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二十八章 进退两难的郑芝龙
    郑彩不傻,知道秦书淮悄悄来到自己府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但这事于他而言太过石破天惊,可谓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所以他不敢确认秦书淮的意思。

    便小心翼翼地问道,“国、国公爷,您的意思是?”

    秦书淮呵呵一笑,“没什么意思,本公就是随便问问。郑将军要是不好回答,就当本公没问。”

    见秦书淮起身要走,郑彩忽然有一种强烈的失落感。

    仿佛国公爷一旦踏出这个门,他会损失一个今生都无法再触及到的机会。

    于是连忙说道,“国公爷,末将可以回答,可以回答!”

    秦书淮点了点头,“那就说吧,本公听着呢。”

    郑彩稍稍沉吟了下,说道,“回国公爷,郑将军麾下目前实有战船约八百艘。之前约是一半归末将统领,不过自打郑将军的五弟郑芝豹崭露头角后,末将目前就只能统领一百余艘了。估计再过些时日,就这一百余艘,都要交给郑芝豹管带了。说白了,郑将军只信自己的亲兄弟,什么时候又信过我们这些外人,哎……”

    郑彩兴是仍有些酒精上头,跟秦书淮大吐起苦水来。

    花沉马上说道,“郑彩,你说的这些国公爷早就知道了,还用你说吗?赶紧回答国公爷的话,别绕圈子。”

    郑彩忙道,“好!好!国公爷问末将能统领多少战船,不吹一点牛皮,只要国公爷一句话,末将统领一半的战船是没问题的。”

    秦书淮摇头道,“那不够。”

    郑彩心中着急,又道,“还有!还有陈晖那,他现在郑芝虎手下任副将,直接掌控的战船也有一百多艘。他跟我是拜把子的好兄弟,只要国公爷许他个前程,必然会替国公爷效劳。咱兄弟二人可都对国公爷仰慕的紧呢!”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那还有剩下的两三百艘呢?”

    郑彩为难地说道,“剩下的两三百艘战船,全部掌控在郑芝虎的手里。郑芝虎很能打,在军中威望也高,所以他手上的船恐怕没人能拿走。”

    秦书淮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样么?”

    想了会,又道,“郑芝虎的战船,现在都在海上么?”

    郑彩道,“大部分都在海上,不过每隔三个月都会回魍港、安平等港口修整。”

    说完,他悄悄抬头看了眼秦书淮,却只见他依旧眉头微蹙的样子。

    于是咬了咬牙,又压低声音说道,“国公爷,海上传令靠的是人、令合一。人必须是将士们信的过的人,令必须是郑芝虎身上独一无二的金字海令。人咱们现在是有了,就让陈晖去。所以只要国公爷能得到郑芝虎的金字海令,就可以让他手下的战船全部回来。只要他们一回来,国公爷就可以对他们整编了。”

    秦书淮眼珠子微微一亮,随后笑着拍了拍郑彩的肩,说道,“郑将军真是个聪明人,本公喜欢聪明人。眼下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像郑将军这样有勇有谋的将才,未来前途无量啊!”

    郑彩又惊又喜,连忙说道,“多谢国公爷栽培!末将一定尽心尽力,为国公爷效犬马之劳。”

    对于郑彩来说,没什么比当上大官,光宗耀祖强了。

    当然,不光是他,想不干海盗当大官,甚至封王拜相的人比比皆是,郑芝龙不也如此?

    ……

    同一时刻。

    郑芝龙书房内,灯火通明。

    里头就三个人,郑芝龙、郑芝豹、郑芝虎。

    三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在宴席上,他们是强颜欢笑也好、一时没看清局势也好,总之看上去确实春风得意,笑得合不拢嘴。

    但是现在,他们感受到了某种异样。

    郑芝龙很清楚,自己坐拥三万雄兵,其中除了两万飘在海上,还有一万多驻扎在安海镇中。这些兵明面上说是朝廷的兵,但实际上只听他号令,是名副其实的“私兵”。

    以前朝廷弱,打鞑子、打魔教、剿匪尚且不及,自然无暇去管他这个至少已经在明面上投降,并且确实在为朝廷效力的“游击将军”。

    但现在不同了!

    朝廷突然有了国公爷这等不世出的大才,竟生生把帝国从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不仅如此,现在的大明隐隐有国泰民安、天下初定之象!

    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朝廷现在还能允许他再养这么多私兵?

    一想到这,郑芝龙背后就冒起阵阵寒意。

    所以宴席结束之后,他立即找来了这两个他最信任的弟弟,商议大计。

    “二弟、五弟,就不要闷着了,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吧,咱们没时间磨蹭了。”郑芝龙语气急促地说道。

    郑芝虎说道,“大哥,现在的关键在于朝廷,或者说这个国公爷对咱们是个什么态度?若是朝廷真想重用咱们,那咱们就好好给朝廷效力,不说将来坐镇一方、封妻荫子,保住咱好不容易拼来的家业总是没问题的。”

    郑芝豹接话道,“二哥说的对。那秦书淮不是想开海禁吗?那不正是需要咱们战船的时候?再说了,若是朝廷想动咱们,何必还给封二哥你为南安伯?”

    郑芝龙凝声道,“你们想的都太简单了。一个区区南安伯,虚名而已,朝廷一个铜子儿都不用出,用来麻痹我们是再好不过了。可是你们别忘了,咱们眼下之所以能过富贵日子,正是咱们手上有八百艘战船,三万兵马!如果朝廷想收回去,咱们怎么办?”

    郑芝虎说道,“这正是我担心的啊!朝廷要是给咱画个大饼,然后收走咱们的船和兵,再回头反戈一击,到时咱们可就是砧板上的鱼,任朝廷宰割啊!”

    郑芝豹想了想,说道,“那既然这样,倒不如带着咱们的船和人远走高飞!咱们回东番,他秦书淮本事再大,还能翻洋过海地来找咱们?只要不在这里,咱们去哪都不怕,这闽南的海上有谁是咱们对手?”

    郑芝龙叹了口气,“谈何容易。你以为东番现在还是我们的地盘?那里有荷兰人,有刘香,还有许心素残部,咱们在那里只有一个魍港,若是去了那里,可一切都得重头再来了。”

    郑芝虎说道,“没错。东印度公司的荷兰人早就想跟咱们决战了,据说刘香也跟他们勾结上了,如果没有闽南沿岸港口的支持,咱们很难打赢。”

    历史上,郑芝龙之所以击败刘香和荷兰人,一方面是因为开战时他的战船和兵力比现在还强,另一方面就是他在虎门、金门等地有强力的补给与岸防支持。

    而他现在一旦离开,就像没有根的浮萍,荷兰人和刘香势必会抓住机会提前对他发动进攻,到时他不但很难找到地方补给,而且一旦战事不利,连回港防守修整的余地都没有,这种海战怎么可能打赢?

    再一个,郑芝龙不愿意离开的原因就是,他舍不得故乡,舍不得他在繁华大明的荣华富贵。如果他是一个愿意抛弃富贵的人,那么历史上他也不会投降满清,而是和他儿子一样,带着手下去台湾了。

    郑芝龙犹豫不决,只觉进亦忧退亦忧。

    郑芝豹忍不住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不成咱们等他秦书淮来收咱们的船、咱们的兵?这可是咱们的命根子,要是被收去了,咱可就真成了鱼任朝廷宰杀了!别忘了,咱这些年打过朝廷的码头,杀过朝廷的官,投降后还是占地为王,什么巡抚什么皇帝咱都没正眼瞧过,这大明朝从上到下都视我们眼中钉肉中刺,要是没兵没船咱能有好日子过?”

    郑芝龙沉吟了会,说道,“船是不能交的。崇祯如果继续让我们镇守闽南洋面,那咱们就真心实意帮他守。但是他要想抢咱们的船,可没那么容易!二弟、五弟,你们明天一早就出海,只要你们把船攥在手里,谅朝廷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