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五十章 战局明朗
    明军一看鳌拜落地,顿时呼啦一下涌了上去,要把他捅成马蜂窝。

    苏克朝勒眼见鳌拜落地,即将遭到明军毒手,当即脱离战斗,瞬间窜至鳌拜跟前。

    刷刷刷,他的身影似乎在原地连续爆闪了几下,转眼间四五个前去补刀的明军士兵就倒下了!

    出刀之快,伸手之好,令人震惊!

    苏克朝勒武学天赋极高,他视自己的师兄弟、师父为至亲之人,不管谁出了事他绝不会袖手旁观!

    可他就是个愣头青,做事鲁莽任性不计后果。

    苏克朝勒本与扬巴泰一同对付魔教三使徒、六使徒和沈溪三人,在以二敌三的情况下竟打了个平手。

    但当他见到鳌拜受伤后,焦急万分,竟不顾扬巴泰直接跳出战圈去救鳌拜!

    也不想想你救了鳌拜,扬巴泰会怎样?

    扬巴泰,自然就陷入了以一敌三的境地!

    三使徒、六使徒和沈溪是什么人?那都是江湖上盛名已久、一顶一的高手!眼看这么好的机会出现,如果还不能把握住,那也太对不住他们在江湖上的地位了!

    只见三使徒立即长刀一晃,攻向扬巴泰下盘,而六使徒心领神会,知道那是三使徒的诱招,就在扬巴泰轻轻跃起躲避之际,飞身朝他颈部砍去。

    两人的衔接天衣无缝,快如闪电,这是几十年并肩作战才有的默契。

    扬巴泰此刻尚在空中,脚未落地,要想闪避自是极为困难,然而他竟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提刀一荡,荡开了六使徒的这刀!

    三使徒虽然惊讶,但毫不气馁还是立即跟上,朝他颈部再来一刀!

    扬巴泰一刀刚出,自然不可能再回来去格挡三使徒那刀,然而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千钧一发之际,他竟直接伸手朝三使徒的刀刃接过去!

    “叮!”

    一声脆响过后,这家伙的手竟然稳稳地接住了三使徒的刀!

    空手接刀!

    其手劲是何等之大!

    要知道这是魔教三使徒的刀,即便少林寺善用大力金刚指的高手,恐怕都未必接得住!

    讲道理,如果单单只是三使徒和六使徒,两人未必能杀得了扬巴泰!

    但好在,还有沈溪!

    沈溪一直没出手,等的不就是这个机会?

    只见他忽然身影一闪,划出一道清影,如鬼魅一般悄然接近扬巴泰。

    扬巴泰已经看到了沈溪,但他已经腾不出手抵抗了!

    高手过招,胜负就是毫厘之间!

    沈溪的玉笛稳稳地点在了扬巴泰的中庭穴上!

    扬巴泰当即一声惨叫,身体无力地向后倒退。

    六使徒当即跃起,一刀插入了他的胸口!

    而三使徒跟着跃起,又一道划过了他的颈部。

    扬巴泰的脑袋飞起!

    这下,苏克朝勒要疯了!

    他本想能救一个救一个,却不想这么一来反而让自己的师兄身首异处!

    啊啊啊!

    他又抛下鳌拜,发疯似的提起长刀,朝沈溪等人杀去。

    秦书淮见状,马上对明军士兵喊道,“生擒鳌拜!”

    鳌拜没死,只是被剑气重伤昏迷罢了。此刻杀他并无太大意义,倒是擒了这个大金一等巴图鲁,以后没准还能有点用处。

    且说沈溪、三使徒、六使徒看到疯狗般杀来的苏克朝勒,顿时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这个傻子看来是想来送死!

    秦书淮这边,一剑重伤鳌拜之后,却又立即面临三个红顶人的围攻。

    现在的秦书淮,即便刚刚打出过至强的爆发,真气也不过损失了三分之一而已,故而真气不是问题。

    但是那三个红顶人的打法十分诡异,他们不讲究刀法之间的配合,而是讲究身法的默契,三人几乎无时不刻不在变幻位置,前后左右上上下下魅影重重,让秦书淮这等高手都看得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差点被绕晕!

    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法反击,除了利用踏雪无痕与他们周旋外,竟然在一段时间内一剑未出!

    越绕他心里越惊,心想这种打法简直闻所未闻,要是这么下去自己迟早中招!

    却在这时,只听其中一个红顶人大喝了一句,随后三人立即撤走了。

    秦书淮一愣,怎么回事?

    原来,他们跑去救苏克朝勒了!

    三个红顶人虽然对苏克朝勒非亲非故,但是考虑到要击败秦书淮,非其他人帮忙不可!若是苏克朝勒再死,那么他们的盟友中就少了一个高手,到时候要杀秦书淮岂非增加了难度?

    苏克朝勒也是运气好,否则再过几息,估计他也要死在沈溪等人了!

    且说沈溪等人看到三个红顶人杀来之后,登时热血沸腾!

    好!好极了!终于又见面了!

    左护法的仇可以报了!

    三个红顶人又何尝不想杀了他们?

    若羌国,他们的家园,就是毁在这群畜生手里的!

    这群畜生不但攻入了若羌,而且还在城里屠杀了几万人,好端端的若羌城现在十室九空!

    他们跑到辽东,甘愿委身于皇太极,如此忍辱负重不就是为了报这等血海深仇吗?

    但现在,时机还没有到!

    因为他们知道,眼下战局已经明朗了!

    那六千号称战无不胜的正黄旗精兵,在明军一万二步兵的打击下,竟然丝毫优势都没有,双方不过打了个平手!

    而在城西,明军以魔教的为主的部队,已然稳稳占据了上风!城西那两三万蒙古兵和大金兵混合的部队,在蒙古兵先崩溃的情况下,已经彻底乱了!

    要不了一刻钟,城西的明军将彻底击溃对手,然后去增援城东!

    而在城东,在明军最后一波六千人的反骑兵抢盾兵增援上去后,已经和对手打了个平手。只要城西的明军一旦增援过去,那么他们必然崩溃。

    双方都已经交出了底牌,这场战斗胜负已现!

    这仗还有必要打么?

    三个红顶人洞若观火,得出的结论自然是走为上策!

    可他们帮苏克朝勒解围之后,苏克朝勒竟然说死不肯走。

    他要为鳌拜和扬巴泰报仇!

    三个红顶人怎么也没想到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愚蠢的蠢蛋!可他们的西域话和满洲话又不通,想劝说都不知道怎么劝!

    秦书淮见三个红顶人去帮苏克朝勒后,三使徒他们立即处于下风,便只好放弃帮汪大童杀赫连巴泰的想法,转而过去帮三使徒他们。

    这样四对四,勉强打成了个平手。

    此时,城中的阿济格坐如针毡!

    他打死也没想到,自己手上的八万大军,面对明军的七万多兵力,竟然会打成这样!

    这可是野战啊!而且我军兵力占优啊!

    明军向来对野战避之不及,可短短两三年,他的兵不但不惧野战,甚至还能强于八旗精锐!

    难道真的是天亡大金?

    而此时的济尔哈朗也同样面如纸色,形同呆滞。

    他再也不提要带兵出城作战的事了。

    他终于明白,明军敢北伐的底气在哪了!

    想起自己刚才上蹿下跳时的场景,他觉得自己当真像跳梁小丑。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天已经渐渐黑了。

    冬天,天黑得比较早,这有利于大军撤退。

    阿济格不得不准备撤退,他要为大金保存有生力量,否则如果把这些兵全都打光,他就算敢回去也会被处斩。

    绝对不会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