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三章 被认出来了
    一路向东。

    崇祯四年正月初一,秦书淮抵达陕西固原。

    固原城内洋溢着过年的喜气,鲜红的对联随处可见,各色的爆竹处处绽放。甭管有钱的没钱的,在这一天都必须笑脸迎人,见人就说几句吉祥话,互相恭祝新的一年平平安安。

    平平安安,这是乱世的老百姓最大的奢求了。

    越往城中走,人就越多。城里头到处张灯结彩,尤其是那些富贵人家的府邸,以及有实力的商号店铺,房子就像一个个小姑娘似的,无不披红带彩,好不喜庆。

    时值中午,只见城中临时搭起了无数的施粥铺子,几乎每百米一个,那是城中富户免费供应给穷人以及路过的外乡客的。

    这是一桩老例,便是灾荒的年岁都不曾断。哪家大户的过年“例粥”要是断了,那准是这家遭逢了大变故,或者出了败家子。同样,哪家今年要是第一次来施舍“例粥”,那就意味着这家去年飞黄腾达了,必然会成为过年期间全城热议的话题。

    不过秦书淮还是看到,好多衣冠楚楚的人也在施粥铺那排队,笑呵呵地领上一碗粥,外加一小块卤肉、咸菜。

    照道理有钱还来占便宜,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不过奇怪的是无论是施粥的还是领粥的,都不以为意。

    秦书淮好奇心大,就找了个老者打听了下。

    原来,因为施粥的多,穷人根本吃不完,于是渐渐地有钱人也来凑个热闹,帮忙一块儿吃。甚至有的自己家就在施粥,却非要跑去别人家的粥摊去尝尝,慢慢地这就成了一种惯例,叫吃百家粥。

    末了,老者还意味深长地问了他一句,“小友,你观那些贫寒之人,如何吃得笑意盎然,其乐融融也?”

    秦书淮顿时明白了。

    这些富人乡绅带头一起吃施粥,不只是为了避免粥浪费,更大的用意在于避免那些贫寒人家来吃施粥时的尴尬。

    毕竟大过年的,谁会愿意为了一口粥显得自己家里穷?明朝不是秦汉时期,社会经济已经十分发达,就算寒门之人,过年吃口粥还是吃得起的。如果要被当成乞丐一样施舍,恐怕在这个崇尚骨气门风的时代,是没有多少人会来吃的。

    而富人乡绅们一带头,反倒是更像一种风俗,甭管贫贱富贵你只管吃就是,没人用有色眼镜瞧你。

    就连行善都考虑地如此周祥,大概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可爱之处吧?

    秦书淮不由大受感动,冲那老者深深作揖,说道,“多谢老人家,小子明白了。所谓嗟来之食不可食,便是此道。贵地乡绅,真乃大善也。”

    “呵呵呵,富者行善,不欺其贫。贫者受施,不失其志,此乃大道也。”

    老人家说话文绉绉的,显然是个读书人。而且他穿的衣冠整整,身边还跟着个仆人,可见家世也不错。

    却还是自己拿了个碗,乐呵呵地走向了一个施粥铺,留给秦书淮一个苍劲的背影。

    秦书淮承认,他真心喜欢这个的世界,这个崇尚礼义廉耻、诗书礼乐的时代。

    正好饥肠辘辘,于是他也排队领了一碗粥、一碟咸菜,坐在一处茅草棚下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这时,一个壮士的汉子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呼噜噜,汉子吃粥的动静大的吓人,引得一旁的两个孩童咯咯大笑。

    汉子却不以为意,吃得满头大汗。

    足足吃了三碗,他才打了个饱嗝。

    然后对秦书淮说道,“兄弟,也是外乡人吧?”

    秦书淮微微一笑,“是。”

    “瞧你这身打扮甚是贵气,莫不是出来做买卖的?呵,你们这些钱夫子啊,为了钱大过年也宁可不回家,真是本末倒置。”

    秦书淮笑而不语。

    壮汉觉得这少年颇是奇特,虽是笑意盈盈,身上却似有一股不可言喻的气势。

    见他手边的长剑甚是精致,不由细看了一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整个脸色刷地一变。

    他按耐住狂跳的心脏,又问,“敢问兄弟贵姓?”

    秦书淮一边喝粥,一边随口道,“免贵姓秦。”

    壮汉一听,好像屁股上被钉子扎了似的,噌地一下就从板凳上弹了起来。

    秦书淮纳闷地看了他一眼,还以为他要口吐白沫地来一句“粥里有毒”呢。

    却见那壮汉激动地单膝一跪,又语无伦次地说道,“在下,哦不,属下银川金镖门大弟子万德福拜见武林盟主!”

    秦书淮愣了下,然后问道,“呵呵,你如何认得本座的?”

    万德福忙道,“秦盟主英姿勃发,属下第一眼就觉您不是常人。而且江湖传言,秦盟主手上有一宝剑削铁如泥、无坚不摧,名曰倚天剑。您手上的,不就是此剑么?”

    秦书淮点了点头,轻声道,“起来吧,继续吃粥。”

    却不想,原来充斥欢声笑语的施粥铺,忽然安静地掉针可闻。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大大的“震惊”。

    围着秦书淮,全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秦书淮感觉自己就像动物园的猴子在被观赏。

    很尬啊。

    这时,那两个孩童忽的笑了起来。

    他们学着那壮汉的样子,也像模像样又奶声奶气地说道,“属下拜见武林盟主,咯咯咯……”

    人群开始骚动了起来。

    武林盟主?那不就是国公爷?

    少年锦衣,英姿勃发,又手持倚天剑,他不是国公爷还能是谁?

    可国公爷怎么会来这里?

    而且身边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骚动在扩大,所有人都想相信但有不敢相信的样子。

    却在此时,一队官兵走了过来。

    为首一人一边推开人群一边说道,“都瞧啥呢?后边的挤不上来了没瞧见吗?喝完的倒是走哇……”

    当他走到最前头,看到秦书淮以后,脸色马上变了。

    “这、这这!”

    他“这”了好几声,愣是没说出话来,最后干脆先噗通一声跪下再说。

    “属下贺总兵麾下监事校尉于大海拜见国公爷!”

    原来是贺人龙的手下。

    因为武林联军进驻了宝鸡和汉中,所以洪承畴就把贺人龙派来守位置同样险要的固原了。而秦书淮与贺人龙合作过多次,所以他很多手下都认得秦书淮。

    这一声“国公爷”,就像一团火扔进了柴火堆里,立马就让所有人都热血沸腾了。

    他真是国公爷!

    国公爷来固原了!

    呼啦一下,所有人立刻跪了下来。

    “草民等拜见国公爷!”

    “恭迎国公爷!”

    秦书淮见事已至此,只好微微一笑,对众人说道,“大伙儿都起来吧,天冷,地上怪凉的。”

    见国公爷当真如传说中的那般平易近人,在场众人无不更添好感,胆子也大起来了。

    这个粥摊的摊主,固原城长宝号的少掌柜出了来,壮着胆子说道,“国公爷,粥凉了,我再跟您端一碗去?”

    说着也不顾秦书淮同不同意,“抢”了他的碗就兴高采烈地跑去盛粥了。

    一个乡绅模样的人出来说道,“国公爷,我代表固原城的百姓,谢谢您为大伙儿守得这平安岁!正因为有了您,咱这些老百姓才能欢欢喜喜地安坐在这吃粥、过年哪!”

    又一个老者马上补充道,“是啊是啊!之前这固原附近,有多少流寇山贼?咱们想出城走动,哪次不是提心吊胆?现在好了,打从国公爷率王师横扫三边,铁腕剿匪后,咱这一片可太平了!这不,月前小儿去了趟西安办货,来去一月余,愣是没遇上一个劫道的!”

    一个大汉又道,“没错,之前还说吃人的鞑子要从北边杀过来,咱们这儿那叫一个人心惶惶啊!可没成想,鞑子来一次国公爷就揍他一次,嘿嘿,连皇太极的亲生儿子都叫国公爷斩于马下了,这叫啥?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今后看他还敢不敢来?”

    众人听罢顿时笑了起来,笑声中带着庆幸与崇敬。

    秦书淮听着这么多的溢美之词,不禁也有些飘飘然。

    起身说道,“诸位乡亲,今日我大明之太平,非本公一人之功,实赖于众将士浴血杀敌、万众一心,以血肉之躯换来的!然,我辈之牺牲,能换回在座各位之安宁,便是值得了!”

    这功夫,长宝号的少当家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粥来了,去还没跑到秦书淮跟前,被他家老爷子一脚踹倒了!

    少当家很气,“爹你做啥?这是给国公爷端的粥!”

    老爷子更气,骂道,“你个驴脑子你让国公爷在风里喝粥?还不快快请家去?”

    少当家一拍脑袋,连忙说道,“哎哟,哎哟哟,这是糊涂了,糊涂了!”

    忙冲进人群去,却见到另几人也在往里冲。

    “都让让,都让让,贺总兵来了!县太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