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程门立雪
    郑家三兄弟的家眷团,足足有两百多人,而他们的金银细软、日常用物,足足装了七八十辆马车。

    这七八十辆马车上的财富,估计够朝廷用个一两年的只要想想郑芝龙养得起八百艘战船,就知道他有多有钱了。

    要不是现在大明境内的流寇已经基本被肃清了,秦书淮还真得考虑多带点人护送。

    当然,这么多钱秦书淮也是很眼馋的,不过再眼馋他也不会动郑芝龙因为朝廷以后还用得着他。

    很明显,郑芝龙现在心里多少是有些慌的,慌的是现在他没了兵权和战船,会不会被朝廷翻旧帐。

    而秦书淮要做的是就是让他安下心来,让他看到朝廷是真的会优待他。

    等他意识到这点后,在扣押他的家眷的前提下,秦书淮认为,只要红衣大炮到位,是可以放心让郑芝龙回福建带旧部,去打荷兰人和刘香的。

    要不然呢?朝廷中人还有谁比他更懂海战这样的人才不用,难道要等郑成功长大再用?话说回来,要是郑成功的老爹没机会带兵,怕是郑成功也只能庸庸碌碌过一辈子吧?

    长话短说,行了一个月,抵达京师。

    此时已是十月下旬,京师都已经下起了雪。

    秦书淮感慨,在古代时间是真的不禁花啊。要想办点事,大把时间都花在赶路上了,眨眼又到年底,想想这一年下来,也就办了两三件事。

    在紫禁城外安顿好郑家三兄弟的家属后,秦书淮就立即带郑芝龙去面圣了。

    没有让郑芝龙直接去浙江赴任,而是让他先面见崇祯,目的就是让他感觉到朝廷对他的重视。

    太和殿中,郑芝龙第一次见到崇祯。

    在他眼里,这是一个和国公爷一样年轻,一样意气风发的少年丝毫没有大权旁落于他人之手的傀儡之君的感觉。

    他不禁好奇,是这少年皇帝真的不知道如今天下已在秦书淮的股掌之间,还是秦书淮真的没有想过要改朝换代,君临天下?

    另外,少年皇帝和国公爷见面以后,虽碍于君臣之礼没有那么多的寒暄之语,但从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们确是如外界所传,亲如兄弟。

    甚至,比兄弟更近几分。

    郑芝龙跪下,口呼万岁,喊得震天响。

    崇祯呵呵一笑,“郑爱卿快起来吧。朕闻爱卿大名多时,安国公每每提起你也是赞不绝口,如今终于见到你了。”

    郑芝龙受宠若惊,忙道,“臣不过区区屠狗之辈,若无皇上隆恩,如今怕是仍在化外夷地漂泊,做些不入流的买卖罢了。却蒙皇上和国公爷谬赞,实在诚惶诚恐,诚惶诚恐!”

    崇祯笑道,“郑爱卿不必过谦了。此番朕让安国公调你去浙江就任海关协理大臣,正是因你于海事、洋情稔熟哪。郑爱卿,你不会觉得委屈吧?”

    崇祯的话每一句甚至每一个字都客气至极,这是秦书淮事先跟他商量好的。他们君臣二人一唱一和,要的就是让郑芝龙放心。

    郑芝龙连忙说道,“回皇上,臣谢皇上隆恩还来不及,又怎会有什么委屈?臣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臣才疏学浅,若在任上有所偏失,有负君恩哪!”

    “郑爱卿太谦虚了。”崇祯顿了顿,说道,“对了,郑爱卿从福建而来,想必在京师也没有安身之处。朕特意命人准备了一套大宅,赏于爱卿。如此,你在京师算是安家了。今后就算你去浙江履职,朕也可答应你每隔三月回京探亲一趟。”

    郑芝龙微微一惊。

    他当然知道,这是崇祯要扣自己家眷为人质。

    这确实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他认为,自己在福建的私兵和战船现在已经完全交出来了,以国公爷的手段,朝廷掌控这些兵力是完全没问题的。

    也就是说,假以时日就算他又跑回了福建,恐怕那些兵和船也都不会再听他的了。

    再者,他现在去就任海关总署协理大臣,又不是什么封疆大吏,手中也无甚兵马,崇祯有什么必要扣押他的家眷呢?

    但很快,他想明白了。

    扣自己家眷,这代表朝廷以后还要重用自己啊!

    国公爷说要让大明的海商遍布世界,那就必须有一支强大的船队,而且到时必然会与海上各国的战船有所交战。

    远的不说,就说大明家门口的刘香和荷兰人,朝廷能容得下?

    而论海战,还有谁比自己更懂?

    所以,朝廷以后必然还要用自己!

    好,好事!

    只要自己还有用就好,就怕自己对朝廷没用了,这才是大麻烦!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嘭”地磕了个响头,大呼道,“皇上隆恩,臣万死不足报其一也!臣,叩谢吾皇,愿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郑芝龙欢欢喜喜地回去了,殿中就剩下了秦书淮、崇祯及太监、大汉将军等。

    崇祯可不喜欢在太和殿中端着架子跟秦书淮说话,于是起身,对秦书淮说道,“秦爱卿,随朕去书房吧。”

    王德化高喊一声“摆驾!”

    秦书淮自是坐不了龙撵的,就先行告退,出了太和殿。

    走了没几步,却见郑芝龙在一处屋檐下垂手而立,不住地哈着白气。

    秦书淮上去奇道,“咦,郑大人,你怎么还没回去?这大冷天的,站这里也不怕冻着!”

    郑芝龙见到秦书淮,欢欢喜喜地上来说道,“国公爷,我在等您哪。”

    “郑大人何事等本公?”

    郑芝龙东张西望了一下,然后凑到秦书淮跟前,说道,“国公爷此行一路送我们郑家老小回京,劳心劳累,在下至今尚未好好言谢,委实心中难安。故而出来后在这等国公爷,斗胆想请国公爷吃顿薄酒,聊表心意。”

    秦书淮心道,这郑芝龙还真是会做人哪,难怪能成一代枭雄。

    不过还是说道,“郑大人客气了,本公本来也是要回京的,顺道罢了。再说,郑大人是朝廷重臣,护送你安全到京师也是应有之意,你就不必挂怀啦。”

    郑芝龙连连摆手,说道,“这可不成。就算撇下此事不谈,那下官之所以能升任海关协理大臣,全凭国公爷在皇上面前大力举荐,下官若不懂说个谢字,那与猪朋狗辈有何区别?”

    秦书淮见郑芝龙如此坚决,就呵呵一笑,“郑大人当真是客气了。这样吧,眼下本公还要去御书房面圣,不知何时能出来。如若郑大人方便,那我们晚上再叙。”

    本来他的计划是见完崇祯赶紧回家的,毕竟可是有小半年没见着媳妇了,怎么可能不急?

    不过转念一想,郑芝龙说要谢谢自己,那回头肯定少不得给自己塞银子,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银子过不去不是?

    而且还有一点,郑芝龙离开老巢来到京师,眼下心神未定,老想着朝廷要搞他。自己要是不理郑芝龙,回头他心里一定会有疙瘩。

    郑芝龙见秦书淮答应了,顿时呵呵笑道,“是下官唐突了,还以为国公爷可以回去了呢。那这样,下官在东华门外恭迎国公爷,多晚都成。”

    秦书淮道,“郑大人不如先回客栈,回头本公去找你就是了。东华门外那可不是等人的地儿,冻人哪!”

    郑芝龙连声道,“不不不,岂有让国公爷来拜访的道理。国公爷快去御书房吧,回头皇上该等急了。至于下官,国公爷就勿要挂怀啦。”

    秦书淮见状,只好冲郑芝龙拱拱手说道,“郑大人,那本公就先去御书房了,咱们回见。”

    “哎,回见,回见。”

    郑芝龙看着秦书淮远去的背影,松了口气。

    从今往后,郑家人可就要在京城扎根了。京城可不比安海,这儿玄机处处,人生地不熟迟早要吃亏。他早已想好了,带来的家产,至少三分之一要散出去,这样才能广结善缘,与京官交好,到时家里人才能平平安安地在这里生活。

    而与国公爷交好,必然是重中之重。只要结交了国公爷,就算京里有人想找茬,都让他找不出来!

    甚至可以说,自己未来的仕途甚至命运,都掌握在国公爷手里。现在不趁此机会打点好他,更待何时?

    一边想一边走,他很快来到了东华门外,然后在小雪中停了下来。

    东华门不远处其实有茶馆,可以歇息,但是他并没去。

    就在这等。

    程门立雪,说的就是一个心诚。

    跟牢国公爷,今后郑家方能平平安安,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