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变成熏腊肉
    没错,他们打死也想不到,有一支一万五千人的明军,早在南门爆炸之前,就已经埋伏在城中央的地底下了!

    江河帮山寨厚土旗和魔教正宗厚土旗经过两天两夜的通力合作,不但挖通了通往南门底下的暗道,而且还从那条暗道衍生出一个分支,直通城中央。

    他们本来是想去支援南城的,这样里应外合南城必然可下。

    但是出来后,借着空中无数的照明弹的光一看,顿时乐了。

    嘿,眼巴前竟然有一堆横七竖八、瑟瑟发抖地在睡觉的敌军,这么好的便宜上哪找去啊?

    于是就欢天喜地地杀了上去。

    且说地面的上那些蒙古兵、西域兵的战斗力本来就不强,而且都是刚醒,还分散在各处他们得找能避风的墙角和残壁啊,所以最多只有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

    种种不利因素下,面对突如其来如恶狼一般的明军,他们能迅速组织起进行像样的抵抗就有鬼了!

    于是顿时形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明军呈弧形散开,如同一张巨网向敌方罩去,而“网”里的蒙古兵、西域兵就像一条条小鱼,他们或者几人一群各自为战,或者大吼大叫到处乱跑,但凡这种的都必死无疑。

    真正应了“一网打尽”这句话。

    不过,好歹那是一万出头的人马,在付出两千多人的代价后,他们终于聚到了一起,开始反击。

    只是这反击的力度在如今的明军看来,实在太弱鸡了。

    他们仓促集结,毫无阵型,又无配合,在明军整齐的冲锋下,很快又四分五裂了。

    此次入城的兵马由张啸带队,赖三儿、陈敬、孟威、孟虎等同行,这些江河帮的老人一看仗打成这样,不禁都乐了。

    自打北伐以来,还没打过这么轻松的仗呢。

    不过,他们打死也想不到的是,竟然还有更大的乐子在等着他们。

    双方打了没多久,江河帮一个一老油子忽然发现某处一块地砖被顶了起来,并从下边鬼头鬼脑地探出来一个脑袋。

    要是普通平民的脑袋就算了,关键是那颗脑袋上还顶着黄灿灿的头盔。

    他登时笑了,扯开驴一样的嗓子喊了起来,“哎呀哈,兄弟们快来看哪,这地底下还有鞑子呢!”

    “哪,哪呢?”

    “哈哈,鞑子都是属耗子的吧,喜欢钻地下?”

    “骂谁呢黄老驴,咱不是也刚从地底钻出来的?”

    那个鞑子看到明军发现他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本能反应地咕噜一下又钻了回去。

    大伙儿更乐了。

    嘿,钻回去就瞧不见你了是吧?

    很快一堆明军士兵围了过去。

    搬掉几块地砖,只见一个三尺见方的洞口赫然呈现在眼前。

    地底下黑洞洞的,根本看不清。

    几个烈火旗人就皮了,点了五六个霹雳雷,咕噜噜地就往里扔。

    轰轰轰!

    伴随着几声闷响,感觉地都震了几下。

    一股股浓烟冒起。

    马上,地底下传来了止不住的咳嗽声和哀嚎声。

    嘿,还不少呢!

    怎么对付地底下的鞑子?这活儿江河帮的老人有经验啊!当年跟巨鲸帮打,他们就遇到过这情况。

    麻溜地扒下几个敌军士兵的衣服点着,然后裹上一堆被雪弄湿过的木头,呼啦啦地往底下扔。

    一股股浓烟顿时冒了出来,熏得洞口的明军士兵都直呛眼泪。

    得嘞,接下来把大部分地砖搬回去封上,只留一个小洞口。

    他们发现的这个地窖,正是鞑子存粮的密密地窖之一,里头可足足藏了有三千多精锐。

    明军一放烟他们就遭殃了,小小的空间里顿时密布浓烟,剧烈的咳嗽声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大。

    这么下去肯定都得被闷死。

    不过好在地窖出口还有一个,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打开另外一个出口,发疯似的爬出去。

    不过那个出口离得也不远,刚刚爬出去两三个又被明军发现了。

    驴嗓子又喊了起来,“哎,大伙儿快来,这还有个洞哪!”

    于是一大波明军又杀了过去。

    鞑子是一个个爬上来的,明军一堆人围着洞口,上来一个剁一个,别提多痛快了。

    送死的事情,鞑子也知道不能干。

    于是他们从洞口底下向上放黑枪、射黑箭。

    明军一看玩这个啊?行!

    继续扔霹雳弹。

    轰轰轰!

    几声巨响之后,洞底下终于又消停了。

    驴嗓门又喊起来,“弟兄们,咱继续给他们生火啊,怪冷的不是!”

    鞑子恨死了这个驴嗓子。

    火又点起,现在两头浓烟,里头的鞑子要么被闷死,要么一个个从底下爬出来被砍死。

    地面上的蒙古兵、西域兵已经被打得溃不成军了,根本无力去帮地底下的鞑子精锐出来。明军也不傻,举一反三,马上猜到既然一个地窖有鞑子兵,那么肯定还有两个、三个,于是专门派人去盯着地面,只要发现有人钻出来就如法炮制。

    于是搞笑的一幕发生了,总计七千多鞑子精锐竟然在关键时刻躲在地窖出不来了。

    其中有三分之二都被明军发现,现在都在遭受明军的烟熏大法!

    等他们出来估计可以成熏腊肉了。

    而没被发现的地窖里的鞑子,打死也不敢出来了。

    与此同时,一万五明军轻松击溃地面上的一万出头的蒙古兵和西域兵之后,追杀得正欢呢,忽然发现从城北又跑来一支军队。

    这支军队本来是去增援南城的,然而跑到城中一看,发现明军竟然已经攻到这里了,顿时就懵了。

    城南这么快就崩了?

    如果按照时间推算,现在离爆炸声响起,可是连一刻钟都没有啊!

    一刻钟不到,明军就能攻到城池腹地,这简直是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啊!

    明军这已经不是强了,是强到不可理喻了啊!

    这么一来,这些援军在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一筹了。

    加上他们才三千人,就更打不过此时还有一万四千多的明军了。

    张啸领着大军继续碾压……

    这可能是他打得最痛快的一仗。

    莽古尔泰听说城中又出现一股明军精兵后,身子当时就晃动了一下,差点跌倒。

    而当他听说城中央在轮休的那一万八千人几乎全军覆没,其中七千多精锐是死在地底下时,终于再也站不住,一下子瘫坐到椅子上。

    他不想去琢磨那股明军是如何入城的,他只想知道今天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出城。

    败了,已经败了!

    颓丧地沉默了几秒,他马上对豪格说道,“传令,打开城门,全军突围!”

    鞑子不打了,再也没有心思打了。

    这个时候要是再不跑,回头一个都跑不了。

    此时,城南已经被明军完全占领,这里的鞑子兵节节败退连同过去增援的六千兵马也同样不得不后撤。

    城西、城北、城东的后金军接到命令后,马上放弃了城墙,开了城门就往外跑去。

    此时城西、城北、城东大概各有四千多后金军,他们跑出去后,马上又遭遇了等待多时的明军的围剿。

    秦书淮的六万兵马,两万攻南城,一万五通过地道奇袭城中,五千在外围警戒,可不还有两万围在城东、城北、城西三个方向吗?

    且说那些鞑子跑出来以后,连一个骑兵都没有骑兵都派到开城去了啊!

    没有骑兵,就休想冲开明军的防线。

    陷入绝境的鞑子爆发出了惊人的勇气和力量,他们红着眼朝着明军冲了上去,双方很快纠缠在一起。

    但城东、城北、城西的明军各有七千左右,他们早早地布好了阵型,面对冲出来数量才四千多的后金军,注定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明军胜局已定。

    而且这注定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