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七章 就是干!
    崇祯嘿嘿一笑,“这么说秦兄已经有筹钱的法子了?”

    秦书淮看崇祯那种油腻腻的笑,就知道这小子跟自己哭穷是有预谋的。

    说起来,那一千万两银子发发军饷、赈赈灾民、修修河道再补补亏空,确实也快花没了。

    沉吟了下,秦书淮说道,“呵呵,黄兄,接下来我跟你谈的,不是筹钱的法子,而是收钱的法子。”

    “哦?有何区别?”

    “筹钱是一时之计,而收钱却是百年大计。”

    崇祯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冒着蓝光。

    “秦兄要说的可是大明税赋之革?呵呵,朕洗耳恭听。”

    秦书淮轻笑道,“黄兄明鉴。那我就一样一样说。”

    “首先,重商税轻农税。商税之中,重盐、绢、茶、矿四税。”

    “这四税当如何抽?”崇祯问道。

    “值百抽十五。”秦书淮淡然答道。

    崇祯大惊,“秦兄,如此重赋百姓如何承受?朕、朕可没你这么手黑。”

    秦书淮心道,大哥,你要是去几百年后逛一逛,就会知道这税轻的离谱了好么?随便一个增值税就收你17,还不管你盈利没盈利。

    不过,这个事儿跟他说他也不信。

    顿了顿,说道,“皇上,你可知原先大明事实上对佃农的税赋有多少?臣粗粗算了下,至少五成以上。”

    崇祯被说的哑口无言。

    之前虽然明面上农税不高,但加上辽饷、剿饷,以及各种摊派,肯定是超过五成的,甚至个别地区可以高达七成,这个情况他自然是知道的。

    秦书淮又道,“所以,农税收得这商税就收不得?况且,咱们只收他一成半,还不够良心?”

    “那会不会导致盐茶铁绢的价格大涨?”崇祯担心地问道。

    “皇上,之前臣不是和你说了么?盐价高的原因不是因为税高,而是各地官员层层拔毛推高了盐价。到时候只要你一面涨税,一面下旨规定这些东西的最高价,谁超过这价就抓谁。嗯,这个叫政府,哦不,朝廷指导价。你放心,那些产盐的、卖盐的不会因此撂挑子不干的,少赚那么几文钱,他们根本不在乎。茶、绢、铁也是这个道理。”

    崇祯皱着眉思考了下,说道,“秦兄说的也对,佃农的税收得,商人的税也当收得。值百抽十五,可还有他们赚的。”

    秦书淮又道,“不但要收,而且要收的得法,确保他们人人都得乖乖交税,偷奸耍滑不得。”

    崇祯眼前一亮,忙道,“秦兄连这都有办法?”

    偷税漏税这是自古以来的难题,加上古代的税收办法过于简单漏洞百出,所以一般而言十个商人里面有一两个正常交税就不错了。

    因此,崇祯一听秦书淮竟然有办法让每个商人都收税,怎么可能不惊讶、不欣喜?

    秦书淮扬起脖子干了杯中酒,轻描淡写地说道,“简单!咱们推行发票……哦不,推行税契制就好了。拿盐举例,税务司定期或不定期地抽查盐铺,卖多少盐就要拿出多少税契,拿不出来就等着坐牢。这税契是哪来的呢?是盐铺从进货的上家那要来的。也就是说大盐商卖给盐铺多少盐就得给他多少税契。那么大盐商的税契是哪来的呢?是产盐的盐场给的。同样道理,盐场卖给大盐商多少盐,就得给大盐商多少税契。而盐场的税契哪来的?那就是朝廷给的了。他自己报卖了多少盐,咱们就给他多少税契。”

    崇祯听得一阵恍惚,喃喃自语道,“盐场自己报?”

    自己报他不就会少报、漏报?

    但好像又哪里不对?

    崇祯沉思了良久。

    皱着眉连喝了几杯后,终于恍然大悟。

    重重地拍了拍大腿,说道,“妙啊!太妙了!如此一来,盐铺的老板为了不挨罚,不是得追着大盐商要税契了?而大盐商为了不挨罚,不是得追着盐场要税契了?而盐场为了获得等额的税契,不是要跟朝廷如实申报出盐的数量了?”

    秦书淮呵呵一笑,“皇上英明。这么一来,朝廷只需要检查那些小盐铺、小盐贩就行了。这些人胆子小,关系少,为了避免挨重罚,肯定会主动跟盐商索要税契的。这样一层层倒逼,上面的大盐商和盐场就很难做手脚了。”

    秦书淮说的很简单,然而人类社会想出这个办法,足足用了上千年时间。

    这种收税办法,在后世有一个响亮的称呼,叫增值税。

    增值税可以说是税务史上最跨时代的发明,因为它的出现,让税收效率至少提升5到10倍!

    当然,任何税收办法都不可能十全十美,偷税漏税的情况肯定还会有。但跟以前的税收方法比起来,采用这个方法后,同样的税率多收5倍的税是很轻松的。

    崇祯彻底激动了。

    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拽着秦书淮的衣服说道,“秦兄,如果完全采用你的办法来收,以你估算,就盐税这一项咱们能年入多少赋税?”

    秦书淮轻飘飘地吐出一个数字。

    “大概也就两千多万两吧!”

    “多少?”

    “两千万两!”

    明末产盐大概八亿斤,每斤300文,折合白银2.4亿两。如果按17抽,理想状态是可以收到四千万两的。不过理想状态不容易实现,秦书淮就给打个对折,保守估计两千万两。

    两千万两什么概念?是以前全国年税赋的3倍!

    而这仅仅只是盐税一项!

    崇祯端着酒杯的手都开始微微晃动了。

    “秦兄,你真不是跟朕开玩笑?”

    秦书淮微微一笑,“皇上,我现在是以臣的身份在跟你说话。”

    崇祯又提高了声调问道,“那以秦兄的估计,把所有税收都加起来,大明一年可收多少税赋?”

    秦书淮道,“皇上,臣是这么想的。咱们先去掉田赋,再砍掉什么乱七八糟的辽饷、练饷之后,然后定个小目标,比方说先搞它个一亿两。”

    “多少?”

    “一亿两。”

    这个数字秦书淮并非信口开河。

    清朝中后期,全国税赋大概5000万两左右,这还不算各种地方摊派,要是明的暗的都算上,一亿两只多不少。

    有人说,时代不同,明朝就未必能收这么多税。

    事实上,明朝的商业活动比清朝只有更繁荣、更开放,而且人口也不比清朝少。

    当然,也可以撇开这些不谈。退一万步说,就算清朝因为时代更靠后的原因,社会经济发展比明朝更好吧强调下,这是退一万步说,事实不是这样的。

    那么秦书淮依靠更先进的“增值税”理念,税收的效率也至少是清朝的5倍以上。

    而且,秦书淮打算设立海关,开放对外贸易。参考明末一些大海盗,就知道光是走私,大明的对外贸易额至少在数千万两银子上下。如果完全开放,那么数字肯定不止这些。海关可是能理直气壮收高税的地方,进出口货物两面收税,即便收30的税都算是低的猜猜这一年能收多少?

    另外,秦书淮还可以在运河上打主意,这又是一笔收入。

    还有么?

    当然有!

    明末商品经济空前繁荣,不是出现了大批的钱庄银号么?银号交易,也收税!

    不光收税,而且朝廷也搞,发行以朝廷信用为背书的银票,小到一两,大到万两。如果朝廷自己搞不起来,就请各地的大商人一起参股,甚至可以把各地的经营权都放给这些商人,朝廷只要掌控住总号就行还有比中央银行印钱更快的来钱渠道吗?

    秦书淮可以想出无数个创收的办法,所以一个亿真的只是小目标。

    但是崇祯已经要疯、要飘、要膨胀了。

    这小子魔怔了似的重复着,“一亿两……一亿两……”

    过了会儿,又眉飞色舞地说道,“秦兄,有了这一亿两,咱们怎么花?”

    秦书淮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忽的站了起来,野心蓬勃地说道,“怎么花?首先把几个藩王手里的良田全部买回来,然后分给无地可耕的灾民、流民去种!他们要是肯卖便好,不肯卖就让说书的骂死他!一户人家占着几十万亩良田,自己不种还不让别人种,什么玩意儿?”

    崇祯此时酒精已经上头了,脸红的想猴屁股。

    一拍桌子,吼道,“说得好!到时不光说书的骂他,朕也一块骂他!富者良田万顷而不耕,穷者欲得温饱而不得,简直岂有此理!什么玩意儿!”

    秦书淮脱了外套,狠狠地摔到地上,继续说道,“然后咱们造枪造跑,征兵买马,北打蒙古建奴,西征叶尔羌准噶尔,谁不服就干他娘的!”

    崇祯也站了起来,脱去了外套,有样学样地摔到地上。

    “他娘的,朕等这一天等很久了!等朕有钱了,朕御驾亲征,谁不服就干他娘的!”

    “还有,咱们拿钱造大船,船上一溜全是大炮,没事就跑什么非洲、美洲、欧洲去耀武扬威!签他个百十来个不平等条约,逼他们开放百十来个通商口岸,一个不高兴就让他们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他娘的,咱也跟他们好好唠唠,什么叫正义只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额,秦兄,啥是不平等条约,非洲美洲欧洲在哪里?”

    “很远,反正除了欧洲那破地方,其他地方遍地都是黄金,谁狠就归谁。”

    “还有这好事?那得干,必须干!”

    “干!等咱船队绕着满世界跑上这么几圈,就问这世界一句话!”

    “啥话?”

    “还、有、谁?”

    “还有……秦兄,朕头有点晕。”

    “还有呢。欸,别啊,我还说完呢!喂,黄兄?又倒了?扫兴!”

    秦书淮不顾已经趴桌上的崇祯,自顾自拿起酒壶咕咚咕咚又灌了几口酒,然后“啪”地一声把酒壶按桌上。

    “就是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