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十五章 要文斗不要武斗
    几人先低调地进了洛阳城,找了个饭馆填饱肚子,然后去到一家客栈住了下来。

    秦书淮房间,赖三儿、张啸、陈敬、孟威、孟虎齐聚。

    “帮主,咱什么时候去福王府?听说那福王富可敌国,福王府可比皇宫还好呢,咱这回可要好好参观参观。”赖三儿迫不及待地说道。

    秦书淮微微一笑,说道,“不急,咱先琢磨琢磨怎么个参观法。”

    孟虎大声道,“国公爷,咱可是奉旨前来跟福王要田的,还要琢磨个什么劲?他要是不肯那就是抗旨,俺就不信他有这么大胆子!”

    孟威马上严肃地纠正道,“二弟,不要胡说。咱们是来劝福王卖田的,可不是跟他要田。再怎么说福王也是皇亲国戚,咱不可对他无礼。”

    秦书淮点了点头,“老孟说的对,好歹那也是福王,皇上嫡亲的叔叔。所以咱们要文斗不要武斗。”

    赖三儿道,“福王可是出了名的横,咱们文斗……怕是人家不吃这套啊!”

    张啸说道,“赖香主,论斗智斗勇咱们帮主什么时候输过?且听帮主怎么说吧。”

    秦书淮呵呵一笑,说道,“不急,一会儿就有办法了。”

    话音刚落,就听有人敲门。

    赖三儿去开了门,却见有两个小厮打扮的汉子站在门口。

    两人往屋里张了张,确定秦书淮就在里屋后,就进了门来,然后单膝跪地双手抱拳行了大礼。

    “属下拜见督公。”

    赖三儿等人明白了,原来是东厂的番子。

    原来,秦书淮在出发前就已经让李大梁通知洛阳厂站的东厂档头来见他了。所以这几天洛阳城里的不少东厂番子就守在城门口,看到秦书淮到了以后就立即去通知了档头。

    这两人一个叫王胜,是洛阳厂站的档头。一个叫李音,王胜的心腹。两人听到番子来报后,自然急忙赶过来了。

    秦书淮道,“都起来吧。你们哪个是王档头?”

    王胜忙道,“回督公,属下就是。”

    “嗯,王档头,本公问你,洛阳城里的老福王,你们东厂可熟悉?”

    王胜说道,“回禀督公,咱们东厂为皇上广闻天下事,老福王一家的动静自然亦在我等的关切中。”

    王胜话说得很客气,没说监视,而是说“关切”。

    秦书淮又问,“哦,那有多关切呢?”

    王胜犹豫了下,看了看在场的赖三儿等人,似乎有所不便。

    秦书淮道,“王档头可以直说,这些都是自己人。”

    既然督公发话,王胜自不再犹豫,说道,“回督公,咱们在王府之内有三条眼线,可以说王府的一举一动尽在掌握。”

    秦书淮嘴角微微上扬,可以说这个结果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崇祯虽然对福王礼遇有加,但是他这么多疑的人,肯定不放心任何一个藩王,就算是福王也不例外。东厂要是在福王这连眼线都没有,那上任督公曹化淳可就太失职了。

    有眼线,那就好办了。

    于是说道,“来,跟本公说说,老福王这几年可有什么动静哇?”

    王胜一愣,问道,“督公所指的动静是?”

    孟威明白了秦书淮的意思,就代他说道,“国公爷的意思是,老福王在洛阳可还安生?有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纲的事情?你莫要顾虑,只需照实说就是。”

    赖三儿听罢一拍脑袋,笑道,“原来如此!合着帮主要抓那老头的把柄呢!”

    王胜也明白了。

    哦,原来督公亲自来洛阳,是来整福王了。

    也对,官场传言福王带头抵抗新政,不愿意把自己的地卖出去,督公大抵是为了这事,所以要整他。

    得帮督公一把啊,这可正是立功的好时候。

    可是福王的把柄……

    他绞尽脑汁地想了又想,最后却只能无奈地苦笑一声。

    对秦书淮说道,“回督公,属下无能。自调到这边三年多以来,尚未探到福王有任何不法之言行。”

    “没有?”秦书淮难以置信地问道,“一件都没有么?”

    历史上记载福王骄横跋扈,当年就藩时所过之地无不被他搜刮一空,这样的人到了洛阳之后居然什么坏事都没干?

    秦书淮不信。

    王胜摇了摇头,说道,“督公,真没有。就算有,也就是福王府扩建的时候,因为占地的事情打伤了几个人。不过福王很快出钱摆平了这件事,那些个被打伤的人也主动求和解。这种事儿,怕是整不了福王的……”

    王胜不愧是档头,业务很熟练。他很清楚对付福王这个级别的皇亲国戚,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根本不足以称为整他的理由。

    秦书淮托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赖三儿不甘心地说道,“怎么能没有呢?王档头你好好想想,这个福王平常就不仗着皇亲国戚的身份作威作福吗?比如强抢民女、占人田产,再比如横行霸道,欺压百姓等等。”

    王胜说道,“这个……真没有。以福王的身份地位,他要是看上哪家姑娘,只要下以重聘,那家姑娘的父母就一定会欢天喜地地把她送进王府。而说到占人田产,说句实话,福王自己的田产都耕种不过来,自己的家产都花不完,他何必再去占人家的?”

    秦书淮很郁闷。

    但是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

    福王那么有钱而且身份显赫,想玩女人还需要去抢占?要说占人田产,那就更没必要了,有钱到福王这个份上,钱对他来说根本无所谓了好么,干嘛要败坏自己的名声再去占人家的?

    赖三儿、孟威等人见秦书淮愁眉不展,也有些着急。

    本来找个福王的把柄去威胁他,是极好的主意,可惜福王一个把柄都没有,这确实有些恼人。

    屋子里沉闷了一会儿,忽然张啸问道,“王档头,恕在下多问一句,这福王可有世子,品行如何?”

    赖三儿马上说道,“对对对,还是老张够阴啊!老子没犯事,儿子可说不准。尤其是这种王公子弟,品行一定好不了!”

    却听王胜说道,“几位说的确实没错,老福王膝下有三子,分别是朱由崧、朱由桦、朱由渠。这三位公子哥确是纨绔,和老福王一样终日花天酒地,不过倒也从不占人便宜,反而出手阔绰的紧。嗯,再有就是,二世子朱由桦的脾气躁了些,经常与人冲突,不过也就是扇扇人家耳光什么的,也不算什么大罪啊。”

    确实,扇人耳光什么的,别说是王爷的儿子,就算普通人也不算什么大罪。而且,以他们的身份,谁敢去衙门告他们?

    众人就更沉默了。

    王胜更急了,他很想帮督公整福王,所以一直在挖空心思地想这几年福王有没有干过什么坏事,可就是想不起来。

    这时,秦书淮问道,“他那么爱跟人打架,就没出过人命?”

    王胜痛苦地摇头道,“回督公,没有。”

    只听秦书淮阴阴一笑,说道,“那就让他出个人命嘛!出了人命,咱就能秉公执法了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