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九章 土地新政
    这时,孙承宗说道,“皇上,国公爷,若说到买倒也是个好办法。只不过既然是买,咱总归是要付出银子的。若要收拢天下土地分给无地之人,恐怕这笔银子的数量,会大到咱们无法想象。”

    崇祯也皱了皱眉,说道,“确是如此。咱们总归不能强取硬夺,那么这笔银子从何而来呢?还请秦兄再细细说来。”

    他很清楚,秦书淮既然会提出这个办法,自然已经想好对策了。

    秦书淮微微一笑,说道,“确实,这么多田地,咱们要想买回来可付不起这个钱。不过,这笔钱可以让农民来出,并且逐年分期偿还,朝廷替他们担保。”

    孙承宗和崇祯都是一怔。

    “分期偿还?呵呵,这个老夫倒是头一次听说。是指每年都付一部分吗?”

    “没错。眼下一亩良田市价七两左右,咱们照原价收,然后以农民耕种所出来偿还。偿还期为20年,也就是说一亩地一年仅需缴纳三钱五银子即可。满20年,这田就归农民自己所有了。”

    孙承宗想了想,说道,“满20年田就归农民了?恕老夫直言,原本田主把地租给佃农,一年所收租金比这还多,而且这田永远都是归田主所有。所以,显然田主们是不愿意卖地的。这么一来,咱们如何说服田主卖地就是个大问题了,总不见得朝廷要派兵抢他们的地吧?”

    秦书淮道,“朝廷自然不能强占田地。不过,咱们可以设立额外税。但凡一户田主家里超过五百亩地的部分,咱们一亩地一年收它一两银子的税,看这些田主心疼不心疼?”

    明朝末期土地兼并极其严重,五百亩只不过是小地主的标配。从这点可以看出,秦书淮要搞的是那些中、大型地主。

    “这……”孙承宗苦笑道,“这还不是在逼他们么?”

    这时,崇祯道,“朕已经很仁慈了。要是换了高、张二贼,他们不但要交出所有田地,而且一个子儿也捞不着。”

    “皇上,话不能这么说。”孙承宗道,“但凡田主,大都为各地乡绅,其中不乏德高望重之辈,是我朝执政之根基。他们中不少人对朝廷忠心耿耿,远的不说就说三边之内,流寇横行之时,他们当中多少人帮着朝廷一块儿打流寇,可谓功不可没。如今咱们忽然要夺他们田产,这、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啊。”

    孙承宗说的不无道理。在明清时代,乡绅阶层确实是维系王朝统治的根基。很多地方,乡绅会代朝廷调节邻里纠纷、维持治安甚至征收税赋。

    秦书淮道,“孙老师所言不假,所以咱们才是跟他们买,并非跟他们要。而且咱们还留有余地,家有田五百亩以下者,可以不收额外税。超出五百亩的部分,才收他们额外税。这么一来,他们依然有足够的地传家,咱们只是让他们卖出不合理的部分,而且是以市价收购,有何不可?”

    崇祯道,“此法朕以为可行。孙老师,乡绅再多也不过那些人,朕就算得罪他们,被他们骂个狗血淋头也无妨。因为缺田的农民更多啊,只要这些农民说朕是个好皇帝,朕便是好皇帝!”

    秦书淮不禁称赞道,“皇上圣明!这叫团结大多数。只要大多数人支持皇上,皇上自是好皇上。”

    心道,崇祯对形势的判断越来越精准了。他已经看到,只有解决了农民的问题,大明的执政根基才能稳固。至于那些乡绅,在能保证他们继续富贵的情况下,他们绝对不可能造反。

    崇祯呵呵一笑,又补充道,“不过嘛,那些乡绅的情绪还是要照顾的。咱们可以把这件事说成不是卖地,而是说成一桩赈济,一桩功德。朕之前说了,对于卖地多的乡绅,朕可以给他们立牌坊,也可以封非实授的官,甚至给勋位也无不可!他们不是都有光宗耀祖之心么?朕给他们啊!”

    秦书淮立马道,“臣还可以让说书人再说道说道,好好赞扬下他们的济世悲悯之心。”

    孙承宗见此,只得笑了笑,“好吧,既然皇上和国公爷已有成策,那老臣就附议了。不过,要想此时顺利推行,首先要说动福王。以福王的性子,咱们恐怕需要费些口舌。”

    崇祯皱了皱眉,说道,“福王的性子确是我行我素了些,不过他要是敢在这时候给朕添堵,朕也不会让他好过的。”

    秦书淮道,“只要皇上一句话,臣愿意去劝劝福王。”

    崇祯冲秦书淮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秦兄,你去可以,不过千万别把福王府弄得鸡飞狗跳,要不然朕可不好向宗亲交代。”

    “臣有数,臣有数。”秦书淮很“诚恳”地说道。

    “那么,咱们接下来说第二个吧。”崇祯喝了口茶,说道,“关于农税方面,秦兄是怎么想的?”

    秦书淮不假思索地说道,“当然是免赋了,免一切农赋。”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差点让崇祯一口茶喷出来。

    孙承宗的一双老眼则差点从眼眶里掉出来。

    不收农税?

    千百年来,哪朝哪代不收农税?

    大明六成以上的人口可都是农民,不跟他们收税,这是个什么玩法?

    秦书淮见崇祯和孙承宗惊讶成这样,不由用少见多怪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

    说道,“皇上,还记得臣那晚跟你说的么?只要采用臣的税收之策,光是盐税咱们一年就能收两千万两,所以区区几百万两的农税又收它作甚”

    “这……”崇祯沉吟了好一会,又道,“可是朕总是觉得,好像哪里不对?自先秦以来,凡农必课税,无非轻重而已。若是占大多数人口的农民不交税,那难不成所有岁出都从不足人口三成的商贩那征么?那对于商贩是否太苛刻了些?”

    秦书淮耐心地说道,“皇上,你以为农民不课农税就真的没在交税了么?咱们接下来不光对盐、铁、绢、茶征税,还会对运输、酿酒、酒肆、茶馆等各行各业都征税。只要农民在这些方面花了钱,那么他其实已经在交税了。”

    “这个…….”

    “皇上放心,农民不交农税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农民手上有更多钱,可以去购买商人卖出的东西了。商人卖得越多,咱们的税岂不是收得越多?所以咱们不亏。”

    “而且更重要的是,皇上一旦取消农税,这便是旷古未有之大事,便是昔日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不曾完成之壮举,皇上必将以圣德之名而流芳百世!甚至,单以此仁政,称皇上千古一帝亦不虚也!”

    “最最重要的是,如此一来全国亿万农民都将是皇上的忠实子民,这世间将再无什么力量能让他们与皇上离心离德了!到时皇上有万民拥戴,振臂一呼天下来归,还需忧什么流寇、什么外患吗?”

    这些话极为震撼,每一个字都重重地锤击着崇祯的心脏。

    尤其是那石破天惊的四个字:千古一帝!

    如果说之前崇祯的志向只是中兴大明的话,那么这四个字让他看到了自己人生的另一种可能。

    千古一帝!

    多少皇帝征伐四方,开疆拓土,就是为了这四个字?

    崇祯感觉自己的热血在燃烧。

    而孙承宗则完全呆若木鸡。

    以他的政治经验,是绝对不相信国之税赋还可以这么搞的。

    但是秦书淮的话,却让他哑口无言,完全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秦书淮看着面面相觑的这两人,不由心道,这就把你们震惊成这样了?

    要是告诉你几百年后种田非但不收税,而且国家还给各种补贴,岂不是要惊掉你们眼珠子?

    不过这也难怪,现在也没法跟他们解释,为什么在商品经济足够发达的时代,只要掌握好合理的税收政策,农税根本只是零头。

    他们只要知道结果就行了。

    沉默了许久,孙承宗终于说话了。

    “此事,老臣觉得,还是循序渐进为好。老臣建议,先免全国田赋三年,如果这三年朝廷用度无忧,自可宣布今后废除田赋。若真有那么一天,那皇上,当真是做了前无古人的大仁政,实乃万民之幸,我华夏之幸也!”

    崇祯兴奋地点了点头,“好,那此事就依孙老师所奏。明天朕就下发诏书,免全国田赋三年!若是三年后,哦不,若是今年一年下来,朝廷用度无忧,朕就准秦兄所奏,我大明永废田赋!”

    “皇上圣明!”秦书淮和孙承宗不约而同地说道。

    土地新政的事情定了以后,吏治新政就简单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