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二十四章 30两开拔饷的连锁反应
    秦书淮下令,五万大军原地修整三日。

    同时照例发开拔饷银。

    这次开拔饷银史无前例地高达一人三十两,不分魔教兵、朝廷兵还是武林联军,一视同仁。

    一百五十万两饷银发下去,军心振奋。

    但副作用是,军中又弥漫起一股慷慨赴死的气氛。

    士兵们基本都没去过西域,但对西域之现早有耳闻,什么流沙吃人,沙暴吃人,大漠中各种妖魔鬼怪遍地,更要吃人。

    而国公爷竟一出手就发了一人30两的开拔饷,足足抵得上两年的军饷!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国公爷要买咱们的命!

    只是此去西域生死茫茫,要这30两银子何用?

    于是,这些兵都开始拿这30两“安排后事”了。

    魔教兵都没有二话,全部将银票集中后,派了几个可靠的人送回了光明顶,指明是给之前大战中伤残的弟兄颐养余生用。

    朝廷兵拿到钱后,大都通过钱庄寄回了家里,算是最后孝敬父母或奉养妻儿之用。以致连续几日,在嘉峪关附近县城的钱庄里,都有大批眼睛赤红甚至痛哭流涕的大头兵去寄钱,寄钱之时还不忘让伙计写上几句“遗言”,托给家里人。弄得钱庄的伙计、掌柜们都跟着心酸起来,不少钱庄的掌柜表示,但凡远征士兵寄钱回家的,一律不取分文,必定全数交到。

    而武林联军的士兵就很看得开了,除了少部分也寄钱回家,大多数都拿着钱去了附近城镇花天酒地,好好痛快了一回。

    不光自己痛快,而且不少联军士兵还带着朝廷兵甚至魔教兵一起去“痛快”!

    联军士兵本就来自江湖,自认此去九死一生,自是越发豪迈不羁,加上手里有的是钱,所以但凡要与他们一同出征的人,甭管认识不认识,看谁顺眼就拉谁一起去喝酒快活,可着劲要把这足足相当于朝廷兵两年军饷的开拔饷在三天内花完!

    倒是让联军士兵、魔教兵、朝廷兵很快都打成了一片。不少联军士兵和魔教兵半年多以前还在战场碰到过,但是几顿大酒下来,马上就成了“同赴死”的好兄弟!

    这一百五十两开拔饷所引发的一连串效应,让秦书淮当真始料未及,又哭笑不得。

    谁说打个叶尔羌就九死一生了?我可没说让你们去送死啊!纯粹是远征西域太辛苦,给你们额外津贴而已啊!

    ……

    崇祯四年七月二十,晴。

    碧空如洗,万里无云。

    一万武林联军,两万官军,外加两万魔教兵,总计五万人马,云集于嘉峪关口,等待秦书淮下达西征的命令。

    这五万人堪称中原最强的军队。武林联军和魔教兵自不必说,就是那两万官军,也大都是之前从兰州撤出来的百战之师,绝对的精锐。

    远征军以原三边总督卢象升为主帅,李定国、梅印之为副帅,张啸、孟威、金纲、吴烈、贺人龙、杜文焕为副将,同时还有沈溪、不二散人、三使徒、五使徒、六使徒、孟虎、赖三儿、陈敬等高手随军出征,可谓人才济济,高手云集。

    旌旗猎猎,壮士如虎。

    秦书淮傲立城头,望着底下黑压压的士兵,心潮澎湃。

    征服四夷的战争,就从今天开始吧!

    西域,自成祖以后便悬于塞外,大明再无进行过有效统治。而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大明的商人、马队往来西域者与日增多,却因西域的混乱和对大明的敌视而备受欺凌、勒索甚至横遭不测。

    曾几何时,途径西域的丝绸之路是何等辉煌。然而到了现在,大明的商旅被逼得不得不放弃陆路,转而开辟海上丝绸之路。

    何故?

    国弱也!

    强国之道,在于不战而屈人之兵。昔日班超凭三十六骑便平定西域,是因他真的天神下凡?非也!只不过他背后有个强盛的大汉,以至于可一言搅动西域风云。

    大明,也要有此天威!

    这条让大明走向西方,输出商品、文化和价值观的必经之路,今后必须控制在大明手中!

    换句话说,即便系统没有给出臣服四夷,万邦来朝的任务,他也一定要远征西域!

    想到这里,他热血燃烧,虎躯一震,指着关外那一片茫茫的黄沙原纵声说道,“诸位将士!自万历年以来,漠北蒙古、漠南瓦剌、辽东鞑子屡犯我大明,狼子野心食之不饱!幸赖我朝将士忠勇奋起,以赤胆忠魂、累累白骨筑起血肉长城,使来犯之敌莫不败逃!然,如今周边四夷虽暂时偃旗息鼓,但其亡我之心不死。何也?大明富饶也!”

    “中原有他们想要的绫罗绸缎、金银珠宝和美丽的女人!自古以来,中原国强,四夷温顺如羊,而中原国弱,四夷就会变成吃人的狼!汉时如此,唐宋如此,到我大明朝仍是如此!”

    “所以,今天你们为什么要出征?”

    “我要你们去告诉他们,告诉他们八个字: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大明国威所在,狼子野心必死!我大明兵锋所指,不臣之邦尽诛!要让他们知道,大明之强不可犯,大明之威不可欺!”

    “让他们从此臣服于强明脚下,永世不敢犯中原!这,就是你们出征的意义的!”

    “臣服四夷,自西域始!众将士,去吧!本公在这里等你们回来!”

    声声如雷,震人心魄,传音数里而不绝!

    五万将士无不精神大振,热血沸腾!

    秦书淮没告诉他们打通西域对大明的经济有何益处,因为很多大头兵未必懂。

    但是告诉他们,把几个虎视眈眈的邻居打疼了他们以后才不敢再来,这个道理谁都懂!

    自万历以来,大明国力日衰,随之外患不断,关外四夷突入中原劫掠就如同逛自家后花园,谁愿意自己家里总是无缘无故、隔三差五地被抢?

    身为士兵,谁愿意没事就提着脑袋去打仗?

    所以,趁如今大明兵强马壮,去这些个“老邻居”家里耀武扬威一下,让他们今后断了再来抢劫的念想,这种事他们想干、愿意干!

    因为解气!更因为无上的荣光!

    站在秦书淮身后的卢象升、李定国二人亦是热血翻滚,豪气在胸!

    卢象升拔出佩剑,大喊道,“臣服四夷,自西域始!”

    城下士兵无不跟着齐声壮吼!

    “臣服四夷!臣服四夷!”

    吼声震天,直冲天际,引得无需出征的嘉峪关守军亦不禁热血慷慨,竟跟着吼了起来。

    太阳越升越高,开始炙烤大地。

    秦书淮拔出倚天剑,剑指远方,大声道,“全军,出发!”

    车辚辚马萧萧,壮士出关!

    城头上,卢象升、李定国等人向秦书淮告别。

    卢象升豪迈道,“国公爷,西征不胜,下官一日不还!卢象升,就此别过!”

    李定国则向秦书淮郑重地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言简意赅地说道,“定国必不辱使命,请国公爷放心!”

    李定国很清楚,秦书淮让他去远征,而且还破天荒地让他一个降将当远征军副帅,这是给他机会,保他一个前程!

    从当日的败军之将,摇身变成大军副帅,这中间的种种过往他都铭记在心。尤其是当日秦书淮伤重之际,向他托付江河帮和武林联军的场景,更让他终身难忘!

    他知道,目前的自己,还不配得到国公爷如此礼遇。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要想全天下证明,国公爷没有看错人!他李定国,够资格与国公爷共谋一场宏图霸业!

    李定国是这个想法,卢象升又何尝不是呢?

    秦书淮却是风淡云轻地一笑,说道,“两位要记住,凡事稳妥为先,切莫焦躁激进。”

    李定国和卢象升点头称是,随后急匆匆地下了城墙。

    魔教的沈溪等人也随机告辞。

    剩下的就是江河帮人了。

    秦书淮轻轻踢了赖三儿一脚,说道,“记住,一切听指挥,要是再敢胡来回头我扒了你的皮。”

    赖三儿没有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只是勉强撑出一副讪笑,说道,“知道了。帮主,赖三儿这一去至少一年半载,以后就没人帮你跑腿了,你自己要……”

    秦书淮又踢了他一脚,笑骂,“天底下会跑腿的就你啊?”

    然后又对陈敬说道,“敬儿,这里你最小,远征在外要自己照顾好自己。”

    说着,拿出一个锦囊塞给他,“你姐给你求的平安符,希望你能平安回来。我,也这样希望。”

    陈敬眼眶微微一红,点头道,“属下知道!”

    与孟威等人一一嘱咐后,所有人都下了城楼。

    秦书淮站在城墙上,目送大军远去。

    直到最后一个人消失在地平线上。

    随后,转身回去。

    他准备南下,那里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在等他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