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有点怂
    秦书淮想到这里,马上对燕悔之说道,“对了,燕兄,我还要去见个老朋友,就先失陪了。什么时候可以进城,还烦请燕兄到时候来通知一下。”

    燕悔之怔了怔,不明白秦书淮这么晚了还火急火燎地要去见什么朋友。

    不过也不好多问,便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耽误秦兄了。在下告辞。”

    “燕兄,在下要见的这个朋友十分重要,而且事情紧急,还请燕兄勿怪。”秦书淮又客套了一下。

    燕悔之笑了笑,“秦兄多心了,告辞!”

    随即,他和不二散人就离开了铁匠铺。

    带他们走后,秦书淮也出了去。

    趁夜翻进城内,他又来到了之前运货进去的那个大宅附近。

    四处观察了下,见有一处屋顶颇高,似乎可以看到宅院里头的情况,就准备跳上去看看。

    刚要纵起,却发现那个屋顶好似有人影闪烁。

    赶紧收住脚。

    心道,好在发现及时,要不然上去就会被发现了。

    这么说,这宅子四周的高点都有人把守了?

    他们在里头做什么呢,需要这么神秘?

    难道直接把炸药埋那里么?

    可是埋那有什么用?那里离燕无月所在的巡抚衙门还有一里多路呢!

    他急于解开谜团,就在阴暗处一直潜伏着,想看看有什么人进出。

    不过等了近两个时辰,一无所获。

    看天也快亮了,他只好先出城去,回到铁匠铺。

    第二天,他整天都猫在铁匠铺没出门。

    他当然不敢出门,这里可是魔教的地盘,到处都是魔教的人,万一自己的行踪被发现,到时几个使徒再来杀一波,那就要烦死了。

    这种可能存在吗?当然存在!要不然燕悔之干嘛要把自己秘密安排在这里?可见这个铁匠铺是一个连二使徒他们都不知道的秘密存在。

    傍晚,外边下了一场雪。

    雪后的空气特别清冷,而整个兰州城像是披上了一件银色的素衣,格外美丽。

    秦书淮从小小的窗口,看着外边的孩童在雪地里奔跑、嬉戏,而他们的大人则在后退笑呵呵地跟着。

    心有所慨。

    小时候,因为家在南方,很少遇见下雪。

    但是有一次,雪下得很大。他也和这些孩童一样,在雪地里到处奔跑,而老爸老妈,则在后头喊着“当心”。

    现在,他们还好么?

    在那个时空,还有没有同样的一个“我”存在?

    深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看了眼却黑的墙上,挂着的一本黄历。

    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了。

    一年又快过去。

    真快。

    还记得去年,此时自己和智仁他们在江南吧?

    今年又在兰州。

    真想回去,和晴儿他们一起,热热闹闹地过个年呢。

    这个时空过年,可不是放假那么简单,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风俗多着呢。这都是祖辈儿传下来的,告诉你什么叫热闹,什么叫喜庆。

    可惜来了两年多,一次都没体验过,也是遗憾。

    正胡思乱想着,忽然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正是沈溪。

    没有多余的客套,沈溪开门见山地说道,“秦盟主,少主命我来知会你,一个时辰后进城。我教教主将在明堂为你接风,请务必不要迟到。”

    秦书淮问道,“明堂在哪?”

    “秦盟主不必知道,届时你到了城门口,自有我教之人迎你进去。”

    “好,在下一定准时赴约。”

    沈溪顿了顿,又道,“我教的情况,想必秦盟主也略知一二了。进了明堂,万望事事小心。尤其是言语之中,切莫提沐雪崖这三个字。而且,最好不要与几位使徒起正面冲突,与我教教主对话之时,更需小心拿捏分寸。否则,一旦有不测之事,便是我和少主都救不了你。”

    秦书淮苦笑一声,“知道了,多谢沈前辈指点。”

    “不敢当!”

    沈溪说完,随即出门。

    秦书淮继续看窗外的雪景。

    嘴里喃喃自语:一场大戏就要开场了呢。

    一个时辰后,酉时二刻。

    秦书淮一身轻装出门,连包袱都没拿。

    陈铁匠追出来,把包袱递给他。

    秦书淮道,“且先放你这里,待我回来再拿。”

    陈铁匠冷笑道,“你能不能回来且两说呢。”

    秦书淮淡然一笑,“回不来,你就仍雪地吧!”

    很快,来到兰州城东门口。

    照例拿出安国公印信给守门的魔教兵看了下,随后便得到了放行。

    进了城门之后,不二散人带着五六人走了上来。

    不二散人的脸色不太好,没有平时那种笑呵呵的表情,只有一脸的凝重。

    见面后,只说了一句,“秦老弟,跟着老哥,不要乱走。”

    秦书淮很配合地点了点头,说道,“老哥且走,我在后头跟着。”

    没过多久,不二散人指着一处大宅说道,“这里便是明堂了,老弟请。”

    秦书淮抬头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尼玛,就是昨晚那座宅子!

    他原先还以为这里是个仓库,原来这里就是魔教临时征用的明堂。

    明堂这种地方,如果二使徒想接管,确实可以毫不费力地接管。

    比起在燕无月所在的巡抚衙门,在这里埋火药简直易如反掌!

    所以昨晚他们就是在这里埋火药?

    而且不止昨晚,是不是上一批武器里夹带的火药,也已经埋在这里了?

    他渐渐明白了!

    为什么自己能有机会来兰州,跟魔教教主进行所谓的“和谈”?

    除了燕悔之他们在一旁促成,二使徒肯定也出了一把子力!

    这个计划根本就是他们很早就安排好的!

    先是以帮四川为借口让女帝的人马入甘,然后再鼓动燕无月跟自己和谈,接着在所有人都聚集于明堂后,引爆炸药,炸死一堆高手。

    最后,女帝和女帝的人马再出现,屠杀幸存者!

    等下,如果说这些事都是女帝安排的,那么燕无月得到所谓的“天地功”,是否也是女帝安排的?

    那么进一步说,所谓的“三宝秘卷”呢?也是女帝安排的?

    我了个擦,要真是这样,这个阴谋就可以追溯到天启年间了!

    策划此事之人用心之深、之毒,心思之缜密,让人叹为观止!

    女帝,究竟要达到什么目的?

    不二散人见秦书淮站在门口迟迟不动,催道,“秦老弟,愣着做什么,进去啊!”

    秦书淮怎么看这门都像一头嗜血野兽的嘴,估摸着进去以后,这回自己真的未必能出来了。

    那么多炸药爆炸,根本不是真气之类的东西能抗住的!

    易阳真气也扛不住啊!

    而且回头还有女帝亲自来补刀呢,这还有的活?

    如果是千军万马之中,他还愿意冒险去拼死一把。

    因为未必会死!

    但进了这里,只要炸药一爆,他必死!

    未必死和必死,这差别大了去了。

    他感觉自己有点怂了。

    在这一刻,什么为国为民,什么荡平天下,一下子都是虚的。

    平心而论,如果早知道有这一出,他绝对不会来甘肃的!

    “秦老弟?秦老弟?”不二散人拿手在秦书淮跟前晃了晃。

    秦书淮喉结上下一动,问道,“不二老哥,贵教教主就在里头?”

    “这不废话吗?”

    “那二使徒在吗?”

    “在,都在。几位使徒都在呢!我说老弟,你不是怕了吧?放心,我教还不至于做那等龌蹉之事。”

    秦书淮心里稍稍定了些。

    只要二使徒还在里头,炸药应该不会引爆吧?

    反正到时候跟着二使徒就是了,这孙子要是要想出门,老子就跟着他!

    定了定神,豪气万丈地说道,“老哥说笑了,秦某千军万马尚且不惧,又何惧区区一席酒?走,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