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四章 我不会倒下的
    随即,身影晃动了一下,在下一息他的欺近至秦书淮跟前,绵绵一张拍向他的腹部。

    只一掌,阴风起,残雪卷。

    确是好大的掌力!

    秦书淮不闪不避,照来掌一爪罩将下去。

    “呜!”

    如同撕开了空气,掀起一声破空的咆哮。

    宁无常瞳孔一缩。

    对方的少林龙爪手竟然已有大成之像?

    这怎么可能,难道他早已拜入少林?

    却并不慌张,掌影一闪,似凭空消失。

    秦书淮一爪落空。

    却见宁无常的另一手冲自己左臂袭来。

    是一招极精妙的擒拿。

    宁无常善近战,尤善擒拿。

    秦书淮旋即身体一侧,闪避。

    宁无常擒拿落空,却手向一转,变成虎爪向秦书淮胸口爪去。

    变幻在霎那时,杀机在无声处。

    众人即将惊呼,然而还未出口,却惊见秦书淮不闪不避,右手呼啸而起直迎来爪。

    “噗!”

    “啪!”

    宁无常一爪抓在了秦书淮胸口!

    而几乎同时,秦书淮的右手也扣住了宁无常的手腕!

    秦书淮用的乃是少林大力金刚指,此时只需再一用力,就能废掉宁无常一手,乃至手上大脉。

    而宁无常用的是毕生绝学之一天阴爪,此时只需用力再往里一戳,便能透体入骨,将秦书淮的胸骨扯出来!

    生死都在一瞬间。

    任谁得手,都可将对方置于死地!

    然而,两人仿佛同时都遇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谁都无法用出最后一丝力气。

    秦书淮中了一爪,身体如同触电一般顿觉一麻,手上的真气竟无法强爆发,仅仅只能将对手的手骨捏的咯咯作响。

    并非对方内力有毒,而是对方的内力诡异如水,中之如巨石如潭掀起无数涟漪,即便内力深厚如他,依然无可避免!

    真气动荡,自然就用不上力了!

    而宁无常更是惊骇,他发现对手中了自己一爪之后,竟依然能死死地扣住自己手腕上的脉门,虽无法彻底毁之,却已成功阻止了自己的真气输送,以致自己无法更深层次的爆发。

    他的元罡乾气功已经练至圆满,自问普天之下除了师父,再无第二人可以抗住自己一击。

    但现在发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对手内力深不可测,便是直挺挺地用身体硬抗自己一爪,自己也无可奈何!

    那秦书淮难道真是妖么?中了自己一爪,他的真气难道真的四平八稳毫无波澜?

    不,他的内力一定受到冲击了,否则自己的一手早已被废!

    既然如此,那便应当趁此时要他命!

    想到这里,他的另一手轰然而起,狠狠地拍向秦书淮腹部。

    秦书淮避无可避,只得奋力一搏。

    对掌!

    “轰!”

    两掌相交,刚猛的两股真气轰然相撞。

    在巨大的爆炸声中,秦书淮和宁无常的身体都向后退去。

    蹭蹭蹭,秦书淮退后五步,最后狠狠一跺脚,将木制的擂台踩出一个大洞,方才止步。

    而宁无常只退了三步。

    秦书淮心中大骇,余悸未消。

    方才自己浑身酸麻,导致真气流转不畅,所以对掌之时无法爆发出最强的真气,若不是用出了斗转星移,恐怕此刻已死!

    宁无常何尝不是如此?

    斗转星移果然强横,方才那掌自己已用全力,却仅仅只是打退对方五步。

    不,他的内力现在一定震荡得更加厉害了!

    趁这个机会,当一举杀之!

    想到这里,宁无常脚尖一点,如一道残影般冲了过去。

    秦书淮用出迷踪闪影,奋力一避。

    宁无常反身一记扫腿,秦书淮再避。

    连续躲过对方两次进攻后,秦书淮的内力已经完全平复,再无任何酸麻之感。

    他知道,自己赌对了!

    论真气,自己的易阳真气不会输给宁无常。

    论身法,自己满级的踏雪无痕更不会输给宁无常。

    之前之所以无法赢他,却是那个说出来无人相信的理由自己用了倚天剑!

    宁无常强于近身和擒拿,自己拿着倚天剑非但无法伤他,反而会成为累赘,扩大他擒拿的优势。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功法相克,确是如此。

    而如今自己手上无剑,四肢更加灵活,反而不怕他的近身了。

    宁无常见秦书淮连连躲避,更料定他是真气震荡,故而不敢与自己正面相拼,只凭借高明的身法连连躲避而已!

    但是,论身法,难道自己会输么?

    蓦地,他长啸一声。

    空气狂暴地一阵,便是身在数百米之外的两军士兵亦觉震耳欲聋。

    宁无常的长袍呼啦啦地飞起,周身气旋重重,如刮起了小型旋风。

    呼!

    他的身影在原地模糊了一下,仿佛未动,但是回神过来,他已至秦书淮身旁。

    狂暴的气息扑面而来,秦书淮第一次发现,原来有人可以比自己更快!

    没错,当元罡真气爆发至顶层,其速度已超出人类极限。

    宁无常一掌拍向秦书淮的胸口。

    出手的瞬间,他就知道没人可以避开。

    秦书淮也知道,自己避不开。

    这已经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以自己的速度,已经摆脱不了已经狂暴了的宁无常了。

    他的周身真气聚于一掌,随后如清风般悄然而出。

    没有强大的真气外溢,似老人随手轻抚,为儿孙赶走苍蝇而已。

    却是,少林至高的掌法。

    般若神掌!

    “嘭!”

    宁无常一掌拍在了秦书淮的胸口,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然而这道喜色尚未绽开,他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如同风筝一样倒退了出去。

    在某一瞬间,他感觉不到自己腹部以下的存在了。

    没有疼痛,只是有点窒息。

    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已经和身体抽离了,直到飞出十余丈跌落到地上,他才感觉到一阵真实的疼痛!

    秦书淮同样向后飞起,也飞出了擂台。

    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噗!”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体内,磅礴的易阳真气仿佛遇到了世界末日,疯狂地运转起来,抢修这濒临崩溃的经脉世界!

    鲜血滴滴答答地从他嘴角沥下来,在地上串成一串小珠子。

    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无数焦急的老面孔。

    秦书淮知道自己死不了!

    易阳真气……足够自己活下去!

    只是,感觉大地好像在旋转,整个人好像浮在空中。

    我要站起来,我可是……咳咳,大明之妖!

    不可能倒下的男人!

    咳咳咳,噗!

    秦书淮在地上挣扎、打滚,如同醉成烂泥的酒鬼,也如同蹒跚学步的孩童。

    血和泥沾满了他的全身。

    他终于站了起来。

    无法聚焦的眼睛,努力的看向擂台。

    左摇,右晃。

    他踉踉跄跄地往擂台走去。

    “国公爷!”

    “盟主!”

    “帮主!”

    无数叫喊声在他耳畔响起,有些人甚至已经忍不住要冲上来了。

    然而秦书淮用别扭的姿势甩了甩手,示意他们全部回去。

    比武有比武的规则,如果还未结束明军上来帮忙,便是输了。

    “咳咳咳……本公,还能打。”

    “李定国……不会死!”

    他自言自语着,走到擂台下。

    努力地爬上擂台。

    可是,对手呢?

    模糊的视线里,他看到另一边,那个身影也在试图站起来。

    但他动了几下,终于安静了。

    秦书淮咧嘴一笑。

    易阳真气,果然是世界上最强的真气。

    跟老子拼内力,咳咳咳,找死!

    咳咳咳……噗!

    明军阵中,所有人都撕心裂肺地狂呼起来。

    “国公爷威武!国公爷威武!”

    城墙上,黄台吉、代善等人面如死灰。

    黄台吉像是神经质一般扭头东看西看,像是在找什么人。

    嘴里喃喃自语,“苏达哈呢,苏达哈呢?快,快去找苏达哈……”

    秦书淮摇摇晃晃地走到李定国身边,坐下。

    惨笑了一声。

    “呵呵,定国……你又欠本公一条命。”

    李定国一动不动,但是眼泪唰唰地留了下来。

    明军阵中,邱大力等人冲了上来,因为秦书淮已经赢了。

    却在此时,一道白影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

    等秦书淮发觉时,一把长剑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