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二十章 魔教的好意
    从洛阳到西安有700多里路,因为有大批粮草辎重,所以行军甚慢,足足赶了七天的路才到西安城十里外的灞桥镇。

    此时天已黑,秦书淮便令粮草队在镇中休息,等明天一早再进城。

    正当大伙儿有序入镇时,忽然前边跑来两匹快马。

    马还没停,便有一人喊起来,“秦老弟,别来无恙啊!”

    秦书淮一听就知道是不二散人。

    等二人走近,发现除了不二散人,魔教烈火旗旗主吴烈也来了。

    孟威孟虎等人都是眉头一皱,不明白魔教既然已经退兵,又为何来找国公爷,于是不约而同策马上来,分立秦书淮左右,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

    秦书淮微笑着对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无需紧张。

    随后冲不二散人和吴烈抱拳道,“不二老哥,吴旗主,久违了!”

    两人立即抱拳回礼。

    吴烈说道,“秦盟主,这半年你做的好大事啊!先是大手一挥免了天下农赋,又以雷霆手段迫使地主豪绅分田于民,还一改吏治,以三权分立之法令官场焕然一新。如此手腕、如此雄心,吴某佩服!佩服!”

    吴烈连说了两个“佩服”,并且都用了重音。

    不二散人立刻接话道,“呵呵,吴老弟说的没错。秦老弟身在江湖,江湖就被你搅得翻天覆地,没想到进了朝堂,做事还是这般惊天动地。你这大明之妖的名头,果然名不虚传啊!老哥不光佩服,而且佩服地五体投地,佩服地心服口服。”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不二老哥、吴旗主,咱们都是老相识,就别说这等场面话了。”

    顿了顿,又道,“秦某如今做的,不过就是当日在燕教主面前所说的而已。想当日燕教主虽身受天地功之苦,却仍不忘忧国忧民,抛开贵我双方私仇,与在下探讨共兴天下之策,委实让人钦佩。时至今日,秦某亦常回想燕教主英姿。所幸秦某这半年所做之事,总算不违当日所言,日后好歹有脸去燕教主坟前上一炷香。”

    这番话一半是客气,一半却是真情流露。

    说起来,那日如果没有燕无月在半路替他拦住了女帝,他早已死在女帝的手里了。

    而一个值得探究的细节是,燕无月如果只想同女帝同归于尽,完全可以等女帝杀了秦书淮之后再出来。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在秦书淮生与死的瞬间,燕无月做出了从某种程度上说足以改变大明历史的决定。

    他认为秦书淮不该死,或者说不能死。

    这意味着什么呢?

    或许意味着,他已经认可了秦书淮之前对他说的那些治国之策,也认可了秦书淮的存在,对天下人有益。

    尽管,秦书淮曾杀了数万魔教教徒。甚至,连燕无月的亲生儿子也差点因秦书淮而死。

    但燕无月依然选择他死,秦书淮生!

    从这个角度来说,秦书淮对燕无月是充满感激的。

    而且,他同样承认,如果没有被天地功乱了心智,燕无月很可能会和他走到同一战线平乱世,兴天下。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对燕无月又是敬佩的。

    秦书淮这番话说得客气而又诚恳,让不二散人和吴烈听了舒服至极。

    吴烈忙道,“秦盟主当日在先教主跟前所说的话,眼下在我教已人尽皆知了。正因为秦盟主如今所做不违当日所说,甚至比当初说的要更令人惊叹,所以我教上下对秦盟主心服口服。而我二人此次前来,也是带了教主和右护法的口信。”

    秦书淮马上问道,“哦?贵教已经拥立新任教主了?”

    吴烈道,“正是。所谓群龙不可无首,我教从甘肃撤军后就已拥立少主为我教第五十六任教主了。”

    “哦,如此甚好!”秦书淮喜道,“悔之兄弟善良仁厚,必能带领贵教重振神威。对了,你们带来的口信是什么?”

    吴烈说道,“教主说了,秦盟主所推之新政,是利国利民、千秋万代的大事,相比起来我教私仇微不足道。眼下正是新政推行的关键时刻,若是分心别事或功亏一篑。故此,教主特命我二人前来告知秦盟主,当日半年西征之约,秦盟主可暂且放一边。再过半年也好,一年也罢,我教都愿意等。另外,新政推行之时,无论朝廷还是江湖若有什么变故,我教愿倾力以赴,帮秦盟主平定!”

    不二散人又补充道,“这不光是咱们教主的意思,也是梅护法及几位使徒的意思。说起来,这事还是梅护法先提出来的,他怕你分心坏了大局!”

    吴烈笑道,“梅护法大抵是最关心新政的了。这些日子他一人一剑周游于各地,不时传来书信详述各地新政的见闻,言辞之中难掩激动与振奋,直言此乃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也!所以,他一直建议教主,要尽全力帮朝廷、帮秦盟主。”

    秦书淮听到这里,说道,“秦某多谢贵教美意。贵教虽身负血海深仇,却仍以天下黎民为先,秦某感佩之至。不过,西征一事乃秦某亲口答应贵教,岂能言而无信?两位且看,这车上装的是什么?”

    吴烈和不二散人借着无数火把放眼望去,只见数百辆大车延绵不绝,车上无不装满满当当。

    吴烈奇道,“难不成这是军粮?”

    秦书淮点头道,“没错,正是远征所需军粮。这里只有七万石,还有十万石正在运往兰州的路上。”

    “秦老弟真决定现在就西征了?”不二散人忙问。

    “正是!”

    “可有把握?”

    “有武林联军,有陕西强兵,自有把握。”

    吴烈和不二散人对视了一眼,显然这个情况他们没料到。

    原本魔教上下一致认为,秦书淮到现在还没起兵的迹象必然是因为困于新政之事,暂时无法远征。可没想到,人家连军粮都已经筹好了。

    吴烈又问,“此时新政只刚刚推行,千头万绪正需秦盟主来梳理,若秦盟主带兵远征,新政怎么办?”

    秦书淮苦笑一声,“且看吧。我是这么打算的,先和叶尔羌在边境打一仗,若是顺利,那我就不必亲征了。若是不顺利,怕是还得亲征一次,新政一事也就只好放一放了。吴旗主,不二老哥,叶尔羌和准噶尔,两者之间必有一个会成为我大明的心腹之患。只有尽早解决,将来才能少做牺牲。”

    吴烈想了想,说道,“秦盟主,西征之事能否先稍缓一下,我与不二老哥先回光明顶将此事禀报教主。请秦盟主放心,相信教主知道后,绝不对袖手旁观!”

    不二散人也说道,“没错,西征叶尔羌,为了就是灭了若羌为教主、左护法报仇。我教若是袖手旁观,那还算报什么仇?”

    秦书淮可不就要他们这句话么?

    说道,“若是贵教能伸出援手,那自是极好的!这样,我在兰州等贵教消息。”

    吴烈立即说道,“好!我二人这就回光明顶。”

    秦书淮道,“两位,也不急于这一时吧?我们许久未见,何不进镇子先喝上几杯叙叙旧?”

    不二散人听到喝酒,倒是蠢蠢欲动。

    没想到他还没开口,吴烈就抢先说道,“事情紧急,我们还先行回去禀报教主为好。此事早一刻定下来,便多一刻谋划的时间。至于喝酒,便等大事定后,吴某必与秦盟主一醉方休!”

    说完,还很不识时务地对不二散人说道,“不二大哥,咱们赶紧走吧。”

    不二散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好对秦书淮说道,“秦老弟,酒给老哥留着,回兰州城再喝。”

    秦书淮呵呵一笑,“必然,必然!”

    ……

    在镇上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大队开进西安城。

    令秦书淮感到意外的是,来迎接的除了洪承畴,竟然还有总督三边军务的卢象升。

    不禁纳闷:卢象升不是应该在太原么?怎么跑西安来了,之前也没听说他要来这啊?

    卢象升来西安,正是因为知道秦书淮要来西安。

    他也想请战!

    他很清楚,要想请战,需先向国公爷请。只有国公爷同意了,皇上才会同意。

    他为什么要请?

    这就要从他这一年多时间里梦幻般的蹿升说起了。

    卢象升,现年只有31岁。

    却已经位居总督,且入阁执政,放眼大明这都是极少的。

    最重要的是,他到现在都并没有太大的功绩。

    历史上他平三边、抗清军,打仗勇猛又善于治军,中原流寇称他“卢阎王”,明史称他“不世之才”,连清军见了他都头疼。赫赫功勋之下,年仅36岁就官拜总督,可谓誉满天下的一代人杰。

    可问题是,他发迹是从崇祯六年开始的,而现在才崇祯四年,天下就已经初定了,哪还有他什么事?

    尽管他到任三边总督后,显示出不俗的军事才能,在秦书淮和魔教、高迎祥大战的时候,稳住了张献忠等其余流寇,并且把三边治理地井井有条,但是凭这些就进了内阁,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

    顺便,对于自己为什么能奇迹般地从一个丁忧在家的前知府,一跃成为三边总督,他到现在也不明白。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能有今天,是国公爷的一力举荐。

    但是他心虚。

    虽然他认为自己的才能足以胜任总督、内阁之职,但是没有殊勋在身,他觉得自己配不上如此高位。

    所以,他迫不及待地想证明自己。

    他尤其想让自己的伯乐秦书淮看到,他没有选错人!

    他卢象升,对得起国公爷的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