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意外的哗变
    在野心面前,时间总是不够用的,一晃就过去了两个月。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着。

    这个曾经行将朽木的帝国,在一个雄心壮志的年轻皇帝和一个传奇般的无双国士的带领下,竟呈现出枯木逢春、老树新芽的中兴状态。

    民间,已有“崇祯中兴”这样的词出来了。

    帝国,在前进。

    只是前进的道路总会遇到曲折。

    崇祯五年二月二十一,驻守在蓟镇的关宁军中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未曾预料到的大事。

    说起来,这件事的导火索是魔教点燃的。

    魔教答应帮秦书淮训练朝廷兵马后,先是派了两百五行旗的精英秘密进入江河帮,在里头短暂地呆了七天完成身份转换后,就立即以江河帮帮众的身份北上,前去整训驻守在蓟镇、山海关以及辽东的各部朝廷军了。

    而各部朝廷军,包括袁崇焕的关宁军,在接到朝廷整训的敕令后,也基本都接纳了这些来整训的“教头”尽管关宁军中很多将士都对让江湖人士来整训军队一事颇有微词,但因为很多将领都和秦书淮私交甚好,也见识过江河帮的战斗力,所以在他们的支持下,整训还是顺利展开了。

    不过,秦书淮忽视了一点,那就是魔教调教出来的士兵虽然确实强悍,但他们的调教方式,却是残酷到了极点甚至有点丧失人性!

    到了什么地步呢?

    为了锻炼毅力,魔教要求冰天雪地里所有人光着膀子练阵型,一练就是一两个时辰。处在小冰河期的冬天有多冷可想而知,那些士兵哪个不冻得瑟瑟发抖?

    几天下来,就有上百士兵冻伤了,还冻死了三个,冻残了十几个!这还是建立在这个世界的兵多少都会些武学的基础上,比常人耐寒力要强,要不然非冻死冻残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

    可魔教的人完全不管这些,在他们看来这很正常,因为他们平时的训练就是这样的!

    除了光膀子训练,魔教这些“教头”们还有其他种种变态的要求,比如训练“令行禁止”的科目,一声令下让士兵往冰河里跳,或者赤脚往火堆里滚。

    再比如阵型演练的科目,让两拨人手持木刀、木剑对攻,双方要不是不打得头破血流哭爹喊娘就都没饭吃。

    当然,训练中动不动就打骂体罚的事情也决然不少。

    自傲的魔教五行旗精英根本看不上这些朝廷兵,而朝廷兵,尤其是同样有些傲气的关宁军,也无法忍受这些不把他们当人看的种种折磨。

    于是,怨气在蔓延,矛盾在升级!

    终于,到了二月二十一这天,驻守在蓟镇三屯营的一万五关宁军首先受不了了

    这天上午,在例行的阵型演练中,关宁军中一个把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连续三次都动作慢了一拍,导致魔教几个教头勃然大怒,把他拉出来就是一顿暴打。

    偏偏这个把总平日里在弟兄们中威信很高,这下彻底惹毛了士兵,这些人就气势汹汹地上去和魔教的人理论。

    魔教的人一看居然还有敢以下犯上的,当场毫不犹豫地就手起刀落,砍了一个士兵一刀以示警告虽然不致命,但伤口很深,鲜血直飙。

    一群当兵的,本来情绪就激动,一见血会是什么后果?

    答案不言而喻。

    哗啦一下,这些兵操起家伙就跟这几个教头干上了!

    在三屯营的魔教五行旗人,总共也就20人,而驻守在那的关宁军有一万五千人!而骚乱一经爆发便迅速蔓延,不一会儿整个大营到处都是红着眼要杀“教头”的兵!

    虽然奉命驻守三屯营的祖大寿立即实行了镇压,但还是晚了一步。

    魔教五行旗才20人,就算是精英中的精英,在几百几千甚至上万人的围攻下又能抗多久?

    这20名魔教精英全部被杀!

    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数千人的围攻,他们竟然也反杀了二十多个关宁军

    这场哗变,很快传到了朝廷。

    诡异的是,足足半个月过去,朝廷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甚至连秦书淮都没有发话。

    这反而让三屯营乃至整个关宁军将士不知所措了。

    最难熬的人自然是祖大寿,因为是他的手下杀了人,而且杀的还是国公爷的人!

    虽然他早已经把带头闹事的那几个兵全部捆好押送京城了,并且主动向朝廷申请将自己革职,但朝廷始终没回话。

    这个时候,没有消息就是最差的消息,混迹官场多年的祖大寿岂能不知这点?

    他很清楚,朝廷怎么处理这事,最关键的还是得看国公爷的意思。

    于是,他立马写了一封言辞恳切的请罪信给秦书淮,可惜秦书淮压根就不给他回。逼得他赶紧再托人去孙承宗那打听国公爷的口风,换来的却是孙承宗的闭门羹。

    祖大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同样着急的还有袁崇焕。

    身为关宁军的主帅、蓟辽督师,哗变的事就发生在他的地盘,他能不着急?

    袁崇焕几乎是每日都派人去催问祖大寿,事情进展如何了。

    祖大寿实在坐不住了,只好以回京治疗背伤的名义,向朝廷申请了一个月的假,火急火燎地回到京城去找秦书淮。

    秦书淮当然不会见他!

    因为就在消息传到宫中的第一天,崇祯就当着秦书淮的面说,此事是因袁崇焕御兵不严故而引发军中哗变,其难辞其咎!

    既然崇祯点了袁崇焕的名,那还跟祖大寿谈什么?

    秦书淮很清楚,崇祯在下一盘大棋!

    可怜的祖大寿跑到国公府,在冰天雪地里站了足足一天,也只讨到了邱大力让人专程送出来的一碗姜汤,至于国公爷,连影子都没见到。

    祖大寿不甘心,第二天开始就去堵秦书淮身边的人。从邱大力、乔管家到远在天津的老道,甚至连温体仁、赵秉真都去找了,可这些人不是不见他,就是见了他也是叹口气,说帮不上什么忙。

    总之一句话,他摊上大事了!

    秦书淮为了躲祖大寿,暂时住进了柳是书院。

    对于这件事,他现在能做的是一方面安抚魔教那边的情绪,毕竟他们损失了人,另一方面他下令各地整训继续,再有违抗整训者杀无赦。

    他也在等,等崇祯的最终意见,虽然他大概能猜到崇祯会怎么做这几天孙承宗时不时就进宫,很显然在和崇祯谋划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