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七百章 诡异的形势
    秦书淮站着调息了一会,很快就恢复了大半的真气。

    见女帝手下,最有威胁的只剩下那三个红顶精卫,便冲了过去。

    那三人也不笨,眼见大势已去,便立即闪身逃跑。

    秦书淮想追,却见魔教中已经没什么高手能跟上这三人的速度了,心想自己一人去追他们三人,到时候未必能讨到什么好,而且现在燕无月已死,魔教将有异变,自己得看着燕悔之上位才行。

    便放弃了追杀。

    此时,女帝带来的西域精卫几乎全部战死,而青衣军也溃不成军,四处逃散。

    只有二使徒没跑,他只是呆呆地抱着女帝,坐在地上。

    吴烈带着烈火旗的弟兄将他团团包围,一个个无不血眼通红地看着他,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剥皮拆骨!

    却听梅印之悲恸地仰天长吼道,“教主……驾崩了!”

    所有魔教教徒无不悲痛欲绝,骤然跪地!

    齐声悲呼!

    “教主仙去,于我等何忍!教主仙去,唯万古长存!”

    巨大的悲呼之声直冲云霄,绕城而动,震人心魄,又让人不禁动容。

    却在此间,忽听一声长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燕无月已死!燕无月已死!”

    笑声狂放而刺耳。

    却是二使徒。

    他已状若疯魔,神智癫狂了。

    吴烈悲愤难当,拿起刀发疯似的冲去,指着二使徒道,“你这狗贼,今日我要将你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颜色!”

    说罢,一刀捅向二使徒的胸口。

    却见二使徒并不闪避,大笑着迎接长刀没入他的身体。

    吴烈一愣。

    他知道凭自己的身手,是绝不可能伤二使徒分毫的。

    其他人也都一怔。

    有些人原本都想冲上去帮忙,见到这副光景,就知道不需要了。

    二使徒微微一笑,对吴烈说道,“吴烈兄弟,容我给夫人整理下发髻。”

    说着,他轻轻地抚起女帝已乱的长发,将它捋整齐了,拨到耳后。

    然后,轻轻地抱住女帝。

    “秋叶,我来了!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袖中,一柄匕首顿出,随后扎进了自己的脖子。

    呲!

    鲜血飙射,如同绽放的礼花,在阳光下璀璨而瑰丽!

    二十六年仇恨,十六载苦心经营,终于在这一刻,全部化为尘土。

    燕无月、二使徒、女帝,或许都得到了解脱。

    此一战,魔教终于重重地伤了元气。

    燕无月、二使徒、五使徒、赵无痕全部战死,燕悔之、沈溪、六使徒、七使徒重伤,教中精英,差点全部沦丧!

    整个兰州城,都笼罩在巨大的沉痛之中。

    连续数日,满城素衣白帆!

    除了魔教教徒,还有不少城中百姓、士绅,都自发地为魔教教主祭奠。

    魔教,已得兰州城人心。

    唯一没怎么受伤的梅印之,暂时接过了魔教的大权。

    他下令兰州全城戒严,严防本教以外任何人接近内城。

    包括秦书淮!

    秦书淮被吴烈请到了外城一家客栈暂时休息,并告诉他,近几日还是不要进内城的好。

    此一役魔教元气大伤,自有各种流言四起,很多人相信,这件事跟秦书淮有关。

    为什么?

    秦书淮明知二使徒是叛徒,明知明堂埋着炸药,却没有通知他们。

    而且,最重要的是,秦书淮是朝廷的人。

    而朝廷,就是日月教的敌人兰州全城戒严是为了什么?不就是防止朝廷来攻?

    这般推测之下,谁不会给他打个问号?

    秦书淮也知道此时自己身份敏感,于是就耐心地等。

    魔教新任教主不继位,他绝不会回去。

    三天过去。

    十二月二十三。

    重伤的燕悔之在“天罡还魂丹”的作用下,终于可以站起来了。

    于是,魔教在内城举行教主归天大典!

    这天上午,下了一场极大的雪。

    兰州城内,一片白色。

    秦书淮穿了一件白袍,走到内城大门口,高声喊道,“日月教故友秦书淮,前来祭典燕教主!”

    门却是不开。

    秦书淮再喊,“日月教故友秦书淮,前来祭典燕教主!”

    却听城楼之上,一人悲愤地高骂,“姓秦的,你少在这假仁假义!快快滚回去,我教并无你这等好友!”

    秦书淮知道进城无望,便单膝下跪,冲设祭典的巡抚衙门方向郑重一拜。

    这是姿态,他必须做给魔教人看,因为他还要与魔教和谈。

    同时,这也是礼数,因为他既然认了燕悔之为兄弟,那么燕悔之的父亲亡故,他必须有此一拜。

    拜毕,他回到客栈。

    继续等燕悔之的信息。

    连续两日,并无消息。

    他有些不安。

    燕无月已死,正所谓群龙不可无首,照道理燕悔之应该即刻继任教主才对,为何到现在都没有消息?

    难不成魔教就教主人选发生了分歧?

    燕悔之毕竟年幼,论能力或许梅印之更适合继任。

    如果真的是梅印之继任,那情况就不妙了。

    从梅印之戒严全城,并且不让自己进内城来看,他对自己、对朝廷仍然充满了敌意。

    他决定,如果再没消息,他就进城查探。

    无论如何,燕悔之必须继任魔教教主!如果梅印之敢觊觎教主之位,他必然要拼尽全力鼓动燕悔之去夺回来!

    燕悔之有资本,因为他有吴烈、沈溪等人的支持。

    又过一日,仍是毫无消息。

    只是他所住的客栈,普通宾客全部被请出去了,只剩下他一人。

    兰州城的形势,越来越诡异。

    十二月二十六,夜。

    又下了一场大雪。

    连同前几日的大雪,城内积雪已可没膝盖。

    客栈外,肃杀悲痛的气氛已经渐渐消散,城内的百姓该准备过年,还是准备起过年了。

    毕竟,这是一年里最大的事情,即便在兵荒马乱的年月,只要有家,就不会更改。

    秦书淮在屋内烤着火,喝着闷酒,心烦意乱。

    却在此时,有人敲门。

    开门,只见吴烈连门都不进,急忙说道,“秦帮主!少主要见你,快快去吧!”

    秦书淮一听脸色微变,立马说道,“吴旗主,你教少主还没有继任教主之位吗?”

    吴烈道,“秦帮主去了便知!”

    “好,那咱们快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