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因为怕(二章合一)
    那是一个头发花白、披头散发,穿着一袭白衣的老者。

    他充满褶皱的脸上,平静如水。

    一把长剑寒气腾腾,似乎水滴于其上就会结冰。

    他没有说话,但是每个人都能猜到,他就是苏达哈。

    就因为,方才他从沈阳城头飘落时,那划过的残影如霜。

    没人见过那么快的速度,即便秦书淮也达不到。

    也没人见过如此轻的落地,仿佛鸿毛落于雪上,悄无声息。

    沈阳城内除了此人,再无另一人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冲到一半的邱大力等人顿时都定格了。

    剑架在秦书淮的脖子上,没人再敢往前一步。

    每个人的毛发都已经竖起。

    愤怒,绝望,统统都写在了脸上。

    很显然,鞑子要耍诈了!

    而更显然的是,鞑子如果耍诈,就不会讲什么道义和脸皮,他们只会做一件事,那就是杀了秦书淮。

    “王八蛋,住手!有种来跟你赖爷爷打!”赖三儿指着那老者大骂,却又毫无办法,骂着骂着就哭了。

    “狗鞑子听着,你们要敢动国公爷,我大军必屠城十日,叫你沈阳城鸡犬不留!”向来稳重的孟威也开骂了,语气中透着无限的阴冷!

    “血云宗,你若杀秦盟主,我教必与你不死不休!”金纲喊道。

    “我少林亦是!”智仁喊道。

    “武当亦是!”常吾机喊道。

    “敢动督公,我东厂必屠你十族!”李大梁怒目大骂。

    苏达哈轻蔑地看了台下的众人一看,如同看蝼蚁一般。

    蓦地轻声道,“杀老夫,你们还不配。”

    声音不大,然而却能穿透层层空气,直达每个人的耳膜。

    城墙上,皇太极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病态的潮红。

    没错,他激动地不能自己,甚至连他登上汗位的那天也没有如此激动。

    因为苏达哈出手了!

    这个大金的武学传奇,是神一般的存在。

    这世界,没有苏达哈杀不了的人。

    皇太极的血液在沸腾。

    今天,终于可以看到这个妖孽一般的人物从自己眼前彻底消失了!

    他该死!他本来就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皇太极的手心攥出了汗,他恨不得现在就下令让苏达哈赶紧一剑结果了秦书淮,连一息都不想再多等。

    但是他又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命令苏达哈。

    这个世界没人有这个资格。

    秦书淮顺着长剑看上去,看到了那张蓬乱长发下的脸。

    平静地问道,“你就是苏达哈?”

    苏达哈冷声一笑,用流利的汉语说道,“没错。”

    秦书淮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完不成了。

    当苏达哈这种高手的剑抵在你脖子边时,就不要再幻想忽然会杀出什么高手来救你了。

    没用的,即便是智远大师出手也没用了。

    机关算尽,到头来还是误了卿卿性命。

    一切的努力,就这么要付之东流了吧?

    不过,他惊讶地发现,自己并不是太后悔。

    这一世,他做了太多以前想做却不敢做又做不到的事情。

    够了!足了!

    他一声长叹,说道,“苏达哈,没想到你一代高手,也会做这般没品的事情。你看,这就是你们鞑子和我们汉人的区别。若是换过来,我们绝不会用这般不耻的伎俩。”

    “兵者诡道,你不知道么?”

    “也是,成王败寇。”

    苏达哈忽然诡异地一笑,蓦地收了剑。

    说道,“如此说来,就这么杀你,你不服气了?”

    秦书淮道,“自然不服。”

    “两军对垒,本就胜者为王,没有道义可讲。不过,老夫可以给你一次机会。”

    秦书淮淡然道,“怎么给?”

    苏达哈眯缝着眼说道,“你现在不过受了内伤,以你体内真气的强悍,怕是只需一个时辰就可以复原。老夫就等你一个时辰,再与你比试如何?”

    秦书淮心道他只是目测了一下,就能推算出自己修复内伤只需要一个时辰么?

    特么的,自己心里预估的也是一个时辰!

    这样的对手,就算自己完全恢复也打不过吧?

    不过……难道不打么?

    大明的国公爷,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个词。

    即便是谢幕演出,也要足够体面。

    想到这里,他说道,“那好,就请你等我一个时辰!”

    苏达哈淡淡道,“无妨,老夫等得起。”

    于是,秦书淮就地打坐,调息疗伤。

    苏达哈则盘坐于他的旁边,闭目养神。

    几万人都一头雾水地看着他们。

    他们在干嘛?苏达哈为什么不动手?

    皇太极的内心在嘶吼,“杀啊!苏达哈,杀了他啊!你可知他手上沾了我们多少女真人的鲜血?你可知此人会带给我们亡族之祸?”

    而明军这边,鸦雀无声,唯恐他们一聒噪惹怒了苏达哈,从而对秦书淮下毒手。

    即便是就这么坐着,也比苏达哈动手好!

    只是,他们会坐多久?

    瑟瑟的寒风中,双方数万人就这么看着,谁都不敢大声说一句话。

    终于,一个时辰过去了。

    秦书淮的内伤基本已愈。

    他站了起来,对苏达哈说道,“你打算怎么比?”

    苏达哈也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听说大明之妖的剑法当世无双,所以老夫想跟你比剑。”

    秦书淮道,“那不用比了,你肯定比我贱。”

    苏达哈愣了愣,随即大笑。

    “小娃当真有趣。”

    秦书淮心道,也只能皮这最后一下了。

    说罢,冲远处的李敬亭大吼一声,“剑来!”

    “好!”

    李敬亭大喊一声,随即将倚天剑掷出。

    秦书淮手一伸,倚天剑稳稳抵达他的手中,随后拔剑出鞘,只听“嗡”地一声轰鸣。

    苏达哈不禁轻赞了声,“果然好剑!”

    秦书淮瞥了一眼苏达哈的剑,说道,“你的剑也不错。”

    苏达哈摇头,“剑的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剑的人。”

    “你向来这么喜欢说教么?”

    “呵呵,老夫有感而发罢了。倚天剑无坚不摧,可惜你不懂得怎么用。”

    “是么,你何时看我用过剑了?”

    “老夫说的,不是剑招。”

    秦书淮冷哼一声,“自诩高人的,说话都喜欢故弄玄虚么?”

    苏达哈又轻笑一声,“那么,你可以试试。”

    那一声笑,如长者对三岁稚童的嗤笑,带着漫不经心的调侃和无视。

    秦书淮心中微怒,心道你强归强,难不成我连半点威胁你的机会都没了么?

    你真当我踏雪无痕、赤连剑气、易阳真气都是摆设么?

    身化残影,剑光如霞,秦书淮一剑递出,直奔苏达哈的咽喉。

    这一剑,他出了全力。

    剑未至,剑气已发,剑尖在真气的作用下以肉眼不可见的频率抖动,爆发出如龙吟般的咆哮。

    然而,却只见苏达哈岿然不动,只是拿起手中剑轻轻一荡。

    “叮!”

    两剑相交,一声脆鸣。

    秦书淮惊觉从剑刃传来一股巨力,震得自己虎口发麻,随即那股巨力又通过手臂传至整个身体,引得他浑身一震。

    若不是马上用出踏雪无痕稳住身体,他差点就要一个趔趄摔倒!

    倚天剑剑锋在苏达哈的一荡之下,变了方向贴着他的脖子划过。

    而苏达哈手中的剑,毫发无伤。

    那把剑布满了醇厚无比的真气,以至于在硬拼之下,竟然连倚天剑也无法砍断。

    秦书淮心中大骇,但随即手腕一转,用长剑咆哮着朝苏达哈横扫过去。

    苏达哈残影一划,整个身体忽然从秦书淮眼前消失了。

    速度之快,便是身怀满级踏雪无痕的秦书淮,也当场惊得目瞪口呆。

    这是人类能有的速度吗?这真的不是闪现?

    再定睛,只见苏达哈已在一丈开外!

    秦书淮咬了咬牙,再次暴起,随后赤连剑气轰然爆发,倚天剑寒光毕现,又伴着一道如巨龙般的青红剑气,朝苏达哈咆哮而去!

    这道剑气之下,不知有多少顶尖的高手命丧于此。

    然而,苏达哈仍然不动!

    他不闪不避,长剑一划,只见空气微微震动了一下。

    没有秦书淮的剑气那般绚丽,甚至普通人看来平平无奇,只有秦书淮这个等级的高手才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能量正扩散开来!

    它如同一片汪洋大海,无边无际,赤连剑气遇之就像砍在水里,所有能量瞬间便被消散。

    “呜!”

    一阵诡异的风刮过,秦书淮所发的青红剑气骤然消散!

    在场数万人见之无不大惊失色!

    “叮!”

    秦书淮一剑,再次磕在苏达哈剑上。

    两人近距离对视。

    苏达哈说道,“你用的是赤连剑气,它足够刚猛可惜柔性不足,只能在庸人头上逞强。”

    秦书淮怒道,“是么?”

    苏达哈道,“是的,刚柔并用才是用剑之道,世间事亦是如此。”

    秦书淮抽剑闪身,往苏达哈腹部刺去。

    苏达哈剑尖朝下,转息间格住秦书淮的剑,随后轻轻旋转,引导倚天剑画了一个圆。

    如同满月般完美无瑕的圆。

    而在此过程中,秦书淮竟无法收剑,只觉倚天剑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牢牢地吸住了!

    惊骇,已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了。

    苏达哈又道,“天道轮回,就如此剑。不要执着于眼前,总有一天你会回到原点。”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我都是这样。”

    秦书淮又急又怒,手臂轰然一震,终于奋力地抽回了倚天剑。

    此刻,全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知道,秦书淮输了。

    秦书淮也知道。

    现在,他只想体面地死。

    长剑一抖,他又朝苏达哈胸口刺去。

    剑尖的破空之声如同鹰击长空,狂暴,但绝望。

    此时,苏达哈的寒剑亦起。

    无声无息,若清风拂面,轻描淡写地朝秦书淮脖子刺去。

    秦书淮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对方的剑,比自己快了至少半息。

    这是何其巨大的差距。

    皇太极的振奋已经到达了顶点,他只差一声大吼来完成自己压抑了数年的宣泄。

    后金大军的振奋也到达了顶点,他们看到了生的曙光。

    而明军阵中,所有人都面如死灰。

    “噗!”

    在这一刻,秦书淮认为自己已死。

    脑袋和身体在瞬间分离,想必是感觉不到疼痛的。

    然而在三息之后,他震惊了。

    他并没有死。

    他的倚天剑,正插在苏达哈的胸口。

    而苏达哈的剑,只是贴着他的脖子划过。

    秦书淮浑身一颤,瞠目结舌。

    全场数万人,同样瞠目结舌。

    死寂。

    一片死寂。

    只有北风的咆哮,掀起苏达哈的一头白发,随风乱舞。

    秦书淮扶住缓缓倒地的苏达哈。

    问道,“为什么?”

    苏达哈道,“因为怕。”

    秦书淮道,“你可以杀了我的。”

    苏达哈道,“杀你一人,伏尸百万……”

    秦书淮内心巨震,身体也跟着心脏剧烈地抖动。

    他清楚苏达哈怕的是什么了。

    自己一死,待明军攻下沈阳,必有十几万旗民要陪葬,孟威说的屠城不是吓唬之词。

    而即便明军此次北伐不成,必有第二次、第三次。

    崇祯、武林、魔教、白莲教……他们即便穷其所有,也必然会为自己报仇。

    到时,伏尸百万……

    而苏达哈,选择用自己的命,来阻止这无休止的杀戮。

    在这一刻,秦书淮终于知道,自己跟苏达哈的差距并不只是剑。

    而是,容天下的胸怀。

    顿了顿,他说道,“你说的,我现在懂了,谢谢。”

    苏达哈淡淡一笑,“你还不懂,但终究会懂的。”

    秦书淮点头。

    苏达哈又道,“你的一条命,加上老夫的命,可换沈阳城内十几万旗民的命否?”

    秦书淮点头,“除了爱新觉罗氏。”

    “呵呵!”苏达哈看着灰蒙蒙的天空,一声长叹,“秦书淮啊,你说这阳光是不是照给每一个人的?”

    “是的。”

    “那就对每一个人都好点吧。”

    “我知道,天下一家,无分汉人或不是汉人。”

    “你有点懂了……做个好皇帝吧。”

    “你还有什么遗愿吗?”

    “葬老夫于……宁古塔东面,那是……家啊!”

    苏达哈的眼睛渐渐无神,手缓缓地垂下了。

    秦书淮点了点头,依然对他说道,“小子,遵命!”

    邱大力、赖三儿、智仁等人冲了上来,将擂台团团围了一圈。

    秦书淮抱起苏达哈,一言不发地走回营帐。

    城头,皇太极面如纸色,忽然眼前一黑,后仰而倒。

    众将慌忙扶住,却见皇太极双目涣散,呆呆地看着天空。

    大势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