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李定国没回来
    事实上,他现在完全可以率领骑兵在外围不痛不痒地冲击下鞑子,鞑子骑兵一来就跑,跑完再回来打,等大军完全败了以后再“一马当先”地“突围”,用这种算不上消极但很安全的打法也可以蒙混过关。

    没人能指责他。

    但他没有选择这么做。

    曾几何时,对于明军将领来说,这世界没什么比切切实实的兵马更可靠的了。有了兵马,他就有价值,就会有人来罩自己。

    什么战功,什么声望,那都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关键时刻还没有宦官在皇上跟前一句话顶用。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不得不为自己考虑。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他说不出这种变化究竟是怎样的,只是觉得自己每打一仗都很有意义,每打一仗都热血沸腾。

    他觉得,自己在创造新世界。

    就是国公爷说的,新的世界。

    那个,叫盛世。

    当然,最重要的不是这些,而是他很清楚,只要自己拼了命,就算兵全部打光了,国公爷也会帮自己补足兵员的。

    不会有扯皮,不用考虑派系倾轧,更不必担心没了兵朝廷会不会把自己丢到一旁当闲人,甚至某些阴险小人以此为借口杀自己!

    没有这些顾虑,他为什么不拼?

    曹文诏,可是历史上被称为大明第一良将的汉子。

    大丈夫,当于沙场建功,哪怕战死亦不失荣耀!

    曹文诏的两千多骑兵像一把巨大的刀子,咆哮着冲进了鞑子兵的腹地,随后猛烈地砍杀。

    借助他的这波冲击,何可纲部一鼓作气冲破了鞑子的防线,顺利与前来接应的赵率教部汇合!

    现在四股大军变成了两股,除了殿后的部队,主力立即向西撤去。

    但是鞑子骑兵很快追了上来,约五千骑兵从明军主力两翼掠过然后在他们前方集结,阻挡了明军西撤的脚步。

    明军为了突围,只得硬着头皮冲上去,用步兵对付对方骑兵。

    但是要想突破五千骑兵组成的拦截是何等的困难,就在前头的明军与鞑子骑兵激战的时候,后头大批的鞑子马步兵也冲了上来。

    负责殿后四五千明军虽然组成了一道人肉防线,但是远远不够!

    情况十分危急!

    毫无疑问,鞑子将很快突破那道防线,到时他们只要兵分两翼就能再次包围明军!

    明军危矣!

    就在这时,只听本在队伍前头的李定国大喝一声,“原城北的大西军、日月教友和武林好汉子们,兵分两翼随我回头!”

    大西军,是秦书淮为他的部队起的名字,就如同满桂手下的兵叫大同军。

    李定国不知道这个名字是何寓意,只是觉得听上去挺威风,很趁心意。

    他这话一出,顿时数千汉子齐声应道,“遵令!”

    李定国毅然掉头,带着原先部署在城北由他统领的七千多人,从两翼往回跑!

    逆行!义无反顾!

    他要去阻挡数万鞑子,为大军撤退赢得时间!

    汪大童立即喊道,“丐帮七袋以上的跟我来,保护李将军!”

    武当常吾机也随即喊道,“武当弟子也随我来!”

    赵率教听言不禁大喊道,“李定国!”

    他很清楚李定国在国公爷心中的地位,今天就算是他死李定国也不能死!

    他本想劝李定国回来,但一想此时身为主将他怎么可以开这个口?

    难道让全军将士知道李定国有免死的特权吗?此情此景,要是向大军传达这种信息,军心立散!

    顿了顿,他只能郑重地说一句,“保重!”

    李定国听到赵率教的呼喊,蓦地转头与他凄惨一笑。

    “赵将军!麻烦带话给国公爷,他的大恩情定国此生不足报万一,只愿来生再报!”

    说完,随即淹没在逆行的人流中!

    赵率教只觉整个人的血液都在燃烧!

    他大吼三声,“杀贼!杀贼!杀贼!”

    明军将士更是疯了一般往骑兵堆里冲去,所有的霹雳雷、绿巩水再次无差别施放!

    ……

    天亮了。

    开城战役结束。

    如血的朝阳下,一队衣衫褴褛、血迹斑斑的明军在向西前进。

    赵率教趴在马上,他的腰部中了一箭,那箭到现在还插着,随着战马不停地抖动。

    所有人都保持着恐怖的沉默。

    死一般的寂静。

    此战,明军五万大军,仅剩一万八突围而出。

    而根据推测,鞑子可能损失了不到两万。

    惨败,彻头彻尾的一场惨败。

    李定国没回来。

    汪大童没回来。

    常吾机没回来。

    杜文焕没回来。

    以及大批的武林好手到现在都杳无音信!

    辽河边。

    一股明军整整齐齐地列了两队,每个人都昂首挺胸,目光冷峻。

    清晨的阳光照在他们黝黑的皮肤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赵率教部缓缓而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疲惫与哀伤。

    然而当他们看到前方那阵容齐整、如狼似虎的友军后,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晶莹的光芒!

    他们不约而同地整了整衣冠。

    他们渐渐地挺起了胸膛。

    他们,身体不再冰冷了。

    赵率教费力地抬起头,当他看到那两队兵马,以及站在最前端的那个少年后,忽然老泪纵横。

    他拼命地挣扎了一阵,终于在马上坐直了身体。

    然后,用嘶哑地嗓音吼道。

    “全军列队,齐步行进!”

    嚓!嚓!嚓!

    所有人挺直了胸膛,用尽最后的力气,迈着整齐的步伐。

    靠向友军。

    秦书淮站在队伍的最前列,面色如铁,目光如火。

    及近,赵率教咬着牙从马上翻下来,缓缓向秦书淮走去。

    此时,雄浑的号角声响起。

    呜!呜!呜!

    仿佛巨人在哭泣,又仿佛千军万马在奔腾。

    赵率教走到秦书淮跟前,轰然一跪。

    “罪将赵率教,向国公爷领罪!”

    秦书淮双手伸出,捧住了他的双臂。

    两人四目相对,目光灼灼却凝久无语。

    良久,秦书淮轻声道,“赵老将军,辛苦了!”

    赵率教鼻子一酸,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流,划过他那沟壑纵横的脸,摔在地上。

    众人仿佛能听到它摔碎的声音。

    秦书淮抬起头,又对众将士大声道,“弟兄们,辛苦了!”

    他身后的数千将士顿时齐声大吼,“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

    喊声直冲云霄,气镇山河!

    这些败兵在战场上没流过一滴眼泪,但在这时很多人却忽然像变成了一群孩子,竟止不住地大哭起来。

    哭声、呐喊声混成一片,却是震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