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九十九章 恩怨皆是虚妄(两章合一)
    梅印之面带惊色地看了眼倚天剑,继而大笑一声,“果然好剑!”

    秦书淮愣了下,因为他看到梅印之的脸上,带着一丝贪婪的神色。

    倚天剑在他这般高手手中,自同样能发挥出惊人的威力,让他的战力更上一层!

    这是江湖上人人都想要的宝剑,梅印之如果想据为己有,也不令人意外。

    却在此时,女帝的素布又乍然骤起,直奔梅印之而去。

    梅印之知道女帝的厉害,不敢与她纠缠,飞快地用脚尖点了下素布,爆闪至秦书淮跟前。

    随后,毫不犹豫地把剑递给了他。

    “秦盟主,在下去救我教弟兄,这里就交给你了!”

    伴着声音,他已窜出数丈之外。

    秦书淮接过剑,心道刚才到底还是小瞧了梅印之了。魔教中人,还是重个“信”字的。

    正想着,又见一道素布朝自己正面扑来。

    倚天剑在手,现在他当然不惧!

    长剑一挺,剑身当即发出赤青的幽光,赤连剑气仿佛看到了久违了的主人,迫不及待地灌注于剑上。

    “嗖嗖嗖!”

    面对素布,秦书淮长剑咆哮,如梨花暴雨,瞬间就将这条素布砍成了数段。

    女帝面色微微一变,当即收了招式,后退了两步。

    饶有兴致地问道,“这把,就是号称无坚不摧的倚天剑了?”

    秦书淮淡淡一笑,“无坚不摧倒也未必,不过砍你那几尺破布,确是绰绰有余。”

    女帝慢悠悠地说了句,“是么?那再试试吧。”

    说罢,长袖一挥,另一条未断的素布也起了来,并且忽然展开,宽约两尺来许。

    素布快速飞舞,如发狂了的白蟒。

    秦书淮试图以剑破之,却不想对方并不与自己硬来,一条素布时而坚硬如铁,时而柔弱如水,便是一剑斩在其上,也仿佛砍在水中,根本用不上力。

    这就是所谓的以柔克刚了。

    女帝的素布飞舞地越来越快,并且看起来毫无章法,神出鬼没地出现在各种令人意想不到的角度。

    秦书淮只觉眼前布影重重,他往东,东面是布,他往西,西面又是布,似乎无处不在。

    不由心道,女帝这是把一条布做成了一个阵?

    要是再这么下去,自己就会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被困在其中,不被她杀死也会自己累死。

    于是不再犹豫,长剑骤起轰然一划,爆出了一道摧枯拉朽的剑气。

    他的赤连剑气一旦爆发,天底下自没有什么东西能阻挡,便是女帝也挡不住!

    青红的磅礴剑气划过,眼前的素布顿时化作了碎片,任它是多强悍的“阵”也破解了!

    不过,强爆发之后,他的真气也至少减了一半。

    面对女帝这样的高手,少了一半真气,就根本没法打了。

    三十六计走为上。

    秦书淮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女帝呵呵一笑,“秦盟主,怎生又跑了?”

    说罢又追了上来。

    秦书淮没跑一里多地,就听到身后又传来锐物的破空之声。

    知道女帝又故伎重演,想用暗器迟滞自己的身法。

    他当即向左一避,暗器便贴着他的胳膊而去。

    料想女帝已经逼近,他又毫不犹豫地转身,长剑暴然横划!

    果然,女帝飘然而至后,见到秦书淮持剑回砍,也不得不躲避。

    倚天剑之利,天底下根本没有肉体能抗的住,女帝很清楚这点。

    秦书淮见状,就继续跑。

    耐心地等待真气的恢复。

    两人就这么追追停停,又来到了明堂的废墟附近。

    眼前的景象让秦书淮一怔。

    只见赵无痕的胸前插着一把断刀,浑身血肉模糊,虚弱地靠在断墙边,显然是不行了。

    魔教五使徒已经倒在地上,生死未知。

    六使徒、七使徒依旧在与那三个红顶斗笠人苦战,但两人都是重伤在身,眼看快支持不住了!

    沈溪一头白发已经染了斑斑血色,身上有七八处明显外伤,却仍与十几名魔教徒一起,死死地守着燕悔之的身体。

    相对来说,后加入战场的梅印之还好一点,身上只受了些轻伤。

    现在,双方的人数已经基本持平了,而且魔教这边还有源源不断地人马过来增援。

    不二散人、吴烈等人也到了,并且现场还有三四十人在用标志性的“雁南归”阵法,一看就是烈火旗人。

    女帝手下的人马也损失惨重,除了二使徒和三个红顶高手,其他的好手只剩下七八十了。

    那些西域精卫倒了一地,白色的斗笠到处都是,被践踏着、翻滚着。

    秦书淮料想,外围的女帝青衣军防线估计已经快被突破了,要不然这些烈火旗人也进不来。

    只要再坚持一会儿就行!

    女帝见状,立即抛下秦书淮,直奔沈溪而去。

    毕竟此行她的主要目的就是杀尽魔教一众高手,秦书淮不过是她顺带想杀的。

    秦书淮一看,赶忙反身再追上去,挺剑直刺她的后背。

    女帝勃然大怒。

    追他时他跑得比兔子还快,不追他时他又像苍蝇一样黏上来,简直岂有此理!

    暴怒之下,女帝大喝一声“找死!”

    随后从腰间抽出一把银光闪闪的软剑。

    软剑一抖,发出“哗哗”的响声,如小溪潺潺,又如灵蛇吐信。

    又是以柔克刚的武器。

    秦书淮自认倚天剑在手,若是比剑谁都不惧,于是冲上去猛攻起来。

    叮叮当当,两剑相交,却不想倚天剑竟无法斩断女帝的软剑。

    究其原因,是因软剑柔韧,倚天剑磕在其上,软剑随即弯曲,这样就可大大减少受力,加上它本身就柔韧异常,自不会断。

    女帝急于杀了秦书淮,于是毫不留手地全力猛攻。

    秦书淮不敢用有攻无守的追魂夺命剑跟她硬拼,而是用了智云教他的达摩剑法,虚中有实、实中有虚,攻守兼备,辅以赤连剑气与女帝周旋。

    两个人,两把剑,以骇人的速度交织、纠缠、相碰,两道身影又以疾光电影之势左突右闪。

    他们周身都笼罩起一层肉眼可见的凌厉剑气,但凡离他们一丈之内的好手,不分魔教还是女帝手下,只要修为不达中成境者,无不受此剑气摧残。

    轻则被剑气划破皮肤,重则被剑气抹了脖子,狂风骤雨的交手间,仅仅是外泄的剑气,就放倒了多个好手!

    这可能是近十年来江湖上最强的一次剑与剑的对决!

    这种对决,无疑又是极耗真气的。

    秦书淮刚刚用了一波强爆发,现在剑气越来越少。

    情况很是不妙。

    女帝渐渐占了上风,于是以更强势的姿态发动进攻。

    秦书淮一剑递去,女帝手腕一抖,软剑轻轻地磕在倚天剑上,然后像灵蛇一样绕了上去,剑尖就像吐信的舌头,直奔秦书淮手腕。

    秦书淮一惊,当即手上发力,握住倚天剑向后狠狠一抽,要摆脱软剑的缠绕。

    他本以为以女帝的修为,这软剑定然缠得极紧,却不想一抽就抽出了。

    倒是用力过猛,他身体稍稍有些后倾。

    却在此时,只见女帝飘然而至,一掌拍来。

    原来那只是虚招,吸引他的注意而已!

    女帝的伸手是何等的迅捷,秦书淮只是稍稍分神,这掌就避无可避了!

    无奈之下,秦书淮只能出没持剑的左手与其对掌!

    “轰!”

    两掌相对,爆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

    旁边几个修为稍低的武者受到外溢真气的冲击,竟都摔倒在地。

    秦书淮虽然用了斗转星移,但奈何体内真气之前消耗过多,所以必然胜不了女帝。

    他被击飞约四五丈,体内真气再次大乱,却并未受太重内伤。

    这就是中成境的易阳真气的好处了,就算受到再强内力的冲击,也绝不会受重伤。

    别忘了易阳真气的护体效果,远高于九阳神功。

    如果让他稍稍调息一会,他又能复原真气。

    只是,女帝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女帝虽退后数丈,却只用了几息时间就调平了时间!

    她大喝一声,“纳命来!”

    随即软剑一挺,朝秦书淮刺去!

    秦书淮脑袋一片空白,此时他连轻功都用不出来!

    什么念头都绝了,只剩下本能。

    本能地在地上跑!

    却如何能跑得过女帝出神入化的轻功?!

    正在此时,只见废墟骤然爆裂,在无数碎石块之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咆哮而出!

    “本座还没死呢!”

    一声炸喝,如炸雷暴响,震耳欲聋!

    女帝飞至半途,只见那道黑影离自己越来越近!

    她的瞳孔骤然一缩!

    那是……燕无月?!

    燕无月披头散发,衣衫褴褛,面目扭曲,犹如一只厉鬼!

    女帝和燕无月在空中相遇!

    彼此只有一个目标杀了对方!

    女帝软剑一挺刺向燕无月的胸膛,却惊见燕无月不闪不避,任由她的剑没入胸口!

    “噗呲!”

    女帝惊得目瞪口呆。

    而于此同时,燕无月的一掌也狠狠地拍在了女帝的胸口!

    “轰!”

    一声暴响,空气剧烈地一阵!

    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波呈环形震荡开来!

    燕无月和女帝分别从高空陨落!

    “教主!”

    “女帝!”

    双方人马各自悲呼!

    二使徒发了疯地弹地而起,在空中接住女帝!

    见女帝脸色惨白,玉手无力地垂下,嘴角的鲜血如小溪一般地流淌下来,瞬间染红了青衣。

    却依旧带着一丝笑意,痴痴地看着他。

    二使徒只觉天旋地转,一颗心仿佛被人在疯狂撕扯,痛得喘不过气来。

    所谓撕心裂肺,肝肠寸断,莫不过如此!

    他突然发现这一刻什么仇恨,什么恩怨,皆是虚妄。

    唯怀中挚爱,才是自己一生所求!

    轻轻地落地,他抱着女帝,双眼瞬间迷离。

    张嘴许久,却只喊出两个字,“秋叶!”

    女帝凝住一口气,拼命地抬起一只手,摸了摸二使徒的脸。

    柔声道,“应尘,我……想回家。”

    二使徒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是拼命地点头,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滴滴地洒在女帝的脸上。

    “我们回江南……故乡的梅花,已经……开了吧……”

    二使徒的身体不停地抽搐着。

    那年冬天,穷困潦倒、孑然一身的他,正是在江南的梅园之中,遇到了这个追随了他一辈子的女人。

    一个为他的仇恨,而生生造出一个国来的女人!

    “应尘,我帮不了你了……你……”

    女帝说到这里,缓缓地垂下了手。

    二使徒紧紧地抱着女帝,不嘶吼也不动。

    只是抽泣,如一个无助的孩童。

    魔教兵完全突破了青衣军的外围防线,如潮水一般地涌了过来。

    这场势必震惊武林的大战,胜负已分。

    燕无月身上插着软剑,已是面无血色了。

    但他竟然还能站着。

    如同不死的幽灵!

    他推开了前来护驾的梅印之,踉踉跄跄地冲向了燕悔之。

    他的瞳孔里,只有燕悔之!

    “悔之!我儿!”

    他嘶哑而无力地呐喊着。

    走到燕悔之身边坐下,不顾众人的劝阻,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他抱在怀里。

    “悔之!我儿!”

    他反复地说着这句话,如同一个痴呆了的老人。

    这轻声的呼唤,却让燕悔之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

    燕无月本以为燕悔之已死,却没想到他又醒过来了。

    无神的双眼又焕发出异样神采。

    他神经质地抽搐着身体,忽然对一处没人的地方说道,“我儿没死!夫人,你看到了吗?哈哈哈,我们儿子好好的,好好的呢!”

    说着,他骤然站了起来,目光呆滞地走了几步。

    然后,伸出双臂,对着空气温柔地一抱。

    燕悔之从空白的意识中渐渐缓过神来,终于发现燕无月胸膛中插着一把剑!

    顿时发疯似地惊叫,“爹爹!”

    燕无月哈哈大笑!

    笑声延绵数里,回音绕而不绝!

    笑毕,终于身体僵直地倒了下去。

    被仇恨和天地功折磨了一生的他,终于可以安心地离去,去见他的夫人了!

    这一战,当时四大高手,魔圣和女帝双双陨落!

    这个结局,没有人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