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十六章 二世子打死人啦
    众人都是一愣。

    然后嘴角纷纷往上咧。

    王胜马上说道,“督公英明!属下这就去安排死士!督公放心,若是找不到死士,属下愿为督公一死!属下一定死得天衣无缝,让那二世子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秦书淮摆了摆手,说道,“行了,我东厂番子的命精贵着呢,怎可为一个区区福王而死?”

    “那督公的意思?”

    “本公的意思,就是意思意思。”

    “额……”

    秦书淮把自己的想法和众人说了一遍,众人听罢,先是懵逼,然后无不会心地一笑。

    王胜、李音二人更是由衷拜道,“督公英明。”

    是夜,二更时分十点多。

    醉英楼,洛阳城最大的酒楼。

    秦书淮带着赖三儿等人来到离酒楼不远的一个小巷子里。

    不一会儿,王胜急匆匆地跑来说道,“启禀督公,福王大世子朱由崧、二世子朱由桦果然在醉英楼二楼甲字号雅间喝酒。”

    “两个?好极了。”秦书淮呵呵一笑。

    这时,孟虎也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木桶。

    跑到秦书淮跟前,压低声音笑道,“国公爷,来了,还热乎的呢!”

    秦书淮看了眼桶里的东西,一头黑线地说道,“你弄这么多做什么?”

    孟虎咧嘴道,“多一点效果更好啊!”

    秦书淮无语地摇摇头,然后问赖三儿,“你都准备好了?”

    赖三儿一拍胸口,说道,“放心吧帮主,保管妥妥当当的!”

    又小小地做了些准备,一行几人就大摇大摆地去了醉英楼。

    而王胜又消失在黑暗里。

    醉英楼不愧是洛阳城里最好的酒楼,里头金碧辉煌极为奢华。生意也极好,食客熙熙攘攘十分热闹,而且进出的都是身着绫罗绸缎的富家子弟。

    进去之后等了小一刻钟,秦书淮等人才等到二楼的一个包间。

    上去以后,先点了几个酒菜,痛痛快快地吃喝了一小会。

    怕两位世子喝完要走,赖三儿敬了其他人一圈酒后,就道了声告辞,出门去也。

    秦书淮等人都笑眯眯地看着他出门,然后等动静。

    只见赖三儿醉醺醺地出了包间,直奔甲字号雅间。

    雅间门口有两名壮汉守卫,见赖三儿步履蹒跚地走过来,便伸手阻拦。

    “去去去,撒酒疯一边撒去。”

    却见赖三儿轻轻一猫腰,就嗖地一声从两人的咯吱窝底下窜了过去。

    赖三儿现在修为,可是小成境六等了。

    两个壮汉一惊,待他们回头之时,却见那人一惊冲了进去。

    赖三儿猛地推开门,却见里头果然有四五位贵公子在饮酒谈笑。

    他自然认不得谁是谁,就问道,“哪位是世子?”

    对门的一个贵公子,穿着紫缎嵌金丝长袍,华贵异常。

    便是暴脾气的朱由桦了。

    朱由桦怒道,“哪来的醉汉,竟敢如此无礼?”

    这时那两个侍卫也冲进来了,一人抓住赖三儿的一个胳膊就往外拽。

    却被赖三儿挣脱了。

    赖三儿抢过其中一名公子跟前的酒杯,对朱由桦说道,“想必你就是世子了?来来来,我敬你一杯!”

    包房内另一贵公子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他就是朱由崧,历史上南明的其中一个皇帝。

    比起朱由桦来,他就不轻易动怒了,多少有些城府。

    但是朱由桦已经怒不可遏了,冲过去一巴掌就甩在了赖三儿的脸上。

    骂道,“哪来的贱东西,你也配和本世子喝酒?”

    赖三儿挨了一巴掌,立马撒起了“酒疯”,抓着朱由桦的领子喊道,“世子,你作甚打我?作甚打我?”

    声音极大,惹得包房外头经过的人纷纷扭头看去。

    二世子又打人了?

    却一个个都是见怪不怪。

    福王的二公子脾气暴,这洛阳城里人都知道。

    包房内,赖三儿喊得跟杀猪似的。

    两个虎背熊腰的壮汉想去拉,却惊诧地发现这人力气极大,怎么也拉不开。

    朱由桦被赖三儿拽的东歪西倒,差点摔倒,不由越发暴怒,一脚踹在了赖三儿的胸口上。

    “滚开!”

    只见他的脚刚刚碰到赖三儿胸口,赖三儿就大喊一声,“世子饶命”。

    然后就直飞了起来。

    飞起的瞬间,他又迅速地往嘴里塞了什么。

    不得不说,二世子的这脚,威力真“大”。

    赖三儿足足向后飞了好几丈,还十分夸张地冲破了包间的木隔断,再重重地“摔”到了过道上!

    赖三儿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嘴里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世子……饶……”

    然后腿一蹬,身子直了。

    嘴角,一抹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

    外头的人都愣住了。

    朱由桦更楞。

    自己习过武不假,不过那不过三脚猫的功夫,才学了几天而已,怎么可能一脚就把人踹那么远?

    直到有人大喊一声,“打死人了!”

    他才如梦方醒。

    自己竟然把他踹死了?

    包间内的几个贵公子,包括朱由崧在内,无不大惊,纷纷出来查看。

    这一喊,顿时把各个包间里的人,甚至楼下的人都引了过来。

    大家围着赖三儿的“尸体”里三层外三层。

    “都让让,都让让来。”

    孟虎快速地开了一条道出来。

    秦书淮、张啸、孟威等人就挤到了前排。

    秦书淮托着下巴说道,“咦,打死人了?”

    孟威立马蹲下,假装查验尸体,却暗中使劲,封住了赖三儿的各大穴道。

    这是杀人的方法,可以让人心脏骤停,毫无外伤地死去。不过孟威给赖三儿留了一处大穴,可以让这处大穴盘还真气,只要这口气还在,赖三儿就能撑个一刻钟,不至于立即死。

    是为一种“假死”之法,骗不过高手,但骗骗普通人是够了。

    到这步,赖三儿的“碰瓷”终于完成了。

    嗯,他往嘴里塞的是一颗肉丸子,丸子里头不是酱爆,而是猪血就是孟虎傻呵呵提来一桶的猪血。

    点完穴之后,孟威一本正经地说道,“确实是死了。”

    朱由崧、朱由桦大惊。

    朱由桦道,“胡说八道!本世子刚刚只是轻轻踹了他一脚,岂有让他立毙之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摆出一副明白了的表情。

    果然是二世子踢死的啊!

    朱由崧给了朱由桦一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再说。

    这时,客栈老板跑了上来。

    秦书淮马上对老板说道,“老板,赶紧看看这个人还有没有救吧。”

    老板痛心疾首地喊道,“哎哟喂,这、这是个怎么回事嘛!怎么还能出人命呢!”

    说着,趴到赖三儿的胸口听了一阵,又摸了摸他的鼻息,再狠狠地一拍大腿!

    “死啦!真死啦!”

    这就又多了一个证人。

    老板看向朱由桦,说道,“二世子,这、这可如何是好啊?”

    意思是你打就打,怎么还能把人打死呢?

    朱由桦则呆若木鸡。

    这时,他身边一个侍卫悄悄附到他耳边说道,“世子,怕是有人要故意整你。咱们先回王府,回头带齐人马再来。放心,这事肯定说得清。”

    却还没等他说完,只听秦书淮对孟威等人说道,“这几人竟然在酒楼公然杀人,当真是目无王法,人神共愤!还不速拿了他们,送到提刑衙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