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三章 不用剑
    擂台上,躺着四具未冷的尸体,尸体上的鲜血,还在潺潺而淌。

    从开打到结束,仅仅不过百息而已。

    然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仿佛已经过了百年。

    过程是如此的简单,结果是如此的利落输的死,胜的也未必能全活。

    在不共戴天的对决中,名利都是虚妄,没有假惺惺的仁义,只有生与死。

    双方都是困兽,被捆在仇恨的牢笼,要么赢,要么死,才能解脱。

    从这点上说,无论是已死的三个红顶人、六使徒,还是梅印之,他们都解脱了。

    城墙上的皇太极依旧威仪堂堂,仍不失一代雄主之风。

    但他的后背已是微湿,手指牢牢地扣在城垛上,似要把城砖抠碎。

    三个红顶人的死,不得不说是巨大的损失。

    而更让他不安的是,这熟悉的败局,似乎让他又回到到第一次南征时的感觉。

    那时,他也觉得自己必胜。

    然而最终,他还是输了。

    到现在为止,面对秦书淮,他一次都没赢过。

    那么,接下来的一局,他会赢吗?

    “啪啦!”

    城砖被他抠下小小的一角,他咬了咬牙。

    会赢的!

    即便宁无常不赢,苏达哈也会赢的!

    今天,秦书淮必须死!

    他正想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听到明军阵中爆发出巨大的怒吼。

    “杀!杀!杀!”

    擂台上,梅印之已经举起了倚天剑,剑尖缓缓抵近了豪格的喉咙。

    皇太极的耳畔嗡地一声轰鸣。

    此时的豪格正面朝他,虽然隔着几百米,但是皇太极依然能够看到自己这个儿子的脸上,充满着恐惧和绝望。

    作为一个父亲,现在他要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杀死!

    而他,还要努力保持镇定。

    这无疑是一种酷刑。

    “噗!”

    剑尖入喉,又白练一扬,豪格的脑袋飞了起来。

    梅印之坦荡,给了豪格最痛快的死法,某种程度上说豪格应该感谢他。

    皇太极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

    但他还是强撑住了。

    一语不发!

    城头所有的鞑子兵,亦是死寂!

    北风呼啸,卷起残雪。

    冷!

    常吾机几剑斩断了捆曹文诏的绳子,然后帮他解了穴道。

    曹文诏双目赤红,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整了整衣冠,然后缓缓跪下,朝身首异处的六使徒郑重地磕了一个头。

    梅印之面无表情地捡起六使徒的头颅,用手按在他的躯体之上,然后抱着他走下擂台。

    他残缺的耳朵和肩膀,留下了殷红的鲜血,很快和六使徒的血汇成一股小溪,流淌下去。

    他的脸上看不到哀伤,然而越是这样的倔强,越是让人不忍。

    明军阵中,此刻亦是死寂。

    秦书淮、邱大力、孟威、孟虎、赖三儿等江河帮人,李大梁等东厂番子,李敬亭等锦衣卫精英以及汪大童、智仁、智空、唐三娘等大批武林中人,无不默默立在两边,目送梅印之抱着六使徒遗体缓缓而回。

    梅印之把倚天剑交还给秦书淮,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六使徒走向营帐。

    此时,忽然擂台方向传来一声诈喝。

    “秦书淮,该你了!”

    正是宁无常。

    秦书淮瞳孔微微一缩,随后把剑递给身边的李敬亭。

    李敬亭道,“国公爷,真的不用剑么?”

    秦书淮一人一剑纵横天下数年,没有人料到这关键的一役,他却放弃用剑。

    谁都想不通。

    只有秦书淮知道,对面宁无常,自己绝对不能用剑。

    宁无常练的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功法,他不用任何兵器,但是无论身法还是招式,专克用剑之人。

    尤其是倚天剑这种长剑。

    前几次对战中,秦书淮因为用剑,好几次差点被他拿了手腕,可以说长剑虽利,但是在面对宁无常的时候,有种让他有力用不出的感觉。

    宁无常,是个特殊的存在,不能以寻常高手的思路去判断他。

    每每想起那天自己手腕被他扣住的瞬间,秦书淮都会不寒而栗。

    若不是碰巧会缩骨功,恐怕他现在早已死了。

    所以他打定主意,既然倚天剑敌他不过,那么干脆也空手对他!

    或许这样还有一线胜机!

    昨晚他让智空和智仁打了数套少林七十二绝技中的空手功夫给他看,凭着九阳神功的底子,只看了几遍他就了熟于心。

    加上智空和智仁连夜细心指点,把自己的心得倾囊相授,更让了解其中的精妙奥义。

    虽然没有拜师,但智空和智仁等于是把这些功夫教给他了虽然一开始只是说让他“观摩”一下,但到后来完全是实打实的教学了。

    智空和智仁知道自己这是在破坏少林规矩,但此刻他们想不到捂着绝学不教的理由。

    因为这是在救人。

    救秦书淮,便是救千千万万的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有比这更大的善吗?就因这个,就算坏了少林规矩,方丈也必然会原谅。

    秦书淮拍了拍李敬亭的肩,然后纵身一跃,只是一个起落,便飞上擂台。

    站定,他朝李定国被绑在一旁的李定国看了一眼。

    李定国穴道被点没法做表情,只能睁大眼睛,还秦书淮一个坚定的表情。

    智空和智仁两人彼此看了一眼,他们的手心已经湿了。

    虽然昨晚倾囊相授,但是少林绝学是何等精深,就凭一个晚上,秦书淮真的能领会其中奥义么?

    邱大力、赖三儿、陈敬等人更是向前了数步,一副随时冲上去玩命的架势。

    城墙上,皇太极、代善等人更是伸长了脖子,等待着决定他们命运的一刻。

    他们的救命稻草是否存在,便看接下去的对决了。

    宁无常见秦书淮竟然没用剑,不禁笑道,“秦书淮,你的剑呢?不会怕到连剑都拿不起来了吧?”

    秦书淮冷哼一声,“杀你,何需用剑?”

    宁无常更是大笑,“好,好极!果然是年少轻狂,爱出风头啊!哈哈,没了倚天剑,你以为你还是秦书淮么?”

    之前秦书淮忌惮宁无常的近战功夫,而宁无常又何尝不忌惮秦书淮的倚天剑之利?

    当然,忌惮归忌惮,几次交手下来,宁无常觉得即便秦书淮有倚天剑也不是自己对手。

    而现在,这小子竟然连剑都不拿了,这与送死何异?

    他以为论空手的功夫,自己会输?

    秦书淮道,“废话就不说了,开始吧。”

    说罢,身体微微前倾,左腿向前微屈,双手一前一后呈爪,却是少林龙爪手的起手式。

    宁无常不屑一笑。

    少林龙爪手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