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四十六章 危机!一大波高手突袭!
    几乎用时,明军帅帐之内,马哨气喘吁吁地来报!

    “启禀大帅,城东三里外忽然出现大股骑兵,数量约有五千!眼下已经开到离战场不足一里外了!”

    秦书淮的眉头又是一皱!

    怎么又出来五千骑兵?这骑兵总不能也埋伏在地下吧,那是从哪冒出来的?

    这里附近都是平原,连三里外的大股骑兵都发现不了,厂卫的人是干什么吃的?

    不过现在不是责问这些的时候,眼下城东战局刚刚有所好转,要是对方再加入五千骑兵可不是闹着玩的城东大都以攻城部队为主,哪有反骑兵的兵力?

    不过心里又庆幸了一下,幸好他让张啸的兵在大营休整了一阵,否则如果已经投入战场,那就别想拉出来对付那些骑兵了!

    于是马上对就在他身边的张啸说道,“张将军,你立即带五千抢盾兵、两千骑兵前去城东支援!记住,你们的任务就是对付鞑子骑兵!”

    张啸当即领命,带兵前去支援。

    且说来援的五千鞑子骑兵,统领是多尔衮

    不是鳌拜!

    这是纯血统的八旗精骑!

    那些骑兵原本埋伏在七里外的一个废弃的小村庄里,明军马哨不是没去查探,但是接连两拨马哨全部被杀,无一幸存!

    这些马哨都是厂卫的精英,功夫都不是太弱,而且都是五人到十人一组巡视,但仍然全部被杀!

    击杀马哨后,这些马兵依照预案立即奔赴城东战场!

    期间仍有明军马哨发现了骑兵,可当他们试图返回报告的时候,同样遭到了高手灭口!

    干净利落,一个不留!

    直到他们跑到离城东三里外,才被一大堆负责外围警戒的马哨发现,但再回来报告时为时已晚!

    这五千骑兵先于张啸赶到城东战场,首先对在最外围的陈厚、皮狗部展开了冲击!

    如此一来,陈厚、皮狗部就腹背受敌,而且背后还是要命的骑兵!

    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八旗兵雪亮的马刀划过一道又一道白影,每一道白影都飙起一飞鲜血,甚至一个人头!

    如果放任骑兵肆虐,那将是极其恐怖的战力

    而问题是,陈厚、皮狗部没有多少枪兵,同时受限于前后夹击,根本无法组织起像样的反击!

    明军在急剧减员!

    现在外围明军已经自顾不暇,赖三儿部、孟威部就一下子又开始吃力了!

    五千八旗精骑威力确实非同寻常,他们的加入立竿见影地又扭转了战局!

    短短的半刻钟时间内,明军至少一下子损失了三千多人!

    而张啸这时才赶到!

    张啸手上几乎全是反骑兵力量,根据秦书淮部署,他立即指挥士兵超对方骑兵杀去!

    城东、城西两个战场都杀得天昏地暗,血流成河!

    而在秦书淮大营,此刻他现在手上还有六千普通精锐,包括五百骑兵,以及张啸留下的六千枪盾兵。

    这是他最后底牌。

    却在这时,又见从大营西南、东南方向扬起了滚滚尘烟!

    骑兵,又是大股骑兵!

    秦书淮顿时头皮一麻!

    小小的台安城,鞑子到底投入了多少兵力?

    但来不及思考,他立即下令布阵,防卫大营!

    鳌拜纵马驰骋在骑兵最前列,他的眼神狂热而期待!

    秦书淮!我来了!

    等了足足四年,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这四年里自己为了修炼天罗十象功历尽凶险,数次差点自毁经脉,如今终于得以大成!

    天罗十象功,总共十层,自己已经修满!

    而他现在才三十五岁!

    纵观古今天下,能在这个年纪修满十层天罗十象功的,唯他一人而已!

    连师父都称他是大金第一天才,前途不可限量!

    现在他已获封一等巴图鲁,但他觉得这还远远不够!

    一等巴图鲁有好几个,而他要做的,是大金第一巴图鲁!

    超越任何人,甚至他师父的存在!

    而这一切,就以秦书淮的人头来作为开始吧!

    这两股精骑总共六千,全部来自战力最强的正黄旗,可是八旗精锐中的精锐!

    对付秦书淮大营中那区区一万出头的人马?

    呵呵!绰绰有余!

    但消灭那些人马根本不是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秦书淮,为他的大金第一巴图鲁做上一个最重磅、最无可争议的注解!

    所以,这六千骑当中,还隐藏着足以让秦书淮恐惧的高手!

    这一次,量你秦书淮三头六臂,都别想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

    在鳌拜身边,还有两个身穿黄袍的男子,黄袍的前胸,都绣着一个虎头状的东西,黑底金边,气势非凡。

    如果知道内情的人看到这个标志,必然会大惊失色。

    因为这就是血云门的标志,而且普通弟子只能秀在臂肩上,只有血云宗的开山老祖苏达哈的亲传弟子,才能将它绣在胸前!

    没错,那两人正是苏达哈座下六大弟子中的另外两个,苏克朝勒和扬巴泰!

    六千八旗精骑分分成两股,一股从西南、一股从东南杀向秦书淮大营。

    鳌拜所在的骑兵队在西南,而在大营东南的那股鞑子骑兵,为首的一人只有一臂。

    那人颧骨高突,形骸消瘦,脸上沉静如冰,严重却充斥着阴冷和杀气!

    正是赫连巴泰!

    这个曾经明面上的大金第一高手,曾经带着三位高徒挑战少林,差点就将堂堂少林挑于马下!

    然而,自从那个妖人出现,不但他的三位高徒全部被废,更让他失去了一只手臂!

    甚至,若非自己运气好,早已死在那妖人的手下!

    此仇若是不报,自己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

    在他眼里,他此生活着的唯一目标,就是杀了秦书淮,报仇雪耻!

    为了这,哪怕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流尽最后一滴血又如何?

    秦书淮!秦书淮!

    你带给我的耻辱和伤痛,今天我一定会加倍地还你!

    而在这六千骑兵之后,还跟着三骑。

    马上三人倒是不紧不慢,闲庭信步,看上去悠闲地紧。

    甚至他们的脸上,还带着轻蔑的笑意,仿佛在他们看来,无论是秦书淮还是那些鞑子兵,都是些蠢蛋。

    但不论如何,他们依然是冲着秦书淮的大营去的!

    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杀了那个号称“大明之妖”的男人!

    这个目标,甚至要远高于击败这七万多明军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