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章 你有没有为谁拼过命
    第二天上午,秦书淮正在大营与众将商量攻城策略,李敬亭忽然走了进来。

    说道,“国公爷,那个宁无常突然出现在大营外,说要见你。”

    众将一听,顿时都皱了皱眉。

    这个宁无常他们现在已经很熟悉了,这个老头的武功深不可测,说句大实话,连国公爷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忽然来大营要见国公爷,打的什么算盘?

    是黄台吉要降了,来递交降书?

    还是另有什么阴谋?

    孟威马上说道,“国公爷,此人十分危险,眼下我们胜券在握,无需冒险让他进来。”

    孟威是个保守派,他担心的是这个当世罕见的高手一旦见到秦书淮,没准会做出什么不可测的事情来。虽然说他相信秦书淮没那么容易被他刺杀,但万一呢?

    万一对方有什么阴险的绝技,能瞬间置人于死地呢?

    眼下大军胜券在望,遥望大明建国三百年来的不世之功将建,他认为完全没必要冒险!

    国公爷,是大明的盛世所系,干嘛要冒这种险?

    秦书淮却是轻笑道,“人家敢来,我们却不敢见,传出去岂不是笑话?”

    “国公爷!”

    “无妨,孟将军多虑了。”

    秦书淮自然不信对方能一招杀了自己,于是大手一挥,让李敬亭带他进来。

    不过,营帐内李大梁、孟威、孟虎等人都已高度戒备了,连智仁、智空、汪大童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悄悄来到了营帐外。

    在外边,负责警戒的赖三儿、陈敬两人带着一队人马,更是把宁无常浑身上下搜了个遍,唯恐他带了什么暗器进来。

    终于,宁无常走了进来。

    见到秦书淮,不无揶揄地说道,“秦书淮,我在外头等了那么久,还以为你不敢见我了呢。”

    秦书淮淡淡一笑,“宁无常,此刻你的主子黄台吉见了本公都要瑟瑟发抖,本公又怎么会怕你一条小犬呢?不过话说回来,你敢孤身来我大营,勇气倒是可嘉。就不怕……本公让你有来无回么?”

    宁无常呵呵一笑,“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堂堂国公爷要是想趁机杀我,那我也无话可说。不过,国公爷就不想知道,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哦,也对。那你且说说,来我大营为何?”

    宁无常眯缝着眼笑道,“呵呵,国公爷是不是忘了,开城一役你还有个把心腹爱将没有回来?”

    此言一出,众将无不眼睛一怔。

    秦书淮亦是心头一震。

    但仍做出平静的姿态,问道,“你说的可是李定国?”

    宁无常道,“不止,除了李定国,还有曹文诏。本来还有个叫杜文焕的,不过可惜伤太重救不回来了。”

    秦书淮手指微动,面无表情地说道,“杜将军……战死了?”

    宁无常笑道,“死了不是很正常吗?”

    秦书淮点了点头,对孟威说道,“孟将军,去下令杀八百鞑子降兵,祭杜将军。”

    在台安城战役的时候,后金军降了三千多人,其中有八百多正宗的鞑子,秦书淮留着他们本来是用来宣扬“投降不杀”的政策的,不过现在没必要了。

    “是!”孟威当即起身出去传令。

    秦书淮脸色依然铁青,不过虽然杜文焕战死,但是李定国和曹文诏都还在,这又让他有点庆幸。

    宁无常听罢大笑道,“哈哈,杀得好!这些软骨头嘛,早就该死了。秦书淮你还是太仁慈了。”

    秦书淮冷笑道,“客套话就不要说了,聊点正事吧。正好,我这里也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主子的亲兄弟莽古尔泰,一个是你主子的长子豪格,你回去问问黄台吉,他们还有没有必要活着?”

    宁无常道,“是了,我来正是为了此事。现在我们手上都有两个人质,所以能做笔买卖,对吧?”

    秦书淮淡淡地说到,“要阵前换人么?”

    却不想宁无常先点头,然后又摇头。

    “阵前换人是没错,不过咱们大金尚武,所以规矩可能改一下。”

    “怎么改?”

    “咱们于两军阵前设下一个擂台,双方分两局进行比试。每局赢的一方,就可以带走输方一名人质,至于赢方手上的人质,杀不杀悉听尊便。”

    话音刚落,众将都是脸色一变。

    鞑子阵中的几名高手,实力他们全都领教过,若是打擂台,恐怕明军阵中找不出能赢他们的。

    秦书淮听完在心里也是大骂不已,鞑子完都要完了,还想带走我们几个高手么?

    孟虎先忍不住了,说道,“你这老头说话好比放屁。换人质就换人质,还比个鸟的武?如今我军攻下沈阳易如反掌,作甚与你们拼匹夫之勇?”

    宁无常呵呵一笑,“不答应也无妨,大不了明日一早我们杀他们祭旗。”

    “你就不怕我们也杀莽古尔泰和豪格祭旗么?”秦书淮冷声道。

    “呵呵,秦书淮你是不是傻了?”宁无常讥诮道,“现如今这般局势,对于黄台吉来说有没有这两人有什么区别?他自个儿都不知道能活多久呢,你说是也不是?”

    秦书淮在心里苦笑。

    确实,皇太极已经豁出去了,他可以不要亲兄弟和亲儿子,他要的是他秦书淮的脑袋。

    说什么阵前比武,到时候还不是要他秦书淮亲自上?

    这是个很明显的阴谋。

    秦书淮很想救李定国和曹文诏,不说这两人是一等一的人才,单说这两人和自己的交情,他都不可能见死不救。

    但是去了,就很可能真的会死。

    眼看任务就可以完成了,自己还要不要冒这个险呢?

    从崇祯二年到现在,自己的每一次冒险,都在赌更大的利益。

    罗文峪以四敌千,那是为了攒足政治资本。

    武林大会单挑逍不尘等各大派高手,那是为了攒足声望。

    在三边、在成都、在兰州,每次九死一生都是为了完成系统任务。

    可是现在,自己不需要再拿命去赌,就可以完成系统任务了。

    而严格地说,这里的人和事,终将和自己无关。

    正如系统承诺的,完成任务后,他将送自己回地球,并让自己光彩夺目地过完余生。

    如果说之前他是在为自己拼命,那么现在如果应战,就是在为别人拼命了。

    这辈子,你有没有为谁拼过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