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六章 爆炸!
    秦书淮正在分神,却见燕无月又呼啸而至。

    如化身成影,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他自认踏雪无痕满级以后,身法速度当天下无双,但看到燕无月闪影一现后,就知道天外有人!

    他的速度根本不慢于自己!

    秦书淮不想与燕无月硬拼,爆闪至屋顶。

    燕无月瞬间变相,随即赶到,就如同他的影子一般!

    秦书淮大骇,一边全力施展踏雪无痕在屋顶上跳跃躲闪,一边心惊肉跳地想道,燕无月当世四大高手之名果不虚传。

    这么一来,自己就算想在系统买一本克制他的功法也来不及啊!

    燕无月连出数招,却统统被秦书淮躲过,一身戾气越发爆棚。

    此刻的他披头散发,目红如血,似已失去理智,彻底化身为魔了。

    倒也不负他魔圣之名!

    屋内众人见状,无不出来观战,却没有一人上来帮忙。

    这是自然的。

    秦书淮是魔教请来的,如今燕无月却要杀他,本就已经坏了江湖规矩。

    魔教要是再以多欺少,岂不是更让人不齿?

    除非燕无月直接下令格杀秦书淮,否则以这些高手的自尊,必然不会在此时出手。

    二使徒看着屋顶缠斗的两人,脸上现出一丝阴狠。

    他双手负背,很耐心地看着。

    不急,不急这一刻!

    十六年了!

    足足等了十六年,还差这一时半会么?

    忽的,燕无月长啸一声。

    继而,双手骤然呈爪,虚影一闪跃至秦书淮跟前。

    所过之处,脚下瓦片尽碎。却并非是被他踩碎,而是被他周身裹挟的强大外溢真气所震碎!

    人影未定,爪影先至!

    秦书淮当即伸手一格,架在来爪的手腕之上!

    却只觉有万斤巨力压将下来,竟格挡不住!

    赶紧向后退了一步!

    “嚓!”

    这爪罩将下来,在他衣服上留下了五道长印!

    秦书淮又惊又急,屋顶上的空间太小,要想招架燕无月的猛攻太难了!

    但是如果落地,一旦炸药爆炸自己必死!

    要不要先逃离这里,把燕无月引到别处?

    一旦自己和燕无月到了别处,这些魔教高手也势必会跟着去,那么埋在这里的炸药就没用了。

    不过这样一来那几个使徒也就死不了,未免有些可惜了!

    但是如果在这里打下去,炸药一点燕悔之、沈溪他们大概也得挂,这也不划算。

    这些人要是死了,魔教就完全失控了。

    到时候武林联军难免还得跟他们一战!

    一分神,他差点又被燕无月爪抓中。

    于是不再多想,脚下狠狠一蹬瓦片,整个人就如同一发炮弹般往外窜去!

    燕无月咆哮一声,以近乎同样的速度直追而来!

    就在即将越过院外围墙的一刹那,只见阳光下一小块晶莹的物体悄然划过!

    快比流星!

    直接打在了秦书淮的小腿上!

    秦书淮小腿登时一麻,便从空中跌落下来!

    燕无月如影而至,居高临下以雷霆万钧之势拍来一掌!

    秦书淮闪避不得,只得用尽全力,使出“斗转星移”,跟燕无月硬拼一掌!

    两掌相对,轰鸣如雷!

    两人强大的真气骤然外溢,引得周遭空气剧烈强震,竟隐约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巨大的漩涡,凡见者无不惊呼失色!

    于此同时,地上妖风骤起,卷起黄沙铺天盖地,端的是一个飞沙走石,狂如沙暴,刮在脸上如刀割,又如火烤般疼痛!

    情景之骇然、之壮观,令人叹为观止!

    一掌过后,秦书淮手臂酸麻不止,又觉体内真气翻滚不停,当即如风筝一样飘落在地!

    而燕无月亦是向后退了数丈,落回了屋顶,见他脸色亦是一会红一会白,显然也是内力剧烈受震!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便是赵无痕、梅印之、沈溪等高手,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见过的最强内力的对决!

    过了一秒,才有人厉声喝道,“方才是何人使诈?!”

    发声者正是梅印之!

    那颗东西虽然细小,而且速度又快,但又岂能瞒过在场高手的眼睛?

    魔教,自有魔教的规矩和骄傲。便是他们教主不敌秦书淮,他们也决计不会暗中使诈,做小人之事。

    况且,燕无月方才明显是占了上风的。

    二使徒也“愤然”道,“没错,方才何人使诈,本使徒定不饶他!”

    燕悔之忙上前扶起秦书淮,道,“秦兄可好?”

    又对屋顶上的燕无月大喊,“爹爹,莫要再打了!秦兄是您邀请来的,若是杀了他咱们今后如何面对天下英雄?而且杀了他,咱们何以推翻暴明?”

    燕无月听罢却只是仰天咆哮,周身再掀起一阵狂风!

    他的神智早已不清了,如何能听懂燕无月喊话?

    秦书淮咳嗽了几声,马上冲众人喊道,“大家快走,这里埋了火药!”

    他很清楚,使诈之人根本不是想帮燕无月,而是不让他离开院子!

    只要他还在院子,那么魔教一众高手就依然在院子里!

    众人闻言,无不大惊!

    二使徒脸色一阵剧变!

    立即说道,“秦姓小贼,你又要使什么诡计,想将我等骗出去?”

    秦书淮不想跟二使徒做口舌之争,大吼一声,“信本座的就走,快!”

    却在此时,只见一道黑影暴然而至!

    燕无月竟已调息好了真气,再次扑来!

    而此时秦书淮的真气还处在震荡之中,根本无法躲避

    “爹爹!”

    只听燕悔之大喊了一身,骤然挡在秦书淮跟前。

    燕无月咆哮着、怒吼着,如流星般扑来!

    血红的瞳孔中,燕悔之的身影越来越大!

    他混乱的神智,忽然像被泼了一盆凉水!

    悔之,我儿!

    “啊!”

    他撕心裂肺地巨吼一声,想把拍出的一掌收回来!

    但为时已晚!

    “轰!”

    狂暴的一掌,无可挽回地拍在了燕悔之的身上!

    狂风四起,遮天蔽日!

    燕悔之,连同他身后的秦书淮一起飞起,腾空了数丈,方才落地!

    “噗!”

    燕悔之吐出一口鲜血,当即不省人事!

    他胸口一个掌印深陷,后背的衣服则裂成了两片!

    众人无不错愕惊目,呆若木鸡。

    片刻的寂静后,燕无月跌跌撞撞的地跑过去,抱起燕悔之的身体,发疯似的大吼起来。

    “悔之!我儿!我的儿啊!”

    “啊!我的儿啊!”

    痛哭之声响彻云霄,撕心裂肺,孤独而凄凉,草木闻之皆悲!

    燕无月,孤独而彷徨的强者,自从失去最爱的妻子之后,一生只为仇恨而活,又因仇恨而练天地功,受着无尽的折磨。

    如果说他的世界还有一块可供他停靠的陆地,那就是燕悔之,他唯一的儿子!

    燕悔之一死,他的世界就塌了!

    梅印之等人无不悲痛欲绝。

    还是沈溪反应快,慌忙冲上去,从燕无月手中夺过燕悔之,给他猛灌真气,做最后的努力!

    燕无月整个人呆若木鸡了,除了痴痴呆呆地一会笑一会哭,已经什么都不会做了。

    秦书淮得燕悔之阻挡,并无大碍。

    起来后他亦是浑身巨震,睚眦目裂!

    想起燕悔之曾与自己并肩作战,又与自己意气相投,一起约定止戈罢战,共兴天下,是何等豪迈,何等胸怀天下,又何等善良的少年!

    却为自己而死了!

    他正要去看看,却惊见二使徒已然不见!

    顿时浑身汗毛竖起,便不顾一切地大喊,“大家先出去,此地有火药!马上就要炸了!”

    赵无痕悲愤交加道,“火药何来?秦贼,你杀我教数万弟兄,如今又害死我家少主,今日老夫与你不死不休!”

    秦书淮一看如此,趁身上真气已稳定了一些,猛地冲上去推开沈溪,然后抓起燕悔之的身体就往院外窜去!

    在场高手岂容少主被抢,无不暴怒,猛地追了上去!

    却在此时,只听院子里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轰鸣,随即火光冲天,砖瓦飞溅,明堂在眨眼间就被耀眼的火光所撕裂,又被狂暴的扬尘所吞没!

    狂暴的气浪裹挟着炙热的气息,将围墙一并吹倒!

    赵无痕、梅印之、沈溪及几位使徒终于明白,秦书淮所言不假!

    众人落地之后,望向院内。

    却听赵无痕撕心裂肺地喊道,“教主!”

    这一喊,所有人顿时反应了过来。

    教主没有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