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沐雪崖一役!
    秦书淮想了想,说道,“燕教主,本座当不当这个皇帝,其实已经不重要了。贵教既然希望天下太平,那么如今天下即将太平,岂不正好遂了贵教之愿?又何必执着于谁当皇帝呢?”

    燕无月眼中闪过一丝暴躁,枯瘦的手指神经质地抽动了一下。

    却终究是忍住了,只是冷哼了一声。

    这时,梅印之不无嘲讽地说道,“秦盟主文韬武略,天纵奇才,莫非也是个迂腐之辈,只知道向当朝皇帝磕头当奴才?呵呵,若是如此,本教就找错人了。”

    燕悔之也忙接话道,“秦盟主又何须妄自菲薄?以你的才干与今日之声势,登顶天下易如反掌,亦是众望所归,又说什么不必执着于此?这天下之间,蜂有蜂王,狼有狼王,就连小小的蝼蚁都有王者统领。王明则邦兴,王昏则邦衰,这是天下百姓的福祉与性命所系,怎可不执着?怎会不重要?”

    燕悔之的这番话,其实在提醒秦书淮,他们已经说服教主了,只要他同意起兵反明,魔教必然会助他登上大宝,一统天下!

    但是这点,秦书淮在来甘肃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岂用他提醒?

    现在的问题是,他确实不想当皇帝,也没法当皇帝!

    不想当皇帝的原因自无需多说,而没法当皇帝的原因,就是他完成最后的强国任务后,很可能会从这个时空消失!

    到时候这个世界的势力会形成三派,一派是官方,一派是魔教,一派是武林,为了谁当新皇帝难道再接着打?

    对这个世界他早有了深厚的感情,他的愿望就是想让大明强盛下去,至少为后世打好基础,不再发生列强入侵的情况,所以他绝对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发生。

    身为穿越者,还能没点情怀什么的?

    秦书淮正在想怎么回答,却听二使徒冷声道,“哼,说来说去,你秦书淮不就是想保朱家小皇帝?不妨告诉你,朱家与我教血海深仇,不灭朱氏一族我教誓不罢休!”

    二使徒这番话一出口,就只见燕无月的脸色骤然不对了!

    狂躁、压抑、扭曲,一时间突发齐至!

    “啪!”

    他的手猛地一抓,竟将座椅扶手上的兽首浮雕捏得粉碎!

    梅印之、燕悔之、沈溪等人无不怒视二使徒!

    今日教主好不容易神智有所清醒,人人都知不可用言语刺激于他,然二使徒却是明知故犯!

    说朱家和本教有血海深仇,不就是在提朱家派厂卫鼓动武林,在沐雪崖杀了教主夫人吗?

    这混蛋倒是没提“沐雪崖”三个字,但是这跟提了那三个字有何区别?!

    二使徒,究竟是无意说漏了嘴,还是故意为之?他到底要做什么?

    秦书淮也明白了,二使徒为什么能轻易说动燕无月让女帝的人入甘。

    他根本就是掌握了燕无月的情绪点,通过各种旁敲侧击的刺激,随时可以让他神志不清,然后再鼓动他做出一些不理智的决策!

    把燕无月玩弄于股掌!

    好聪明又好阴毒的人!

    燕无月此时,双目已现一层血丝,枯瘦的脸庞上,蜡黄色和不正常的潮红色并存,显得格外恐怖。

    “秦书淮,本座最后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随本教一同杀入紫禁城,然后登基称帝?”他阴沉而冰冷地问道。

    燕悔之拼命跟秦书淮使眼色,让他赶紧答应!

    否则,他也无法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但是秦书淮岂能答应?

    这可是魔教教主,一旦答应了他,今后要是反悔,整个魔教上下再无一人会帮自己!欺骗他们的教主,那就是侮辱魔教,这个仇恨可比杀他们几万教徒还要大!

    秦书淮看了眼二使徒,见他也看着自己。

    眼神中带着一丝轻蔑,又有一丝得意。

    秦书淮心道,他是故意挑起燕无月的暴躁,好让自己和燕无月相斗,然后他就可以趁机出去,再让女帝点炸药?

    你特么想得美!

    沉吟了下,说道,“燕教主,在下有一言,请燕教主务必听完,否则你一定会遗憾终身的!”

    燕无月噌地站了起来,脸部神经质地抽搐了几下,说道,“你说!趁本座还有耐心听!”

    秦书淮道,“燕教主自从得了那本天地功后,性情大变,你有没有想过那是因为什么呢?”

    燕无月闻言,周身忽然爆出一股强烈的真气,随后残影一闪,竟瞬间到了秦书淮跟前。

    在两人相距一米左右处才骤然停住!

    秦书淮只觉一股劲风扑面而来,差点要抬手抵挡,却发现燕无月并没有出招,只是双手负背,阴冷地盯着自己!

    光是这份气势,就让秦书淮心里一颤。

    好不容易才定住神。

    却听燕无月用阴郁可怖的语气说道,“乳臭未干的小儿,竟敢置喙本座神功,你当真不怕死?”

    秦书淮的喉结上下一动,心道,这燕无月看来是真疯了啊,他介意的事情一件都不能说?

    偏要说!

    不说就要玩完了!

    “燕教主,并非本座置喙你的神功,只是这神功的来历大有可疑!”

    说着,他从袖中掏出一物,递给燕无月。

    燕无月闷不吭声地接过,缓缓展开后,瞳孔骤然一缩。

    “三江春月图?!”

    他这么一说,在座的其他人都神色一凛。

    秦书淮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正是三江春月图!这图里有什么,相信不用本座说了吧?江湖人言,得三宝秘卷者得天下。这三宝秘卷,为帝王卷、屠龙卷、藏宝卷!本座偶得了这藏宝卷,然而不妨告诉你们,本座派人去挖掘以后,根本没发现什么宝藏!”

    秦书淮自然没派人去挖过,只是这么一说而已。

    这时,二使徒冷哼道,“是没有,还是你故意说没有?”

    秦书淮呵呵一笑,“二使徒不必激将,没有就是没有。各位不觉得蹊跷么?人言三宝秘卷是帖木尔所出,但帖木尔当初雄心勃勃地要伐明,正是急需用钱的时候,为什么要把宝藏埋了?”

    “就算他在临死之前,觉得伐明无望想埋宝藏,他的儿子呢?他的大臣呢?就没有一个劝阻的?就算劝阻不成,他几个儿子后来争得你死我活,难道就没人去动这宝藏的主意?甚至没人打屠龙卷、帝王卷的主意?怎么就会让它们流落中原呢?”

    一番话顿时说得众人哑口无言。

    秦书淮继续说道,“所以,这三宝秘卷根本就是一场阴谋,二使徒,你说本座推测的对与不对?”

    二使徒冷哼一声,“一派胡言!”

    “二使徒不必说这种话,事实胜于雄辩。如果这三宝秘卷是一场阴谋,那么燕教主的天地功就更是一场阴谋了!燕悔之兄弟,这点你恐怕最清楚了。”

    燕悔之在回来之后就跟燕无月说过这事了,但燕无月的反应和刚才秦书淮说的时候一样,也是暴怒,所以试了几次无果后,只好不提。

    现在见秦书淮又提此事,他认为是个好机会,赶紧说道,“确是如此!我练此功后亦觉心神不宁,当日功毒发作,幸赖秦盟主搭救才幸免于难。如今不练此功,却是再无那般暴躁之感了!”

    燕无月的表情越来越冷,脸部抽动的频率大幅增加!

    秦书淮继续道,“所以,本座怀疑这天地功的来历大有问题!保不齐是有人蓄意陷害燕教主,然后好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但这只是其一!”秦书淮怕燕无月很快就会失控,就加快语速说道,“此人居心叵测想要以三宝秘卷祸害贵教与武林,虽然不知其最终的目的,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这么做!于是,我们可以联想到当年的沐雪崖一役,是否也是他所策划?”

    “周所周知,贵教与朝廷交恶始于沐雪崖一役,因为在那一战中不但有武林人士,还发现了厂卫的人。但如果细想,当时朝廷内忧外患已然颇多,为何要诛杀燕教主来树一个新敌?他们怕是想安抚贵教,甚至想得到贵教的帮助还来不及吧?需知当年扶朱家上位的,就是贵教!”

    “退一万步讲,就算当时朝廷想剿灭贵教,那么沐雪崖一役后应当有下一步动作吧?为何没有?所以综上,本座可以肯定,此事根本就是那人的阴谋,他要蓄意挑拨贵教和朝廷、和武林的关系!他要毁了贵教!”

    秦书淮说出这些,大都是臆测。关于沐雪崖的事情,他也是听智仁说过一些,具体什么情况他也不清楚。

    但是这个臆测,却是建立在很多线索之上的,不能说没有道理,更不能说他在胡诌。

    要想让魔教转移对朝廷的仇恨,就必须把沐雪崖的事情引到女帝身上!

    不管是不是她干的,这个锅她都必须背!

    因为她一会儿就会杀来,这就是最好的证据!

    在座众人听到秦书淮提到了“沐雪崖”一役,不由脸色陡然大变!

    果然,燕无月的脸色更加恐怖了。

    一阵阴风骤然而起,燕无月忽然双目赤红,青筋暴涨,形如疯魔!

    阴沉如冰道,“本座……心头之痛,妄议者……死!”

    燕悔之一看不对,连忙跑过来挡在秦书淮跟前,说道,“爹爹!爹爹请听孩儿一言,秦书淮所言确有道理,这些年咱们也怀疑过不是么?现在想想,整件事确实有人在背后设计,意图摧毁本教啊!”

    燕无月越发暴怒,抬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怒吼,“逆子!”

    说罢,猛地抬头,如血的眼睛看向秦书淮。

    秦书淮一惊,感觉不对!

    迷踪闪影蓄势待发!

    果然,燕无月宽袖骤然一挥,伴随着一阵暴然涌动的气流,忽的一掌拍向秦书淮!

    就这么直接动手了,不容秦书淮再多说一句!

    好在秦书淮早有准备,脚后跟一动,身体像利箭一样后撤了数丈,一直到了门外!

    要不是提早准备好了,这掌他非中不可

    他知道事情失控了!

    现在和燕无月交手,那二使徒还不偷偷溜掉,然后让人点火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