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六章 比说书过瘾
    这个现实的问题,无论崇祯、孙承宗还是秦书淮,都已经看到了。

    孙承宗的想法是,既然秦书淮不会主动反,那么他就不会主动去笼络朝臣结成党羽。但是朝臣可说不准。大明朝内,朝臣找靠山拉帮结派早已形成了惯例,孙承宗有理由担心,那些朝臣会去主动巴结秦书淮。

    而大家巴结秦书淮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继东林党后,朝中将出现“秦党”。

    到那时秦书淮就真的可以只手遮天了,那么想为他黄袍加身的人会更多,更疯狂!

    当这些人足够多、足够疯狂的时候,秦书淮还会不会只安心当个臣子?

    没人敢担保这点。

    所以,为了防止这种情况的出现,孙承宗就想出了这招。

    通过让秦书淮主持京察,然后将那些送礼的官员全部革职查办,让秦书淮“铁面无私”之名传遍官场,以断绝朝官巴结他的想法。

    崇祯笑呵呵地看着秦书淮,他认为孙老师的这个计策天衣无缝。

    一来可以筹集到赈灾的银子,二来可以防止京官投靠秦书淮,最重要的是,他这么做可没损秦书淮半点声望,甚至还能帮他赢得仁义之名,所以不伤半点兄弟和气。

    嗯,不伤兄弟情义,这很重要。

    秦书淮看出了崇祯的用意,但只好装不知道。

    有些事,还是糊涂一点好。

    于是苦笑道,“皇上为了那些灾民可真是煞费苦心呢,这套路臣也是服的。”

    “套路?”

    “额,就是说别出心裁的想法。”

    “哟,难得秦兄也会佩服朕一次啊?哈哈,好极好极。”

    说着,崇祯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物件递给秦书淮。

    秦书淮一看,见是一个五彩的小泥人,栩栩如生甚是精致。

    就是不值几个钱,一看就是地摊货。

    于是打趣道,“黄兄最近可是越来越小气了啊?还以为你送什么宝贝给我呢。”

    天底下,估计也就他敢当面嫌弃崇祯送出的东西了。

    当然,说这种话的时候,他会直接把崇祯称作“黄兄”,把君臣的身份切换成挚友的身份。

    崇祯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是我在灯市猜灯谜时力拔头筹赢来的。你拿着它去哄嫂夫人,保管让她消气。”

    一边说,一边又拍了拍秦书淮的肩,挤眉弄眼地说道,“嫂夫人狮威,我还是有点了解的。秦兄方才冤枉了她,若是不哄好她,怕是晚上不与你床睡的。”

    “黄兄还好意思在这说风凉话。”秦书淮没好气地说道。

    “哈哈,我这不来帮你了么?”

    “少来,明明是你自己想出宫玩好吗?”

    崇祯呵呵一笑,然后顿了顿,不无感慨地说道,“秦兄,你知道朕刚刚在长安街上的时候,恍惚有种什么感觉么?”

    秦书淮揶揄道,“大抵是撒欢的感觉。”

    “不,是盛世来临的感觉。长安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欢快的笑意,朕就在想,要是普天之下所有王土都是这般盛景,那该多好。”

    秦书淮点了点头,“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大明之弱,并非民弱,而在于国弱。若皇上能奋发图强,重振大明军威,保二万万同胞安宁,并以壮士断腕之决心推行新政,那么臣敢断言,五年之内大明必可臣服四夷,十年之内盛世必将重现!皇上一代圣主,千秋伟业,必将永载史册,彪炳千古!”

    一番话铿锵有力,让崇祯不由热血一燃。

    正色道,“秦兄,朕要谢谢你!若不是这几年你替朕运筹天下,南征北战,除掉一个又一个长在大明身上的顽疾,朕当真不知此时会在何处,又有何种境遇。”

    “黄兄又说些漂亮话,怕不是又要我去做什么不堪的事情?可先说好了,打架的事可以,再让我去讹人银子可不去了,我也要面子的。”

    “秦兄,朕可没跟你开玩笑。朕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你对朕有多重要。”崇祯叹了口气,“所以看在朕听说你回来,连夜跑出宫来看你的份上,以后孤身涉险这种事你能不能不要再做了?”

    秦书淮楞了下,说道,“皇上已经知道了?”

    崇祯道,“先说明,朕可没有派人去盯你。只是你一人一骑出陕入甘,有的是大把人看见,朕想不知道都难。秦兄,孤身入甘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何不事先与朕商量?你可知朕听到这个消息后,有多少天坐立不安?”

    秦书淮苦笑,“事态紧急,故臣不得不先斩后奏了。不过,也是臣运气好,此次入甘之行总算有所收获。”

    “什么收获?”

    “皇上,魔教准备撤兵了!”

    “当真?”崇祯一下子站了起来。

    “自是真的。臣已通知洪承畴,相信过不了一两天,皇上就能收到他的奏报了。”

    崇祯喜形于色,不禁连声道,“好极!好极!秦兄,快与朕说说你是怎么办到的!哈哈,这一路上你必定又有精彩至极的故事,朕想听!”

    “好,皇上既然想听,那臣就慢慢与你说。”

    “等下,朕有些饿了,你让人弄些酒菜来,咱们边吃边说。嘿嘿,今儿元宵夜,朕可打算赖你这不走了。”

    秦书淮一头黑线,心说你小子也太没眼力见了吧。佳节良宵,你特么让我把老婆放一边陪你唠嗑?

    而且你丫身为皇帝,来串门竟然就送个破泥人,但凡老子留你吃顿饭这波都亏了。

    也罢也罢,自从认识这小子以来,自己做的亏本生意还少么?

    腹诽了一下后,他便出了门去,叫来乔老四让他准备酒菜。

    同时又把那泥人给乔老四,让他转交给晴儿,同时让他带话,说这是国公爷特意去花市上买的,跑了好几里地呢。

    没过多久,陈晴儿带着几个下人端了些酒菜进来。

    虽然看秦书淮时还是一副怒气未消的样子,不过她肯亲自来送吃食,就表明是原谅他了。

    秦书淮不由心里一乐,还是这个时代的女人好哄啊。

    关上门,秦书淮和崇祯烤着火喝着酒,把这次入甘之行从头到尾讲了一遍。

    这之中自然少不了一番添油加醋的“艺术加工”,加上事情本身也确实跌宕起伏,更有当世两大高手对决的戏码,自然被秦书淮说得神乎至极,比之市面上普通说书的不知要精彩竟被。

    崇祯听得完全入了迷,时而大笑时而紧张,时而骂娘又时而叫好,当真是拿这当故事听了。

    一直说到子夜时分,秦书淮终于把整件事说完了。

    崇祯还沉浸在情绪之中。

    过了很久,他才说道,“秦兄,如此说来,咱们终于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建奴和蒙古了!朕,已经迫不及待了!”

    秦书淮补充道,“除了他们,还有叶尔羌和准噶尔!大明不仅要平定北境,更要收复西域!因为这些地盘,都是我们的!”

    崇祯激动地站了起来,双眼冒光地说道,“对!这些地盘都是我们的!”

    但随即,又恢复了理智。

    “只是秦兄,如果内乱初定,咱们要想再做点大事,恐怕需等上几年了。”

    苦笑了一声,又道,“朕,这回可真没钱了。”

    秦书淮不慌不忙道,“皇上,现在东林党都已经剿清了,咱们要钱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