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七十五章 回来了
    秦书淮出了御书房,哼着小调往宫外走去。

    心情是相当的好。

    一路上,遑论宫女和太监,见了他无不急忙上来请安,一时间“国公爷好”的招呼声不绝于耳。

    秦书淮笑眯眯地一一回应,看到个别年老的太监,还掏出碎银子打赏一二,感动得那些老太监连连作揖。

    国公爷给的赏钱,那是可以正大光明拿的。为啥?因为那不叫贿赂啊!在这大明朝的地界,有听说过还需要国公爷贿赂的人吗?国公爷那是真的心疼你呢!

    就这么一路走出了东华门,再走没几步,秦书淮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雪人”。

    不是郑芝龙还能是谁?

    郑芝龙此刻浑身上下都是雪,在冷得刺骨的风雪中瑟瑟发抖。处在小冰河期的明朝,冬天之冷无需赘言,即便是秦书淮,在外头呆了这么些时间,也觉得冷意阵阵。而要知道郑芝龙在这里足足站了一个多时辰,若不是也练过武,体内还有口真气撑着,恐怕早冻出事儿来了。

    秦书淮见他这般光景,心里也不禁感慨,此人为了显示心诚,宁可舍弃咫尺之远的温暖的茶馆,也要在这雪中挨冻,这份毅力当真世所少有。所以人家历史上能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海盗是有原因的。

    这么一想,自是又对他高看了几分。

    走上前去,对郑芝龙抱了抱拳,他明知故问道,“郑大人,你怎生真的站在雪中?这大冷天的,可别冻出个好歹来!”

    郑芝龙见秦书淮终于出现了,赶紧费力地伸出冻得僵硬的手,冲秦书淮行礼。

    “回国公爷,下官……阿嚏,下官在这里等,国公爷出门就可以一眼看见下官了,也省却了找。”

    秦书淮替郑芝龙掸了掸雪,然后脱下自己身上的貂皮外套,披到郑芝龙身上。

    说道,“郑大人,你是朝廷重臣,身负皇上重托,可千万别着凉了。”

    郑芝龙受宠若惊,忙推辞道,“国公爷,使不得,使不得……”

    秦书淮拍了拍他的肩,“披着吧,不要推辞了。”

    郑芝龙感激涕零,连忙道谢再三。

    这时,不远处来了两辆马车,一辆大一辆小。

    显然是郑芝龙备好的。

    “国公爷,请。”郑芝龙指着大马车,恭恭敬敬地说道。

    秦书淮呵呵一笑,上了马车。

    却只见这马车的车厢极为宽敞,里头的就像一个小房间,甚至有个小小的卧榻。而在车厢中央,还摆着一个烧得通红的炭火盆。

    郑芝龙见秦书淮上了大马车,他才返身,上了后头一辆小马车。

    他完全可以再叫一辆大马车来,但是他就是要坐小马车尊卑有别,自己岂能和国公爷坐同一等的马车?这种马车要坐,以后不有的是机会坐?

    因为郑芝龙刚到京城,还没有搬进崇祯赏他的府邸,所以暂时住在客栈。

    他自然不会在客栈宴请秦书淮,而是在京城最好的酒楼定了个大包间,宴请秦书淮。

    进了包间,郑芝虎、郑芝豹自然也在。

    两人见到秦书淮,立即起身恭迎,请他入上座。

    秦书淮也不推辞,入座后谈笑风生,与他们寒暄了一番。而郑家三兄弟,自是不吝一番赞美之词,大抵是明着拍马屁的意思。

    没过多久,酒菜上来。秦书淮虽然已经和崇祯喝过不少了,但还是举起酒杯,与他们觥筹交错,痛饮了一番。

    他是铁了心要收郑家三兄弟的,因为他还有让大明商船跑遍全世界的梦想。

    而要完全收服他们,光是高官厚禄还不行,还必须弄点额外的花样!

    喝!

    郑家三兄弟自是不停向秦书淮敬酒,秦书淮来者不拒,一点架子都没有。

    酒倒是无所谓,就是之前烤串吃了不少,肚子有点撑,所以一桌子的山珍海味他几乎都没动筷子。

    酒过三巡,郑芝龙说道,“国公爷,下官不日就要启程去往浙江赴任,今后我两位不成器的弟弟,以及所有家眷,就全赖国公爷照顾了!下官,在这里先谢过国公爷了!”

    说罢,起身离坐,端端正正地行了个大礼。

    秦书淮也起身,扶起郑芝龙说道,“郑大人不必如此。本公与郑大人说句心里话,若非敬佩郑大人这些年与东瀛人、西洋人争霸南洋的手段与豪情,本公也不会费如此大力带郑大人回京。”

    “国公爷过誉了,下官不过……”

    “郑大人不必自谦。”秦书淮打断了郑芝龙的话,说道,“不光是郑大人,还有芝虎、芝豹两位兄弟,都是我大明的栋梁之才。所以本公便是再忙,也要专程去趟闽南,请你们来京做一番大事啊!”

    郑芝龙连连称是,然后又冲郑芝豹使了个眼神。

    郑芝豹心领神会,马上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对秦书淮说道,“国公爷,郑家上下感谢您的再造之恩。这次咱们来得仓促,也没带什么像样的东西,倒是这产自家乡的小特产带来了,还望国公爷不要嫌弃。”

    秦书淮呵呵一笑,接过盒子。

    一掂分量,轻地很。

    心里就明白了,哪里是特产,里头分明是银票。

    于是呵呵一笑,“郑大人家乡的特产,可真是人人喜爱的好东西呢!”

    郑芝龙心照不宣地笑笑,“国公爷自是瞧不上这等俗物的,只不过我等心意总归是要有所表示的,否则与那狼心狗肺之徒有何区别?国公爷对郑家大恩大德,我郑家上下,虽万死不足报其一也!”

    说罢,三人忽然跪了下来,齐声说道,“属下等愿为国公爷效死!”

    投靠之意再明显不过了。

    甚至还隐隐表明,他们可以不效忠朝廷,只效忠他国公爷。

    但是他们越着急表忠心,就越说明现在他们心里的惴惴不安。

    他们对自己的前途、命运一片迷茫,他们拼命地找秦书淮这棵大树,无非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秦书淮扶起三人,然后说道,“郑大人,芝豹、芝虎兄,你们做的好大事啊!”

    三人闻言顿时脸色一变,心中一紧。

    国公爷这话是何意?

    却听秦书淮又呵呵笑道,“本公这阵子正筹划建一座水师大学堂呢,奈何囊中羞涩,有心无力啊!呵呵,这下好了,有你们捐献给朝廷的这笔银子,这水师大学堂就能开起来了!”

    三人又惊又纳闷。

    “国公爷,何为水师大学堂?”郑芝豹问道。

    郑芝虎接话道,“是否专门培养水师兵员的学堂?”

    秦书淮点了点头,“芝虎兄说的对。咱们大明的商船要跑遍天下,没有水师护航可不行。但是放眼大明,我们还没有像样的学堂去培养水师学员呢!”

    郑家三兄弟听罢都是一愣,这国公爷要拿这笔钱去建学堂么?不对啊,就算要建水师学堂,那也应该是朝廷拨款才对嘛!

    那国公爷是什么意思呢?

    过了一会,郑芝龙一拍脑袋,以为自己想明白了。

    忙道,“国公爷说的对,为国家培养水师人才正是我辈当仁不让之事。这样,关于这水师学堂,郑家再认捐100万两!”

    他以为秦书淮刚才那番话,是在暗示他再出点钱呢!

    不过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多少也有些不快。这盒子里可足足有两百万两银票呢!这国公爷明着拿了一波,还想暗着再来一波,吃相着实难看了些!

    然而,出乎他的意料,对于他的慷慨捐赠,秦书淮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郑大人上次捐了一百万两,这次……这盒子里应该也不会少于这个数吧?加起够办好几个几千人的大学堂了。况且,郑大人的家眷初来京城,正是需要花钱的时候,就不要再捐了。”

    郑芝龙、郑芝虎、郑芝豹三人都是一愣。

    还有嫌送礼送太多的?这是什么套路?

    只听秦书淮又道,“对了,既然这大学堂是郑家出的钱,那依本公看,就叫芝龙水师学堂吧。嗯,我大明的第一个水师学堂,就叫芝龙水师学堂!郑大人,这个钱本公保你不会白花,最起码一个御赐牌坊是少不了的!”

    郑家三兄弟这才明白,国公爷不是在跟他们玩套路,也不是在跟他们说笑!

    他真的要开办水师学堂!

    而且,是以“芝龙”来命名的水师学堂!

    到了这个份上,他们终于彻底明白,国公爷不但想用他们,而且想长期用他们!甚至,换个角度说,他们将是未来大明水师的缔造者!

    郑家,无忧也!

    并且,此后二十年,只要郑家不犯错,有大明水师的一天,就有郑家一天!

    二十年富贵,跑不了!

    三人都重重地吐出口气,这可能是自秦书淮出现以来,他们最放松的一刻了!

    “国公爷,下官……下官当真是词穷,不知说什么好了!”郑芝龙感激涕零道,“总之,从今往后下官的命就是国公爷的!”

    秦书淮哈哈一笑,“可别这么说。对了,大明现在实行新政了,过去东林党那一套你就别搞了。你给本公的银子,本公会全部拨给水师学堂。至于京中其他官员,本公提醒你一句,可千万别去塞银子。现在的监察御史可狠着呢,要是被他们发现你们搞这套,本公都保不了你们!”

    倒不是秦书淮喜欢说教,而是他不想大明刚刚转好的风气又从自己这里开始败下去了。

    试想,他国公爷都收了钱,下面的官员会不收?

    所以他必须做出清正廉明的姿态,大抵以后去敲诈大官这类事情也与他无缘了。

    不过也无所谓,毕竟钱对于他个人来说,现在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又不想暴兵造反,要那么钱做什么?况且江河帮源源不断的码头收入就够他富贵一辈子了,甚至他要是真缺钱,随便一个名目,跟崇祯要个一两百万两,崇祯必定二话不说就会给。

    只是郑家三兄弟听完这番话,都面面相觑。

    心中都不禁喃喃:这大明,是真的变天了?

    ......

    不管怎样,对于秦书淮来说,一支强大的大明水师,已经在路上了!

    接下来,无非是砸钱,疯狂地砸钱而已!

    喝完酒,郑家三兄弟欢天喜地地恭送秦书淮回国公府。

    阔别半年,陈晴儿见到秦书淮时的欣喜之情,自不必赘言。

    甚至大半夜的,又把守卫在国公府的邱大力等江河帮人给惊动了,这些江河帮的老人一点眼力见都没有,大半夜的也不管秦书淮要不要抱老婆睡觉,一个个都跑了来,有些拎不清甚至还提出连夜摆桌宴席给帮主接风洗尘,得到了一群等酒喝的糙汉子一致响应,最后还是邱大力明白事理,替秦书淮将他们一个个的都踹出了门去。

    屋子里安静了,跳跃的烛光中,秦书淮只见陈晴儿小脸红扑扑的,分外媚人。

    当初他娶陈晴儿,其实更大的因素还在于想召集整个武林来到江河帮,可谓带着极大的功利性。

    但是现在,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小别胜新婚。

    ……

    次日醒来,天已大亮。

    秦书淮不敢贪睡,因为他知道,北伐迫在眉睫,容不得他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