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十十九章 强权
    孟威很快把福王的话传达给了秦书淮,秦书淮听完笑了。

    笑完之后,对孟威说道,“老孟,坐。”

    孟威坐下,却不言语。

    似仍有心结。

    秦书淮轻哼一声,说道,“你看到了么?我打了世子,威胁了福王,但事情并没有闹大。当你以为事情会失控的时候,它又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

    孟威道,“国公爷神机妙算,孟威佩服。”

    却是有些言不由衷。

    “不是本公神机妙算”,秦书淮走到孟威跟前,换了语气,推心置腹地说道,“而是这个世界的规律使然。要想把一件事情闹大,除非双方势均力敌,互不相服,你一潮我一浪,才可能掀起海啸。但福王,显然不配做我们的对手,他竭尽全力掀起的小小波澜,本公挥挥衣袖就可灭之!”

    孟威抬头,眼中流露一丝惊色,只因秦书淮的话太过野心蓬勃,令人不寒而栗。

    秦书淮没有停顿,反而以越发凌厉的口吻,继续说道,“本公再告诉你一句实话,别说福王,就是放眼大明,现在都不存在能与我们一较高下的对手!我们,就是强权!”

    “强权是个好东西!有了它就可以做我们想做的一切!但你知道为了得到它,武林、朝廷有多少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因此长埋地下,又有多少无辜的百姓横受牵连而家破人亡?甚至那些流寇、鞑子、魔教中人,有多少是在不明不白中送了性命?”

    “正因为获得强权是如此不易,所以我们一定要把它用得淋漓尽致!我们要用强权为新政开道,要用强权去打破一切不公平!在新政面前,在理想面前,在事关千秋的宏图伟业面前,我们要用强权告诉一切胆敢阻挡者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正因为我们拥有强权,所以我们才可以让新政变成全天下人的新政!我们可以清除所有敢于阻拦我们的人!如此,我们的天下,才会变成我们想要的天下!这个世界,才会回到它本该有的样子!”

    “为了等到这天,皇上和本公都殚精竭虑,甚至赌上性命孜孜以求!我们都做好了不成功便成仁的准备!如今眼看大事将成,怎可因为福王这一小撮人而功亏一篑?”

    “所以老孟,我因何骂你,你明白吗?”

    孟威浑身的肌肉微微颤动,眼眶微红。

    想起自己跟了国公爷这么久,明知国公爷为了再兴大明置生死荣辱于度外,却在这个时候仍对他有所误解,不禁赧然。

    再想起国公爷对自己的信任和坦荡,更是愧疚不已。

    他缓缓起身,躬身一拜,哽咽道,“国公爷,孟威……明白了!”

    秦书淮微微一笑,轻轻地拍了拍孟威的肩。

    “走吧,咱们去福王府,看看老福王要如何鼎力支持新政。”

    孟威难堪地一笑,“好,这就去!”

    秦书淮便带着孟威等人,又去了福王府。

    入府后,见到福王,秦书淮满面春风地说道,“下官闻福王殿下急召,不敢怠慢,特来拜会。”

    福王阴郁地看了秦书淮一眼,根本没心情跟他寒暄。

    直接说道,“国公爷,本王想了想,新政是我朝前所未有之大事,于国于民都有利无弊,故而愿尽绵薄之力,卖掉先皇所赐二百万亩良田,以为皇上分忧。”

    秦书淮呵呵一笑,“福王殿下果然心系百姓、忠诚谨勉,下官佩服!福王报效朝廷的拳拳之心下官定当如实上奏,想必皇上一定会大为感怀,下旨嘉奖的。”

    说到这里,又话锋一转,道,“对了,王爷让孟威带话,说要鼎力支持新政。那么想必除了卖田,一定还有其他支持之举了?正好下官主持新政,不如就与下官说说吧?”

    福王恨不得拿起茶盏砸在秦书淮那张厚颜无耻的脸上。

    这是摆明了要敲竹杠!

    福王愤恨地咬了咬牙,却只得忍着怒火说道,“那么国公爷以为,如何才算是鼎力支持呢?”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说起来也简单。其一,请王爷上一道奏表,细述王爷支持新政的拳拳之心,这个没问题吧?”

    福王立马说道,“这自是应有之意,便是你不说本王也会这么做。”

    这话倒是真的。

    福王连地都卖了,当然要写个奏折去跟崇祯表表忠心邀邀功了,以显示他有多支持这个皇帝侄子。要不然呢,难道他会写奏折上去说自己是被逼卖地的?

    这份奏折就很重要了。崇祯收到后,一定会发给各地的其他藩王以及大官僚看,这样以福王为首的观望派、抵制派必然大受打击。

    福王都认了,你们谁还敢扛?

    秦书淮又道,“如此甚好。至于其二,那说出来就有些不好意思了。是这样的,不久以后朝廷就要远征西域,无奈目前钱粮吃紧,所以下官就心想,王爷是否可以略帮一二?”

    福王早就猜到秦书淮要讹钱了。他秦书淮爱敲诈勒索的名声,福王不是没听过!

    于是说道,“国公爷言之有理,那么本王就带头募捐十万两银子,以表寸心。”

    秦书淮心道,十万两白银?果然是“寸心”哪!

    史载福王就藩时,万历帝拨给他十倍于普通藩王的费用。

    另外,史载万历全盛时期,税使、矿使遍天下,月有进奉,明珠异宝文毳锦绮堆积如山,搜括赢羡亿万计,大多都给了朱常洵。

    朱常洵多有钱呢?秦书淮没法统计,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福王现在可比崇祯有钱。

    于是想了想,说道,“王爷,其实远征的糜耗,目前算下来还差粮食七万石,饷银一百万两。王爷也知道,朝廷难哪!下官挖空心思,可就是凑不齐这亏空。这不,现在皇上都急的嘴起泡呢!”

    福王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

    没钱没粮,那你现在还远征?

    一开口就是白银一百万两,粮食七万石?敲竹杠不是这么敲的!

    天地良心,秦书淮已经很收敛了。

    他可是把福王列到和漕帮一个级别的!

    他敲诈漕帮足足敲了四百万两,而敲福王折算下来最多一百一十万两左右,这绝对是良心价了。

    他为什么敲这么少?

    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接下来还需要福王代表旧权贵继续发声支持新政,这件事的政治价值,要远超几百万两银子。

    所以不能逼他太甚。

    一百万两银子,对福王来说必然不多。

    果然,福王沉默了一阵后,说道,“请国公爷带话给皇上,就说这一百万两饷银和七万石军粮,本王就算砸锅卖铁也会替皇上凑齐,万望皇上以社稷为重,保重龙体。”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对福王做了一揖,说道,“福王对皇上赤胆忠心,下官感怀之至,请受下官一拜!”

    福王一点都不觉得秦书淮这是在赞扬自己,反而觉得他是在羞辱自己。

    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么,国公爷可以放犬子了么?”

    秦书淮马上说道,“王爷放心,经过本公连夜详查,所谓世子杀人、福王府谋逆之事,完全子虚乌有!至于二世子,眼下正在提刑衙门疗伤,王爷可随时把他接回来。”

    ……

    福王的办事效率是极高的,只不过短短三天,就凑齐了七万石粮,并且把一叠总计一百万两的银票也交到了秦书淮手里。

    秦书淮乐呵呵地笑纳,临了还不忘称颂福王一番。

    不过没等他说完,福王就转身走了。

    秦书淮从洛阳城里调了一千人,随自己一起押送粮草。

    下一站,他要去西安。

    洪承畴虽已入内阁,但因为陕西的局势依旧复杂,一时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继任者,所以他依然留任原职。如果没有特别大的事情,他都是以加急奏折的形式参与内阁廷议的。

    秦书淮去西安,就是找洪承畴的。

    找洪承畴的原因,是要让他给崇祯写奏折。

    写什么呢?

    当然是推荐明末第一大才李定国了!

    这次远征,秦书淮铁了心要让李定国捞足政治资本!

    李定国、洪承畴、卢象升,加上一个目前身体还算硬朗的孙承宗,秦书淮相信,这四个大才凑一块,大明朝就一个字: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