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三十一章 你就是秦书淮吗?
    历史上,郑芝龙和刘香的大战发生在崇祯五年12月,也就是说离现在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而与荷兰人的金门海战则发生在崇祯六年,离现在还有两年。

    不过秦书淮担心,这个时空的历史未必完全按照原有的走。比如,如果郑芝龙被调到浙江就任海关总署协理大臣,那么刘香和荷兰人会不会提前动手?

    所以,在让郑芝龙安排好交接事宜后,他又和郑芝龙关起门来做了一番长谈。

    郑芝龙自然对当前的形势了如指掌,详详细细地把刘香与荷兰人的动向说了一遍。

    总体来说,刘香自从和郑芝龙决裂后,继续做他的大海盗,并且近两年势力不断扩大,对于海域、航线的控制权需求也在日益增大,所以一直在伺机除掉郑芝龙。

    而荷兰人方面,之前主要是因为大明的海禁政策,使它无法与远东地区最重要的经济体进行正常贸易,所以急需一场大战,迫使大明屈服,开放沿岸的港口。

    但现在,朝廷已经开放了浙江沿岸的海禁,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荷兰人的焦虑。不过,荷兰人依旧想除掉郑芝龙的水师,一方面是因为郑芝龙之前跟他们结的怨太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也想独霸远东,或者说至少闽南、东南亚的洋面。

    综合以上,郑芝龙判断,如果他一走,刘香和荷兰人很可能会联手进攻澎湖、厦门甚至安海等港口,迫使他麾下的水师赶来与他们决战。

    而从战船的力量对比上看,郑芝龙虽然有八百多艘战舰,但大多数是只装备了两到三门火炮的快船,或者火船,大型战船,比如装备了十六、二十到三十六门战炮的重型战船只有30艘。

    与之相比,荷兰人在远东拥有50余艘大型战船,而刘香也拥有20多艘大型战船,其余快船、中小型船只,双方加起来都差不多。

    也就是说,郑芝龙吃亏在大型战船不够,数量仅仅是对方的一半。

    所以他近年来才十分低调,不愿意与刘香和荷兰人发生冲突。甚至,他现在也在刻意讨好荷兰人,比如应允给予荷兰人更多的走私便利因为闽南之前掌控在郑芝龙手里,所以朝廷尚未开放海禁,甚至让出马尼拉港口给荷兰人等,就是为了缓和矛盾,争取时间。

    但谁都知道,未来一场大海战是无可避免的。

    在综合这些信息后,秦书淮得出了自己的判断。

    他的判断和郑芝龙略有不同。

    因为从后世穿越而来,所以他太清楚了,荷兰人现阶段要的就是贸易自由,这事实上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这个要求是可以满足荷兰人的。只要获得了郑芝龙的战船,朝廷就可以在闽南也全面开放海禁,相信暂时足以安抚荷兰人。

    历史上朝廷在严厉海禁的情况下,郑芝龙和荷兰人的大战也只是在两年后爆发,那么现在全面开放海禁,根本需求得到极大满足的荷兰人,没理由会提前开战。

    当然,荷兰人的东印度公司在远东可不是正常自由贸易这么简单,他们的胃口大到占领远东进行殖民,中到控制远东洋面收取保护费,小到走私货物以获取最高利润,而这些事情每一件都触碰到了秦书淮的底线远东既然要诞生一个强盛的大明,那么西方人的手就不该伸那么长了。别的不说,至少整个远东要大明说了算,否则还算个鸡毛“臣服四夷、八方来朝”?

    所以,荷兰人是可以安抚并且暂时拖住的,但与荷兰人的一场大战,是无可避免,需要提前准备的。

    而刘香这个大海盗,自然是尽快除去为好。

    这样问题就简单了。

    如果能拖住荷兰人,那么刘香胆子再大也不会主动和郑芝龙的水师交战。所以,要除掉刘香,就要主动进攻。

    刘香的大本营在台湾,也就是说,要想除掉刘香,除了海战,还要登陆作战。

    而要登陆作战,就必须摧毁刘香在台湾的几个港口的岸防。

    摧毁岸防,就需要大口径火炮。

    眼下大明最强的火炮是什么?

    红衣大炮!

    升级版的佛郎机炮!

    思路,就这么出来了。

    其一,给郑芝龙的战船升级火炮,配备清一色红衣大炮。红衣大炮不仅射程更远有效射程1公里左右,而且口径更大,用它来发射实心炮弹足以穿透战船,而且用它来发射散弹、链弹也同样拥有更大威力。

    其二,郑芝龙的战船,由一个可靠的人来控制,这个人必须是极度忠于朝廷的人,并且深谙掌权之道。

    红衣大炮现在已经可以批量产了,无非是钱的问题,而钱的问题现在不是问题。甚至,红衣大炮还可以继续改进,让它威力更大。能改进红衣大炮的人也现成,话说徐光启这个老家伙现在还活着呢。

    那么掌控这八百艘战船,以及两个大型船坞、十几个重要港口的人选是谁呢?

    显然,花沉只懂情报,不适合。李敬亭不用说,更不适合。

    想来想去,秦书淮想到一个人选。

    李大梁。

    这家伙指挥作战未必行,但论权谋之术、驭下之法,怕是仅次于曹化淳要知道他和陈长廷等人,可是仅仅三年就生生地创造出了一个实力不容小觑的江河帮,并且笼络了一大批人,要说他不会权谋之术谁信?

    至于他对朝廷的忠心,就更加无需怀疑了。

    只要他能把战船控制在朝廷手里就行,至于海上的事,有郑彩、陈晖这些老海盗一块帮他,根本不是问题。

    换句话说,接下来的行动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掌控战船,然后爆红衣大炮,如果有时间再爆一波大型战船,半年或者一年后等待与刘香及荷兰人决战。

    到了晚上,秦书淮又与陈晖、郑彩、李魁奇、钟斌等郑芝龙手下做了一番长谈,口头上将他们的官位做了提升,只待到时圣旨下发了。

    这些人大都是闽南人士,给郑芝龙当属下也是当,给朝廷卖命也是卖,而且如今他们是真正归顺了朝廷,今后再也不用担心被朝廷围剿,可以正儿八经地在故土当官,自然皆大欢喜。

    秦书淮相信他们只要脑子没坏掉,是不会反叛的不反叛可以荣华富贵,反叛的话不但要被朝廷追杀,还要被刘香和荷兰人追杀,谁会算不清这笔账?

    一切搞定。

    第二天一早,郑芝龙、郑芝豹、郑芝虎按照计划,带着全家老小、金银细软,在秦书淮及两千武林联军的“护送”下,启程前往京师面圣。

    从郑府出来时,一个年约八九岁的男童忽然走到秦书淮跟前,仔细地打量他。

    秦书淮就停下来,冲他一笑。

    孩童问道,“你就是秦书淮?”

    郑芝龙立即训斥道,“森儿,不可放肆,这是当朝国公爷!”

    孩童却不管,又问,“你是秦书淮吗?”

    秦书淮微微一笑,蹲下来对他说道,“你叫郑森?”

    孩童点头。

    秦书淮心道,郑成功你好。

    孩童又问,“你真的在罗文峪以四敌千吗?”

    秦书淮点点头。

    孩童马上说道,“我长大以后,也要成为你这样的大英雄。”

    秦书淮笑着摸了摸他的头,“好极!你会的。”

    说着,摸了摸怀里,却只有银票,别无他物。

    想起腰间还挂着崇祯给的玉佩,于是将它摘了下来,递到郑森的手里。

    “拿着,这是我送给你的。看到它,你就要想起今天说的话。不过,你知道怎么才能成为大英雄吗?”

    郑森毫不客气地接过玉佩,说道,“知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英雄当如是。这是你说的,没错吧?”

    秦书淮正色道,“没错,好样的!”

    历史上,郑成功在得知父亲郑芝龙降清以后,毅然到孔庙烧了衣服,以示与郑芝龙恩断义绝,并且带着部分将士去了台湾,继续抗清大业。

    他能说出这番话,秦书淮不觉得意外。

    倒是郑芝龙脸色蓦地大变,因为他看出这块玉佩是大内之物。

    忙对郑森说道,“森儿,不得无礼。快快把这玉佩还与国公爷,这东西是你能要的吗?”

    秦书淮起身,对郑芝龙轻笑道,“郑大人,我很喜欢你家公子,这块玉佩就当是我给他的见面礼了。万勿推辞。”

    普通人是不敢把御赐之物再转送给人的,但是秦书淮这里没什么不敢的。

    郑芝龙见秦书淮如此坚决,只好忙行了个大礼,说道,“下官谢国公爷赏赐!”

    他内心是无比激动的。

    在他看来,这是秦书淮笼络自己的表现。

    说明自己对他来说还有用,而且有大用!

    而秦书淮,是注定要登基大宝、君临天下的人啊!

    此中意味,够他细细品味很多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