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对决
    秦书淮对六使徒说道,“你先去帮智仁他们。”

    说罢,跃起追了上去。

    跑出一两里地,到了一处没人的地方,老者停下。

    “呵呵,秦书淮,你终于出现了!”他低笑道,“听说你的剑气天下无双,看起来也不过如此么。”

    秦书淮淡淡道,“好啊!那敢不敢再接我一剑?”

    老者道,“你就不好奇我是谁么?”

    秦书淮轻笑道,“好奇什么,不过是教出鳌拜那种草包徒弟的草包师父罢了,又有什么好问?”

    老者摇头,“不不不。我们是草包徒弟不假,可是家师可不是草包师父!”

    秦书淮心里咯噔一下。

    我尼玛,厉害到这个地步了,还不是终极大boss?

    这设定也太不科学了吧!

    心中骇然,但是脸上扔强撑淡定。

    “是么?那你师父怎么不来?”

    老者一脸恭敬地说道,“以他老人家的身份,怎么可能来做这种低贱的事情?”

    秦书淮点点头,“也对,毕竟他还有几个草包徒弟!先前我杀了两个,废了一个,现在轮到你了。”

    老者仰天长笑,“哈哈,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不过秦书淮,你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记住了,我叫宁无常,家师座下第一大弟子。”

    原来是个汉人。

    宁无常说罢,身影一闪一爪冲秦书淮抓来。

    嗖!

    只见黑影不见人。

    秦书淮身影一晃,如同原地消失!

    随后,又再次出现,人剑合一,化作一条白色练带,如月光划过湖面。

    快,而悄无声息。

    宁无常身影模糊了一下,避开这剑。

    同样悄无声息。

    又如幽灵般出现在秦书淮右侧,忽然之间一双大手已经拍到了秦书淮持剑的右手手腕。

    这一拍看似很轻,简直如同轻抚,却让秦书淮的剑几乎脱手!

    秦书淮微微打了个趔趄,随后踏雪无痕立即爆发,稳住身体。

    宁无常再次悄然而至。

    秦书淮提剑一划。

    “嗡!”

    宁无常竟然不躲!

    铁爪般的手划过一道黑影。

    比剑更快!

    瞬间扣住了秦书淮的手腕!

    腕上有脉,若被废今日必死!

    宁无常嘴角露出了胜利者才有的微笑。

    他的五指开始发力。

    “卡拉!”

    似乎是骨折的声音。

    却只见秦书淮右手手掌骤然小了一圈,直接从宁无常手中挣脱了出来。

    与此同时,倚天剑锋利地划过宁无常的手掌。

    宁无常没料到秦书淮还会缩骨功。

    这类冷门又看上去鸡肋的功夫,江湖上很少见。

    宁无常的掌影一闪,避开剑锋。

    但是倚天剑之利、之快,依然划开了他的手掌。

    鲜血大股大股地往下滴。

    却并没能废了他的手掌。

    秦书淮后背冷汗淋漓,掌中也尽是汗水。

    好快的身法!

    好快的掌法!

    又好强的内力!

    若不是之前无意间学过缩骨功,这会自己应该已经被废了一手。

    那就等于已经死了。

    对方已伤,但是现在谁更强?

    秦书淮不敢论断。

    残影再起,杀气飞舞,两道清影继续交缠。

    雪地上,并无多少脚印。

    即便有,也极浅。

    依旧悄无声息。

    高手对决,或是飞沙走石日月无光,或是如现在这般,寂静无声形同影斗。

    胜负只系一瞬间。

    时间流逝,两人谁都不知过了多久。

    只记得,仿佛已经过了十年,又仿佛只过一息!

    直到,汪大童前来助阵!

    宁无常就大概知道那边的战况了。

    鞑子又败了。

    这丝毫不出他的意料。

    如今明军如此之强,鞑子兵又遇到了埋伏,怎么可能不败?

    鞑子的死活他不关心,真正令他心里遗憾的,是今日没能杀了这个大明之妖。

    宁无常喝了一声,飘然而去。

    在半空留下一句话。

    “秦书淮,我等你来沈阳!”

    秦书淮收了剑,深吸一口气!

    宁无常!

    好强的对手!

    不知道他的师父,要强到什么境界?

    “那边如何了?”秦书淮问道。

    “大局已定!”汪大童说道。

    秦书淮点了点头,“走,杀他们的高手去!”

    汪大童说道,“早跑光了!”

    顿了顿,又道,“三使徒不行了,撑着一口气等见你呢!沈溪也伤的不轻,看样子得回关内休养去了。这帮鞑子,确是高手。”

    说着,汪大童下意识地摸了下自己的左臂。

    那里有道伤口,还在流血,是三个红顶人之一砍的。

    秦书淮心里一叹。

    昔日辉煌之时,中原武林高手何其之多,僧神、道仙、魔圣、女帝、丐王,哪个不是一等一高手?

    可是如今武当道仙紫衫真人失踪,魔圣、女帝双双殒命,丐王也早已寿终正寝,这些传奇只剩下僧神智远大师了。

    而反观后金,境内高手辈出!

    武林的盛衰,与这天下的盛衰息息相关哪!

    当秦书淮回到战场的时候,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

    鞑子几大高手护着多尔衮和豪格等人,杀出了一条血路,总算突围成功。

    剩下的鞑子,早已打得没有章法,都只顾逃命去也。

    秦书淮来到三使徒身边,见他已是有进气没出气了,眼看是救不回了。

    “秦……书淮!”三使徒的眼睛无神地盯着秦书淮,“你……欠我的血债……下辈子,我要找你……还!”

    秦书淮走过去,说道,“好,到时候三使徒尽管来找我。”

    “但是这辈子……你就踩着老夫的尸骨……登上你的……帝位吧!”

    “记住,做个,好皇帝!”

    硬撑着说完这话,三使徒终于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秦书淮对身边的李敬亭说道,“敬亭,派一队好手送三使徒灵柩回昆仑,一定要亲自送到!”

    却听六使徒说道,“不必了。三使徒遗命,就地火化,等回到中原把他的骨灰洒在大江之上,他要听这盛世之音。”

    他说的很平静,但是猩红的眼眶无法掩饰他真正的心情。

    秦书淮深吸一口气,“那就遵六使徒遗命!”

    天快亮的时候,战斗已经完全结束了。

    此役,明军总计投入了七万八千兵力,伤亡三万一千人,可以说伤亡近四成!

    如此惨重的伤亡,并非是安排地不得当,或者是明军不够强。

    而是,这就是一场血腥的大战!

    而且是决定双方实力对比的一战!

    反观鞑子,此役总共投入总兵力为八万三千人,实际伤亡五万八千人,被俘五千人!

    等于说,八万多大军,只突围了约两万人。

    两场大战下来,双方的强弱格局已经基本成形了。

    秦书淮出关时的十八万五千兵马,现在大约还有十一万左右。

    而后金的二十二万精锐,大概只剩下十万不到了。

    这十万不到的大军里,也只有五万左右是纯正的八旗兵,剩下的都是些西域兵和蒙古兵,战力离八旗兵差了一个档次。

    此役过后,鞑子的第一道防线已经完全被破,各处重要据点全部落入了明军之手。

    不过遗憾的是,智仁和智空跑到台安城之后,孟威立即下令烧粮草、炸大炮,等第二批信使来通知的时候,孟威都已经出城了,根本来不及!

    孟威部三分之二的粮草,以及十五门红衣大炮全部被毁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秦书淮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呢?

    当然,这些损失在这次战果面前,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