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零二章 签订和约
    秦书淮不动声色,大脑却飞速转动。

    沉吟了下,说道,“燕兄,你我既是兄弟,那么我便与你说几句心里话,从没与外人讲过的体己话。”

    燕悔之拱了拱手,道,“秦兄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吴烈立马很识相地说道,“少主,属下去门口守着。”

    说完出去,关上了门。

    秦书淮压低声音,对燕悔之道,“燕兄,如今西域被叶尔羌和准噶尔所分,早已不听朝廷号令,并且越做越大,四处兼并,可见若不及早处置,将来必成我中原之心腹大患。故此,我早已准备远征。”

    燕悔之听后微微一惊,“秦兄准备远征西域?”

    秦书淮正色道,“西域自汉以来就处于我华夏的管辖之下,于我华夏与西方诸国之贸易、交往举足轻重的意义,怎可轻易失去?若是我辈不收复西域,便是再大的盛世,亦不足弥补此过也!”

    说完,他又转了个语气,说道,“不过,远征西域,目前最大的困扰在于贵教。贵教一日不撤兵,朝廷就一日不敢征西域。”

    燕悔之眉头微微一皱,“秦兄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贵教现在确实不宜远征,但朝廷可以!贵教的仇,我可以帮你们报!请燕兄将此话传于梅护法等人,就说他们只要同意撤兵,半年内朝廷必然发兵,远征西域,为燕教主、赵护法、五使徒等人报仇!如此一来,燕兄就不必为难了!”

    秦书淮真的是想让魔教在一边看着,他带着朝廷的兵苦哈哈地去远征西域吗?

    当然不是!

    但是他必须先这么说。

    要不然呢,如果他兴冲冲地提出朝廷愿意跟你们魔教联手,一起远征西域,魔教中人会怎么想?

    之前你还跟我打得你死我活,现在突然这么好心提出来要帮我们去西域报仇?

    要不是你精神分裂,那就是你没安好心,想阴咱们吧?

    梅印之等人能不怀疑才怪!

    而且,甚至燕悔之也会有所疑虑!

    而现在他这么一说,魔教就完全没什么好疑虑的了。

    都说让你们撤兵一边呆着去,看朝廷带人去帮你们报仇,你还想怎样?

    难不成朝廷只是想骗你们撤兵?

    笑话!

    现在朝廷还需要骗吗?

    明眼人都看得出,如果朝廷想收复甘肃,至少能调出包括武林联军在内的二十万精锐,你魔教现在从教主到散人没几个健全的,而且精锐也才三万五,还能扛得住吗?

    而且最重要的是,就算秦书淮不提远征西域的事,无论燕悔之和梅印之本来也都是要和谈、撤兵的。

    这还不明显吗?

    燕悔之要回昆仑,那肯定是要跟朝廷和谈。

    而梅印之要打叶尔羌,难不成就不需要跟朝廷和谈?他还想一边跟朝廷干,一边跟叶尔羌干?白痴都不会这么想。

    说白了,魔教之中绝大部分有见识的人都很清楚,其一燕教主的仇主要是来自女帝,和朝廷没多大关系,当初他们讨伐朝廷本身就是错的,是教主在神志不清以及二使徒别有用心的鼓动下决定的,现在自然要改过来。其二,他们现在就算打朝廷,也打不过了。

    所以和谈是必然之举。

    这么一来,秦书淮的话,就让魔教找不到一丝疑点了。

    完全是极大的善意。

    那么秦书淮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相信,以魔教睚眦必报的尿性,绝对不会眼巴巴地看着朝廷帮他们去报仇的。

    对他们来说,不亲手弄死那三个红顶人,以及女帝的儿子,这还算报仇?

    所以只要朝廷发兵,魔教必然主动会提出与朝廷联手!

    秦书淮主动邀请他们,和他们自己主动提出来,这其中的差别多大就不需要细说了吧?

    甚至秦书淮都想好了,到时候魔教要是还不放心,想观望一阵再做决定,那么他就一次又一次地远征“失败”,看谁急得过谁?

    果然,他说完之后,燕悔之怔了怔。

    “秦兄,你当真是这么想的么?”

    “不这么想还怎么想?西域是一定要平的,要不然有何颜面堪称盛世?”秦书淮微微一笑,“至于帮你们报仇嘛,这个人情不做白不做!要是真有那么一天,可要燕兄记着还。”

    却是露出了少年的本性,惹燕悔之也不由苦笑了一下。

    沉吟良久,他也终于对秦书淮说了心里话。

    “秦兄,你要一统天下,就真的不想……不想与我教为敌了么?”

    他说的委婉,事实上是想问,他真的不想趁这个机会彻底平了日月教么?

    这个问题,从秦书淮入甘以来他就在困惑了。

    照道理说,秦书淮平了四川之后,只要厉兵秣马一阵,举全国之力来攻日月教,就有很大几率能打赢。

    可他为什么非要孤身一人来走这一遭?非要和日月教和谈呢?

    平心而论,如果是他,绝对不会冒这种险的。

    秦书淮轻笑了一声,说道,“燕兄,你知道什么是反对派么?”

    “反对派?”

    “没错,皇帝的权力至高无上,但我们无法保证任何一个皇帝是德才兼备的。所以,就需要有一个反对派来监督他。而日月教以后就会成为这个反对派。当皇帝做出昏聩无道的决定时,你们可以及时地提出反对之声,让皇帝有所警醒,让他知道不能肆意妄为。”

    燕悔之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不禁说道,“秦兄……秦兄好大的胸怀!”

    自古以来君权不可欺,而秦书淮竟然想在君权上做掣肘,这等胸怀怎能不大?

    在秦书淮看来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但在燕悔之看来,却是石破天惊。

    燕悔之说完,不禁又道,“秦兄之胸襟、之大志,在下自愧不如。”

    秦书淮微微一笑,不作他语。

    他很清楚,日月教的存在,必然是一个国家动荡的隐患。但是他更清楚,这种隐患等到工业革命以后,就会越来越小。

    武功,在几百年后将不是决定性力量。功夫再好,也总跑不过机枪一顿扫,火炮一顿轰。

    日月教最大的可能,要不慢慢解体,要不就会成为一个很大的反对党。

    甚至某一天,日月教没准还会成为执政党。

    那又如何?日月教有普世精神,严以律己,又宽于待人,从不强制要求普通百姓加入日月教,或者以日月教规行事,试问有哪些政党能做到他们这样?

    总之,几百年后的事情秦书淮管不着,也管不了。

    但起码在现在,如果大明兴盛起来,日月教就会立马变成盛世的守护者,绝不会和朝廷为难,甚至会毫不犹豫地帮朝廷打一切来犯之敌。

    别忘了明朝是他们创造的。

    见聊得差不多了,秦书淮道,“燕兄,此事就这么定了。不论如何,我想你们尽快撤兵。现在四川已定,朝廷只剩下你们一个对手了,你们若继续占据甘肃,我不出兵也没法向朝廷,向将士们交代。”

    燕悔之道,“这点秦兄大可以放心。无论是在下还是梅护法,或是教中大多数弟兄,都是同意撤兵的。至于金旗主等人,我会好好跟他解释一番的。”

    秦书淮对燕悔之抱拳道,“那么,秦某就恭祝燕兄早日登上教主之位,希望我们兄弟二人,今后只有勠力同心为盛世而奋斗,而再无兵戎相见之时!”

    燕悔之正色道,“盛世亦是我教所愿,今朝廷有秦兄这等大才坐镇,盛世可期,我教断无再掣肘之理!”

    秦书淮连夜出了城,回到客栈。

    当他进入客栈后,客栈附近某个阴暗处一人随即离开。

    自然是梅印之的人。

    第二天下午,吴烈又来了。

    不过这次,是邀请他光明正大地进兰州城去和谈的。

    在燕悔之、沈溪、梅印之、五使徒、六使徒等教中高层都同意和谈的情况下,双方谈得很顺利。

    魔教同意,在一个月内从甘肃全境撤兵,退回昆仑山。

    但是作为安全的保证,官军在这一个月内,一兵一卒都不准踏入甘肃境内一步。

    另外,魔教还加了一条,要求朝廷于半年之内讨伐叶尔羌。

    虽然秦书淮不做这个承诺魔教也不得不退兵,但他还是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急什么?魔教这颗好棋他还要慢慢用呢!

    谈判完毕,燕悔之以魔教少主的身份,秦书淮以朝廷龙虎将军、安国公以及钦差大臣的身份,分别在议和书中签字、盖章。

    持续了半年的魔教之乱终于以双方议和结束。

    不过,在会谈上,梅印之并没有提与朝廷联合进攻叶尔羌的事情。

    这不出秦书淮意料,以梅印之的城府,必然是要观上一阵才会做决定。

    崇祯三年十二月二十七,秦书淮终于达成了入甘的目标,甚至收获要大于预期。

    签完和约,秦书淮回到客栈,骑上那匹来时从那名魔教头目借的快马,即刻回家。

    回家,归心似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