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女帝
    从秦书淮进去明堂到现在,短短不过一刻多钟。

    魔教却遭逢了创教以来前所未有之大变!

    教主和少主竟在瞬间陨落,这让在场高手无不心痛欲绝,悲愤交加!

    赵无痕忽然指着秦书淮吼道,“姓秦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你暗中埋了炸药对不对?是你要至我教与死地的对不对?老夫跟你拼了!”

    说着就要杀过来,却被沈溪挡住。

    沈溪说道,“赵护法,此事疑点颇多,且问清楚再动手不迟!”

    秦书淮轻轻地放下燕悔之的身体,对赵无痕道,“赵无痕,你好好想想,我有这么大本事千里迢迢派人在你们明堂埋炸药吗?你也不看看,这里现在少了谁?!”

    众人皆环顾四周,很快发现少了二使徒。

    梅印之大声道,“姓秦的,你说炸药是我们二使徒埋的?”

    “除了他还能有谁?!”秦书淮厉声道,“二使徒是你教最大的叛徒,他早就投靠了女帝,可笑你们还不自知!当初他一力主张让女帝的人入甘,又趁你们左右护法失势、大使徒阵亡而拼命揽权,你们就没有怀疑过吗?”

    “本座再问你,这明堂守护森严,除了二使徒的人,旁人有没有可能进入?即便能进,有没有可能埋下这么多炸药而不被发现?你们魔教难不成现在就这么无用,屁大点的地方都看不牢?!”

    一句句厉声的责问,让梅印之、赵无痕等人哑口无言。

    而让他们更不敢相信的是,二使徒居然投靠了女帝?

    那么这是女帝的阴谋了?

    一想起女帝的大批高手就在兰州城内,他们都不寒而栗。

    赵无痕沉默了一会,又喝道,“既然不是你埋的,你又如何知道这里有炸药?又如何知道二使徒是女帝的人?”

    “昨夜二使徒亲自带人拉了一批武器进来,本座就觉得蹊跷,什么东西要二使徒亲自出面弄进城?于是一路跟踪,故而得以发现他在院中埋了炸药!至于如何发现二使徒是女帝的人?呵呵,你们等着吧,一会女帝的人就会杀过来了!”

    “一派胡言!你若是当真知道这么多,为何不早说?难不成你也是女帝共谋?”赵无痕依旧不肯相信秦书淮。

    秦书淮心道,老子是想炸死你们这些王八蛋,怎么样?要不是实在没办法,老子才不会说出来这里有炸药!

    不过,想归想,他自是不会这么说的。

    只是说道,“本座现在说你们且不信,当初说你们又如何肯信?”

    两人越吵越凶,却在此时,惊呆众人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燕悔之噌地一下站了起来,然后目光茫然地走动了两步。

    有点像梦游。

    他的嘴角、口鼻有鲜血不断涌出,但他却丝毫没有觉察。

    只见他走到秦书淮跟前,面无表情地说道,“秦兄,你来啦?真好,我正有要事和你一叙呢。”

    又走到沈溪跟前,问道,“沈长老,我爹爹呢?”

    “咳咳……好渴啊,有没有水?”

    一边说,一边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地看着他。

    没人敢说话,似乎怕一说话,就叫醒了他。

    谁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燕悔之已经不行了。

    赵无痕、梅印之、沈溪等人无不双目猩红,眼中液体晶莹闪烁。

    秦书淮想起,系统里有“天罡还魂丹”卖,疗伤的圣药,据描述可“治愈濒死之内伤,堪称起死回生之神药也”。

    这样的药,恐怕现实中是绝对没有的,也只有系统有了。

    而且只能买一次,大概是系统给宿主留的后路,在宿主快死的时候,再给他一条命。

    只是,售价10000点侠义点。

    也就是说,买了它,就不能买极品神功了。

    他必须很快做决定,否则燕悔之一旦倒下,一口气泄了,就真的死了。

    真死了,就救不活了。

    起死回生,说的可不死了还能救活,只是一个比喻而已。

    秦书淮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调出了系统,飞快地买下了“天罡还魂丹”。

    燕悔之不能死。

    魔教之内,论主和派,无论是梅印之还是沈溪,分量都无法和燕悔之相提并论。

    他是魔教少主,是天然的、无可撼动的,除了燕无月之外魔教的第二号人物!

    如果燕无月死了,除非他立下遗嘱传位于其他人,否则燕无月就可自动即教主之位!

    从系统中提取出“天罡还魂丹”后,秦书淮对梅印之说道,“本座还有一神丹可救他,若是救活他,麻烦把倚天剑还给本座,本座才能打退女帝。”

    梅印之猛地一怔。

    正要说话,却见燕悔之的身体正缓缓倒下,于是一个健步立即上前扶住他。

    “少主!”

    众人都围了过去。

    秦书淮也不等梅印之的回答了,飞快地将丹药塞进了燕悔之的嘴里。

    众人自不会阻拦,燕悔之本来就要死了,此时秦书淮又怎么会给他塞毒药去害他?

    塞了“天罡还魂丹”,又轻轻拍了下燕悔之后背,用内力助他咽下后,秦书淮舒了口气。

    梅印之这时才说道,“若是少主能起死回身,我这条老命给你又何妨,何况区区倚天剑?”

    却在此时,一个魔教兵飞快的跑了过来,大声道,“启禀护法,城内出现大批女帝麾下高手,正朝此处杀来!”

    却听话音刚落,空中传来一阵女人的狂笑。

    “哈哈哈哈,想不到这么多炸药,还没把你们炸死呢!”

    笑声未过,却见一白衣女子悄然落于废墟之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笑盈盈地看着底下众人。

    她长得不算好看,前额微突,眼睛略小,却是唇红齿白、肌若凝脂,浑身散发着俾睨天下的威仪,确是手握一国大权的一代女帝。

    随即,另有四名好手也跟着落在他的身后,其中三人戴着斗笠,只是斗笠并非白色,而是红色。

    而另一个,赫然就是二使徒!

    底下魔教中人,包括五使徒等人,见此景象无不睚眦目裂,愤恨难当!

    赵无痕首先暴喝,“二使徒,你这吃里扒外的狗贼,竟然真的投靠了女帝!”

    五使徒亦悲呛地大吼道,“二使徒,教主待你不薄,你如何能背叛教主?我、我今日定要杀了你,为教主、少主报仇!”

    却听二使徒冷笑道,“什么二使徒,听好了,我叫何应尘!哼哼,说起来这个名字,你们应当有印象吧?”

    梅印之等人无不大惊。

    五使徒道,“你是何应尘?何应田、何应余和你是什么关系?”

    二使徒凄凉地一笑,“呵呵,你们终于想起来了?”

    忽的,他的表情又狰狞起来,“二十六年前,壬辰倭乱,我爹应兵部侍郎宋大人邀请,一腔热血地准备东征抗倭,却遭你们魔教半路伏击,包括我爹爹、我大哥、二哥、四弟以及三位叔伯在内的二十余条好汉子,尚未到达任上就被你们尽数杀害!你说,这仇我当报是不当报?!”

    梅印之怒道,“彼时你爹乃是我教中人,教主有令我教教徒不得擅自与朝廷纠葛,就算是要帮朝廷也不得擅自做主!可你爹为了高官厚禄,明知故犯,还带走了我教十余教徒欣然赴任,试问如此违背教规者,当杀不当杀?”

    二使徒更怒,大骂道,“去你的狗算子教规!我爹是保国安民的好汉子,又岂是你们这些祸国殃民的魔教徒可比?为了报仇,我隐姓埋名,不惜委身入你魔教,侍奉这杀父之贼!足足十六年,我每天都在想象燕无月是怎么死的!哈哈,今日终于苍天有眼,燕无月和他儿子双双归西,真是痛快!你们,还不打算下去陪他们么?”

    却听女帝微微一笑,说道,“应尘,何必与他们做口舌之争。今日我们便替天行道,清理了魔教吧。从此,我们一起回西域,过我们的快活日子去。这中原伤心地,不来也罢了!”

    言语间,竟情意绵绵。

    秦书淮听完这些对话,也大致明白了。

    合着这一切,都是二使徒一手策划的。

    而女帝处心积虑地要灭魔教,竟然是因为她和二使徒是相好的!

    这两人分别至少十六年,还能如此不离不弃,倒也难得。

    却在这时,只见女帝轻轻挥了挥玉手,那三名斗笠人便飘然而来。

    这三人,都手持一柄黑色铁爪,在阳光下幽幽发亮。

    想必就是唐灵儿所说,灭了唐门的那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