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六十三章 厚土旗的表演
    且说秦书淮这边,足足对阿什牛录炮轰了两天,虽然几乎将它夷为平地,但是城内的莽古尔泰依然岿然不动,淡定地稳坐城中的一处地堡里。

    夜间,明军的炮声终于停止了。

    大批旗人从地窖跑出来,有的出来透透气,有的去寻找被炸死的亲人的尸骨,更多的则是想出来找点吃的。

    街道上到处都是尸体,并不是每家每户都有地窖,没有地窖的人家死在炮火中的概率就很大了。

    惨淡的月光下,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们在悄无声息地移动,穿梭于废弃的砖瓦之间,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绝望。

    以及愤怒。

    就如当初关内汉民在被鞑子蹂躏后的景象一样。

    战争,就是吃人的怪兽。没人喜欢,却总是伴随着人类而行,永远挥之不去。

    相对平静的一夜,对于城内的军民来说都是休息的好时机。

    他们不知道,在夜幕中,大批的明军已经开始收拢、布阵,做好了进攻姿态。

    丑时三刻,城南忽然传来了一声巨响,引发了一阵地动山摇!

    “轰隆隆!轰隆隆!”

    犹如地狱之门被打开,又如嗜血的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将地面的一切都吞了下去!

    城南的城墙,连同南城门在内,足足二十余米宽的城墙轰然倒塌!

    地底,冒出一阵刺鼻而浓烈的硝烟味。

    毫无疑问,这是厚土旗和烈火旗共同努力的杰作。

    原来,秦书淮连续两天炮轰阿什牛录,不仅仅是想威慑城内守军,更大的目的,是掩护在地底挖通道的厚土旗!

    在隆隆的炮声中,城内鞑子绝对听不到半点挖土的声音。

    这么一来,埋炸药的点可以更接近地面,因而破坏力也就更大。

    此次挖地道,总计投入了四百魔教厚土旗和三百五十多江河帮山寨厚土旗,足足七百多人,以营帐为遮挡,以炮声为掩护,连续奋战两天两夜,终于完成了一次杰出的表演。

    你以为他们只挖了一条通往南城门门下的暗道?

    不,他们还从那条通道衍生出一个分支,可直接通往城内!

    黑夜中,明晃晃的照明弹升起。

    对于很多跟秦书淮交过手的老鞑子来说,看到这种照明弹都会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秦书淮喜欢夜战,掰着指头数一下,明军有多少场战役就是在夜间展开的?每次明军主动发起的夜战,鞑子都没有好果子吃。

    “杀!”

    南城,震天的喊杀声响起,大批明军从塌陷处杀了进来。

    原本守在塌陷处的鞑子兵大都被埋了,所以在这一瞬间,那里的防守是真空的。

    当南门鞑子守将紧急调兵去堵缺口时,很多明军已经冲进去了。

    二十余米宽的缺口,足以让明军瞬间涌进数百人。

    这数百精兵入城之后迅速占住缺口,让后面更多的明军源源不断地涌进来。

    此刻,在战时轮休制下,鞑子约有三分之二的士兵在岗待命,还有三分之一正在酣睡围城归围城,人总要睡觉吧?

    也就是说,莽古尔泰手上四万二的兵马,只有两万八待命。而部署在南城的,只有七千余人。

    而明军进攻南城的,足足有两万大军!

    现在这二十几米的缺口就像开了闸的堤坝,无数明军像洪水一样涌过去。

    南城未坍塌的城墙上,约五百多鞑子弓手、三百多火铳手、两百多弩手以及四门佛郎机炮发疯似的往缺口处倾泻弓箭、弹丸和炮弹!

    冲击缺口处的明军自然极其密集,鞑子几乎不用瞄准,就可以轻易扫到一片又一片明军士兵!

    眨眼之间,缺口处就填满了明军的尸体,竟然足足摞了有几米高!

    可是明军的冲锋丝毫没有停滞,反而更加疯狂!

    鞑子的弓弩手、火铳手和炮手咬着牙拼命提升射速,然而就在这时,明军的高台在大批士兵的推动下,终于进入了射程!

    高台上的明军弩手、弓手以及烈火旗、清水旗立刻发起压制,一时间弓弩、霹雳雷、绿巩水铺天盖地往鞑子远程进攻部队打去,就如同一盆凉水,彻底扑灭了对方反击的火焰。

    在付出了足足数百人的代价后,这个缺口终于重新控制在了明军手中,得以确保后续部队不受干扰地进城。

    很快,入城的明军达到了数千人,他们不但站稳了脚跟,而且迅速朝两边扩散,杀向城墙,准备夺取制高点。

    两万大军进城,已成定局!

    城中的莽古尔泰在接到消息后,惊得脑袋嗡嗡作响!

    他手上总共就四万二的兵力,如果让他坚守不出他还有点把握,但是如果让他和明军直接面对面硬干,他丝毫没有把握!

    为什么?

    并非对自己手下的八旗兵没信心,而是对那帮蒙古人、西域人没信心啊!前两场大战,他收到的战报中无不提及这些软骨头如何在关键时刻崩盘,如何用抱头鼠窜来乱了自己阵脚。

    现在他的手中,可有一半是这样的废物!

    可是他能不用吗?不用这些人,他手上就两万多精兵,到时死得更快!

    无论怎么说,这些兵总归比厮卒要强百倍,至少一开始他们还是敢拼一下的,毕竟草原和大漠来的人,多少都有些血性!

    希望这次他们的血性能保持地久一点吧!接下来是巷战,说到底打起来比的就是谁更狠!

    就不相信秦书淮的手下,也能个个都是汉子,他那总归也有些怂包吧?

    一时间各种奇奇怪怪的念头一股脑儿涌上来,差点把他的脑袋撑爆。

    头疼欲裂!

    没错,他确实是惊到了,甚至可以说受到了惊吓。

    “贝勒爷?”

    经身旁一巴牙拉贴身近卫这么一喊,他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安排布防。

    他命令城东、城西、城北各调三千兵马紧急驰援南城,于此同时让正在城中心附近轮休睡觉的部队立即起来整装待命,随时开赴南城。

    城中轮休睡觉的部队,现在有点尴尬。

    由于红衣大炮几乎轰平了阿什牛录,大冬天的这些兵要是敢露天睡非冻死冻伤不可,于是他们有的寻找避风的断墙角落点上一堆火睡觉,有的则躲到了地窖里睡觉地窖里又暖和又可以躲避明军时不时打过来的黑炮,简直就是顶级的睡觉圣地。

    且说地窖的数量很有限,因为很多地窖都被建筑残骸埋了,也就两个存军粮的地窖挖得极大,但最多也就能容纳三四千人。

    于是睡地窖就成了鞑子精锐的特权,大多数蒙古兵和西域兵,除了部分头领,其余全部露宿在外。

    一万八千的轮休兵马,大约有七千多精锐都睡在各种大大小小的地窖之中,把地窖塞得满满当当,倒也暖和。

    剩下的一万出点头则露宿在外,一边骂娘一边瑟瑟发抖。

    再说城南剧烈的爆炸以后,大多数轮休的兵马都醒了。

    地面上的兵很快都站起来握紧了武器,但是地窖里的兵因为缺氧都还迷迷糊糊的,醒来后还有点发愣需知那会儿的地窖确实有让人躲战乱的功能,但它隐藏的排气孔不可能到处都是,否则敌人岂不是随便就能发现?排气孔少,人一多,不缺氧才怪。

    就在他们在地底下发愣的功夫,忽然听到地面上似乎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喊杀之声。

    他们更懵了。

    明军这么快就杀到城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