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撸串喝酒挺爽的
    秦书淮进御书房时,崇祯正在炭火盆边烤手。

    见秦书淮进来,崇祯指了指对面的木凳说道,“秦兄,坐。这天儿是越来越冷啦!”

    秦书淮坐下,也伸出手暖和了一下,说道,“是啊,今年的雪下得还是同样的早。不过,瑞雪兆丰年哪!”

    崇祯微微一笑,“没错,秦兄可知,今秋的粮食比去年多收了多少?”

    “多一倍?”

    崇祯摇摇头,然后伸出两个手指头,说道,“多两倍!”

    秦书淮笑了笑,“比预想的多太多了!天佑大明啊!”

    确实比他预想的多。

    因为新政实施的时候虽然是春季,但那会儿并没有在全国铺开,只不过在长江以北的部分地区先实行了而已。所谓春播秋收,尽管也有些作物播种稍晚一些,但时间上基本也处于新政实施的初期,受惠的农民及重新耕种起来的土地不会太多,所以秦书淮估计今年粮食产量能比去年多出一倍就算不错了。

    但是他忘了如今天下初定,没有战乱的情况下,就算不实行新政粮食产量也会触底反弹。加上今年湖南等传统粮仓地风调雨顺,所以粮食产量一下子飙升至去年的三倍之多。

    难怪崇祯一提起这事就合不拢嘴。

    “秦兄,照这么下去,朕估计明年的产量,至少要达到去年的五倍!呵呵呵,到那时可真是仓禀足而百姓安了!啧啧啧,五倍哪!要放一年前,朕想都不敢想。”

    “皇上洪福齐天,百姓自然也跟着享福。”

    “秦兄你少拍朕马屁,要不是你的新政,朕现在还在愁钱筹粮呢!”崇祯顿了顿,又道,“对了,说到钱,你猜截止上月,朝廷收到了多少税赋?”

    “怎么也得两千万两吧?”秦书淮保守地说道。

    “少了,是三千三百六十五万两!秦兄好像有些小瞧你的新政啊?嘿嘿嘿。”

    “五月才开始收到第一笔新政税赋,现在才十月底,就有这么多了?”

    “朕还能骗你不成。到年底新政应该在全国各地都实行了,朕估摸着明年,还真能达到你说的一亿两的小目标,哈哈。”

    秦书淮笑道,“呵呵,那皇上可得给臣发奖金。对了,你说过的,臣在三边、在四川乃至这次西征的支出,你都给臣报销的。”

    崇祯哈哈大笑,“秦兄小家子气!这趟福建之行,想必你又讹了郑芝龙不少银子,朕都没管你要抽成,你看朕多大方。”

    “皇上这就有些冤枉臣了。臣向来两袖清风,一身正气,怎么可能讹人银子?”秦书淮大义凛然地说道。

    这也是实话啊!他去福建的时候,郑芝龙确实给他塞了一百万两银票不假,可那是人家自愿的,又不是他讹的。

    崇祯又是哈哈一笑,自不会跟秦书淮争论这个。他很清楚,秦书淮的手向来不会伸向不该伸的地方。而且,像郑芝龙这样的,他给的贿赂还必须得收,因为如果秦书淮不收,那就代表与他划清界限,郑芝龙心里不慌才怪。他一慌,想收他的兵和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到这里,崇祯起身从书柜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精致的木盒子,打开盒子里头竟是一瓶酒。

    “上次朕生辰时,贵州巡抚送来的贡品,据说全天下就这么一瓶,朕一直没舍得喝。”崇祯一边说一边打开盒子,“今儿咱们兄弟二人把它喝了。老是去你府上蹭酒,莫不是你心里在说朕小气了。”

    酒瓶一打开,酒香顿时四溢。

    必然是上等的好酒了。

    秦书淮看着通红的炭火,说道,“皇上,咱们就干喝吗?”

    “秦兄有什么好主意?”

    “这炭火真旺啊,要不然咱烤肉吃?”

    崇祯愣了下。

    上次他在御书房吃火锅,只是想故意离经叛道一次,以宣泄自己愤懑。而事实上,他深受正统思想教育,平常是断不会在御书房吃饭的。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释然了。

    御书房内火锅吃得,烤肉就吃不得?朕身为大明皇帝,从未忘记勤政爱民,如今大明仓禀足百姓安,朕自问已经是个好皇帝了。至于在不在御书房吃烤肉,又有什么打紧了?难不成传出去百姓就会说朕是个骄奢淫逸之君了?

    身为皇帝,好不好的标准当是百姓过得好不好,又不是守那些个规矩!

    于是当即喊了王德化进来,要他立即去吩咐御膳房制作烧烤用的肉食,并且拿些相关的工具来。

    王德化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笑呵呵地说道,“皇上、国公爷稍候,臣这就去吩咐御膳房。”

    御膳房的效率是何其之高,才过了一刻多钟就送来了用竹签串好的肉串,以及羊排、羊腿之类的烧烤肉食,连调料、用具都已经俱全。

    于是秦书淮和崇祯两人就在御书房里一边喝酒,一边撸串。

    酒是最上等的贡酒,肉是最新鲜的好肉。

    别说,挺爽。

    算是劳累一年的犒赏了。

    两人先是干了两杯,这时肉烤的差不多了,滋滋地冒油,于是就大快朵颐起来。

    醇厚的酒香和满屋子的烤肉味升腾起来,分外诱人。王德化很郁闷地站在旁边,不住地咽着口水。心里想着,等下了值,咱家也要好好去吃一顿,喝一顿。

    几杯酒下肚,秦书淮抹了抹油汪汪的嘴,问道,“对了皇上,卢象升、李定国那边有没有送来塘报?算起来他们西征有三个多月了吧?”

    崇祯撸了一大块肉在嘴里嚼着,又舒舒服服地嘬了口酒,这才说道,“朕正要跟你说这个事呢!卢象升、李定国这两个家伙,真不愧是你秦兄都瞧得上的人才啊!五万大军一出嘉峪关,没走十天就碰到了准噶尔部的一支骑兵,据说数量有三千多。结果你猜怎么着?在野外遭遇的情况下,李定国带着七千骑兵竟然全歼了他们!秦兄,是全歼,逃走总共不到五十啊!要不是各方面发来的塘报都描述一致,朕还真有点不敢相信了!你说,咱大明的马兵现在真强到这地步了?”

    秦书淮微微一笑,说道,“皇上,这次出关的骑兵,要不是武林联军的,要不就是原关宁军祖大寿的,这些兵本来素质就高,又历经打魔教、打鞑子、剿流寇等数十次大小战役,早已是精兵中的精兵了。而准噶尔部的骑兵,说白了无非是草原上打猎练出来的而已,论训练论装备离咱们都差得远呢。再加上咱们的骑兵比他们多一倍有余,要是这样还不能全歼,李定国这副帅干脆就别当了。”

    崇祯不住地点头,然后颇有感慨地说道,“秦兄这几年南征北战,给朕练出了一支虎贲哪!来,朕敬你!”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秦书淮又道,“不过话说回来,准噶尔的骑兵怎么就突然进了叶尔羌的地盘了?”

    崇祯笑道,“哈哈,这件事秦兄你就不知道了吧?卢象升刚开始也纳闷,后来到了哈密打听了之后才知道,原来准噶尔部刚和杜尔伯特部打完,准噶尔是打赢了,可是粮草又不够了。准噶尔汗就心想去叶尔羌借点粮,于是提出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叶尔羌国王的大儿子,连女儿带嫁妆换点粮食。叶尔羌也想和准噶尔修好,于是同意了。谁曾想,叶尔羌王子无意间得知准噶尔汗嫁过来的根本不是真正的女儿,而是一个婢女。这下好了,叶尔羌国王大怒,下令把准噶尔部的送亲使者全部都杀了。”

    秦书淮一听就明白了,接话道,“准噶尔汗又想借粮又不想送真的女儿,摆明了未来是要吞掉叶尔羌啊,叶尔羌国王能不怒才怪!”

    “就是说啊,所以准噶尔汗软的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现在经常派马兵去叶尔羌的地盘劫掠。不巧的是,他们这次碰上了我大明的虎贲,于是就栽了。哈哈,秦兄你说这事好笑不?”

    秦书淮也大笑起来,“有趣,有趣!想不到这准噶尔汗也是一肚子坏水呢!”顿了顿,又道,“对了,大军现在已经到了哈密,那应该是准备进攻若羌了吧?”

    崇祯点头道,“上一封塘报是一个多月前送到的,那时他们就已经到了哈密。现在么……不出意外,若羌应该已经被攻下了吧?”

    秦书淮点了点头,心道,不知道那三个红顶高手在不在若羌?那三人武功极高,希望孟威等人不要有所损伤才好。

    另外,魔教攻下若羌后会不会大举报复,比如屠城?如果那样的话,恐怕叶尔羌的其他城邦抵抗的意志会更坚决,大军的伤亡势必会加大。而且,丝路上若羌这个站点要是被毁了,对过往商旅也是麻烦。

    哎,出征前忘了跟他们说这茬了。

    说完西征的事,崇祯狠狠地灌了一口酒,然后换了个语气,问道,“秦兄,到了明年咱们就真称得上有钱有粮了!你说,咱够不够格去找找黄台吉的麻烦?”

    秦书淮反问,“呵呵,找麻烦就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