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八十一章 费尽心机
    一场注定不可能轻松的硬仗,光靠武林联军肯定是不够的,这个时候关宁军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秦书淮看来,自己确实可以接替袁崇焕执掌关宁军,这中间不会有太大障碍。

    但问题在于,袁崇焕在关宁军中有他独特的优势。

    他比谁都更懂关宁军各部,也比谁都懂辽东、鞑子的状况,如果这场战役把他扔一旁未免有点可惜。

    最重要的是,袁崇焕别的未必行,但是守城的功夫一流。宁远、宁锦两次大捷,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尽管袁崇焕是个众所周知的大话王,又刚愎自用气量稍显狭小,但不得不承认,他在辽东镇守期间,辽东确实稳如泰山。

    秦书淮沉吟稍许,说道,“皇上,此次哗变袁将军确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不过话说回来,辽东的情况还是他最为稔熟,臣以为让他继续去守锦宁防线,为大军守住后路是比较妥的。”

    崇祯马上说道,“这事秦兄你可要想好了。袁崇焕是个自负之人,若他去守锦宁,那么你带大军北上之后,锦宁的兵马调动可未必会听你的了。”

    不得不说,崇祯这个时候已经对袁崇焕有看法了。至于这种看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不可考,但很可能是从袁崇焕擅杀毛文龙那会开始的。

    当初袁崇焕杀毛文龙,根本不是崇祯的意愿,但崇祯为了辽东的长远大计选择捏鼻子认了。

    但认了不代表他心里不恨,所以历史上己巳之变后,崇祯就新仇旧恨一起算,杀了袁崇焕。

    在现在这个时空,己巳之变没有造成太严重的结果,袁崇焕自然不至于死,但崇祯对他的看法依然存在。

    至于这种看法是不是对,属不属于“偏见”,秦书淮也不好下定论毕竟历史上的袁崇焕究竟如何,谁都不知道。

    但他知道的是,袁崇焕能守城并善于治军,而且在眼下大明实力完全占优的情况下,他绝对没必要也不可能去和后金勾结。

    最重要的是,现在他的威望大大高出袁崇焕,如果袁不听军令,他有的是办法夺了袁崇焕的帅位秦书淮不信关宁军中还有敢跟他作对的将领!

    于是说道,“皇上且可放心,臣料想袁将军是个识大局之人,绝不会在此国运攸关的关头给大军添堵的。换句话说,他要是敢这么做,臣也有办法让他做不到。”

    崇祯点点头,“既然秦兄这么说,那朕就放心了。那这样吧,朕只罚袁崇焕三年俸禄,留任他为蓟辽督师,但秦兄升任辽东经略,及总督蓟辽保定军务兼粮饷职,你大他一级,这样如有什么变故也可从容应对。”

    秦书淮微微一笑,照例行礼道,“臣叩谢皇恩!”

    崇祯扶起秦书淮,握着他的手说道,“秦兄,这是我们兄弟二人定鼎基业的关键一役,你要什么支持尽管与朕说,朕必然全力支持!”

    ……

    从御书房出来,秦书淮直接回了国公府。

    祖大寿今天的运气不错,本来他都想打道回府了,没想到正巧遇到了国公爷的轿子。

    他赶紧上前作揖道,“末将祖大寿,拜见国公爷!”

    秦书淮拉开轿帘,对祖大寿说道,“原来是祖将军啊,怎生不进府坐坐,在这吹冷风啊?莫不是管家不懂礼数?”

    祖大寿忙道,“不不不,实属末将戴罪之身,不敢进府叨扰,绝非管家之故。国公爷,末将……”

    秦书淮打断道,“天冷,祖将军进屋说吧。”

    祖大寿一听心里顿时宽了些许,国公爷还让进屋,说明这事儿还能板回来些。

    连忙把秦书淮迎下轿,然后跟着他进了国公府。

    来到会客厅,祖大寿就跪了下来,向秦书淮请罪。

    秦书淮说道,“此次哗变祖将军确有治军不严之罪,军令国法在前,本公也无可奈何。至于如何裁判,当是由兵部定夺,将军来找本公怕也是无用。”

    祖大寿忙道,“国公爷,看在末将也曾追随国公爷几番征战的份上,请务必帮末将这一次吧!末将不求无罪,便是朝廷撤了末将也绝无怨言。末将只求做一马前老卒,与大军一块前去北伐!末将愿战死沙场,以报朝廷、国公爷大恩哪!”

    祖大寿当然知道自己不可能无罪脱身,但是他想到的对策,是想让秦书淮带他北伐,立功赎罪。

    对于他来说,要想东山再起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他很清楚,只要国公爷能开金口带他北伐,那么他十有八九能立功此次北伐的胜率很高,全军上下都这么认为。

    而事实上,秦书淮早已想好如何处置祖大寿了。

    让这家伙一起去北伐么?没必要。因为北伐不缺好的将领。

    但是这家伙倒是有另外一个用处,那就是放在袁崇焕身边,万一袁崇焕真的为一己之私不顾大局,那么以祖大寿的威望,完全可以取而代之。

    甚至,可以让祖大寿杀了袁崇焕。

    祖大寿能做得出来吗?

    当然!他可是出了名的墙头草,审时度势的本事比谁都强,要是袁崇焕敢违抗军令,只要秦书淮一封密信他必然敢杀袁崇焕,然后以他的资历来稳住关宁军。

    历史上他为了活命,可是杀过何可纲的。

    秦书淮叹了口气,说道,“祖将军啊,以目前的情形,北伐你怕是去不了了。不过本公惜你之才,等兵部对你的惩处下来之后,本公再帮你瞧瞧有什么去处吧。”

    祖大寿大喜,既然秦书淮开口有所承诺了,那么这事他就算顶过去了。

    不管什么去处,国公爷帮找的去处,必然不会只是个马前卒!

    他赶紧拜谢道,“多谢国公爷仗义相救,此大恩大德,末将粉身碎骨亦无以为报!国公爷请受末将一拜!”

    秦书淮又意味深长地说道,“祖将军不必如此,只要切莫辜负了朝廷和本公的一片好意便是了。”

    祖大寿更喜!

    什么叫切莫辜负了国公爷的好意?

    这是国公爷在拉拢自己啊!国公爷这不是明摆了在说,本公拉你这一把,今后就把你当自己人了,你可不要辜负本公!

    这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他从今往后就是国公爷的人了!有国公爷罩着,自己未来的前程会是如何?

    一句简单的话,有心人就能听出不同的味道。

    他欣喜不已,赶紧又是一拜,说道,“末将愿为国公爷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

    几天后,朝廷对祖大寿的处罚下来了,祖大寿有治军不严之罪,罚俸禄三年,连降两级,发往锦州任锦州城守。

    而袁崇焕的处罚也下来了,同样罚俸禄三年,但仍留任蓟辽督师,并调他前往锦州一线,为北伐做一线准备。

    祖大寿和袁崇焕都很高兴,认为这事被他们有惊无险地度过了。

    秦书淮更高兴,袁崇焕驻守锦宁让他觉得后方很安全,而袁崇焕又在由祖大寿把手的锦州城中,只要他敢刚愎自用不听军令,祖大寿就能马上把他拿下。

    为了用好袁崇焕这个在历史上极有争议的大将,秦书淮不可谓不费尽心机。

    没法子,这是定鼎国运的一战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