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五章 没那么简单(两章合一)
    那些排队送礼的人听秦书淮竟然问出这么傻的问题,不禁都呵呵笑了起来。

    又有人道,“小子,既然你觉得国公爷不收礼,那还拉着这么大一车东西做什么?赶紧回去吧。”

    秦书淮心里越发窝火。

    特么的老子出门前给家里留了一万两银票,外加朝廷的俸禄,怎么也够家里人吃了吧?陈晴儿什么时候养成的拿人东西的毛病?

    哦,对了。

    当初认识她的时候,她不就在自己身上摸银票吗?

    这就是所谓的本性难移?

    简直岂有此理!

    他怒气冲冲地让车夫往前走,不要理这些人。

    却没走几步,他们就被“包围”了。

    “欸,你小子还油盐不进了是吧”

    “你家主子什么来头?到底还有没有规矩了?”

    “小子哎,看清楚了,最前排那个是礼部侍郎陈大人家的,后头是工部侍郎李大人家的,人家都在老老实实排队,怎么,你家主子来头比他们还大?”

    车夫气得干瞪眼,说道,“礼部侍郎了不起?你猜咱这位爷多大?”

    秦书淮这会儿都没脸承认自己就是安国公,于是让车夫不要说话守在原地,想自己先进去。

    却没走几步,只见从前边跑过来一人,欣喜不已地喊道,“哎哟,国公爷回来了!国公爷回来啦!”

    来者正是管家乔老四。

    这一声大吼,顿时让门外的那些人都傻眼了。

    他、他就是国公爷?

    哎我滴娘啊,咱们刚刚都说了些什么?

    好像叫他“小子”来着?

    没、没有这回事儿!

    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之前吵得最起劲的那大汉反应最快,二话不说噗通一声跪下,大喊,“小的拜见国公爷!小的给国公爷请安!小的恭祝国公爷新年吉祥!”

    一边说一边咚咚咚地磕头,后背阵阵发汗。

    刚才自己对国公爷出言不逊,这要是被主家知道了,非扒了自己的皮不可!

    其他人见状,也慌忙跪倒在地。

    纷纷心想,完了,闯祸了!

    秦书淮脸色铁青,什么都不说,气冲冲地进了国公府。

    府里头的下人全部都欢天喜地地迎了上来,却见国公爷脸色黑地吓人,顿时一个个都不敢吱声了。

    秦书淮直接进了后堂,来到自己房间,呼啦一下推开门。

    陈晴儿刚刚才听说秦书淮回来了,正在里头急急忙忙地梳妆打扮,平时她不爱抹胭脂香粉,只有秦书淮回来了才会用心收拾。

    见到秦书淮这么快就进来了,慌忙用袖子遮住脸,嗔声道,“夫君先出去,晴儿很快就装扮好了!”

    秦书淮一把拉下陈晴儿的手,凝声问道,“我问你,最近是不是很多人往府里送礼?”

    陈晴儿有点被吓到了。

    以前秦书淮回来总会跟她说些逗趣话,或者做点羞羞的事情,但今天却像是换了个人。

    不过她还是点头道,“是啊,从初一开始就有,到今天还有人送呢。”

    “所以你照单全收了?”

    “是,不过……”

    秦书淮大怒,狠狠地一拍桌子,吼道,“陈晴儿!你忘了你爹是死在谁手里了吗?是东林党!结党营私、收受贿赂、横征暴敛的东林党!你,也要我学东林党吗?”

    陈晴儿的眼泪唰地一下就下来了,拼命地摇着头说道,“不、不是的,夫君……”

    “不是?我都亲眼所见,你跟我说不是?”秦书淮越说越怒,“到现在外边还排着长队!我告诉你,东林党都不会这么干!这是傻13行为你知道吗?明目张胆结交京官,收受厚礼,天底下没有第二个傻13会这么做!”

    “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呵呵,好啊陈晴儿,你厉害了!过不了几天,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我秦某人权倾朝野,以权谋私,麾下党羽一片争相巴结!东林党说我挟持圣上,祸乱朝纲,本来没人相信。你倒好,硬生生帮他们证明了这点!”

    “你简直、简直岂有此理!”

    秦书淮确实怒不可遏了。

    他怒的并不是陈晴儿私收厚礼,而是怒她的愚蠢。

    说起来,他自己也不是什么清正廉明的好鸟,温体仁那他敲诈了多少?江南之行他又敲诈了多少?他手黑起来可比谁都狠。

    但是他手黑归手黑,起码不会傻到明目张胆地收钱,给人留话柄。

    现在虽然天下初定,但摆在他面前还有无数大事要做。

    平叶尔羌、准噶尔、蒙古、后金以及强力推行新政,这些事哪件不需要依靠他好不容易攒下来的声望?

    声望这东西,建立起来难,但是一旦开败,那绝对如山倒!别看东林党现在基本下台了,但是只要天底下的读书人还在,他们就随时有反咬一口的能力!

    这些人就算没有把柄,都能硬编造出故事来抹黑你,要是真给他们抓住了把柄,那还不发疯似的搞臭你?

    而且,就算不顾东林余孽,光是崇祯那,听到自己结交大批京官,他的疑心病是不是又会犯了?到时候要推新政,崇祯如果不给自己足够的支持,自己还怎么推?

    所以他才勃然大怒!

    陈晴儿见秦书淮不问缘由,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臭骂,满腹的委屈也涌上心头。

    一脸梨花带雨地说道,“夫君既然认为晴儿蠢,那晴儿蠢就是了。认为晴儿贪,那晴儿贪就是了。”

    秦书淮见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又好气又不忍。

    长叹了一口气,稍稍降了些声调。

    又道,“怎么,你还有理了?总之,以后不准再有这种事发生。收的那些东西,都给我退回去!”

    “退就退!”陈晴儿气道。

    却在这时,只听外边有人拖着长音喊道,“秦兄在家吗?”

    秦书淮一听就知道是崇祯。

    心道,这小子什么速度啊?就算是自己一进城就被大内密探发现去报告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到吧?

    不过也只好赶紧开门。

    果然是崇祯。

    崇祯穿着一身便装,笑意吟吟地看着秦书淮。

    秦书淮欲行大礼,却被崇祯拦住了。

    这家伙嘿嘿笑道,“秦兄,我是专门来给你陪不是的。咳咳,你就不要责骂嫂夫人了。”

    秦书淮有点懵。

    这混蛋又在外头偷听?尼玛这是什么爱好?

    讪笑了一下,说道,“呵呵,让黄兄见笑了。这个,这件事其实是这样的……”

    他想跟崇祯解释下,让这么多京官来给他送礼可不是他的意思,以免崇祯不必要的猜忌。

    却听崇祯笑道,“秦兄,这件事就由我来说吧。”

    “嗯?”

    “这些东西,是我让嫂夫人收的。”

    “啥?”

    “嫂夫人奉旨收礼,你骂他就是骂我。”

    “啊?”

    “嘿嘿。”

    秦书淮看崇祯得意的样子,恨不得给他一拳。

    嘿你大爷啊,身为皇帝有你这么坑臣子的?

    崇祯又道,“秦兄不请我去哪坐坐么,外边可着实有些冷。”

    秦书淮心道,冷死你个王八蛋!

    不过骂归骂,还是把他引到了书房。

    关上门,秦书淮道,“皇上,你这弄的是哪出啊?”

    崇祯苦笑一声,“秦兄有所不知,延绥大灾已一年有余,百姓没了吃食就一路乞讨,有不少都到了京城。你猜现在有多少?”

    秦书淮不爽道,“不知道。”

    “一万五千余人!”崇祯叹了口气,道,“朕让顺天府尹把他们安置在卢沟桥的南边了。不过这一万五千人要吃要穿要睡,如果管他们过冬,粗粗估计起码也得十万两银子。你也知道,上回你给朕的银子,都已经花的七七八八了。可那些灾民朕不能不管啊,于是就想着,怎么才能筹措一些。”

    秦书淮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所以你就想出了这个法子?”

    崇祯呵呵一笑,“你知道的嘛!今年是京察年,朕已经放出话去了,今年的京察由你来主持。你办事嘛,朕总归是放心的。而且这样也便于咱们君臣二人联手整顿吏治,你说妙是不妙?”

    秦书淮要气炸。

    说道,“皇上,我觉得这样硬岔开话题是没有用的。你还没有说为什么要让我当贪官呢?”

    崇祯马上一本正经道,“胡说,谁敢说秦兄是贪官?朕灭他九族!至于这些礼嘛,回头全部都折合成现钱,去赈济灾民去。朕估摸着,这一个春节下来,收个十万两银子是没问题的。”

    秦书淮脸上mmp,心里还是mmp。

    尼玛你让老子敲竹杠筹钱就算了,现在还让老子公然受贿筹钱?

    你牛逼!得亏你是皇帝,你要是个当官的,手可比老子还黑!

    还是不爽地说道,“我说黄兄啊,你把我的名声搞臭了,我还怎么帮你办事?你要干这事儿,好赖也找,嗯,找孙阁老嘛!他老人家德高望重,晚节稍稍不保一点也没事啊。”

    崇祯贱兮兮地一笑,“嘿嘿,孙阁老晚节早就不保了。朕让他带头给你送了礼,他要是不送,这给本届京察主持、国公爷秦书淮送礼的风气怎么会传开啊?”

    秦书淮彻底懵逼了。

    “皇上,你不是在开玩笑?”

    崇祯认真地说道,“朕像开玩笑的样子?”

    “不是,这是图啥啊?你要钱跟我说啊,大不了我跑漕帮总舵门口假装摔倒讹他们一下也行啊!”

    他觉得崇祯是疯了。

    而且孙承宗也疯了!

    两人明知道大明贪腐盛行,接下去就要整顿吏治,却还挑头搞这种事?不就是十万两银子么,至于搞这么大动静,连孙承宗的晚节都陪进去了?

    崇祯笑道,“好啦好啦,秦兄莫要生气,朕和你说实话吧。这些礼送过来之后,将以京官以私俸赈灾的名义发放给灾民。也就是说,这些东西他们送过来多少,到时候就以他们的名义捐出去多少,送礼的官员全部摇身一变成了赈济灾民的楷模。而此事,是你秦兄带头倡议的,朕回头会下旨好好嘉奖于你,以及出钱最多的官员,如此一来岂非又是一桩美谈?”

    说到这里,崇祯又加了一句,“呵呵,这么一来咱们钱也筹到了,秦兄的名声也不会受损,你说岂非两全其美?”

    秦书淮被崇祯“强大”的逻辑折服了。

    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滑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招还真尼玛让人挑不出毛病。

    可是怎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京察……送礼……赈灾……

    他脑子忽然嗡地一声。

    明白了!

    崇祯此举,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表面上看,他是在筹措那十万两赈灾银,但实际上,丫又在玩花样了。

    先放出风去,让自己主持京察,再以孙承宗为诱饵,引京官纷纷来向自己送礼。这之后,又把这些折合成钱粮拿去赈灾,美其名曰是京官拿出俸禄来帮朝廷赈灾,听上去不错是吧?

    可是紧接着还有京察呢!

    那些送礼的官,估摸着一个都别想留任!别看自己是京察的主官,但是最终的决定权还不是在崇祯手里?

    崇祯会让他们全部滚回家去!

    这么一来消息传开,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官场上盛传国公爷刚正不阿,给他送礼他不要,全部拿去捐赠灾民了,而且,但凡给他送礼之人,全部被他革职查办了!

    很好,今后可再没人敢来巴结他这个国公爷了。

    秦书淮不禁又好气又无奈地看着崇祯。

    崇祯依然笑意吟吟地看着秦书淮。

    这招,是孙承宗想出来的。

    孙承宗不相信秦书淮会主动造反,崇祯也不相信。

    但是孙承宗怕秦书淮哪天会被黄袍加身,也就是说被下面的人怂恿着,甚至逼着反!

    崇祯也怕!

    而事实上,连秦书淮自己都已经有此担心了。

    江河帮那些人,投降的刘国能、李定国等人,以及不少武林联军的人,甚至部分的明军将领,回想下,有多少人说过“愿为国公爷效死?”

    他们没说“为朝廷效死”,个中意味还不够明显么?

    多少人等着他君临天下,然后好跟着当开国功臣,光宗耀祖?

    这群人要是集体兵谏,把龙袍披在他身上,秦书淮如何弹压?

    杀?你会杀跟自己出生入死,而且还想尊你为皇的兄弟?但凡杀一个,军心立散!

    不杀?他们无休无止地逼你,你能奈他们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