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东厂督公 > 第六百八十二章 汉中城外
    四日后大军出川,来到了汉中。

    领联军驻守汉中的祖大寿自出城相迎,邱大力、赖三儿、李敬亭等人更不胜欢喜。

    “臭小子,这么快就平了四川!”邱大力习惯性地拍了下秦书淮的肩膀,笑道,“哈哈,这下咱们可以赶回总舵过年啦!”

    这一下正好拍在秦书淮受伤的肩膀上,邱大力下手又重,疼得秦书淮“嘶”了一下。

    邱大力脸色一变,“怎么,又受伤了?”

    秦书淮苦笑,“要不然呢?”

    赖三儿冲了上来,“帮主伤了?怎么受伤的?要不要紧?”

    “要紧我还能站着?尽说些废话。”秦书淮笑着踢了赖三儿一脚。

    赖三儿笑呵呵地挨了一脚,不躲也不闪。

    这时,祖大寿说道,“国公爷,你要的人都在了,请国公爷发落。”

    秦书淮顺着祖大寿所指的方向,果然看到不远处整整齐齐地站着约四五千人。

    这些人,自然是圆头山一战后,投降的张献忠手下。

    秦书淮转头,对身边的李定国说道,“定国兄,本公言出必行。你随本公平定了四川,这些人就还给你!他们的生死去留,现在都由你决定。”

    李定国看着这些昔日旧部,心中感慨万千。

    他挺直身背,一步步地走到这些人跟前。

    随后,拔出腰刀。

    近乎声嘶力竭地喊道,“我,李定国,自今日起决定效忠朝廷,决定追随国公爷精忠报国,虽死无憾!如违此誓,必遭天谴!”

    举起刀,又道,“众位兄弟,如今朝廷上有圣主励精图治、推恩减赋,下有明臣文治武功、堪平天下!大明中兴在望,百姓安宁在即,岂非吾等所愿乎?如此朝廷,岂非吾等有志者当奋死以报,共襄盛世者?”

    “从今天起,凡归顺朝廷,愿为朝廷效死者,仍是吾之同袍,之生死弟兄!愿卸甲归家者,则与吾从此陌路也!若再有敢反抗朝廷、祸乱天下者,便是吾之死敌,他日相见,吾必诛之!勿谓言之不预也!”

    “弟兄们,要走的此刻便走,吾必不阻拦!要留下的,便挺起胸膛,像条汉子一般站直了,让国公爷看看,咱们不是孬货!”

    一番话掷地有声,震如天雷,便是旁人听了都需热血一番。

    却见那四五千人,鸦雀无声,伫立不动。

    竟无一人站出来!

    也就是说,所有人都愿意留下。

    这里头一方面自是气氛使然,使的想回家的人也不敢站出来,或者没脸站出来。

    但更多的,则是因为这些人早已习惯行军打仗的日子,回去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而归顺朝廷对他们来说更是一大惊喜,这意味着今后他们能吃皇粮了。

    而且,如果能跟着国公爷,那说不定还能攒点军功,未来搏个好前程!

    李定国见状,又大吼一声,“众弟兄,愿归顺朝廷否?”

    “愿意!愿意!”整齐的大吼声响彻云际。

    在众人的高喊声中,李定国走到秦书淮跟前,单膝下跪,双手环圆,大声道,“降将李定国,拜见国公爷!从今日起,定国及部下,愿为朝廷效死,愿为国公爷效死!”

    这番场景,秦书淮自是很满意的。

    他扶起李定国,平淡但郑重地说了一句,“本公知道了。”

    接着,又转身冲众人道,“弟兄们,进城!想必祖将军已经给咱备上好酒了,咱吃接风酒去!”

    祖大寿笑道,“哈哈,国公爷不费一兵一卒就平定了四川,此等丰功自要好好庆祝一番!接风宴我已命汉中县令办好,咱们进去就能喝上。”

    秦书淮对祖大寿道,“知我者,祖将军也!”

    祖大寿笑得更欢了,“为这话,今儿末将要多喝三坛,谁都不准拦!”

    赖三儿打趣道,“祖将军贪酒喝酒直说,何必把名头安在咱们帮主头上!”

    众人一片欢声笑语,急急进城。

    进城以后,来到县衙,汉中县令带着中衙役又出门恭迎。

    “在下汉中县令黄景伦拜见国公爷!因筹备劳军未能出城远迎,请国公爷恕不敬之罪。”

    黄景伦?

    秦书淮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细细一看,只见他六十出头的年纪,头发微白。

    顿时想起来了,这不是代县那个颇有风骨的黄老爷么?

    他是万历年间的进士,之前好像是杨什么县的候补知县,没想到调汉中来当知县了。

    不错,洪承畴蛮有眼光的嘛,知道把这人找过来当知县。

    东林倒台之后,要是普天之下都是这样真正胸怀天下的读书人来当官,那天下就真的太平了。

    说起来,这个时代不缺有理想的读书人,但是缺有理想的官啊!

    于是微微一笑,说道,“黄知县,你可还认得本公?”

    黄景伦立即大声道,“下官便是再老眼昏花,也不会忘记国公爷之英姿!当日代县遭难之际,若不是国公爷施以援手,放粮赈济,下官怕是饿死了!下官及代县百姓,到死都不会忘记国公爷大恩。”

    秦书淮扶起黄景伦,问道,“对了,代县现在如何了?大伙儿可有地儿住了?”

    “回国公爷,在国公爷感召下,代县乡绅富商纷纷慷慨解囊,捐粮捐银帮主大伙儿重建家园。而且皇恩浩荡,免了三边所有赋税,甚至洪大人还专门拨了三千两白银给代县重建,如今不说代县百姓人人有家,起码已无人露宿街头了。大伙儿有吃有穿有住,都干劲十足,急着重建家园呢!”

    说到这里,他又从怀里拿出一封信,双手成给秦书淮,“对了,代县百姓为感国公爷恩德,准备立一功德碑,这是功德碑上的碑文,大伙儿怕写不好,想请国公爷先过目,不当之处请国公爷斧正。怕国公爷没机会去代县,大伙儿就托下官捎来了。”

    秦书淮心道,哪有你们拍我马屁,我还要指出哪里拍的不好的道理?也亏你们想的出来。

    当然,这是玩笑话。

    在这个时代,立功德碑是一件大事。说让你斧正碑文,其实就是想通知你这件事,以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这秦书淮自是知道的。

    说道,“本公不过举手之劳,何敢居什么功德?叫乡亲们停了吧,修碑的钱用来给孩子们买点吃食,不是更好。”

    黄景伦就收起文书,说道,“下官定当传达国公爷之意。不过修碑与否,且容百姓自行决定吧,也不枉他们一片美意。”

    秦书淮知道这事推脱也没用,于是呵呵一笑,“黄县令把本公的意思转达给他们就好,顺便问他们好。”

    进了衙门后,秦书淮好好地洗了个热水澡,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出来后,祖大寿站在门口要迎他去接风宴,不过邱大力过来拦了下。

    “书淮,唐三娘也就在县衙旁的客栈里,你最好先去看下。江湖人情,莫要忘记。”

    秦书淮听完觉得有道理,于是对祖大寿说道,“祖将军,你且招呼弟兄们先喝着,本公先出去一趟。”

    祖大寿道,“好,末将这就去通知弟兄们,接风宴延迟片刻。待国公爷回来再办。”

    秦书淮不去,他们哪个敢“先喝起来”?所以当然得推迟了。

    规矩是规矩,秦书淮也不勉强,就和邱大力一起先出门去了。

    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李定国,。

    “国公爷去哪儿?”李定国问道。

    “去看看唐三娘。定国,你先去安顿下弟兄们,今儿一天他们都没吃饭呢,外边的弟兄们可以先吃起来。”

    李定国顿了顿,说道,“这些已经安排好了。那个,属下和你同去吧?”

    秦书淮讶异地看了眼李定国。

    忽然想起他在盘龙镇用小推车推着唐灵儿东奔西走,又几句话就劝得唐灵儿停止哭闹的事情。

    这是,有情况?

    这小子打仗治国有一套,没想到这方面也挺灵活的嘛。

    看着李定国莫名地一笑,说道,“好,一起去。不带你去,怕是你自己都得摸过去。”

    李定国则莫名地一愣,“国公爷,这是何意?”

    “哈哈,没什么,走走走!”