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六十章 范文程之死
    大军前行,一路横行无忌。

    因为附近都是平原,几乎没有险地,而且明军的情报工作极佳,且马哨制度完善,在白天行军的情况下,鞑子要想在路上埋伏明军根本没有可能。

    想野战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们晚上来偷袭大营。

    但似乎鞑子没有这个念头,每天晚上明军大营都静悄悄的,倒是让高度戒备的明军有些失望。

    七天后,秦书淮大军兵临阿什牛录城下。

    阿什牛录是大城,城墙长宽达五里,而且城墙厚而坚实,鞑子没少在这里花功夫。

    这是典型的大型要塞。

    城内,莽古尔泰又陷入了焦虑之中。

    如今在阿什牛录里头,总共只有四万二兵马,其中还包括两万蒙古兵和三千西域兵。

    这样部队,面对明国六万大军,莽古尔泰心里没底。

    正焦虑的时候,忽然门外有人来报。

    “和硕贝勒,明军在城外叫阵,并声称派来一个使者,好像是,是范先生。”

    “哪个范先生?”

    “就是范文程。”

    一听范文程莽古尔泰当场就怒了!

    要不是这汉奴贱厮出的馊主意,大金岂能有大黑山堡之败?足足六万精锐啊!六万精锐!就因为这明国的汉奴毁于一旦!

    他甚至做梦都想剐了那厮,没想到那厮竟然还敢作为明军的使者过来?

    他来做什么?相劝老子投降吗?!

    不,他是来羞辱本贝勒的!

    奇耻大辱,简直奇耻大辱!

    他猛地一拍桌子,冷笑道,“好,来得正好!来呀,架起大锅生火煮水,本贝勒要活烹了他!”

    且说阿什牛录城外,赖三儿踢了范文程一脚。

    “滚吧!”

    范文程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能活着回到“本方”阵营。

    不过有一点他知道,秦书淮放他回去,那是想羞辱鞑子。

    他的鼻子现在被割了,虽然已经止血但让他看上去像个怪物。

    他的额头上刻着一个“奸”字,脸上还刻着“黄台吉王八蛋”六个字还是用满文刻的!

    当然,脸上刻的什么字,他自己是瞧不见的。

    不论怎么说,他觉得能逃离明军的虎口总归是好事!只要能回去,凭他在黄台吉跟前的地位,相信没人敢杀他。

    打狗也得看主人不是?

    至于皇太极那边,他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到时候尽量把自己的罪责推得干净,虽说以后前程是没了,但是皇太极在这个敏感时刻为了安定汉人的民心,有很大概率不会杀自己如果连他这样为大金立下赫赫功劳的汉人都杀,那在明军兵临城下之际,那些汉人岂不是会更私通明国?

    他对自己依然很自信,认为自己的判断不会错。

    于是范文程撒开步子就狂跑。

    跑到城下,大声喊道,“快拉我上去,我是范文程。”

    果然,从城头马上放下来一个很大的竹篮子,范文程跳进篮子,城头的鞑子就将他徐徐地拉了上去。

    范文程松了一口气,心想总算安全了!

    却不想那些鞑子二话不说,登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

    任他大喊大叫,那些鞑子都懒得跟他说一句话,立马将他送到了莽古尔泰跟前。

    莽古尔泰看着没了鼻子的范文程,再看一眼他脸上刺的那几个满文,顿时气得老脸煞白,牙齿咬的咯咯响。

    “哼,范文程,你还有胆回来?”

    范文程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说道,“贝勒爷,下官有罪,下官对不起大汗,对不起大金啊!那秦书淮实在太狡猾了,下官实在想不通他是如何看穿我们的调虎离山之计!请贝勒爷责罚!”

    虽然说他觉得莽古尔泰不会杀他,但是认罪还是要有的,毕竟这个计策是他出的。

    不过,他依然强调了不是他的计策不好,是敌人太狡猾了啊。

    大大的狡猾。

    莽古尔泰眼神中充满杀意,冷哼道,“是那秦书淮太狡猾,还是你私通明军,设计来陷害大金啊?”

    范文程听罢顿时脸色一白,莽古尔泰要是这么说,那可是想至于他死地啊!

    忙道,“贝勒爷,下官自问出仕以来一直对大金忠心耿耿,虽说有此一败,但之前为大金所献良策亦不甚之多吧?这点就是大汗都承认的。还有,我若是明军的奸细,那明军何以还这般辱我,何以还将我放回来!贝勒爷,明鉴哪!”

    莽古尔泰又岂会不知这点,可他今天就是想杀了这个汉奴,想好好出一口恶气!范文程这个时候还跟他摆事实讲道理,那根本就是无用功。

    不说此次大败之事,更不说范文程脸上刺青侮辱大汗之事,就凭范文程一介汉人在大汗面前如此得宠,他就想杀了范文程。

    另外,他还有一个想杀范文程的理由,那就是如果不是这个汉奴总是在大汗跟前鼓动南下征明,大金岂会有今日之祸?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更阴。

    说道,“范文程,你以为本贝勒还会听你一派胡言吗?你记住了,大金就是毁在你这等汉奴手里的!若无你几次三番鼓动大汗南征,如今我大金绝不会落得如此地步!你这没有骨气的汉奴,私欲熏心的败类,就是我大金的千古罪人!今天,我要把你活烹了!”

    范文程听罢登时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哭流涕道,“贝勒爷,贝勒爷你要三思啊!要杀我也得大汗来定,你这、你这……”

    没等他说完,三个如狼似虎的巴牙喇兵就冲过来将他往外头拖去。

    一口一人多高的大瓮里装着满满的水,锅底下烈火熊熊地舔着锅底,锅里头的水在沸腾,在冒泡。

    范文程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机关算尽,顶着“汉贼”的骂名,用尽毕生所学为鞑子鞍前马后,最后竟然只换来这样的结局。

    他不甘心。

    但是他无力改变,也无权后悔。

    直到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自己不过是鞑子的一条狗而已。

    如今鞑子江河日下,他这条狗也已无力回天,那么他的生或死,已经不为主人所关心了。

    他被驾了起来。

    “噗通!”

    扔进了沸水里。

    在那一刻,他嘶声裂肺地喊道,“狗鞑子,但愿秦书淮灭你们全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