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十七章 软硬不吃的福王(两章合一)
    秦书淮话音一落,早已准备就绪的孟威、孟虎、张啸、陈敬四人就大吼一声杀了过去。

    四人之中,张啸、陈敬都是小成境七等,而孟威、孟虎都早已小成境圆满,自是轻松地解决了几个王府侍卫,然后不由分说地就擒了朱由崧和朱由桦。

    在场的食客以及酒楼的小厮、老板无不大惊。

    这些都是什么人?竟然连老福王的世子都敢抓?

    朱由桦更是又惊又怒,大吼道,“放肆!尔等知道本世子是谁吗?信不信本世子让你们满门抄斩?快放开老子!”

    秦书淮站得笔直,双手背到后面,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说道,“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别说你一个小小的世子,便是福王犯了罪,都逃不过这煌煌大明律!”

    众人听秦书淮义正言辞,毫无惧色,不由纷纷心道,好一个不畏强权的少侠。这少侠身边有这么多好手,怕是来历不简单,这回向来骄纵的二世子怕是要吃苦头了。

    朱由桦脾气暴躁,在洛阳城横行霸道,令人敢怒不敢言。如今有人出头教训他,众人自无不暗自称快。

    朱由崧就比较聪明了,一眼就看出秦书淮大有来头,赶紧说道,“诸位好汉,此事大有蹊跷。我二弟从未习武,又怎可能一脚踢死一人?咱们细细辨来,总可搞清真相。若此人真是我二弟所杀,那国法当头,福王府必不会徇私庇护。可若非我二弟所杀,那几位这么做,可就是欺我福王府无人了!”

    不卑不亢,软硬兼施。

    可惜他碰上的是秦书淮。

    秦书淮懒得跟他啰嗦,马上说道,“是非曲直,自有提刑衙门判断,咱们在这里辨个什么?”

    然后冲孟威和孟虎使了个眼神。

    孟威孟虎心领神会,立即点了朱由崧、朱由桦二人的穴道,然后扛着两人出了酒楼,消失在夜色中。

    秦书淮又对张啸说道,“此尸体是关键物证,也带回去吧。”

    张啸点了点头,背起了赖三儿,出得门去。

    一切顺利,秦书淮很是满意。

    正要出去,却听一名倒下的王府侍卫,撑住一口气问道,“敢、敢问兄弟,是哪路的好汉?”

    秦书淮回过头,微微一笑,说道,“我叫秦书淮,你猜我是哪路的?”

    那侍卫一听顿时脸色煞白,眼珠暴突,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秦、秦……你是……”

    “轰”地一声,围观的众人也顿时炸开了。

    每个人的嘴都张得能吞下个馒头!

    秦书淮,那岂不是国公爷?

    乖乖,难怪连老福王的儿子都敢动!要是国公爷的话,这天底下还真没有他不敢动的人!

    这回二世子算是碰上硬茬了!

    该!谁让他平时这么横的,自以为天底下除了皇上就没人敢惹他了。这回栽了吧?瞧好吧,以国公爷嫉恶如仇的性子,这回有他们好受的!

    在众人还在震惊的时候,秦书淮和陈敬翩然出了酒楼,扬长而去。

    却说福王府内,老福王刚刚洗漱完毕,来到了新纳的小妾房间,准备临睡前吃把嫩草。

    就在这时,只听管家急匆匆地跑了来,像捣蒜似的拼命捣房门。

    “王爷,王爷开门哪!有事,有急事!”

    老福王朱常洵很是不悦,不过知道管家向来稳重,如此捣门想必是真有急事,便让小妾去开了门。

    “何事惊慌啊?”朱常洵拖着长音,威严地问道。

    管家气喘吁吁地说道,“王爷,大世子、二世子他们,他们被人掳走啦!”

    朱常洵猛地睁开了眼睛,大声道,“你说什么?!”

    当了这么久王爷,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敢动王府的人!

    更何况是他儿子

    而且一动就是俩!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流寇干的,但是马上想起来流寇早已被灭了,还哪来的流寇?

    想到这里,他又怒又急地大吼道,“谁干的?”

    “秦书淮!据侍卫说,是秦书淮把两位世子掳走的!”

    “谁?”

    “就是安国公秦书淮啊!”

    朱常洵愣了下。

    忽然,他怒不可遏地抄起手边一个景德镇官窑茶盏狠狠地摔到了地上。

    大吼道,“秦书淮!他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掳掠皇亲国戚,他这是要造反吗?!”

    管家忙道,“王爷,是这样的。据说是二世子又在外头闹事了,只不过这次、这次他下手重了些,踢死了一个人!正巧,那姓秦的也在同家酒楼喝酒,于是就……”

    “什么?”朱常洵又吃了一惊,“你说桦儿打死人了?”

    管家很肯定地说道,“应该不假,在场很多人都看到了。不过蹊跷的是,二世子只用了一脚就把那人踢死了。”

    “桦儿一脚踢死人?”

    朱常洵大口地喘气,小山般的腩肚不住地上下起伏。

    想了一会,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件事恐怕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冷静了下以后,又问,“然后呢?”

    管家说道,“然后秦书淮就说,要将两位世子押送到提刑衙门。这不,我刚派人去提刑衙门打听了,估计马上就能回来。”

    朱常洵沉吟了下,说道,“你赶紧去巡抚衙门找王巡抚,就说本王求他帮忙,让他马上派人去趟提刑衙门,让那边先放了两位世子。哦对了,告诉王巡抚,本王会记他好的。”

    管家哭丧着脸说道,“王爷,恐怕不好用啊!现在搞什么新政,巡抚大人亲口说的,他今后管不了诉讼司狱之事了。据说,最近东厂和锦衣卫为保证新政顺利实施,可紧盯着满朝文武哪!”

    “放屁!放屁!”朱常洵气地大吼,“狗屁新政!不过秦姓小儿信口雌黄的儿戏罢了!千百年来多少圣贤说了多少治国之道,朝廷却偏偏听这个秦书淮胡诌,难不成那些圣贤都不如他一个黄毛小儿?”

    秦书淮,秦书淮!

    管家不管妄议新政,却是关心自家两位世子的安危,于是赶紧回归正题,问道,“王爷,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朱常洵闭上老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愤怒,憋气,却又无奈。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等吧,等姓秦的上门来!”

    ……

    第二天上午,福王府门口。

    秦书淮、陈敬、孟威三人不紧不慢地走到大门口。

    还没等他们自报家门,福王府管家就出了来,冲秦书淮道,“想必阁下的就是安国公了吧?”

    “正是。”

    “福王已在府内久候安国公了,请。”

    “呵呵,福王真是神机妙算呢。”秦书淮笑道。

    陈敬和孟威也都会心地一笑。

    进了福王府,里头奢华的景象着实让秦书淮等人震撼了一把。

    府内,不光处处别苑时时亭台,而且无不雕梁画栋、精美异常,比皇宫有过之而无不及。除此之外,福王府又占地极大,就仿佛一个大型的中央公园,里头小桥流水、绿树成荫,曲幽通明。

    进府后足足走了小半刻钟,这才走到福王所在的别苑。

    进屋后,秦书淮冲福王拱了拱手,笑呵呵地说道,“下官秦书淮,见过福王殿下。”

    却是随意地紧,并没有按惯例行作揖之礼,甚至连腰都没有弯一下。

    显然,福王也不能拿秦书淮怎样。

    福王心中虽是愤恨,却也不得不做个表面功夫,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国公爷大驾光临,本王真是欢喜呢!”

    “下官见了王爷英姿,也是欢喜得紧。”

    福王冷哼一声,又道,“国公爷,本王是个耿直的脾气,有话喜欢直说。既然国公爷来了,那就问国公爷一句,如今这大明江山,还姓不姓朱?”

    秦书淮一听就知道这个福王没什么城府。

    果然跟历史上的差不多。

    历史上的福王不问时事,即便河南天灾人祸连年,民不聊生,他也都照样在府里吃喝玩乐,纸醉金迷,丝毫不顾及政治影响。

    在他看来,他又没有去偷去抢,花自己的钱天经地义,难道还要看人脸色吗?

    可他就不想想,外边饿死一大片,你却在家骄奢淫逸,让百姓会怎么想?

    你遭不遭人恨?

    所以,历史上福王的口碑很差,以至于流寇攻洛阳时,连官军都不想帮他守城。

    官军的理由是,福王那么有钱,可是咱们大头兵就算帮他守住了城池又如何?咱能有什么好处?大概的意思。

    福王就是这么个纯粹的人,似乎生来就是为了享福的要是最后李自成没攻破洛阳的话。

    不过,这样的福王倒是比较好办了。

    秦书淮想到这里,说道,“王爷这话可诛心哪!当今天下不姓朱,还能姓什么?”

    “既然姓朱,那么本王再问一句,我大明所行新政,有没有一条说朝廷大员可随手捉拿皇亲国戚的?”

    “那倒没有。”秦书淮轻笑道,“王爷是想说两位世子的事情吧?没错,新政可没说本公有拘捕两位世子的权力。不过,新政规定提刑衙门有这个权力,所以两位世子已交由提刑衙门审理了。”

    朱由崧和朱由桦确实在提刑衙门,关在那里秦书淮很放心。

    人是他亲自押过去的,如果没有他的同意,提刑衙门的按察使就算有一百个胆子都不敢擅自放人。

    福王沉声道,“那么国公爷打算怎么处置犬子呢?”

    秦书淮一本正经地说道,“王爷这么说就不对了。新政已经实施,怎么处置两位世子是提刑衙门的事,便是本公也无权干涉,王爷说是不是?”

    “国公爷,明人面前就不要说暗话了。”福王忍着怒火说道,“犬子根本不会武功,岂能一脚踢死一人?本王不想追究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起因,只希望国公爷看在本王是皇上亲叔叔的份上,高抬贵手。否则,可能会弄得大家都不好看。”

    福王经过一晚上的打探和思考,已经确定这是秦书淮故意设的局的这么明显,傻子都能看出来。

    秦书淮微微一笑,一点都不担心。

    没错,这个局漏洞百出,他知道福王肯定会知道。

    可那又如何?关键是现在两个世子就在他手里,而且有大批人看到他们杀人了。

    他不急不慢地反问,“王爷,你还知道你是皇上的亲叔叔么?”

    福王冷声问道,“你这是何意?”

    秦书淮换了语气,声色俱厉地说道,“福王,恕下官直言,正因为你是皇上的亲叔叔,你才更应该知道何谓为君分忧。如今天下初定,百废俱兴,皇上为再兴大明殚精竭虑地推行新政,各地官僚富商乡绅无不遥相呼应,然而却偏偏在福王这,在你这个亲叔叔这,却视新政为废纸!你这般藐视皇上,莫非是欺他年幼?”

    福王怒道,“放肆!”

    “王爷可知,如今天下流民、饥民、灾民还有多少?又可知若是他们没饭吃,任你再尊贵他们也终会有一天把你当成粮食给吃了?王爷,皇上要行新政,正是为了让你的荣华富贵,让朱家的荣华富贵可以延绵万年,这么浅显的道理你还不明白吗?”

    福王大怒,“本王岂容你一个国公来教训?你这新政莫非不分长幼尊卑了?本王念你对我大明有功,对你一忍再忍!你若再这般无礼,休怪本王不客气!”

    秦书淮无语地叹了口气,知道跟福王讲道理是没用了。

    有些人关在自己的世界太久,根本就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历史上的福王,就算知道士兵因为他有钱吝啬而不愿帮他守城,也不愿意听别人的建议,拿出资产来犒赏军队。到最后李自成兵临城下了,他才拿出赏金,但早已晚了。

    这就是典型的要钱不要命,不知道死活的人。

    说道,“这么说,王爷是宁愿让那些地荒废,也不肯把地卖了?”

    福王冷笑道,“哼,好一个秦书淮啊!你绕来绕去,还是想逼本王卖地。告诉你,地是先皇赐的,本王倒要看看,谁敢逼本王卖地!”

    两万顷田,如果大明江山不倒,确实可保他子孙世世代代富贵。

    所以福王不卖。

    嗯,为子孙攒家财,倒是个好祖宗。

    但是秦书淮的脾气也上来了。

    语气渐冷地说道,“这么说,福王是宁可不要两个儿子,也要保住良田万顷了?”

    “哼,本王倒是要看看,你敢把世子怎么样!告诉你,你栽赃嫁祸世子已是死罪,但本王念你劳苦功高,只要把他们放回来就可以既往不咎。但你若是敢动他们一根手指头,本王必定让你满门抄斩!”

    很明显,讲理是说不通了。

    秦书淮也没那么多时间跟福王讲理,他还要很多事要做。

    于是一掌拍在桌几上,只听咔擦一声,桌几顿时裂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