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八百六十七章 老对手来了!(请支持城主新书)
    门外的铜面人,悄悄从门缝中窥视。

    却发现两扇门的中间位置,贴了长长的纸条。

    铜面人不禁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心道这厮警觉性倒是很高。

    不过这有用么?今日数大高手齐聚,而你手中那柄削铁如泥的宝剑已然不在,这次你插翅难逃!

    想到这里,他微微运气。

    随后身体骤然弹起,如同一发炮弹般冲木门撞去!

    “嘭!”

    一声巨响之后,房间的木门瞬间爆散!

    那长长的纸条也断成数截。

    铜面人轰然冲向门正对面的木床!

    而与此同时。

    屋顶的断臂人听到响声之后,也立即身子一沉,破屋顶而下地!

    左右隔壁两间客房内的斗笠人也轰然撞破了木板隔的墙壁,冲进了屋内!

    这些人的目标只有一个,床!

    床上看上去确实睡着一人,虽然蒙着被子,但依稀可看到一个人形!

    铜面人由于先手,所以先到,一柄寒光凛凛的厚重大刀呼啸而起,照着床上“那人”的大约头部的位置猛砍下来!

    而随后,两名斗笠人的弯刀也落在了“那人”的躯干位置!

    “噗呲!噗呲!”

    厚厚的被子瞬间像豆腐一样,被齐齐砍成了数段!

    这番下手之后,所有人都开始感觉不对了!

    并没有鲜血彪起的画面!

    而且砍下去的声音和手感也不对!

    更重要的是,以秦书淮的修为,不可能在他们冲进来后都没有反应,任由他们这么砍下来。

    所以断臂人进屋之后,根本没有动手。

    四个人很快知道床上不过是一床空被子蒙了几个枕头而已,于是暂时停手,细细观察屋内。

    外头的探子一直在监视这里,他们说秦书淮进来后就一直没出去过,所以他一定在这屋内!

    屋子里,细小的灰尘弥漫。

    可能是他们砍被子时扬起的,也可能是他们破屋顶、破门、破墙时扬起的。

    屋顶上,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一直按兵不动。

    他们的任务是守住屋顶,防止秦书淮从上头逃跑。

    一个斗笠人直接点亮了蜡烛。

    微弱的灯光下,众人环伺屋内。

    “嘭嘭嘭!”

    两个斗笠人弯刀骤起,瞬间砍烂了几个柜子,发现其中无人。

    于是,所有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床底。

    床底是唯一可能藏身的地方了!

    秦书淮确实藏在床底!

    古代的木床,床沿和床底之间,是有一块雕刻精美的木板挡着的,就是所谓的“底栏”。

    所以要想看清床底,需先破底栏。

    但是考虑到秦书淮的修为骇人,而且他在暗处,谁去破底栏谁就意味着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秦书淮诡计多端,这四人是很清楚的。

    所以他们不得不先小心观察,以防有诈。

    秦书淮确实在床底,此时他屏息凝神,连心跳都降低很多。

    从脚步声他就听出,进屋的有四人。

    这四人的修为都已极高,尤其有一个听脚步已经到达中成境了,而且可以想象,魔教绝不会只派这四人来,没进来的应该还有不少。

    如果自己和他们硬拼,绝对讨不得什么好。

    心里不由庆幸,好在沈溪提早来通知自己了,自己这才早有准备。

    双方陷入了短暂的对峙,屋内一片死寂,掉针可闻。

    过了会儿,两个斗笠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骤然跃起至床上方,他们手中的弯刀刀尖朝下,想从床上猛刺下去。

    然而跃到空中之中,两人的脸色都现出一丝异样。

    惊恐而不可思议!

    因为他们发现,体内的内力竟然瞬间消失了大半,而且手脚也好像一下子酸软无力了!

    毫无疑问,他们中了十香软筋散。

    怎么中的?

    贴在门缝中的长纸条,内侧洒满了十香软筋散,铜面人一踹,药粉随即飞扬。

    而在屋顶的瓦片下,秦书淮也撒了十香软筋散。屋顶一破,自然飞起。

    还有,被子上也洒了,他们的刀用力地砍下去,药粉受力反弹,也会飘扬到空气之中。

    秦书淮足足用了三瓶十香软筋散,屋里现在到处都是,他们岂有不中之理?

    两人因为修为大减,所以暴起之时并不那么轻盈,秦书淮早就听到了。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就在那两人跃至床头的瞬间,秦书淮从床底暴然而起,轰地一声冲破床板,随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先出一掌拍向其中一个斗笠人的胸口。

    他现在出掌是何其之快?掌影未消,那斗笠人便飞了出去!

    秦书淮随即雷霆霹雳般拍出第二掌,朝另一个斗笠人呼啸而去,却在此时,只见一道黑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飞速切近过来。

    秦书淮一惊,不得不放弃进攻,随即身影爆闪,闪到了房间一角。

    “扑棱!”

    此前被秦书淮拍飞的斗笠人,飞出门外后撞裂了走廊上的护栏,直接掉了下去。

    毫无疑问,在没有真气保护他的情况,如此生受秦书淮一掌,他必死无疑。

    秦书淮立足未稳,那独臂人又攻了过来!

    只见他后脑勺留着一根金钱鼠辫,身上戴着五颜六色的石头,眼神阴如鹰隼。

    秦书淮心中一惊:这不是赫连巴泰吗?

    上次砍断他一手之后,侥幸被他逃脱,没想到他现在和魔教联手了!

    赫连巴泰的出手是如此之快,竟丝毫看不出中了十香软筋散的迹象。

    他身体离地,与地面平行,就如同一发炮弹冲秦书淮轰来。同时,他未断的左右呈拳,轰向秦书淮的胸口。

    正是他的成名绝学十象天罗功!

    其速之快,其势之猛,纵使铜面人见了亦面露惊色。

    铜面人认为秦书淮一定躲不过,只能硬接,所以他已经做好了补刀的准备。

    屋顶上,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也做好了冲下来的准备。

    然而,他们期待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就在赫连巴泰的拳头看似击中秦书淮的瞬间,只见秦书淮残影稍稍一虚,竟消失不见了。

    这种感觉,很像是一个人眼花了。

    他们都本能地眨了眨眼,却只见秦书淮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斗笠人的身边。

    “轰!”

    赫连巴泰连收拳都来不及,直接砸在了墙上,将墙体砸出一个大洞!

    “嘭!”

    那名内力几乎消散殆尽的斗笠人也同时飞了出去,遭遇了和前一个斗笠人相同的结局。

    赫连巴泰大骇!

    周淮安大骇!

    五使徒、六使徒、七使徒大骇!

    从两个斗笠人出手到现在,一切都只在短短瞬间发生。

    如此速度,便是他们这样的高手看来,也绝毛骨悚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