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五十三章 范文程献策
    只见那人大袖一挥,登时掀起一股阴冷至极的罡风,那罡风之强如龙卷风暴,有横扫世间万物之势!

    冲在最前面的智空、智仁遇此罡风,浑身真气竟然为之一滞,经验老道的他们登时察觉不妙,连忙变攻为守,虚晃一招后迅疾后退数丈!

    汪大童、孙成、孙白等人也迅速采取守势,竟无一人敢与这罡风硬抗!

    这是高手的本能反应!

    沈溪、不二散人的魔音也被罡风扫散,至于唐三娘的暗器更是被吹得无影无踪!众人无不大惊失色!

    如此内力简直闻所未闻!

    来者一看对方高手如云,便脚尖点了下一个明军士兵的头,然后转向飘然而去。

    天空中传来一个老者的大笑。

    “秦书淮,今天算你命大,哈哈哈!”

    再看那个被他点了一脚的明军士兵,早已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大伙儿足足惊了十余息,谁都不说话。

    在这么多高手的埋伏之中,竟然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是何等的修为?

    鞑子阵中还有这样的高手?

    过了一会,汪大童才开口道,“少林两位大师,你们没事吧?”

    智空和智仁都是一脸难堪,他们可是成名已久的顶尖高手,如今却被一招击退,这颜面上自然挂不太住。

    “还好,倒无大碍。”智空回了一句。

    汪大童见自己的话让两位高僧难堪了,马上又说道,“呵呵,此人虽然内力雄厚,不过刚才那一下怕也是使了吃奶的力气,故而内力为之一空,不得不放弃刺杀盟主,逃窜而去。”

    众人立即纷纷称是。

    智仁、智空的尴尬才稍稍缓解了一些。

    “看清楚那人长什么样了么?”孙白问道。

    智仁气道,“天太黑,那厮又跑太快,看不清。不过我对他有印象了,下次再碰到,化成灰都能认出来!”

    秦书淮一直都在马车之内,虽然没看到外面发生的事,但是听到他们的对话,也大概知道了。

    心里更是惊讶:究竟是什么高手,能强到如此地步?

    传说中那个鳌拜……的师父?

    天蒙蒙亮的时候,大军终于安全抵达大黑山堡。

    虽然路上已经相当于被后金发现,但是如秦书淮所料,后金一时间凑不出兵力来伏击明军。

    一路上,经过秦书淮的调理,孟虎身上的毒终于被逼出,但他也至少要休养半月才能完全复原。

    两军会师。

    赵率教原本有兵马五万二,在昨日攻城时损失了三千多,现在尚有四万九。

    秦书淮本来剩余四万九精兵,在台安城放了两万,这次带过来的有两万九。

    现在,聚集在大黑山堡的明军数量达到了七万八左右。

    接下去的难题就丢给鞑子了。

    大黑山堡里头剩余的一万七千多兵马,你还要不要?

    要你就来救,但是明军可有的是时间布置伏击来阴你们。

    坐镇阿什牛录今辽中市一带的莽古尔泰现在坐如针毡。

    得知第一道防线的核心重镇台安城已经失陷的消息后,从昨晚到现在他一夜没睡。

    台安城是大金的门户,现在它失陷,不但让阿什牛录这个沈阳的门户暴露在明军视野,而且也将直接导致西路的大小黑山堡和东路的沙岭堡陷入困境。

    按照战前设想,八万精锐对付明军中路七万多兵马应当很稳,要知道那其中可足足包含了一万六精骑哪!

    可是现在呢?

    阿济格这个草包,不但没能重创明军,而且今天凌晨只带了三万人除战死的,还有一两千败兵或失踪或逃跑灰溜溜地回来!

    他竟然还有脸回来?!

    而更让他焦虑的是,据刚刚传来的消息,沙岭堡也被明军攻陷了!

    开战前,整个大金连同盟友,只有22万可用之兵,大汗为了保护腹地不受明军侵害,在第一道防线就布置了足足13万兵力,想一举击溃明军,让他们知难而退!

    可现在,13万兵力,已经损失近半!

    而剩下的一半兵力,还有两万被明军围在大黑山堡,自己救是不救?

    救?拿什么去救?

    大黑山堡附近只有小黑山堡有一万五千人马,去了不是送死?

    阿什牛录这边倒是有退下来的三万败兵,但是把他们算上,也只有四万援军,这些兵去救够吗?

    如果换作两年前,他认为即便大黑山堡的明军有近八万,派四万精锐去救也绰绰有余。

    但现在呢?明军可是能在兵力接近一比一的情况下击败大金军的,这四万人去了怕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怎么办?总不能放着大黑山堡的两万人不管吧?

    唯一的办法,只能从第二道防线调兵去救。

    第二道防线的核心阿什牛录倒有四万重兵,可这儿是沈阳的门户,要是贸然调兵,明军直接从台安城攻上来怎么办?

    再往后,可就直接是沈阳城了,兵力也就只有守卫沈阳城的三万禁军了!

    大金,还是太小了啊!

    在庞然大物般的明国面前,真的不过弹丸之地而已!

    自己早就劝过大汗,不要以卵击石,不要以卵击石,可大汗就是不听!

    不停地伐明、杀汉人,现在的结果呢?

    人家已经疼了,疼到醒来了,然后起了杀心了!

    正当他急得向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忽然一亲卫急匆匆地跑进来,说道,“和硕贝勒,那个范文程来了!”

    莽古尔泰皱了皱眉,“他来做什么?”

    范文程虽然对皇太极乃至对鞑子忠心耿耿,也深得皇太极赏识,但是他在满人的眼里只不过是一个汉奴,根本没多少人瞧得起他。

    莽古尔泰虽然没有普通满人那么歧视范文程,但也谈不上尊敬和敬佩的程度。

    不过还是说道,“让他进来吧。”

    范文程进来后,毕恭毕敬地打千行礼道,“下官范文程拜见贝勒爷!”

    莽古尔泰摆了摆手,说道,“范先生不必多礼,快起来吧。”

    终究范文程是皇太极的心腹,莽古尔泰自然要给点面子。

    范文程起来后说道,“贝勒爷,听说台安城和沙岭堡相继失陷,那秦书淮大军又去增援大黑山堡了?”

    莽古尔泰心道,你这汉奴哪壶不开提哪壶,会不会说话?

    顿时好脾气没了,没好气地说道,“既然先生已经知道,又何必再问呢。”

    范文程对莽古尔泰的态度不以为然,这种冷脸他见得多了。

    可是越这样,他就越想做出点功绩来,来让这群满人接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