部分士兵的,至于去了朝鲜的他另有嘉赏。

    一下子,每个兵都领了八九十两的赏银。

    加上前面几次的赏银,以及每月按时发放的军饷,现在你随便拎出个小兵,人家大手一挥甩出一张一百两甚至更大面额的银票,一点都不稀奇!

    就这么说吧,现在这些大头兵如果卸甲归田,足够体面地置个家娶个媳妇儿了。

    要放在以前,谁敢想?

    但是这点钱够吗?

    不够!

    接着当兵,再当个七八年,他们相信自己那会儿再卸甲,那就下半辈子彻底不愁了朝廷都说了,凡服役十年以上的老兵,只要立过一次军功以上,每月可享例银3两到10两不等。

    这待遇不光朝廷兵心动,连武林联军的兵都心动。

    所以虽然北伐结束了,但是在秦书淮没有下令解散之前,所有兵马都原地驻防,没人提回家的事儿。

    当然,也没人敢提。

    因为他们现在是兵,令行禁止的思维,在经历过这么多次血与火的洗礼后,早已深入他们的骨髓。

    只要秦书淮不下令解散,他们就会永远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