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十一章 绝不妥协
    新政,成了这一年帝国的头等大事。

    为了能顺利推行新政,崇祯展示出了一个君主的铁腕和高瞻远瞩。

    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组建内阁。

    崇祯四年二月十五,孙承宗被崇祯委以内阁首辅重任,同时又提拔洪承畴、卢象升为内阁成员原职暂且留任,这么一来,内阁实际上形成了以孙承宗、秦书淮、洪承畴、卢象升为主的四核时代。

    此时的崇祯,早已与四年前登基时的崇祯不可同日而语。那时他想组阁,只能在东林党提供的名单里圈人,甚至因为摆不平各方利益,逼得他不得不用“抓阄”的形式组阁。

    现在,朝野内外再无一人敢对他组织的内阁说三道四,无论是谁,只要有真才实干,他想用就用。

    四人内阁刚刚组建完毕,崇祯四年二月二十,崇祯颁布敕令开启京察。

    本届京察以武英殿大学士秦书淮为主持,吏部尚书周应秋、督察院左督御史王炳彰为副主持,吏部侍郎、文选司、考功司郎中等人辅佐。

    在明朝,尤其是明朝的中后期,每届京察都是一次权力的大洗牌。无论是阉党、东林党、齐党、浙党还是哪派,每逢京察势必要极尽所能地去排除异己。

    所以明史有云:门户之祸起于京察。

    往年,京察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是秋后算账的时刻,任何得罪过掌控本次京察的派系的官员,都将遭到残酷的政治报复。报复的结果,是轻则罢官,重则下狱、发配甚至被满门抄斩。

    而这次,天下官员生杀予夺的大权都到了秦书淮手里。

    当然,也在崇祯手里,因为他们两人的目标是一致的。

    那就是用残酷的京察,为新政的推行开道。

    崇祯四年三月十五,在崇祯的强力支持下,孙承宗殚精竭虑的谋划下,以及秦书淮会同洪承畴、李定国、卢象升等大才经过一个多月反复讨论、修改、整理后,总计有十八条、一百七十九则的敕令整顿吏、赋、田三治新政终于完稿,并获得了内阁通过。

    次日,早已迫不及待的崇祯在太和殿正式下旨,在全国推行新政!

    而全权负责主持新政的钦差大臣,同样是秦书淮。

    让秦书淮集京察大权与新政主持大权于一身,这个用意就再明显不过了。

    新政很快传遍全国,朝野无不震惊。

    举国轰动!

    其震撼之势不亚于山崩海啸、地裂雷鸣。

    在乡村田间,无数农民听到这个消息后,无不惊得目瞪口呆,根本不敢相信。

    甚至在县衙门口贴出公告,乡中里正正儿八经地挨家挨户通知之后,还是有大批人不相信!

    免三年农赋,连辽饷、剿饷也全部都免了,而且皇上还下令任何官员都不得以任何理由向农民征任何税赋?

    这不可能!

    没有农赋,朝廷百官吃什么?

    军队吃什么?

    皇上吃什么?

    这一定不可能!

    还有,什么叫无田者登记造册,然后等待分期购田?

    据里正说,好像是要让富户把家里的地拿出来卖给咱们这些赤脚庄稼汉,卖地的银子还可以分二十年付?而且万一咱们出了天灾人祸还不起,朝廷还可以帮咱们代还?

    真有这么好的事儿?

    一年只要交区区三钱多银子,交够20年一亩地就归咱了?

    乖乖,原先咱们给东家种田,每年交的租子都不止这个数,现在租子减了一大半,而且回头他还得把地送给咱?

    这、这怎么可能?

    肯定是哪里搞错了!肯定是!

    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儿!

    再说了,咱们种地哪有不交赋的?皇上轻赋咱们要谢皇上仁慈,但是皇上免赋,一免还是三年,那就不对了!

    要都不交赋,我大明还有啥钱养军队?没钱养军队,那吃人的鞑子,凶人的流寇还不又到处都是了?

    还有,咱们给东家种田,东家要是能少收点租子,那是东家仁慈,咱们都念着好。可哪有说种了人家的田,回头还带霸占人家祖业的?

    将心比心,换成咱是东家也不愿意啊!

    况且都是乡里乡亲的,将来见着东家怎么打招呼啊?

    就不是那个事儿!

    所以这肯定是假的,是里正那老头胡说八道呢!

    除了农民,各地的地主豪强也震惊了。

    多余五百亩的土地,每亩要交一两银子的“额外税”?

    朝廷这不是明摆着要抢咱们的地?

    天下官员也震惊了。

    俸禄提升到原先的三倍?皇恩浩荡,皇恩浩荡啊!这下终于可以不用为钱发愁了,终于可以体体面面当个官了。

    等下,那什么又叫三权分立?

    说的是县太爷好像不管断案了?这算什么说道啊?县太爷不管断案那还叫县太爷?

    全国的商人们也震惊了。

    啥叫税契,那玩意不是买卖房子时才有的吗?怎么卖个盐甚至卖个包子都得有了?

    和预料的一样,全国乱成一片!

    新政当中,有太多东西是百姓乃至官员所不理解的东西。

    秦书淮紧急培训了几百个新政宣讲官,经过半个月的全封闭高强度培训后,派向全国各地进行宣讲。

    就这么一直到了五月初,足足花了两个多月时间,才让长江以北的大部分百姓弄明白新政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容易把事情说通了,但是麻烦又来了。

    好些个佃农、赤农、自由农户,找到乡绅里正写了“陈情书”送到衙门,“陈情书”上先是把崇祯狠狠地夸了一遍,说他是千古不出之第一大仁君圣主,百姓们对皇上的“仁政”之举感恩涕零,但最后又委婉地表示,皇上减赋他们欢迎,但是身为大明子民,他们不能不交赋,否则朝廷没钱没粮,大明凭何而安?军队凭何而守天下?

    洋洋洒洒写了一大堆,那叫一个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然后下边还按了密密麻麻的一堆手印

    几经周折后,“陈情书”交到秦书淮手里,气得秦书淮哭笑不得。

    怎么个意思?不收你税你还不乐意了?

    然而,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可爱之处。

    这个时代,做人凭良心!

    后世常说人心不古,那么“古”时的人心是什么样子的?

    秦书淮认为,大概就是这样,凡事凭良心!

    朝廷这些年为了保国安民,殚精竭虑,安国公等一大批“好官”带着无数将士血洒疆场,他们看到了。

    眼下天下初定,朝廷为再启盛世,让大家伙儿过上好日子,不断减赋,他们看到了。

    所以,他们也想让朝廷好过些!

    他们觉得,让朝廷好过的方式,就是交税只要别像以前那么沉重,适当的税他们认!

    可这特么也太实诚了!

    如果连农民都对这个新政有“异议”,那还让秦书淮还怎么搞?

    说真的,秦书淮听了想打人。

    果然,这个势头一起来,大批官僚趁机上书,直言新政的种种弊端。

    矛头自然不会指向给他们加薪的事,而是指向分权,以及向大地主收“额外税”的事。

    崇祯和秦书淮在这个关键时候也不会手软。

    第一个月,崇祯收到一百二十三个大小官员的联名奏疏,妄议新政之弊。

    他立马把奏疏全部转给秦书淮,要秦书淮酌情办理。

    秦书淮二话不说,马上在这些官员的京察考核上写上大大的“浮躁”两个字。

    明代京察时,对官员的考核评语是很讲究的。一般而言,被发现任上有过错但不大的,会被评上“不谨”两个字。得到这两字评语的,对不起,你可以辞官回家了。

    但,这还是轻的。

    最严重的就是“浮躁”二字。

    得到这两个字评语的,你连辞官的机会都没有,而是立即就地摘去乌纱帽,并由锦衣卫押往京城三司会审。

    结局很明显不但丢官,还得脱掉一层皮!

    按程序,评语下定之后立即发内阁审议。内阁首辅孙承宗自然对此无异议,随即通过。

    之后就是锦衣卫的事了。

    锦衣卫的效率很高,二话不说就从各地拿了这些官员,押送京城。

    秦书淮替崇祯表明了新政势在必行,绝不妥协的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