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七百二十一章 西征将领
    三人寒暄了一番后,进得城去。

    进城后,洪承畴说道,“国公爷,秦王殿下已在王府备下了酒席,他嘱托下官,务必要请国公爷去王府吃口接风酒呢。”

    明代的秦王历来都在西安就藩,现任的秦王是朱存机。

    秦书淮心道,看天色现在也才八点多,这吃的是哪门子的席。

    不过人家秦王诚意相邀,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

    于是说道,“秦王美意我等自不可却,那便去讨杯酒喝吧。”

    洪承畴道,“呵呵,那咱们这就过去吧。至于押运粮草的兄弟,下官会派人负责招待的。”

    三人就径直来到了秦王府。

    在门口,远远就看到一雍容华贵的中年男人迎了上来,想必应该就是秦王朱存机了。

    倒是很给秦书淮面子,要不然按礼节应该是秦书淮进府去拜见秦王的。

    “国公爷,呵呵!”朱存机迎上来笑呵呵地说道,“国公爷英姿,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哪!”

    秦书淮也很给面子地做了一揖,说道,“下官秦书淮拜见秦王殿下。惊动殿下出府,实在诚惶诚恐。”

    朱存机哪敢拿架子,连忙上去握住秦书淮的手,说道,“国公爷多礼了!这一路风尘仆仆,想必定是劳累了吧?本王略备薄酒为国公爷接风洗尘。来来来,快请入府吧。”

    说罢,执秦书淮的手入府。

    秦王府虽没有福王府那般高调,但依然堪称奢华。

    入府之后,来到宴厅,但见貌美侍女盈盈,又闻丝竹管弦靡靡,一张铺着金丝绣花红桌布的大圆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菜,可谓山珍海味,丰盛无比。

    秦书淮心想,大早上就吃这个,不会拉肚子么?

    好吧,有钱人的世界咱不懂。

    入座之后,秦书淮端起酒杯,先对朱存机说道,“这杯酒下官先敬王爷,感谢王爷设宴款待。”

    朱存机呵呵一笑,“国公爷言重了!国公爷为国事奔波劳碌,我等身为大明的一份子,犒劳下国之功臣岂非应有之意?来来来,本王先干为敬。”

    说罢,一饮而尽。

    秦书淮也干了杯中酒。

    四人先不谈正事,觥筹交错了一番,气氛相当融洽。

    酒过三巡之后,秦书淮说道,“对了,洪大人,陕西境内的新政落实地如何了?”

    算是开始聊事情了。

    洪承畴不急不忙地说道,“回国公爷,新政令推至陕西之后,陕西官民无不拍手称快。按照新政,政官司农、工、商、税、河道等职,按察使司讼、狱、纠纷等职,而武官则专司军职,三方各行其职互不从属,此三权分立之法陕西各阶官员均已接受。截至目前,陕西已基本做到每县、每州、每府都有提刑衙门与税务司。本月税务状况,有望比上月翻一番。”

    秦书淮听得频频点头,很是满意。

    洪承畴说到这里,语调稍稍提高了些,又道,“而关于土地新政,在秦王殿下的带领下,也取得了极快的进展。截至目前,陕西境内已有两万三千顷良田从富户手里转卖到了无地、少地的农民手中,另有一万两千顷登记在册,准备下一步继续专卖给农民。这其中,还有五千顷就是秦王殿下的。可以说,秦王殿下为了号召天下响应新政,当真是尽心尽力,以身作则啊!”

    朱存机马上轻笑道,“哪里哪里,本王身为皇亲国戚,值此国家兴亡之际,自当竭尽所有报效朝廷,洪大人言重了。”

    秦书淮看洪承畴和朱存机都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由心里一笑。

    朱存机明明之前还对新政不予置评好么,现在才把地拿出来登记,还说什么竭尽所能报效朝廷?

    毫无疑问,肯定是前几天自己整福王的事传到他这里了。

    所以他才去找洪承畴登记土地,而洪承畴主政一方,自要和秦王搞好关系,当然要说他好话了。

    说来说去,朱存机是以为自己来西安就是整他的,所以干脆主动卖地,防止被自己又打儿子又敲诈。

    话说,自己现在的牌子就这么臭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总归是好事。

    于是说道,“秦王殿下高风亮节,下官敬佩之至。来,下官敬王爷一杯。”

    朱存机松了口气,心想这事儿应该能过关了吧?他不会再来找麻烦了吧?

    于是如释重负地举杯,说道,“国公爷谬赞了,呵呵呵。”

    朱存机的心事了了,但是卢象升的心事可没了呢。

    他在想是这会儿说呢,还是回去再说。

    这时,秦书淮说道,“对了,卢大人怎么恰好也在西安?”

    卢象升听秦书淮问起,便一咬牙,起身对秦书淮做了一揖,说道,“国公爷,下官来西安,正是想见国公爷一面,与国公爷当面请愿。”

    “哦?什么事还劳卢大人大老远跑过来啊?”秦书淮呵呵笑道,“这本公倒要好好听听了。”

    卢象升说道,“国公爷,西征一事,下官廷议后回到太原,心中一直激荡难平。复思再三,下官想随大军一同出征。下官虽才疏学浅,但一身报国热血却不输谁人。荡平西域,扫平贼夷,扬我大明煌煌国威,护我大国泱泱百姓,沙场点兵,挑灯看剑,正是下官生平之志。求国公爷成全!”

    秦书淮明白了,合着卢象升也想通过西征捞点本钱。

    是个机灵人,知道西征赢面很大,所以要来捞一把。

    也是个实在人,虽然官居总督、内阁,却也没飘飘然,知道自己功绩不足还得好好历练,不惜去西域荒漠之地吃一番苦头。

    不过,卢象升要是去了西征,会不会让李定国的风头没那么突出了?

    这次西征,原本可是专门给李定国的秀场。

    想了想,他问洪承畴道,“洪大人,西征的将领本公确实未定,你有什么想法呢?”

    洪承畴沉吟了下,说道,“国公爷,下官以为,西征的五万人马,必然是由武林联军与官军共同组成的。联军方面,自需由熟悉联军的将领统领,而官军方面,下官看由卢大人统领,并以贺人龙、杜文焕二将辅之,当可。届时,国公爷作为大军统帅,只需纵览全局,居间调度,便可周全也。”

    秦书淮心想,看来卢象升和洪承畴都事先说好了啊。

    看来,这个机会还是应该给他的。

    于是说道,“洪大人言之有理。那么,卢大人就随军出征吧,回头本公会向皇上举荐的。”

    卢象升大喜,忙道,“多谢国公爷成全。”

    秦书淮又道,“对了,洪大人,那个李定国在陕西表现如何?”

    洪承畴一愣,但马上说道,“是极好的。对了,下官认为此等人才,当可随军出征,为国效力。”

    秦书淮呵呵一笑,心道老洪啊老洪,你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